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手电筒·WAKEUP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手电筒·WAKEUP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当然了。我都没说过。”仙堂戏谑地说道,把现场检证用的白手套递给宿敌。
“包在我身上,就让我用光速解决掉吧。”
“……”单纯的反驳被更单纯的理由颠覆,仙堂像是退缩似地挠了挠头。
“还有一个在现场里没发现的东西……唔,算了。回去吧。”
“呐,那孩子是什么人?”梅头小声地向哥哥问道。
“那么手电筒究竟在哪里呢。请大家也来思考一下。手电筒。手电筒!”
“想去厕所时要举手获得许可,你在小学时没学过吗?”
“袴田!”
“真让人为难啊。我是来延长椎名诚的书的出借期限的,这下子可无法延长了啊。今天就是返还期限日了。既然发生这种事,过了期限应该也能延长的吧。我可还没看完呢。小姑娘觉得呢?”
“刀尖在哪里?”哥哥说道,不过里染并没作答,只是沉默地展开行动。他把脸挨近地面来回走动,打开便器的盖子,又从纸架上拉出卫生纸。转了一圈连洗面台都调查完毕之后,“猜错了吗。”才终于出声说道。
“……是我妹妹。”
梅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白户打从心底地露出愉快表情,仙堂的脸上浮现出青筋。
里染天马又开始来回走动起来。仙堂和哥哥都以不安的视线对望一眼,“把这家伙叫来是个错误吗。”像是要这么说似的。
“不,并没有找到……本来就是有缺口的吧?”
因此柚乃打算要认真地复习,在车站和早苗分别之后便朝着图书馆进发。虽然柚乃居住的城镇距离风丘有两站的距离,不过经常都会在放学后前往风丘图书馆。
“因为我是拿东西的!”
“不过如果是这样,这个状况就太奇怪了。”
“然后再写上死前留言。”
“你喜欢就好……不过我想你会后悔的。”
图书馆前方挤满了人,到处传来人们交谈的吵杂声。从人群之间能看到黄色的封锁带和交通锥。建筑物似乎被封锁了。
“已经调查过了吗?”
“那边的大姐姐似乎在馆内吃过饭团呢?上衣的前襟沾着海苔的碎片,裤袋里露出便利店的袋子。是在外面吃的话理应会把垃圾扔在入口前的垃圾桶里才对。”
里染天马若无其事地挑起毛病。梅头满脸羞红,“讨厌,居然叫大姐姐。”又表现出怪异的反应。仙堂的意志坚定无比,他再次压抑住脸上的青筋。
里染天马拉开门,走进里面。传感器作出反应自动点亮了灯光。是个没有窗户的宽阔单间。右侧有个合上盖子的西式便器和卫生纸座架。正面有个小小的洗面台,而且上面还贴有一张写着“小心割手”的纸张。看来是为了遮住镜子而贴上去的。
“话说回来我最初是拜托你思考死前留言的意思才对。”
“怎么了梅头小姐。”
“是说用手机的灯光照亮脚下吗?”
“为何连柚乃都来了啊……不对在里染君要来的时点我就有不好的预感没想到竟然真的会跟过来啊。总不会平时都一直待在一起吧怎么办才好啊他们两个已经完全……”
“里染同学,你要去洗手间吗?因为看到尸体而觉得不舒服之类的?”
“……那,你觉得是什么?”
“‘く’字和‘〇’。这指示着图书管理员的名字。确实也许是这样。不过也可能不是。而且也可以解释成‘痛苦’的‘く’。将死之前回顾自己的读书生涯于是把喜欢的书本角色圈起来这种可能性也不能排除吧。假设可以订立无限个,不过全都证据薄弱。所以思考死前留言的意思根本就是浪费时间。手电筒不就很清楚地指示出来了吗!”
“刀尖?美工刀的?”
“你都要来啊。”
“排除一人。”里染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着,“这个帮我拿着。”并把助六寿司的袋子塞到柚乃手上。她顺着势头就这么接了过来。
“没错,是被害者留下的。不过他人的想法我们是绝对无法知道的。即使觉得已经知道那充其量也只是推测。更不用说对方都已经死掉了。”
众人并排站在书架的前方,一起俯视着横躺在地上的男人。肌肤苍白,http://www.99lib.net动也不动,血液从头上流下的年轻男人——城峰恭助。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警部以暂且安心的样子面向里染。
“该不会他有个叫城峰有纱的亲人吧?”
