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忘川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第三节
番外 忘川
上一页下一页
“他不是……不是形神俱毁了么?!在那场大旱之时。”敖炽在问我,也在问他自己。
我拉住他,摇摇头:“真的。”
“子淼?!”
子淼忽然开了口:“躲到我背后,不要出来。”
水花散去后,湖面上安静得出奇。
我听到男人低沉的怒吼。
遮挡我视线的雨水与树木像是突然被拉开了,视野豁然开朗——那片熟悉又遥远的断湖,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荡漾着碧绿水波,每一条温柔不已的水纹里,都镶着星子一样的光点,一眼看去,仿佛有人把整个宇宙的星光都倒进了湖水。
“冬耳?!”敖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冲上来挤开子淼,粗鲁地扣住女子的手腕,“你跑出来做什么!!”
我这才看清楚,这男人身上的银色光华,全是来自他那满身的银色鳞甲,连那张还算英武周全的脸上,也覆满了细细的鳞片,再往下看,支撑着他的身体的,不是双腿,而是一条强壮的蛇尾。
如果,此刻湖水里的点点星光,不是从半空中那两个人的激战中洒落下来的,那该多好。
我什么呢?除了这个字,别的都不会讲了。
“好歹是个姑娘,下手未免太重。”他冷冷看那男人。
“说啊,你跑出来干什么!”敖炽根本不听我说话。
说罢,他突然用力一吸气,那空中的黑云便像是出了闸的洪水般落下,将他裹在其中,成了一团黑色的龙卷风,继而飞旋而起,遁于夜色。
子淼将躺在水上的女子扶起来。
没有谁敢当众泼他一脸的水,连我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殊荣”。
蹲在他的身边,我不敢说话,更不敢动,生怕哪一个字重了,哪一个动作大了,眼前的一切便碎成了片,追不回也补不好。
天帝座前,四方水君,子淼。
但那是以前了呀。你仍当我是那个需要你站在前头,替我遮蔽危机的小妖怪吗?
嗖!利箭出弦,在空中划出一道细长的光,直奔那男子的肩头而去。
我知道他不是幻术做出来的,也不是别的妖怪变的。我也许会错认许多人的“气味”,但,不会认错他。哪怕用幻术,用www.99lib.net妖怪,变出成千上万个他,我也能一眼认出真正的那一个。
我听到有女子的惊叫。
这一次,我没有站在他的背后。
“敖炽哥……”女子强撑起身子,生怕敖炽离她而去似的,反过来抓住他的手,“我……我……”
多年前的一天,那个弱小得完全不能保护自己的小小树妖,就是在这里,躲在那个修长伟岸的身影之后,看他将湖水控于股掌之间,看他用我的一口真气,一缕发丝,造出一片苍翠树木……
湖水之上,一红一银两个影子,纠缠不休,气势汹汹,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与动作,太快太快,只看到有耀眼的火花与光点,从他们的凶悍碰撞中激飞出来,落在湖水里。
千年前那一场大旱,一场甘霖,一场风沙与雨水交织的永诀,从刻意被掩埋的回忆之土里,拔地而起,挑战我跟敖炽的理智与平静。
想他如此温厚儒雅的男子,弯弓搭箭的本领,却浑然一股一箭出弦万夫难当的气势,当年,哪怕是敖炽这样麻烦的“孽障”,也因他那一箭,负伤严重,狼狈而逃。
我不再是当年那个动不动就哭,把一切喜怒都写在脸上的小妖怪了。历世千年的风风雨雨、沧海桑田,敦促着我的成长,或者说,我已经被时光埋住了,埋了多深,不能计算,只是那颗属于一只树妖的心,再不肯随便给人看到。
“敖炽!你想捏死她么?没见她已经受了伤么!”我去拽他的手。
黑色的长发,月白的衣衫,晃动的湖光遮遮掩掩地点亮了一张出色的脸庞,眉,眼,鼻,口,那些在他脸上延伸的轮廓与线条,让人情不自禁想伸出手去,辨一辨,是真还是幻。
轰隆的巨响中,断湖里的水大概都被震荡出来了吧,滔天巨浪高高耸起,然后狠狠拍回湖中。
我探出头,还来不及说话,一个硕大的拳头不由分说地冲到我跟子淼的中间,又拐个弯,狠狠朝他的面颊而去,拳头后,是敖炽又冷又怒的声音:“找死?!敢乱碰我的女人!”
当一个过去的人,用过去的方式,对http://www.99lib.net待现在的你时,一种错位的力量总会动摇你的方向,向前,是排斥,退后,是配合。
子淼低呼了一声:“小心!”
眼睛会骗人,但感觉不会,尤其是我这样的一只树妖。
子淼……
我停下,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把所有的氧气都储存到身体,才有底气讲出这句话——
且不管他们的关系,他拉着女子的情景,一眼看去,无疑是一幕恶霸欺凌少女的现场版。你的蛮力我最了解,这姑娘被他捏得叫出了声,眼睛里随即浮出了水光。
我的眼中,没有惊,没有喜,只是安静地看着他,那个被埋了太久太久的名字,在心口绕啊绕啊,怎么也绕不出口。
她的面前,一个浑身发散着银色光华的男人,手执一柄弯刀,对准了女子的头颅。
四方水君,子淼。
我跟敖炽,两个加起来成千上万岁的老东西,在这个毫无征兆的夜里,怯怯,甚至傻气地站在他的面前。
再没有谁,会像子淼一样,对于我跟敖炽,有这般深刻而微妙的意义。
我撇下她,去看那女子的伤势。
一抹无法捕捉的气息,从制住我的两只手里,穿透了血脉,乃至整个身体,听到了最深的灵魂里。
我看到那一缕被用作武器的清水,从男子背后穿透出来,这时候,它不再是本来的颜色,变成了在空气中绽开的、湛蓝色的花。
尖锐的箭头,在触到那个强壮的身体时,化成了清清的水,但,并不妨碍它穿过任何障碍。
“我没有违背你的意思,可是……我等的太久了……”女子有些语无伦次,哪怕她的尴尬与害怕溢于言表,可那双美丽的眼睛,却一直坚持直视着暴怒的敖炽。
不带我抬头,已被他顺势拉到一旁,宽大的衣袖将我整个包裹起来。
“能是什么情况!不就是东海来的亲戚!”他凶凶地回我,把这女子背起来,“回去再说。”他边走还边骂,“什么破日子,净来些不该来的人!”
