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会 2.梅花狂舞
目录
第五章 初会 2.梅花狂舞
上一页下一页
“当然,猫也算家中成员嘛。”
或许就是对先生不满或者是格格不入的感觉,把凛子的心向外推,导致了她亲近自己的结果。
“为岳父守丧,没那么严格吧!”
“怎么会,反而高雅清淡。”
“他不待在自己书房里就无法安生,只有在那里被书本包围着的时候,他才觉得幸福。”
“你倒记得清楚。”
“怎么可能……”
“如果交给他照看,搞不好会被拿去做动物实验。”
“无谓?”
“的确,猫狗没有健康保险,治疗费确实太高。”
“他好像觉得初谒啦抽签啦这些事很无聊。”
“猫咪还在等我。”
一年前的正月里,久木和凛子曾到赤坂的日枝神社去过,那天已是初十,算是初谒的话有点晚了。不过两人确实就是从一起在神前合掌膜拜抽签以后,感情急速亲密起来的。
“你穿这套和服真合适!”
从左胸到和服带附近梅花乱绽,梅花的静谧和樱花的璀璨相比较,更显得清冽,真是
九九藏书
像透了凛子。
“不是说梅花适合死者,而是梅花有种说不出的清冽庄严的感觉,就像樱花比喻世事流于情感的虚幻,梅花清寂、张力十足的气氛,能够传达出其人的生活方式。”
赏梅之后发生关系,如今她又穿着梅花和服来相会,这更煽惑着年初伊始的男人的心。
“就他一个人……”
“樱花美是美,但太过华丽浮夸,比较起来,梅花静静地却不损清丽。”
“是吗?”
“不是,我只是突然想到……”
听到她反问,久木没提和太太一起去的事,只说:“去了,抽到个小吉签。”
“所以他更不会理睬猫咪了,喳喳去年还因为小便恶化去看过兽医呢。”
“因为是科学家的缘故吧……”
“总之,他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
“去年不也是嘛!”
这样直视着光的海洋,久木内心逐渐看清了一些事情。
“不会太朴素吗?”
“明天就回去。”
“画师不是九*九*藏*书*网说‘樱花画花梅画树’,但梅还是凛冽的枝桠有看头。”
凛子没回答,久木喝了口葡萄酒:
“我明白这种感觉。”
“你先生也一直不在家?”
“那你今年不去了?”
侍酒师过来,为凛子和久木的杯子斟入葡萄酒。
瞬间浮现在久木脑海中的是凛子意乱情迷时妖魅的姿态,那到底是梅花还是樱花?如果是梅花,或许近似上下枝桠交缠狂舞的梅。
“可是我觉得不可思议。”
“有首咏梅佳句,是石田波乡的‘枯梅一枝,端正如死者仰卧’。”
“还是觉得你像梅花甚于樱花。”
凛子的先生外表堂堂,年纪轻轻就当上教授,是个菁英分子,但他潜在的性格和感觉方面,或许有和凛子不合之处。
久木像要挥去这份绮思,切着主菜烤鸭胸,问道:
喳喳是她猫咪的爱称。
“还在丧中不能去,你呢?”
她语气冷淡,久木赶紧改变话题:
老实说直到现在,他还不明白凛子为什么会藏书网和他这样的人亲近。他甚至想像过,可能是因为她感觉先生有些无聊,同时想浅尝感情出轨的刺激才搞外遇。
“今年初谒去过没有?”
“元旦那天他好像回他老家去了,初二以后可能在家。”
“这件衣服下面只有枝桠没有花。”
想起当时的新鲜触动,久木再次抬眼望着凛子。
“不行,他对动物毫不关心。”
“怎么说?”凛子停下喝汤的手。
“他不是医生吗?”
“可是猫咪也痛苦呀,不管它的话太可怜了。”
可是听到刚才凛子的一席话,感觉她并非出自那种无聊想外遇的心情才会如此。虽然只透露了一星半点,但她先生好像是那种觉得拜拜抽签很无聊、彻底持否定态度的人,他总是冷静清醒,对猫狗等宠物毫不关心而冷淡,而且也不想了解疼爱猫狗的凛子。
久木呆看了一会儿,低声说:
凛子和她先生在那里面,或许就属于貌合神离的一对。
久木表示同意,凛子皱着眉说:
“因99lib.net为是学者嘛!”
“他不去。”
凛子确实养了猫,但听她说是为了猫要回去,久木不明白了。
久木这时想起一句咏梅的俳句。
凛子轻轻摇摇头,朗声说:
当然,那里面有恩爱的伴侣,也有貌合神离的夫妻。
久木同意。又故做不经意地问:“你先生呢?”
“怎么?不是吗?”
“当时他就说去看兽医也没用,还不是随便看看,采取点根本不治病的治疗手段就算了,干脆放弃得了。不过去看过兽医后,猫咪确实好了一些,结果他却又说治疗费太贵了。”
“去是想去,但还是不去较好。”
说出以后才想到凛子父亲刚过世。
看他斟满酒,视线再转向窗外,下界简直就像是光的海洋。想到每一盏灯光下都住着人,男女成对气息相合,他感觉不可思议又有点可怕。
“以前人们一谈到花指的就是梅花是吧!”
“那么快……”久木以为她还要再停留两三天,“你先生的学校还在放假吧?”
“你先生在家99lib•net,猫咪不就没问题了?”
凛子点头,目光移到和服下摆。
凛子拿起汤匙浅尝刚端上来的汤,她端正的姿势,手肘略张拿着汤匙舀汤进口的姿态,就是那么美得有型。
“不是因为这个,是他从不做无谓的事。”
凛子话说得太干脆,久木停下手中的餐刀:
听她讲到的这些似乎都只是些微不足的小事,但对当事人来说却相当重要,总之这些都不是可以用道理逻辑去分析的,因为这是关乎到感性与价值观问题,彼此无法轻易妥协,也很难做到相互体谅、理解。
“你在横滨待到什么时候?”
“奈良时代以前的人们确实爱梅,而进入平安时代以后樱花才开始变得被推崇,不过,梅花除了花外,枝也值得观赏。”
“这是年底做的,就是想在今年过年的时候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