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在天上祈祷
第八节
目录
导读
第一章 回信放在牛奶箱
第一章 回信放在牛奶箱
第二章 深夜的口琴
第二章 深夜的口琴
第三章 在CIVIC车上等到天亮
第三章 在CIVIC车上等到天亮
第四章 听着披头四默祷
第四章 听着披头四默祷
第四章 听着披头四默祷
第五章 在天上祈祷
第五章 在天上祈祷
第八节
第五章 在天上祈祷
第八节
上一页下一页
“我看了样本,技术上还差一截,智慧型手机的萤幕画面很小,所以看起来很不方便。听说下次要制作改良版,到时候再请您过目。”
这栋大楼的五楼和六楼是“汪汪株式会社”的办公室,九年前,公司从新宿搬来这里。
“是啊,但日式馒头店可能不甘心。因为听说总店那里的客人也越来越少,经营状况每况愈下。”
外岛撇了撇嘴说,“似乎接到了询问的电话,问我们公司打算把丸光园怎么样。”
说到回报,当然不能忘了丸光园。
“3D动画的事怎么样了?”晴美问,“可以用吗?”
然而,总量管制措施就像拳击手腹部中拳般,对日本经济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武藤董事长,拜托你,可不可以请你重新考虑甜点馆的事?”
换好衣服后,在和平时相同的时间走出家门,坐上小巧灵活的国产油电混合动力车。她已经厌倦了除了体积大以外没有任何优点的高级进口车。她自己开着车,抵达六本木时,才刚过八点半。
警卫听到吵闹声赶了过来。“怎么了?”
董事长室位在六楼。她进办公室后,用电脑再度确认和整理了资料,几乎快塞爆信箱的邮件几乎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信,让她感到很生气。虽然公司的系统会过滤垃圾信,但只要不是垃圾信,无论容再空洞的邮件,都可以寄进她的信箱。
“可不可以请你设法通融,”日式馒头店老板仍然没有轻言放弃,“一定会做出成绩,我有自信,请务必给我们一次机会。如果现在撤店,我们店就完蛋了,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我知道。我虽然清楚,但还是想拜托你,可不可以再宽限我们一个月的时间?”
她把车子停进十层楼大楼的地下停车场,走向大厅,准备进公司时,有人叫住了她。
晴美越想越觉得不能坐视这种情况发生,一定要想办法解决问题。她觉九-九-藏-书-网得只有自己能够拯救丸光园。
“不,等一下,我不是外人,我是合作厂商。啊,董事长,武藤董事长。”
“那是我私人的事,和公司没有关系。”
“那就这么办,我只是有点好奇。”晴美露出微笑,“谢谢,我没事了,你有甚么事吗?”
第二年,“汪汪事务所”推出的第一项网路相关业务,就是代客制作网页。最初用来宣传自家公司,报章媒体报导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不断接到企业和个人有关制作网页的洽询电话。当时还不是人人都可以上网的时代,但在不景气中,对广告媒体抱有很大的期待,不断接到制作网页的业务。
晴美深信顾问业务可以赚钱,但一定要专精,如果只是分析经营不善的原因,谁都可以做到。必须有根源性的对策,做出成绩后,这项业务才能长期持续。晴美招募了优秀的人才,不时积极协助客户开发商品,也会无情地建议客户裁员。
在之后的数年内,“汪汪事务所”的营收不断创下新高,利用网路的广告业务、销售业务和游戏业务都蒸蒸日上。
晴美调查了丸光园,发现这几年下来,正规职员的人数减少了一半,取而代之的是很多奇妙头衔的临时职员,而且,这些人并没有实际在丸光园工作。
当世人终于清醒时,晴美又开创了新的事业。浪矢杂货店曾经预言,在未来的世界,电脑和手机将充实资讯网。手机的上市,和电脑普及到家庭都似乎证实了这个预言,既然这样,就必须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晴美具有中小企业诊断士的国家级证照,她在顾问部门安排了专任的工作人员,检讨了那家餐厅的情况,发现光靠宣传无法改善,必须有明确的经营概念,并在此基础上,改善菜式的种类和餐厅的内部装潢。
网路开始普及的一九九五年,晴美雇用了几名资讯工程系毕业的学生,给他们每人一台电脑,请他们一整天都坐在电脑前,研究网路世界所隐藏的商机。
“没有,重要的事我都写在电子邮件上了,只是有一件九-九-藏-书-网事让我有点在意。”外岛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晴美,“就是那家孤儿院的事。”
醒来之后,晴美打了一个大喷嚏。她忍不住抖了一下,把毛巾被拉到了肩膀。冷气开得太强了。昨晚很热,所以回家后把温度设定得比较低,睡前忘了把温度调回来。看到一半的文库本书籍丢在枕边,台灯也没有关。
两年前,在海湾旁的大型购物中心重新装潢时,晴美的公司受到委托,希望可以更有效利用购物中心内的活动会场。原本会场打算用来举办小型演唱会,并没有得到有效运用。
“好。”
她突然回想起这二十多年来的事,再度体会到做生意时,把握时机非常重要,有时候天堂和地狱之间只有一步之差。
外岛皱了皱眉头。
“甚么意思?我不是说过,要好好向他说明,让他接受吗?”