“是钴口夜央的‘遥控刑警’啊。”
柚乃把手放在头发上。在休息时间让早苗打理过,翘毛确实是弄好了。不过这男人是翘毛研究家还是什么吗。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她试着找附近的大叔询问道。大叔远望着拱形的屋顶,“好像有人被杀了。”
“那花?”什么花啊。
他边淡然地说着边把美工刀放回裤袋。他带着苦恼的表情环视现场,如同在月台上等待电车的乘客一样,用鞋尖在地板上敲了三下。
“不过,无论哪处的血沫都有些微妙的晕开呢。就像被用什么东西擦过一样。”
里染天马突然把鼻头凑近“小心割手”的贴纸上,仔细地瞧了瞧:“有重贴过的痕迹。”
他像是结束一件工作似地边吹着口哨边走出洗手间。是井上阳水‘前往梦境之中’的旋律。柚乃等人再次在楼梯前方横穿而过,返回到现场。
这位羽取先生让里染坐上车,把他载到风丘图书馆。图书馆正被警察封锁着。里面好像发生了杀人事件……也就是说,“难道是被警察叫来的吗?”
“你真清楚啊。该不会你就是犯人吧。”
“被害者站在这里,首先是右眼遭到第一击。然后在身体弯下来的时候从左边遭到第二击。鲜血飞溅到地板上,因被殴打的力道而以往右翻转身体的姿势倒退两、三步。想要撑住身体而伸出手结果碰到了书架。书本被推倒而散落在地,稍迟一会被害者也倒了下来。从头部流出的鲜血在地毯上蔓延开来。”
梅头也和仙堂同样整个人愣住,“原来如此。”只是说了这句话。
可是要安心下来还太早了。柚乃的战斗还刚刚开始。明天的考试科目分别是化学,现代社会,数学A这三科。其中最大的敌人是化学。无论看再多的教科书都难以理解克分子浓度。
“来打工。因为想要‘那花’的蓝光碟。”
“死前留言!”里染天马突然以抗拒般的态度大叫起来。
“啊啊,那个么。是画圈的时候,被沾着血的指甲刮到的吧。”
回头望去,发现小车就停在身旁不远处。是台银色的轿车。后座的车门被打开,有个少年从车上下来。是个肩上挂着书包,随便地扎着深绿色的领带,手上拿着助六寿司袋子的少年。
贴在左下方的胶带背侧沾着一块三毫米左右的银色碎片。
“你不去也没关系吧。留在这里就行。该说你给我回去。”
“啊啊,是吗。”仙堂把视线转回里染身上,“午饭给我在外面吃。”
“他有过实绩吗?”
“给!我!看!死前留言!”
“当然了。”里染点了点头。
“说的没错大姐姐。不过我认为恐怕是前者。”
“毕竟我的‘意见’还没有给完嘛。”
柚乃不禁大叫出声,只见里染以认真的眼神窥探头部和地板之间的空间,“脸的横侧并没有沾血。”
“……洗手间?”
“是!”哥哥反射性地遵从了上司的命令。里染收下了笔记本。仙堂“一个两个都这样。”咒骂之后干咳一声,“被害者是叫做城峰恭助的二十岁学生。横滨国大的二年生。”他当场说起了事件的概要。
里染天马边听着哥哥的回答边快步走了出去。哥哥也在他的身后追了上去,躲在哥哥身后的柚乃也必然会同行。
“久我山卓到达了。”
“哥哥。被害者是叫做城峰吗?”
里染天马又“我听得见啊。”说着,与端详凶器时同样,改变角度仔细观察‘遥控刑警’。当视线移到侧面时停下动作。
“这把美工刀的尖端有些缺口啊。有在哪里找到碎片吗?”
