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奈良屋的万阿
目录
前编
奈良屋的万阿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这是日莲宗本山妙觉寺的僧人之物。”
(就知道会这样。)
杉丸的态度便是如此。
长相不俗,举止文雅,走后尚留有余香。
“这,可是……”
“请问,松波庄九郎是在贵院吗?”
客人忘了带走。
庄九郎的心底并不觉得可耻。
“我也是西冈人啊。”
“什么样的人?年纪大不大?”
杉丸叩响了妙觉寺本山的大门。
(一定是去向寡妇报信了。)庄九郎脸上露出了苦笑。
他被领进一间屋子里。
万阿被他的笑容吸引住,仿佛在哪里遇到过。
杉丸激动得要哭出声来。而实际上,杉丸叫了一声“松波庄九郎大人”,便垂下眼睛,身体一直在发抖。
“还困着呢。”万阿说着,缓手把中式的团扇伸到裙角驱赶蚊子。团扇上贴着槟榔叶,镶着金边,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仅此一物,就不难猜出奈良屋家产的殷实。
左近将监乃皇宫北面的武士,随着皇宫的衰退,在西冈买了一小块田地世世代代住了下来。
万阿命令所有的下人。
庄九郎是西冈出身的母亲和当地男人私通后生下的。庄九郎甚至不知道父亲姓甚名谁。
“杉丸,我看上去很瞌睡吗?”
“让他进来吧!”
看来,她还是有一点在意的。
中式的风格,摆着桌椅。墙上挂着波斯地毯。应该是边境那边过来的货吧。
“然后干掉源八的,就是外面要见您的浪人。”
万阿想。然而转念一想:弄不好不是凡人,而是神仙佛祖的化身显灵了。
(汉高祖不就是无名无姓、不学无术的百姓出身吗。年轻时在老家沛县还是人人避之而唯恐不及的地痞无赖呢!)
用的是庄九郎的旧法号。
“隔着门帘看不见啊。”
“松波大人,请稍候片刻。”说完即匆匆退出房间去了。
(吉兆莫非就是他?)
“是。”门帘后,管家杉丸小声地答应道,“有位客人要见您。”
“我……我懂了。”
有二十名下人。
全部九九藏书网都是骗人的。
她往脸上抹着脂粉,语气淡淡的。随后又问道:
杉丸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
万阿匆匆地下床,开始梳洗打扮。
“您有什么事吗?”
“真不小。”
万阿无动于衷。毕竟这个女子,年纪轻轻就掌握了奈良屋的家业。
西冈位于京都的西郊。即如今的向日町通往山崎一带。直到今日,由于出产山城竹笋而扬名四方。
“你说的是法莲房吧。”
“没见过的人吗?”
应该说是敬慕之情吧。然而,对女人而言,敬慕与爱恋的界线,本来就是模糊不清的。
这里的住持是庄九郎的同门师兄。
“先走一步了。”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红气发自他身上?或是他的到来给奈良屋带来了吉运?)
“正是本族。”
店小二忙赶上去问个究竟。
“接着找。”
杉丸追了一会儿,到了路口,已然不见踪影。
“啊——”
“然后呢?”
“是。”杉丸掀起帘子的一角,小心翼翼地把脑袋探进来。
“太谢谢了。”
在这一点上,万阿和常人一样。
(不过一步难以登天。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首先要瞄准奈良屋的庞大家产。)
这时,奈良屋的墙外站了一名化缘的老僧人。
“真美啊。”
“正是,现在店里正犯愁呢。车夫、马夫、店里的下人加上保镖的浪人们虽有八百多人,率领他们的大将恶右卫门却——”
松波血统的稀少家族,散布在西冈至山崎一带。(想必庄九郎此人就是这种出身吧。)
一个是奈良屋镖头恶右卫门的脑袋,还有一个是青乌帽子的。
虽然炎热,战国的百年间据说不像今日湿气那么重。人也好,气候也好,都干干爽爽。
一直到第二十三家的龙华院。
虽说是战国时代,那时人们对血统的崇拜,要远远超出我们现代人的想象。
店小二回去后就报告了杉丸,杉丸又汇报给了女当家万阿。
(幸亏不知道。父亲99lib.net是哪里的谁根本无所谓。家族姓氏,自己可以决定。)
“来人什么样?”
