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忘川
尾声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尾声
上一页下一页
这块法兰西的乡下地方,不是只有薰衣草与葡萄酒,还有四季的分明,橄榄油磨坊。
冬耳这个骄纵的女人,到最后都没跟我道歉,只在离开前,愤愤将这个东西扔给我,说是敖炽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她本打算偷来毁了的。她只对敖炽说了声对不起,将一张签了她名字的契文放到他面前,一甩头回了东海。
有一天,你在二月的普罗旺斯,西蒙餐厅的老板送上甘美的野蘑菇,上头浇了浓稠醇香的肉汁。
好吧,我的“不停”已经重建一新,我正考虑要不要重新开张。
“等你长大再告诉你!”我很女王地把他拎起来,扔到一边。想到我有一年时间可以欺负敖炽,我就很欢乐。
有水的地方,就有他的存在,无比安心。但,我总觉得他有话没有说完。不过,子淼去哪里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我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这个家藏书网伙是在什么时候“诗兴大发”,在我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偷偷写下这样的话。我只知道,他并不爱读书,也没什么文采,短短几百字,涂改无数次。
佛曰:一沙一世界,一木一菩提。
“可以无视他。”我瞥了敖炽一眼,“这家伙反正喜欢吃醋,让他吃够好了。竟然跟踪你我,还听那女人的挑唆,以为我与你哼。”
回到店里,我拿起那本放在桌上的普通的小记事本。
当英俊的王子已经变成了大腹便便的秃顶老头,我的人鱼小公主,你在海面上唱着悲伤的歌吗?
“那,你我是什么?”我抬起头,问的心怀坦荡,光明正大。
帽檐遮住你的九九藏书眼睛,镜头里生出了翅膀,飞过四千年。
“你来答。”他笑。
也许,外星人们还在观望。
吉萨的落日刚到金字塔尖,圆与棱角,光与阴影,是你最期待的,完美几何。
这大约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曾经有那么一群印加人,固执地等待诸神再次降临,赐予大地美妙而精密的图案。
我拉过他的手,在他手心写了四个字。
“呃……关于我结婚以及失恋的事么……”九厥戳戳我,小声道,“下次我再告诉你。不过红包你依然要准备好的!”
我的生日其实还很早。翻开记事本,印入眼帘的,是敖炽歪歪扭扭难看到死的笔迹——
鹰,螺旋,三角,章鱼,没有任何限制。
“当然。如果他不反对的话。”子淼指了指我的肩头。
雪地里的狗狗们汪汪叫,小熊一样钻进雪堆,染白了身子再出来。
不停九*九*藏*书*网地走,不停地走,是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尊重。
“真正的爱,要熬得过漫长,经得起猜忌,受得了风霜。记住,爱情就是爱情,与友情无关,亲情无关。”子淼抚着我的头,又拍了拍敖炽的脑袋,“这个,你们还需要继续修炼。不过还好,你们还有许多时间。”
有一天,你站在斯芬克斯的面前,问它,真是拿破仑打破了你的鼻子?
为我,他可以做最不擅长的事。
“你去哪里?”我问他。
脚下的地画,以各种精奇伟岸的形状,绽放,延展。
“你在他手心里写了什么?说!”肩膀上的敖炽张牙舞爪。
女人们漂亮的大眼睛,在面纱下流转着羞怯和茫然。
还是黄沙里的时光嫉妒你英武的脸,要你残缺不全。
缩小版的敖炽成天都赖在我身上,要我抱要我喂吃喂喝,这会儿更蹲在我的肩头,冲着子淼翻白眼。
我合上记事
99lib•net
本,阳光穿过窗棂,落到茶杯里,碧绿的茶水悠然摇动。我喝了一口,这是我自己泡给自己的一杯“浮生”。厨房里传出骚动,敖炽又在怪叫:“我的草莓奶昔呢?!”
子淼笑着,轻轻握住我的手,“裟椤,这一场重逢与灾祸,于你们是好事。”
我想,我与敖炽的故事又进入了全新的篇章,而故事永远都是讲不完的,别人的,自己的。
肮脏的河水里,是许多虔诚与笃信的脸孔和身体。
有一天,你在纳斯卡高原上盘旋,喷气式小飞机的噪声让外头的温度变得更高。
有一天,你默默站在人群里,恒河的水散发着不令人喜悦的气味。
但,神迹没有再出现。
孩子们的手也许是脏的。但,再脏的小手,也期待着糖果与未来。
我目送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淡在午后的阳光里。
有一天,你会走遍世上任何一个地方。
最近,忘川最大的新闻就
99lib•net
是地震,不过自那次最厉害的摇晃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最奇的是,地上的裂纹在一夜之间自行消失了。有些老人们说,忘川是块风水宝地,下头有一只大乌龟驮着,万年不震不涝,阿弥陀佛。大家听了,笑笑了事。
“嗯?”我看着那双水般通透的眼睛。
而我,永远在你的旁边。
“哪里都去,有水的地方就有我。”子淼朝我笑,拉过我的手掌,在上头点上一滴水珠,晶莹如镜,照出我的容颜。
“还会回来看我么?”我舍不得他走,像孩子舍不得父母。
他的笑容几乎在春风里化开了去,将我揽在怀里,中间挤着一只敖炽。
有一天,晨曦洒过美人鱼的铜像,哥本哈根的海滨,早晨的气息贯穿每个经过的路人。
石块零碎的岸上,你的裙摆沾染了风吹来的泡沫。
初春的寒意,被摇摆的柳枝与明亮的阳光清扫一空。子淼与九厥站在不停的门口,与我道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