“你忘了吗?只要连续两个月在顾客票选中得到最后一名,就必须撤店——合约上写得一清二楚。”
“再给我们一个月,可不可以再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设法把店做起来。”老板深深地鞠躬,他头上稀疏的头发紧贴着头皮,令晴美联想到他店里的栗子小馒头。
“他是外人,麻烦你请他离开。”
晴美把刚才在停车场发生的事告诉了外岛,他苦笑着说:
“他固然有他的难处,但我们也要做生意。”
一九九零年三月,为了抑制不动产价格的飙涨,大藏省对银行进行行政指导,要求限制融资,也就是所谓的总量管制。因为地价已经涨得离谱,需要政府出面干预,普通上班族已经不敢奢望拥有自己的房子了。
二零零零年,晴美思考新业务时,一家熟悉的餐厅老板因为业绩不佳,经营陷入瓶颈,找她谘商餐厅经营的问题,于是,她在公司内部设立了顾问部门。
“我知道了,你走吧。”
在电视台和女性杂志争相报导后,这个企划获得空前的成功,同时拉抬了获得好评的所有店家总店的生意。
晴美皱着眉头,抓了抓浏海,“真伤脑筋,为甚么会这样?”
她知道自己会做这个梦的原99lib•net因,所以并没有太意外,反而很后悔没有记清楚梦境的内容。
但是,千万不能大意。如果一直做相同的事,顾客很快就腻了,重要的是,如何增加回头客。为此,必须定期更换店家。于是,就引进了顾客投票的方式。由所有来购物中心的顾客进行评比,并把结果告诉不受欢迎的店家,有时候甚至要求店家撤店。所以,这些店家每个月都很拚,因为其他店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因为您太引人注目了,即使想低调地做事,也会被人用放大镜检视,请您记得这件事。”
她环顾四周,看到穿着灰色 polo 衫的肥胖男子迈着一双短腿跑了过来。她觉得对方很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
对方的态度很不干脆,竟然说甚么“不希望借助他人之手”这种完全缺乏危机感的话。
“董事长,武藤董事长。”不知道哪里传来男人的叫声。
“不行,接替你们的店铺已经决定了。”晴美迈开步伐。
警卫立刻正色回答:“是。”
晴美听着日式馒头店老板的尖叫,走向了电梯厅。
晴美立刻察觉到,他们趁皆月院长去世之后,利用孤儿院做不法勾当,八成是不当申请补助款。主谋应该是苅谷,正因为不想让这件事曝光,所以才拒绝晴美参与经营。
她伸手关了闹钟,顺势下了床。夏日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今天恐怕又是一个大热天。
刚才那家日式馒头店的总店就在本地,在执行这个计划时,认为“必须重视本地的店家”,所以邀了日式馒头店来展店,日式馒头店也欣然同意,但光靠该店最红的栗子小馒头很难吸引大众,在这一阵子的票选中,连续多次敬陪末座。这种状况继续维持下去,很难对其他店家交代。做生意的难处,就是很难讲人情。
以电子商务部门和顾问部门为两大支柱的“汪汪株式会社”持续成长,当她蓦然回首时,发现已经成长为一家出色的公司。很多人都说:“武藤董事长有先见之明”,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但如果没有浪矢杂货店的那封信,应该不可能这么顺利,九*九*藏*书*网她知道自己并不光是靠自己的力量获得成功,所以,她一直希望可以用甚么方式回报。
“您说得对,不必放在心上。”外岛用冷淡的语气说道。
“甜点?喔……”她想起来了。这个男人是日式馒头店的老板。
她注视着自己的脸,点了点头。虽然皮肤有点松弛,也有点皱纹,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证明自己很努力生活,完全不必感到难为情。
晴美立刻联络了丸光园,得知目前的院长虽然是皆月前院长的长子,但经营的主导权掌握在名叫苅谷的副院长手上。晴美告诉他,只要自己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请对方尽管开口,她也愿意出资。
“你可以来一下吗?”
