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会 8.女人的胜利
目录
第五章 初会 8.女人的胜利
上一页下一页
她自己看了看时钟,说声“糟糕”,赶紧梳理头发。
久木正想着这些,凛子从浴室出来,开始穿和服。
“是啊!”
“可是……”
“反正已经来不及了。”
“我先生。”凛子语气断然,“如果不这样,就不能和你见面了,所以,你也要忘掉你家里……”
久木和凛子耽溺一夜的性爱飨宴后,正因为欢愉太深,之后袭来的空虚感就愈强。尤其是性爱之后,除了满足的感觉之外,再无其他,懊悔往往倏地窜生。
久木脑海中浮现出家中的一切。
“家里不要紧吗?”
两人都在日出的同时达到顶点。
“那我走了!”
久木稍事迟疑,但他马上意识到她是希望自己能够和她一起攀上顶峰。
“现在几点?”
“是啊!你也不好回家是吧!那就跟我一样,我也就可以忍受!”
“忘记设定闹钟的时间了。”
沉浸在这高潮后的倦怠里,凛子悄悄地把脸凑过来低声说:“我得到了……”
“不行呀……”
凛子此刻已无意抗拒,非但如此,她还主动迎合着,轻轻将腿左右分开。男人躺在女人的右侧,随着每一次挺进和后退,女人的前胸就会微微向上浮起或下沉。就这样周而复始反复进退当中,透过窗户射进的光线愈发鲜明地勾勒九九藏书出凛子波浪起伏的白皙的上身。
“这次你没忍住吧?”
不过仔细琢磨就会发现,这种共犯意识不过是同为共犯而被赶入相同苦海之中的证据。
盛宴之后总是留下空虚。
“但就算现在回去也晚了。”
“我也不回去了。”凛子说完,像小猫似地钻进久木的臂弯里。
久木继续爱抚她的胸部,凛子只好认输般地逐渐陷入床中。
虽然没说出口,但凛子此刻心中定有所思。
久木告诉她九点半,凛子看着窗户,嘴里嘀咕:“糟啦。”
“外面黑不黑?”凛子不安地望向窗边。
凛子这时才睁开眼:“真的?”
“六点半!”
窗外似已开始新的一天运行,但在高楼层的房间里仍旧一片静寂,没有何动静。只有侧躺着的久木的腿轻触到凛子的膝盖处,感觉彼此的体温和血流透过这里相通。
“果然还是不回去不行嘛!”凛子像在对自己说,坐起身来。
“从今以后我就只想和你相会的事。”
只有女人或男人单方面苦恼,另一方不关我事般悠然九九藏书网自得的时期早已经成为过去。
“我已经下定决心,今后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不在乎。”
等一下要做什么呢?久木正茫然想着,凛子感觉到他已经醒了,也睁开眼睛。
从去年年底到新年之间,男人对女人做了种种无理强求,看到女人接受了,男人也就满足了,但也就在这一期间,女人茁壮地成长起来,掌握了豁出一切的坚韧不拔精神。
语出突然,久木立刻反问:“是家里的人吗?”
昨晚到常董家拜年,是说过会晚一点回家,但并没说要在外过夜。不过仅仅一晚行踪不明,太太是不会惊慌失措的,所以他也没有跟家里联络,只是现在想到回去后要怎么说,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好吗?”
久木暂且放下心来,把遮着窗户的窗帘向左右拉开。
听到她清爽的说法,久木睁开眼,凛子笑吟吟的:
的确,这时候就算命令他起身准备回去,他也慵懒得无意下床。
“这个嘛……”
“没问题的。”
刚开始做爱时才刚泛白的窗际,此刻映着火红耀眼的晨曦,亮度更增。
日出大概是在六点四五十分左右,就算现在急忙打点出发,也要在天亮时才能回到家。“干脆等到十点十一点的时候回去好了。”
她已不允许他藏书网继续那只让女人高潮迭起、自己却退后一步旁观,她似乎在宣告将从过去被动的爱变为主动的爱。
“现在已经六点半!”