梅头的瞳孔闪耀着花季少女般的光http://www.99lib.net辉。然后她又看向柚乃。
跟随白户的带领,两人穿过宽广的事务室和走廊,来到了图书柜台的内侧。自由阅览区里果然没看到有什么人,倒是有三名男女正在楼梯前等待着。
哥哥顺势地回答之后,像是回过了神似地,“这样又怎么了?”问道。里染带着沉思着什么的表情,把纸张贴回镜子上,然后又在洗手间内来回走动。
里染天马用冒渎的手指直指着尸体沾满鲜血的脑袋。尸体当然毫无反应。
“无论怎么想都是这样吧。话说大哥,这个洗手间就只有照明是传感式的吧。传感器在夜间也能正常运作吗?”
“如果对逮捕犯人有帮助,我就答应给予报酬。”
“唉?啊啊。词典专柜的深处有个男女共用的单间。”
“大哥。”就在哥哥发出悲痛之声的时候,里染向他搭话道。他正要从尸体的裤袋里抽出美工刀。
说出的是意外的台词。仙堂至今都很讨厌里染,就算会不甘情愿地请求对方协助也决不会摆出低下的态度。大概是评估了对方过去两次的实绩,到了第三次连他也变得圆润起来了吧。
里染天马对车内说道。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下来一个身穿制服的男人。
“嘿欸。挺厉害的嘛。”
因为好像得不到什么情报,柚乃便从大叔身边走开。她打算绕着建筑物往角落的方向走去,不过果然还是被封锁带阻止了。她踮脚伸起头来,看到自动门前站着两名警察。大叔所说的话看来是真的。有人被杀了。是谁呢。
“不、不知道……谢谢您。”
“好了,所有物品都维持着发现尸体时的状态。赶快开始吧。”
仙堂像是投降似地叹了口气,“啊,里染君。”作出不知第几次的劝导。
“……我大概有不在场证明。”
写着提醒语的纸张四角都用透明胶带固定起来,凑近一看之后,发现胶带边缘旁的墙壁颜色和周围相比有些微妙的差异。确实看起来像是被重新贴过的样子。
“猜中了。”里染天马满意地把碎片捏了起来,“请拿去鉴识。”交到哥哥手上。
“浪费时间什么的说得还真过分啊大哥。我已经算很有效率地……等一下。”
“总之这个问题暂且延后。得先向图书管理员们问话才行。”
好管闲事的刑警抬起黄色的封锁带,愉快地笑了起来。里染弯下身钻过带子,快步地朝建筑物走去。
接着他走近尸体,拿起散落在地板上的数册书籍。大部分书本都与从头部流出的血泊相互接触,不过连书本下面都染上血液的地方没有任何一处。
“咦?”才刚进入图书馆的占地内就遇上了变卦。
城峰恭助和城峰有纱到底是否存在关系呢。她希望至少要将这件事确认清楚。
“……你说什么?”
“没有手电筒。”
发现死者时的状况,尸体的样子,图书馆在夜间的安保情况以及从柜台内发现的血迹。凶器,指纹,还有留下的死前留言。
“不好意思啊。突然把你叫来。”
“我是这么想的,不过好像搞错了呢。”
“特别是第二话相当优秀。那个远距离诡计在推理界可是史无前例啊。”
这样子重复两次之后,里染停下了脚步。然后讲述搜查的结论。
“你哥哥也在里面,大概不要紧吧。请一起进去好了。”
内心泛起不安。六月末风丘高校也才在体育馆发生过放送部的部长被刺杀的事件。虽然觉得总不会这次也是自己认识的人成为被害者……。
“这、这不是我的啦!是里染同学让我拿着的。”
柚乃交替看着贴有特价商品标签的助六寿司还有他的背影,“……拿东西的人是什么意思!”她边发出慢了一拍的吐槽,边追在里染身后走了进去。
“也许犯人擦拭过地板。”
回到过来时的通道,在楼梯前往右拐之后,便来到了新闻·词典的专区。左边墙壁的深处有扇挂着男女公用标志的洗手间拉门。
柚乃和梅头彼此凝视了一会,相对无言地点了点头。梅头又马上转身面向哥哥,“为何令妹会在这里?”