“死了。”
杉丸被领到客室。
在龙华院的里屋等待时,她的心怦怦直跳。
“没什么。只是来送恶右卫门和青乌帽子的人头。请当家的给他们超度吧。”
然而,家族姓氏往往很重要。正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庄九郎从妙觉寺本山还俗后就寻访了松波家族,并拿出若干钱财,在族谱的角落里添上了“左近将监本宗庶子庄九郎”一文。而此时,在奈良屋派上了用场。
万阿吩咐下人跑遍了各大宗派的本山,颇费周折,折腾了好些天却一无所获。
万阿反而有些着急了。她原以为这人不过是来讨赏钱的。
“谁呀?——有客人吗?”
红气成为庄九郎,即后来的斋藤道三的传说之一。
“有什么事吗?”
说着,杉丸好像想起了什么,“啊”了一声。
“我找您找得好苦啊。庄九郎大人为何对奈良屋如此无情?”
“掀起来看看。”
(反正要夺到奈良屋的家产。不能有半点含糊。)
“杉丸,”茶水送了上来,“听说最近要到备前去运紫苏吧。”
而这个无名无姓的无赖,建立了汉朝。和高祖刘邦相比,庄九郎通晓内外(佛典、汉学)、精通兵法、武艺出神入化、音律舞蹈样样精通,连公卿都望尘莫及。试问具有此等才华能力,岂有夺不了天下的道理。
“在下是庄九郎。”客人微笑着站起来。
“这可不妥。”仍是面带微笑。
(都怪当家的。心高气傲,生性多疑。这么好的吉兆之人,竟让他走掉了。)
“要说有什么奇怪,不就是那位浪人吗?他是西冈有名的松波家的……”
“您怎么知道?”杉丸年轻的脸上显出惊奇。
如今的妙觉寺,位于乌丸鞍马口的西侧,占地仅一万五千坪,塔头子院也几乎全都没有了,而当年杉丸踏入的大山门位于衣棚押小路,寺内环绕的宝塔不下百座,气势不亚于一座城池。九九藏书
就像是要和情人相会。
杉丸拔腿追了出去。
“绝无半句假话。松波庄九郎大人真的愿意带队。奈良屋的货物可是日本第一啊。”
在杉丸眼里,这个女人就像吉祥仙女般美丽。
“此话怎讲?”庄九郎反笑。
但是,毕竟人地生疏,不出三代就没落了。
“最近市井上横行霸道的青乌帽子源八。”
杉丸听到那个人的血统,又看过他不同常人的容貌后,便认定了“此人是贵人”。眼光锐利,却又面带柔和的笑意。骨骼似玉般让人感觉到光泽。(此人竟斩杀了洛中人见人怕的青乌帽子源八?)
屋子里只剩下万阿一人,尚未缓过神来。
得到这个消息,已是十天后了。
(京都的寺庙太多了!)
杉丸不自觉地膝行向前靠近了一步,其实仔细想想不过是一文不名的浪人而已——杉丸却没这么想。
“好久不见啊。”
“早上没什么特别的事吧。”
“杉丸,杉丸,”万阿急急唤道,“快去追,那位客人已经走了。”
庄九郎出现在面前。
松波庄九郎这般大人物,竟然愿意屈就奈良屋的运货队镖头?
“红气?”
