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至福 5.最后一夜
目录
第十二章 至福 5.最后一夜
上一页下一页
写着写着,想起离家时女儿知佳“不要走”的喊声。
是凛子决定两人最后喝的葡萄酒要鲜红而且出奇地昂贵。
配合着凛子,久木也打了声招呼才进屋。
那也是久木望着天空时正在思考的事情。
之后久木又另外给妻女写了遗书,凛子也写给了母亲一封。
不到一小时抵达别墅,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管理人预先打开的玄关灯光,更令人感到夜的深沉。
“我回来了……”
清晨,久木在窗边漏进的微光中醒来,确定凛子在他身边后,重又坠入睡眠中。凛子也一样,偶尔惊醒,知道久木就在身边后,便又放心地拥着他入睡。
“只有一个,希望我们死后葬在一起。”
例如,那时久木还不知道要被外放子公司,但已萌生辞意,沉浸在九_九_藏_书_网再活下去也没意思的虚无情感之中。凛子也因为对爱情的易变和年龄增加而感到茫然不安,开始梦想在纵情欢爱的巅峰死亡。
“还是这个好吧?”
“只有这一条就够了。”
还不到红叶季节,但部分树叶已开始变色,几天来掉落的枯叶层层堆叠在黑土上。
凛子像往常一样沐浴后,化了淡妆,穿上栗色长裙、开什米尔毛衣,开始整理房屋,而久木则在阳台上抽烟。
午后,久木和凛子一起写着遗书。
七月初时也在这里吃过饭,那时是为庆祝久木生日,他们以香槟干杯。谁想到仅三个月过后就在这同一地点吃最后的晚餐,不过仔细回想,那时或许已经有了这种征兆。
不久,太阳开始西斜,浅间山的棱九-九-藏-书-网线更加鲜明,着迷地看着天空景致时,暮色从山脚往上爬,瞬间只留下极其显眼的白云,进入了夜晚。
换句话说,就像是从春天到夏天充分贮藏的子弹,在一个晴朗的秋天对空而发,仅仅一声枪响,两人就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久木正对这个过程过于短促而感到困惑。侍酒师过来为他们斟上了葡萄酒。
“看天……”
他正望着树梢上的天空,凛子走过来。
那一夜,他们在附近的饭店餐厅里吃饭,因为打算明天一整天哪里都不去,因此对他们来说,这也是在外享用的最后一顿晚餐。
固然是为忙于离开东京的准备而筋疲力尽,更因为总算活到了现在。一生中积蓄起来的身心疲惫像铅似的覆盖住他们全身,使他藏书网们坠入深沉的睡眠里。
“你的遗愿是?”
水口过世加上随之而来的黑函信件,而后从降级到被逼退职,这都是造成久木辞职的直接导火线,但在那之前与凛子太过深刻的爱,某种程度上已经不枉此生的想法,则更加速了他的心情倾向死亡。
的确,一含在口中,那数百年孕育出来的欧洲丰饶与传统以及潜藏在其深处的圆润逸乐之味便缓缓漫延开来。
他们抵达那里是在下午,太阳尚高,从中轻井泽经过千丝瀑布到鬼押出,饱览了高原秋色。天气晴朗和梅雨季节来时截然不同,高广的天空下,喷烟的浅间山看起来也变小了。山腰一带开始染上秋色,山麓绵延的芒草在秋阳下闪闪发光。
不可思议的是,在生机盎然时会被落寞的秋天风景所99lib•net引用,但在想死的时刻却反而想逃离这风景,仿佛被人追赶似的匆匆下山。
“我们得写遗书……”
他们约定今晚在这里度过轻井泽的最后一夜,明天晚上再喝下那杯鲜红的葡萄酒,结束此世这一生。
凛子靠在惟一的一张安乐椅上,久木轻躺在旁边的沙发上,闭上眼睛。就这样什么也不想,置身在静谧中,直到秋阳西斜,暮色掩至。
凛子先用毛笔写下:“请愿谅我们最后的任性,请将我们葬在一起,谨此为愿。”再按顺序写上久木和凛子的名字。
那是什么意思呢?只是单纯地叫他不要离家,还是已经察觉到他即将踏上死亡之旅而叫他别走?不论如何,只要到了明天,她们母女应该能够察觉到他的所思所想。
那一夜,久木和凛子一直闷头狂睡。
99lib•net只有这一条都够了?”
只要像现在这样心情舒畅地啜饮举杯,两人就能相携走向玫瑰色的死亡世界。
红色的玛歌堡葡萄酒倒在大圆杯中,像血一样的红色液体随着香气摇晃。
久木对妻女也只是为自己的任性而道歉,还加上他最后离家时没说出的那句“由衷感谢你们长久以来的担待”。
久木和凛子都很少说话,并非不高兴,只是想把此刻的自然秋光都烙在眼里而已。
“为明天再叫一瓶吧!”
久木指着树干顶端湛蓝的秋空,凛子也仰望了半晌,低声说:
两人就这样沉睡,完全清醒时已经过了正午时分。
写完遗书,突然觉得在这世上的一切事情都结束了一般,两人在冥想中度过剩余的时光。
不论是否能够如愿,两人临死前就只有这点愿望。
“在看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