“不,这次找的是刀尖http://www.99lib.net。”
“啊啊。简单快捷。”
“手电筒。根据工地作业员的证言,八点之后这个图书馆并没有亮灯对吧?取而代之地,倒是在二楼的窗户多次目击到像是手电筒的光亮。也就是说,被害者要在夜间的图书馆内做些什么,就必定需要带着光源才对。不然的话,被害者根本无法在夜间的图书馆内自由走动。可是现场里并没有发现手电筒。”
“指示了很多事情。要我逐一说明吗?比如是……”
“擦拭……?”里染边重复仙堂说的话边把套着硬盒的“人间临终图卷”拿到手上。
“不。传感器全部都与电子锁联动,闭馆后不会运作。”
“那个,警部。”就在里染准备继续数落下去的时候。有个搜查员跑了过来,提交了报告。
“你说手电筒指示了什么?”
“浪、浪费时间是什么意思。肯定重要吧。那可是被害者留下的……”
从吵杂的人声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刹车声。
仙堂没有理会这样的部下们,直立在原地交叉双臂。细长的双眼一直紧盯着自己的宿敌。当里染来到面前之后,他总算张开了口。
“这个……难道就是美工刀的刀尖?”
“又要找什么东西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里染突然有了活力,初次对警部展露了笑容。如文字所言真是个见钱眼开的男人。
“当然了。”侦探露出事务性的笑容。
柚乃以在乒乓球训练中练就的动作钻过哥哥的腋下,跟在里染身后走去。见此仙堂侧目看着她。
“您辛苦了。回去的时候也要拜托了。”
“我倒是觉得有欠公平呢。对于最重要的衣架描述不足。”
警部接话道,不过里染无视了这句话在挂包前弯下身。他粗略地翻看装在里面的笔记本,手机也只是打开待机画面后就丢下,然后在皮革笔袋里翻找起来。
“那边的女孩子呢?”
“好吧。说不定能从不在场证明之类的事情上明白到什么新的事实。”
仙堂终于爆发了。
“刑警先生,书脊的对侧——就是翻页的那侧。粘在这里的血迹怎么回事?看起来像是划上的细线一样。”
“您好,白户先生。”里染轻松地招呼道,“能顺带也让这家伙进去吗。”
“凶器下半部的角落的两处被擦拭过对吧?既然是两处的话,犯人就应该是双手拿着书本的。再说要用书本把人打死,无论如何都需要用上双手的力道嘛。不过这种情况下,犯人双手都用上了,那就无法拿着光源。所以是被害者拿着手电筒,犯人杀人后再将其带走的可能性更高。”
这时候“哎呀真是感谢你了。”听到传来嘶哑的声音。
“她是拿东西的。”
“完全没问题啊。”里染说。“只是在学校里接受物理考试罢了。”
她展示出助六寿司的袋子,仙堂不满地哼了一声。
“至今已经解决过两个事件。六月的体育馆事件,还有上个月的水族馆事件。”
“我倒是想问啊。”
“从凶器的周围乃至尸体的脚边都飞溅着少量的血液么。”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直接看到尸体了。体育馆事件的时候自己和早苗就是第一发现者。可是尽管是第二次当然也不可能会习惯。柚乃咽了口唾沫,藏在追上来的哥哥背后。就连里染也不免露出不快之色。
“总之,感谢你丢下考试特意前来。”以讽刺的口吻回话之后,他将视线移到柚乃身上。
里染天马自言自语地说着,仔细地端详着书本。他还把书籍本体从硬盒里拿出来,不过很快就失去兴趣似地放回原位。
仙堂的嘴角抽动了起来。这家伙果然很讨厌,看来他又改变了想法。事情有了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
“……”
“啊啊原来这样,是洗手间。”
“……托你的福。”
“警部在里面等待着。走正门的话太显眼了,我带你从便门进去吧。”
里染天马勉为其难地接下手套,往前走上一步开始进行工作。柚乃胆战心惊地从哥哥身后探出头,观望着这个状况。
“您不知道吗刑警先生。就是便所。叫化妆室也可以。厕所,休息室,盥洗室,茅厕,随便99lib.net怎么叫都可以。大哥,好像二楼也有洗手间对吧?”
