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深芳野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深芳野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庄九郎又盯着深芳野。
庄九郎到了殿前,隔着门槛俯首叩拜。
就地摆起了酒席。
庄九郎的自尊心决不容忍。虽然他历经了学徒、浪人,没有半分值得夸耀之处,然而高风亮节却是与生俱来的。
“他值得爱护。”
“哪里。一介油商而已,哪敢献丑。”
物专则精,他画的鹰古今无人能及。
(昨晚,是在床上吧。)
“直到现在,在下还是觉得,”长井利隆语出惊人,“鹭山殿下应该当上美浓国主。”
“倒是挺自大的!”
“那真是太杰出了!”
深芳野。——
(是想利用我的才能除去政赖,扶持赖艺当上太守吗?)
庄九郎不禁把目光转向长井利隆。
两人都跳上了岸。
庄九郎视线穿过酒杯,直直地射向酒壶那端的眼睛。
庄九郎望着赖艺,后者显得若无其事。传闻赖艺贪恋于深芳野的美色,荒废国政。
“庄九郎,见过深芳野。”
细长的脖颈也稍微染上了羞红。
“日莲宗在寡人的国家可谓稀罕。听过日莲宗排除其他宗派,甚至干预朝政,此事当真?”
他觉得,笨人唯一的出路是依靠聪明人。
庄九郎策马扬鞭。
“正是。”
庄九郎点头道。
深芳野答道,又瞟了一眼庄九郎。
“交给和尚?”
他相信:
赖艺打开了话匣子。
“还挺快的嘛。”
“有意思,上酒吧!”
“在下是说,比他哥哥(政赖)要强些。”
庄九郎的话很有意思。从京城街头巷尾的传闻、某个公卿府邸的奇闻,到和尚打破色戒等等,讲得绘声绘色。
赖艺介绍道。
深芳野端起了银酒壶。
“庄九郎君,鹭山殿下听我说您要来,已经迫不及待要见你呢。”
长井利隆的表情却不露痕迹。
“寡人第一次见到油商。长得挺特别,油商都长这样吗?”
长井利隆已经为庄九郎所倾九九藏书倒。
“对,旁边就是有栖川。往南是北小路堀川。再往南的话,就能看见村云大休市的围墙了。”
放下酒杯时,前额已经爬了密密一层汗珠。
“松波庄九郎大人,”着装光鲜的小厮跪在门外的走廊上,“我来给您带路。”
(总之要前进。)
“是吗?”
风驰电掣一般。
说着话,两人进了鹭山的市街。
赖艺感叹万分。对地方豪族而言,正因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住在京都,才怀有更强烈的憧憬。
“那怎么评价日莲宗?”
“城虽不大,样子还不错吧!”
很快,深芳野乌黑的美目一眨,收回了视线。她有些抵挡不住庄九郎火热的目光。
这名女子自打出生后就可谓命运坎坷。
酒过三巡,有人静悄悄地拉开了门。
庄九郎抬头望着城楼。
旁边的长井利隆面带微笑。他一定觉得自己推的人选不错。然而,庄九郎却在内心暗自想:死后交给和尚,生前倒不如交给我。
“好华丽的宫殿!”
“啊!”
“糟糕!”
庄九郎分成三次饮尽。
长井利隆则在下座。
酒静静地注入杯中。
“还挺深奥的。”
“庄九郎,今天不醉不休!”
“这位是,”长井利隆刚要介绍,赖艺噗哧笑出声来,“油商是吧。”
“庄九郎君,酒已经满了。”
长井利隆说道。
“庄九郎君,可以出发了。”
“你对人挺有研究的嘛。我从小就喜欢打听各种事情。你来得正好。”
“支持鹭山殿下(赖艺),不仅是他的亡父政房大人的托付,在下认为只有赖艺才是土岐家第十代继位人的合适人选。”
藏书网
九郎被安排在小间等候,长井利隆先进去了。
“哦。”
庄九郎心底发出叫喊,而深芳野竟似听见了一般,看着庄九郎轻轻地摇了摇头。
长井利隆已经做好了同行出发的准备。
若需行善,多多推行则可。
(太少见了。)
姐姐是正房,深芳野便作了侍妾。即使在战国乱世,姐妹同侍一夫的例子也并不多见。
当时其父四十二岁,传说厄运之年所生之子命薄,还会给娘家带来祸害。
赖艺饶有兴致地说道。面前的客人想法卓尔不群。
确实,赖艺人如其名,生来就具有极高的艺术天分,如果生在其他朝代,也许能够留芳千古。
不出庄九郎所闻,当代的太守政赖果然碌碌无为。
先是俯首屏气,回过神后才怀疑自己刚才的所见是不是真的。
两人并驾齐驱,直奔鹭山。
庄九郎移动双膝来到深芳野跟前,举起涂着红漆的酒杯。
“擅长作画。”
她的身份并不低贱,乃丹后宫津城主一色左京大夫之女。
(真不错。等我得到这个国家后,就在此隐居好了。)
“是这样啊!”
长井却平静如常,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微笑。
当然,赖艺从未去过京都。然而,通过传闻和书本,他已经掌握了这座城市的地理。
鹭山殿下,也就是土岐赖艺,并不是美浓国主(太守)。
眼光却炙热得像要吞了她一般。
(不会被当作下人对待,让我到院子里去拜见吧?)
“从水的颜色、潮水的动静看得出来。”
由此,她作为姐姐的陪嫁被许给了赖艺。
明天会发生什么,只要据理分析就能预料。
比如,庄九郎说到“二位尼御前前往一元寺南边的行宫”时,赖艺九-九-藏-书-网立刻拍腿道:
“倒酒伺候。”
庄九郎突然勒马停下。只见路上躺着一条秃毛犬。
赖艺听得入了迷。
本殿、角楼和侧门等的外墙都刷上了雪白的油漆,所有的屋顶都铺盖着烧成青黑色的美浓瓦,庄严整洁。
尤其喜好画鹰。
深芳野也凝视着庄九郎。
“果然是佛门出来的。对畜生也如此怜悯。”
“噢,原来是日护上人的同门啊!”
