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半夏 1.逃离东京
目录
第十章 半夏 1.逃离东京
上一页下一页
一连串的问题使久木穷于回答。
轻井泽别墅的钥匙放在家里,凛子算准先生不在的时候回去拿,却意外发现家中有她不认识的女人出入。
老实说,这一阵子久木和凛子在精神上都有些消沉。
久木说明后,凛子想了一下说:
“你有哦!”
雨势不大不小,看着雨刷不断摆动的挡风玻璃,久木突然觉得两人像是逃离东京似的。
难得要去轻井泽,原想等梅雨结束后再去,但七月中旬以后会议不断,不好休假。加上连日阴雨绵绵,整天窝在涩谷那洞穴般的房间里,更是闷得想早点出去透透气。
“当然原先是以为相爱才结婚的,现在不再爱了确实不对,但人总有改变心境的时候吧。”
先是久木开着自己的车,但凛子比较熟悉轻井泽周边的道路,到时再换她开。
凛子虽然这么说,但好像并没有完全释怀。
是心绪倏地消沉下去了吗?凛子不再说话。
凛子发出不像抱怨也不像叹息的声音,她也没有生气。实际上既然自己已经离家http://www.99lib.net出走,别的女人随后住进去,她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车子行经首都高速公路时相当壅塞,转进关越高速公路后才行驶顺畅。
是另外什么女人来过?凛子一想到这里,便难以自处地火速逃离那里。
“这下可以扯平了。”
“不过我们或许和杀人犯差不多。”
夜行的车里谈话一中断,霎时觉得寂寞起来,久木按下录音卡带,慵懒的曲调流泻车中。
她难得这样理智,久木反而想安慰她。
凛子聆听半晌,像又想起什么似的。
“不错,我身边的人也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另外,凛子最近也变得有点古怪,这跟她回了趟多日未归的家有关。
气象预报说梅雨锋面停滞在太平洋南岸,加上受到北上到小笠原群岛附近的台风影响,东海和关东一带有降大雨之虞。
凛子到二楼六贴大的那个房间,拿出放在抽屉里的别墅钥匙,正准备回涩谷去,却发现家中样子有点感觉不自然。
“因为男人
九九藏书
和女人或是夫妻之间,不能只单纯地因为喜欢或讨厌就决定一切。”
梅雨季节尚未结束但已近尾声,正是多雷雨暴雨的时节。
“这么说来,你也……”
久木轻轻点头后,凛子望着雨滴不断流散的挡风玻璃低声说:
“好像在哪部电影里看过这个场面。”
刚开始凛子以为是清洁妇或是婆婆来帮忙打扫的房间,但她紧接着在浴室里发现了不曾见过的花色毛巾和红柄牙刷。
“谁叫结婚时要发誓此心不变、永远对婚姻负责呢!但是如果真要觉得勉强不来的话,那就老实认错,看情况付赡养费离婚算了,没别的法子。”
“喜欢一个人是非常自私的,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很难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形下获得幸福。”
“他既然另外有喜欢的人,要是能快点跟我离婚就好了。”
“即便那样还想要得到幸福时该怎么办?”
“我们杀了谁?”
她知道这事是在七月初的一个下午。
“可是勉强和讨厌的人在一起,反而是欺九九藏书网骗对方、背叛对方吧!还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才对,可是这样做,人家又说你伤害别人,使别人痛苦。”
“不会是警匪动作片吧!”
先生虽然爱干净到近乎吹毛求疵的程度,但书房和客厅仍然显得太过干净。先生早上必定要喝杯咖啡才出门,现在不但咖啡杯洗干净了,连厨房的抹布也拧干叠放得整整齐齐,用过的小盆也沥干水倒扣着,书桌上摆放的花瓶里甚至还插着一朵院子里开的绣球花。
凛子先生每天最晚也在早上八点出门,下午她回去时当然不在家,家里空无一人。
“可是一旦结了婚,就不允许再去爱人,如果爱上丈夫以外的男人,就被说成是偷人啦,不贞啦。”
另外还有凛子那句“雨中的轻井泽也很美”也引起了他的兴趣。
“当然,怎么可能爱上讨厌的人呢。”
“我是想这么做,可为什么身边的人还要骂我、欺负我呢?”
不可否认的,女儿也逼他离婚,使得他更疏远家庭,更觉孤立。
“说音乐和小说变得无聊,别人99lib.net也不会说你闲话,可能还觉得你有长进,但为什么对象换成人就不能说变得厌倦了呢?”
的确,梅雨时节的轻井泽,树木饱吸水分,绿意更浓,距离暑假也还有一段时间,游人较少。这时候来个连周末在内的四天三夜之游,想必身心皆被洗涤得焕然一新。
凛子终于提到久木的家人,这还是头一次。
他们还以为天会放晴,但动身去轻井泽那天还在下雨。
“我们虽然没有杀人,却让很多人痛苦,像你太太、女儿,还有周遭的人……”
“真讨厌!”
“不是杀人犯,而是相爱的两个人逃出大都会,到陌生的城镇去。”
“的确,二十多岁时觉得很好的音乐小说,到三四十岁时来看就觉得无聊,甚至厌恶。二十多岁时觉得很好的对象,完全有可能随着年龄增长而看不顺眼。”
九-九-藏-书-网在这种状况下,两人吃过晚餐,赶向轻井泽。
其实用不着女儿开口,久木现在也无意回到太太身边,但也不想主动在离婚证书上签字。一方面是出于婚姻生活持续多年的人才能了解的迷惘,再者也是太太后来没有再提离婚证书的事。可站在女儿的立场上看,父母这种状态反而令人焦躁不耐。
仿佛低吟似的卡带旋律让凛子心情更趋消沉。
“问题就要看你有没有敢于伤害别人的勇气。”
车子从花园驶向玉县北部,雨势还无止意。
“这样一来我对那边都毫无留恋了!”凛子微微带笑,但脸上有些许落寞。
七月的第二个礼拜,久木休了两天假去轻井泽。
“可是,爱上喜欢的人是很自然的吧!”
“爱一个人真的是很可怕。”
久木这边,是女儿知佳说他“不能老是这么拖拖拉拉的,还是快点离婚吧”,这句话对他冲击很大。
如果真如凛子所推测的那样,她先生既已和那女人来往,却又不答应离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凛子像倾吐平日的郁愤似的继续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