露骨地改变了说话语气。
“你也要去?”
“算了无所谓……进入正题吧。袴田,笔记本借我一下。”
对方以疲惫的语气说的这句话,让柚乃想起了他的名字。是叫羽取。上月的水族馆事件之时,负责将闭门不出的里染送到现场的人,搜查一科的新进刑警。柚乃也边对他感到同情边搭乘过几次他开的车辆。
“我想搜查员应该已经检查过了,至少详细情况就还没……啊,等一下。”
“一百分。”
“我是不太明白不过浪费时间了啊。回去吧。”
“啊啊。大概是被殴打的时候飞溅出来的吧。”
“噢呀,是袴田先生的妹妹啊。被起用成为助手了?”
“唉?不,关于亲人方面还没收到报告……啊,喂。”
“里、里染同学?你在做什么呀!”
“……这又怎么了?”
里染天马轻轻举起手代替回答。然后他终于将画着红色死前留言的书籍拿了起来。
“原来如此。”大步走回凶器那边之后,里染以前卫芭蕾舞般的动作,重现被害者的动作。
“看来在血液蔓延出来之前书本就已经散落在地了呢。”
“我还是也去好了!”
“我可没听说又有尸体啊。”
“指甲?不,不是指甲吧。被害者的指甲剪得很整齐。即使真的被指甲刮到也不会留下这么细小的痕迹。”
“我们又见面了啊。有专车接送待遇真好呢。”往图书馆方向转过身,发现又有个眼熟的刑警站在那里。他是保土谷署的白户。
柚乃可不是里染的随从,会一头栽进杀人事件里也不是为了在日常生活中寻求刺激。应该说,可以的话她更想立刻回家复习现代社会和数学A。不过,唯有一件不安的事阻止了她这么做。
“网络上也有很多人表示同样的不满不过那是因为读得不够深入。从开头的描述和久我山的台词来看,浴室内的衣架是塑料制这点再显然不过了……”
他跪在尸体前方,抓起死者的脑袋,使劲抬起了几公分。
警部眼见就要爆发的样子,不过在哥哥将碎片交了过来并说明事情之后,他就露出像是受到机关枪扫射的表情。他面向里染刚想说些什么,但马上就改口,“感谢你的协力。”以悔恨的语气呻吟道。
又碎碎念道,然后把城峰恭助的头放了下来。对于接触尸体的恐惧似乎完全消失了的样子。他又凑近被害者的脸,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苦恼似地摇了摇头。
被称作梅头的女性正打算迫近白户数落一番,但不知为何途中就没了气势。相对地她大睁着杏眼,紧盯着在身旁走过的里染,然后小声地嘀咕道。
“还问我怎么了,您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才不管是不是警部的命令,不过让无关人士进入现场是违反规定的啊!而且如果是大人的话还好说居然把高中生……把高中生——”
“柚、柚柚柚乃!?为什么会在这里?”
“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了。”
“你说全部,连一楼的洗手间也是吗?”
柚乃和哥哥在洗手间内环视。地面上铺着平坦的瓷砖,上面找不到一丝尘埃。
“啊……你也知道的吧,这个世界上有种叫做手机的便利工具啊。”
相貌和体型都孔武的男人·仙堂,以及把头发搭在耳边身穿套装的女性。还有表情呆滞的哥哥。从今早打来的电话中偷听到的‘保土谷署事件’看来就是这件事了。
“唉?”
“为什么?”
“……这不是很有问题吗?”