(这人真是有意思。)
“没有。出货、分给卖油郎,永乐通宝的入库,一切正常,和昨日、前日没什么两样。”
“这样啊。他在里面,俗名叫作藏书网松波庄九郎。”
细想也真是奇怪。在奈良屋的大管家眼里,不过区区一介浪人而已。怎么会如此地感激涕零呢。
由此更感到惊讶。
“正是。”
“杉丸,”庄九郎抿了一口茶说道,“其实,我正想前去见识见识播磨、备前,打算上路。就让我来保护货队的人马吧。”
杉丸猛然醒悟过来。奈良屋当家的,应该亲自上龙华院登门拜访才对。
老僧从压得低低的网纹斗笠下眼也不抬地说:“你是看不见的。”
万阿走到客室。
“我是这里的当家万阿。”她先谢过了庄九郎替她报了镖头被杀之仇。
“总之,松波庄九郎大人,请随小人前往奈良屋一趟如何?当家的想当面言谢。”
“那个……”
“谢天谢地!”
就是说,奈良屋的屋顶上有红气升天。
万阿嘱咐杉丸带上好些金银绸缎,立刻赶往龙华院。
念珠。
“天啊——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太失礼了。”杉丸说完急忙下跪。
“吉兆。”说完老僧就离开了。
最后还是没找到。
他带来的见面礼是两个人头。
说完站起身就要走。
“起来吧,”庄九郎仍端坐着说道,“虽说本族历史悠久,都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了,如今,提起松波,估计也只有你会吃惊吧。”
(什么啊。)
“很年轻。”
庄九郎自称这是松波家世袭的官名。
“是啊,”万阿听到报告后也颇为吃惊,“真的吗?”
“那么,松波庄九郎——您可是松波家的人?”杉丸忽然瞪大了双眼。
(虽说是商人,奈良屋可以称得上是府邸了。)
“什么?”万阿惊得坐起身来,“镖头恶右卫门被杀了?谁干的?”
松波左近将监
炎热难当。
庄九郎心里揣摩着,却仍稳稳端坐着。
“你是在西冈出生的吧?”
“是吗?”万阿从碟99lib.net子里捏起一粒花生豆,放入口中。
次日,京都晴空万里。
“请问是吉兆,还是凶兆?”
“那小子是晚上做梦了罢。要不就是天热得中了邪。”
他拄着竹杖,抬起斗笠,表情怪异地挨个端详了奈良屋的门、墙和仓库,良久后留下一句“有红气冲天”,便扬长而去。
杉丸沿着寺内百余座的塔头子院,挨家挨户地询问。
当时的本山塔头住持,和如今可不一样。如果放在今天,其社会地位不在原帝国大学的教授之下。
竟有些想得痴了。红气之事不就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吗。
杉丸把昨天夜里发生在左兵卫督弃屋的事情描述了一番。
“对啊。要运一大笔钱物经过山城、摄津、播磨、备前四国,途中难免遭遇土匪强盗。如果没有得力的将领的话……”
奈良屋的万阿在通风良好的里屋舒适地伸展着身体,从午睡中醒来。
松波庄九郎穿过走廊,感受着四周的宽敞。
不过,有一条线索。
“没见过的人有些别扭。”她盯着自己白净的手指。
(善人指的就是这种人吧。)
此时,万阿对庄九郎的思慕已经极度膨胀。但此时的思慕,还称不上是爱恋。
“刚才听说了。杉丸,你太年轻,容易相信别人。”
“杉丸。”庄九郎叫道。他不仅记住了这个名字,而且,一大早他就开始打探奈良屋的底细了。
确实是庄九郎。抑或是他雇了化缘的老僧,演的一出戏也说不定。
不吃惊才怪。
一见钟情。
(总算是找到了。)
“虽说是武士,其实是浪人。对了,是这么回事——”
(真是好东西!)
“这,这是真的吗?”
其中,这个叫杉丸的年轻男人,深得寡妇万阿的信任。
念珠工艺精美,一百零八粒玉石选自上好的帝释青
自从守寡后,似乎有些发福。手指根处长出了五个小酒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