随着这声呼喊,所有的粘膜都紧紧地吸附住男人的阳物,他终于一泻千里,喷射出一直极力忍而不发的全部。
终于,当朝阳升起,远方的天际被映红的那一刻,凛子轻声低喃了一句“不行了”,紧接着她挺起上身,大叫道:“快给我!”
女人的痛苦即是男人的痛苦,男人的烦恼也成了女人的烦恼。
“太好了!”凛子得意洋洋,“这下你也不想动了吧!”
久木再次醒来时,窗外透进的光线亮度更强,床畔的时钟指着九点半。黎明时配合日出和凛子做爱后,入睡时七点多,算来已经足足睡了两个小时。
“快呀,给我……”
眼问:“什么……”
久木掀开床单,确认凛子的秘处已经充分湿润了以后,才用一只手托住她的腰,从侧面缓缓进入。
“不回去不行……”凛子还在嘀咕,但很快就受不住久木手指的挑逗了,嘴上虽说“不要”,身体却缠向久木。
然而,欲望之火熊熊燃烧起来的凛子,仿佛完全忘记了太阳即将升起、天空即将大亮,开始积极扭动起身体。
凛子像要逃避这声音般别过脸去,随http://www•99lib.net即又改变了想法似地回过头来,半睡半醒地闭着
“既然不只是我,连你也一起困扰的话,那就原谅你。”
“等等!”久木慌忙拉住想起床的凛子,“这时候回去照样很奇怪的。”
“我就是要趁天还没亮回去,天一亮会碰到邻居。”
“昨晚你说要早点回去……”
“把你留下来,是我不好。”
“天就要亮了。”久木一边低语,一边将一只手放到凛子的秘处。
刚才在水平线那端看到的那条白带幅度扩大,中央那发红膨胀部位让人预感到太阳即将升起。
女人下了这么大的决心,男人岂能说不。
从昨晚到今天早上,久木一直自我控制,只有这一次耐不住。先前他一直克制自己,只让女人达到高潮,但这策略行不通了,反而遭到女人反击,打个败仗。
看见满面笑容的凛子,久木再次明白自己输了。
筋疲力竭的两人一起沉沉入睡。
掀开窗帘,漆黑一片的夜空下浮现出一条带状的微白空间。看来还要过一阵子天才会亮,不过没多久黎明即将来临。久木重又回到床上,轻拍凛子的肩说:
凛子再问,久木点头答应,心里确实感觉到新的一年将成为两人情爱的关键时刻。
连续两次高潮后昏昏然入睡,忘点儿事也在所难免。
久木从
http://www•99lib•net
后面抓住还想起床的凛子的肩膀,拉向自己这边。
“对,你最差劲。”凛子说完,又猛然回过头来:“不过没关系,能跟你在一起还是很好……”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应该适可而止的。再次被迫反省,而能稍微减轻这种懊悔的,就是凛子也有同样想法这种共犯意识。
“……”
久木暧昧地点点头,凛子立刻爽快地说:
“我已经给你放好洗澡水了。”
“你有什么打算?”
享受着她那份柔润温腴,久木再次知道她变了。
“那是不可能的!”
凛子说完,下床走向浴室。
久木正准备进浴室时,凛子一边系和服带子一边说:
“已经开始微微亮了。”
凛子发出犹如临死前的惨叫,在轻微急促的痉挛中达到高潮。那是吸干男人精髓满足的呐喊,也是打倒一再坚持的男人之后胜利的呼唤。
“你也得到了吧?”
的确,大清早穿着和服回去会特别显眼。
泛白的天空亮度恰恰适合清晨的做爱。
“不知道,不过我看你也很困扰吧!”
久木不顾凛子的抗拒,拉开她的衣襟,抓住她的乳房。
恰与这刚升起的太阳相反,久木耗尽所有精力,像浮木般躺在床上。
“一起困扰?”
她原本打算趁着天还没亮时回去的,现在太阳升得老高,当然不方便回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