看到妹妹之后,哥哥扭着身子抱住头。接着来势汹汹的女性“白户先生!”大声叫嚷道。
“翘毛弄好了啊。”
被害者名为‘城峰’的这个姓氏。那与图书委员长,城峰有纱的姓氏相同。当然也可能是完全无关的人,不过如果真的是她的家人或亲戚的话呢?这样的话风丘的学生又再次被卷入事件了。里染所说的,她经常都来这个图书馆这点也让人感到在意。
“眼下我们烦恼的问题就是这个死前留言的意思。虽然我觉得九成就是指名叫久我山的男人,可是无法确信。我当了刑警三十年还是
藏书网
初次看到留下死前留言的尸体。这种问题应该是你所擅长的领域吧。给你五分钟时间看看现场,然后把你的意见说给我听。”
里染天马把手指放在胶带上,慎重地将贴纸剥了下来。被覆盖住的果然是面镜子。左侧有数条裂痕,看来是放任着会很危险所以职员们才贴上提醒的纸张。可是里染对此并不在意,他只是注视着撕下来的胶带背侧。
里染天马首先翻看哥哥的笔记本,确认作为案件关键的各类东西。尸体。散落的数册书籍。挂包。以及凶器。
“刀刃上各处都长了铁锈,但只有缺口的断面没有。这就证明和空气还没有太长时间的接触。我想这大概是最近才破损的。”
“噢噢,您知道吗!”白户满脸放光。
“是的。”白户说,“大概是倒下之时碰落的吧。”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呢?该说,为何是坐车来?”
“那是去干什么?”哥哥说。“是像水族馆的时候那样去找卫生纸吗。”
“话说回来袴田小姐。居然是助六寿司,真是老土的兴趣呢。确实现在是午饭的时间,不过食物能否拿到图书馆外面吃呢。”
“里、里染同学?”柚乃出声叫唤,于是里染边把寿司卷塞入口中边往这边走来。
“那么,犯人是将被害者的手电筒带走了吗?”梅头说。“又或者是,原本就只有犯人带着手电筒。如果是两人一起潜入图书馆,被害者并不是必须带着光源吧。”
“无论是尸体周围,挂包,裤袋里都没有找到。也不在洗手间。这样实在太奇怪了。好了,手电筒会在哪里呢?”
“姑且把他当作是搜查顾问吧。以收取报酬的形式对我们给予协力。”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
初日的考试以算是过得去的感觉结束了。第一场的地学考试因数日前开始的复习而受到了成效,地震,矿石以及地球使都不过不失地解答了出来(顺带一说关于最古老的两栖类·魚石螈的题目并没有出)。作为烦恼根源的第二场古文考试也受到不打瞌睡认真上课的恩赐,总算避免了最坏的事态发生。至少应该能达到平均分才对。
“你是认为刀尖藏在什么地方吗?”
被逼近的警部带着如同不知因何被骂的五岁儿童般的表情倒退一步。
“唉?”
一分钟之后,柚乃确实感到后悔了。
“凶器下面的地板也有溅上血液对吧。不过那里和其他地方也没什么不同。”
接着这次他开始在“ま行作家”书架的一端至另一端来回渡步。跟洗手间的时候同样,他以像在寻找什么东西的目光四处张望,不过并没有详细调查些什么。
“我是觉得不舒服但不是要去吐。”
“啊啊。不过,工作区的职员用洗手间就能使用。因为那里的照明不是传感式的。”
里染天马这么说道的瞬间,警部的安心之情就被吹飞到水平线的彼方去了。
他的举动越发异常了。柚乃以怀疑的目光看着他让自己拿着的助六寿司袋子。难道里面装着什么奇怪的食物吗。
里染天马并没作答,持续凝视翻页侧好一会——并非,而是把书放了回去。接下来他采取了难以置信的行动。
那是个安静,凉快的好地方而且也不太会有人——
里染天马像是要进行确认地环视书架。……确实,并没有找到那样的工具。
“可是他的手机装在挂包里。要是用来代替手电筒使用就太奇怪了吧。四周都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要说的话他的手机还是设定成省电模式的。这种模式是以降低灯光的亮度和音量来减少电池的消耗。实在难以认为会以降低亮度的状态来代替手电筒使用。”
“那么请走这边。”白户开口说道,于是众人一起走上楼梯。柚乃也打算跟过去,不过却被恢复过来的哥哥挡住去路。
“死前留言?这个重要?刑警先生您是睡迷糊了吗快醒一醒。着眼于死前留言究竟能明白什么?根本毫无意义。这才是浪费时间。”
“不记得了。我是宽松教育的受害者。”
“手电筒我是明白了,不过还有比起这个更重要的事吧。就是死前留言啊。差不多也该将对死前留言的意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