她才回了几封信,就已经九点多了。她拿起内线电话,按了几个键,电话立刻接通了。
上完厕所,她走进盥洗室,站在大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甚么,自己好像回到了二十多岁时的心情,但镜子中映照的当然是五十一岁女人的脸。
晴美一直认为浪矢杂货店的那封信是预言信,所以,清楚地认识到靠不动产交易赚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她投资的房子都在一九八九年之前脱手,也卖了股票和高尔夫会员证。她是“抽鬼牌”的赢家,在泡沫经济的巅峰时期赚了好几亿。
晴美的公司立刻着手调查和分析,最后决定规划一个甜点圣地,将购物中心内的甜点商店和咖啡店都集中在一起,同时,还联络了日本各地的甜点店,吸引他们来展店。于是,完成了“甜点馆”,随时都有三十多家厂商进驻。
今年,她听到丸光园经营不善的消息。她着手调查后,发现确有其事。皆月院长在二零零三年去世,他的长子在经营运输业的同时,着手管理丸光园,但由于本业运输业的经营出现了严重的赤字,根本无法继续支援丸光园的营运。
“不是讽刺,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外岛若无其事地说。
“发生甚么事了?”
闹钟显示还不到早上七点。她设定闹钟在七点响,但很少会听到闹钟声。因为她几乎每天都在七点之前就
九*九*藏*书*网
醒了,顺手会关掉闹钟。
“这是在讽刺吗?”
“早安。”电话中传来专务董事外岛的声音。
晴美起身站在窗边。六楼并不算太高,当初其实有更高的楼层,但晴美还是选择了这一层,因为她不想让自己太狂妄。站在这里往外看,还是可以深刻体会到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成果。
晴美看着镜子,忍不住偏着头,思考着为甚么会有这样的心情,随即发现应该是刚才做梦的关系。虽然不记得梦境的细节,但隐约知道是年轻时的梦,丸光园的皆月院长也出现在梦中。
“我是公司内部的人,所以很清楚这一点,但公司外面的人往往不这么认为。”
然而,现实并没有唤醒民众对土地神话的迷思。大部份人都相信眼前的现象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恢复。直到一九九二年年底,他们才终于认识到当年的荣景不会再回来了。
洗完脸,她一边化妆,一边用平板电脑确认各种资讯,顺便吃了昨晚买的三明治和蔬菜汁当作早餐。最后一次下厨是甚么时候?最近晚餐几乎都是约了人一起吃饭。
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地价开始下跌。
她在接触电脑通讯时,预料到电脑将开拓未来的梦想世界。于是,她积极钻研,蒐集各种资讯。
晴美觉得和副院长聊不出结果,直接去了皆月家,问皆月前院长的长子,是否可以把丸光园交给自己负责,但结果也差不多,皆月前院长的长子说,孤儿院都交给苅谷先生处理。
晴美很怀疑这种措施是否能够成功抑制地价,媒体也认为只是杯水车薪,事实上,地价并没有因此急速下降。
日经指数开始下降,八月时,伊拉克侵略科威特,原油价格上升,加速了景气退缩。
外岛在一分钟后出现了。他穿着短袖衬衫。办公室的冷气和去年一样,都设定在比较高的温度。
“那我先告退了。”外岛走出办公室。
那家餐厅根据晴美的建议重新改善后大获成功,重新开幕后三个月,就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很难预约的餐厅。
“那个老爹吗?我听窗口说,老爹找他哭诉了半天,没想到他会直接找您,真是太惊讶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