赖艺说了好几次,并不停打听着京城的事情。
用餐时筷子的用法等,都遵循了室町幕府制定的武家礼数之一的小笠原流派的风格。
庄九郎目光顿时定了格,但马上觉得不妥,又重新低下头去。
“哇,”庄九郎心生敬意,“很拿手吗?”
“如果人能够到达这一步,就彻底领悟了。死后交给和尚,生前高高兴兴过日子,这才是圣人的做法。”
虽然庄九郎事先已经周密地调查过,还是想从长井的话中得到确认。
“在下松波庄九郎。”
(在床上提到了我。——)
“人如果不自大什么也做不成。正因为女子觉得自己美,才会变得更加美丽。才子相信自己有才,才能发挥出十二分的能力。有臂力的人认为自己力气大,才能不断涌出力量。南无妙法莲华经的妙处便在此。”
“就算不及中国的徽宗皇帝,也不逊色多少吧!”
(马不停蹄,就像我的一生。蹄下踩死的不管是蚂蚁还是猛犬,都无需理会。就让弱者去念佛吧。)
(我要你。——)
赖艺赐了附近的坐席给庄九郎,并亲手斟了酒。
若需行恶,也无需犹豫。
山丘上有一座白色的城堡。大门口朝东开着。
二人进了大门。
庄九郎的人生有明确的目标。他觉得有目标才能称得上人生。生的意义在于朝着目标前进。
“在。”
“其他宗派都信奉大彻大悟后才能成佛。净土宗、净99lib•net土真宗要念诵南无阿弥陀佛,死后才能通往极乐世界。真言、天台宗则宣扬即身成佛。——它们都视现世为秽土而否定,只追求死后去往西天。而日莲宗则教导此身此时,活在现世便能修成正果。”
“鹭山的赖艺殿下,是位什么样的人物?”
途中,长井利隆介绍了一些稍后要觐见的“鹭山殿下”的情况。
“此土入圣。”
庄九郎勒马下了河滩,寻找较浅的地方开始蹚河。
(江山秀丽,迟早会归我所有。)
赖艺正百无聊赖。听说有个油商要来,便来了兴致,而并不是对庄九郎本人。
赖艺正面端坐着。
怪不得摇头。
庄九郎一本正经地直接作了回答。
其实曾经听说过这个人。
太守是他的哥哥土岐政赖,驻守在美浓的中心川手城(如今的岐阜市正法寺)。
几年前,赖艺和哥哥争夺家督之位,甚至掀起了战役,最后败退至鹭山城,每日沉溺在玩乐中。长井利隆就是在那时候归顺赖艺的。如今事无大小,他都是赖艺的保护人。
土岐赖艺的宠妾深芳野,貌可倾城。
“庄九郎君如能献上一曲京都之舞,殿下一定十分高兴。”
庄九郎很快就进了加纳城。
“哦?”
此事也传到了邻国。近邻的大名们都羡慕赖艺艳福不浅。
庄九郎睁大眼四处张望。他的言行虽然谨小慎微,眼光却锐利似剑,难怪后来会被称作蝮蛇道三。
“在下与上人,同在京城的妙觉寺本山修行佛典。”
而且他只画鹰。画师需要按照客人的要求作画,而赖艺身为大名,自然可以随心所欲。
“真谦虚。”
出了山门,庄九郎翻身上马,扬鞭直奔加纳而去。
回座后,庄九郎举起酒杯送至唇边,先抿了两口后一饮而尽。
“习惯而已。倒也不是什么怜悯。”
“呵呵,就像身在京城一样。”
世事难料。
庄九郎方才九九藏书网敢抬眼。
“交给和尚好了。其他什么也不想,这就叫做大彻大悟。”
“什么意思?”
“深芳野,”赖艺唤道,“昨晚我跟你提过的。”
常在寺的日护上人在居所门口与庄九郎告别。
赖艺吩咐道。
“不愧是奇人异士啊!”
长井走下大门口的石阶。下人赶紧拿过草鞋换上。
言语不似方才那般轻浮。
长井利隆上前耳语了几句后,赖艺方才醒悟过来:
“是。”
“你这么一说,连我这样不喜欢《法华经》的,都好像有点明白了。令人力气倍增对吧。”
庄九郎一惊,狼狈退后。
直到今天,还有“土岐之鹰”的称呼,有几幅名作被保留了下来。古美术界视之为珍品。雅号洞文。
说是市街,也不过是五十家左右的住户和农家,仅能维持这座小城的生计而已。
(……)
不久就到了长良川的岸边。
长井利隆说。
赖艺身份显赫,自然未听说过油商。
“不敢。妙觉寺本山的学风并非如此。殿下请明察日护上人的御德。”
“庄九郎,人死了会去哪儿?你说说看。”
“不是。在下不是因为要当油商才长得这副模样的。”
“不只是画,还精通舞曲音律呢。”
“喂,庄九郎。”
(看来每天除了这些之外,便无所事事了。)
这种让人似懂非懂、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的咏叹情绪,庄九郎生来就没有。
“庄九郎君,像我这种本地人才知道什么地方浅,你是从京都来的,怎么能一下就找到呢,真是奇怪。”
美浓的秋意正浓。
“不不,殿下,”长井利隆忙接过话说,“此人乃北部武士松波左近将监的子孙、藤原氏之后,倒也不是无名之徒。”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