打斗停止了,画面也清楚了。
我回头了,但我没有变成盐柱。
“你……”敖炽气结。
我落到他的身边九-九-藏-书-网,停在半空,与他比肩而立。
不多时,眼前突然跳动起了无数美妙的光点,跟我傍晚远眺时看到的情景一模一样。
这时,那银色的影子突然高高蹿起,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从空中引来了一道巨大的闪电,朝敌人劈了过去。
我的世界骤然寂静,除了贴在耳畔的,熟悉的心跳声。
鳞甲男人望了子瞄一眼,细长的眼睛里,只有一片血一样的红色。
不等我做出选择,他已经飞身而出,右掌里冒出一抹青青的光华,幻化成那一柄专属于他的、以水而成的弓箭。
“他是子淼。我认得。”
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我问他。
我是对的。他轻易地闪避开敖炽的拳头,没有还手,飘飞起来的衣袖不露痕迹地一拂,段湖中便跃起一串冰冷的水花,毫不给面子地泼到敖炽怒火中烧的脸上。
瓢泼的雨水仍未停止,可是,再没有一滴落在我跟他的身上,一道无形的圈,将风雨隔断在外。
他永远都没有暴跳如雷,或者喜形于色的时候,永远都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水,即使偶尔有一点涟漪,也是转瞬即逝,难留痕迹。
他真想这么干的。敖炽在用他自己的方式,验证他的难以置信。
又一声惊雷劈下,一个火球滚落下来。
大概是太久没有御风而行,我在这场狂放的风雨之中,飞得不是太顺利,雨水如鞭子一般抽在我身上,卷在里头的落叶,时不时打在我的眼睛上,冷冷的疼。
“我……”
讲什么呢?讲怎么是你?你不是已经不在了么,你不是已经永远不可能回到这个世界了么?你不是已经把我丢在无望海了么?
头顶上,黑云在夜幕中翻滚,让你看不出端倪,隆隆的雷声不断,雪亮的闪电随时都有割断天空的危险。我穿过田原,追进山林,搜索我要找的人。
敖炽毫不犹豫,大声而惊奇地喊出了他的名字,比我顺利得多,那惯有的大嗓门,把原本清净的湖水都惊奇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我猜,这鲁莽惯了的孽龙,定是没有看清他的样貌,否则,他不会动手,绝对不会。
对我,他总爱说这99lib.net样的话,在他判定为危险的时候——裟椤,躲到我身后去。
当那张又倾国之姿的年轻脸孔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刚刚露初的月光下时,她虚弱的目光越过我跟子淼,期期艾艾地落在我身后的敖炽身上,那纤细得随时可能断掉的声音,轻轻喊着:“敖炽哥……”
断湖,断湖……
子淼垂眼而笑,朝那受伤的红衣女子而去。
岸边的几棵树被雷电的火球引燃,火光熊熊。
被我看的人,也在静静地看我,慢慢地,眼中有了一丝惊喜。
想问的太多,反而什么都问不出了。这是许多人类都有的缺点,我不幸沾染。
这世上,不一定是只有锋利棱角的物事才能伤人。
这样的事,只会在他身上发生,无可替代。
“我……我……”女子嚅嗫着。
是啊,那时候我太弱小了,随便一种攻击可能就会要了我的命。
有声音说,不要回头!回头就会变成盐柱!
你是谁?
那男子捂住肩膀,连退了好几步,脱手而出的弯刀像一簇熄灭的火,在空中留下一道微弱的弧线,消失了。
我们,不是应该永不相见了么?
熟人?
“外头那么大动静,只有你这头猪才能睡得着!要是地震了,第一个压死的就是你!”我狠狠回敬她。
断湖依然,只是,湖水里照出的人面,却连我们自己都不太熟悉了。
一只微温的手,不轻不重地捂住了我的嘴,另一只手,揽住了我的腰肢,阻止了我的前进。
我悄悄落到湖边的隐蔽处,猫着腰,蹑手蹑脚前进。
以后就叫你裟椤吧。
话没出口,你气息一弱,晕了过去。
你有名字吗?
“呵呵,是水神哪。”他笑得怪异,又将目光转向那女子,“欠我的,定要归还。”
他看我一眼,有话藏在眼底,又终究无形。
当年,我们三个在这片湖水里斗得难分难解,结下不解之缘,现在,我们三个又站在了同一个地方。
“你果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呢。”他清水一样浅淡的笑容,在黑夜里荡漾开去,“孽龙,敖炽。”
荡漾不止的水面上,一个红衣女子奄奄一息地躺在上头,像一片毫无重量的落叶。
99lib•net江河湖海,雨露霜雪,世间的一切水源,都是他的属下,臣服于他的掌控,连他的衣衫都不敢随意沾染。
我要向前,还是退后?
敖炽愣足了一个世纪,蹿到我身边,言之凿凿地附耳道:“这货必然是山寨!看我拿三味真火烤死这妖孽!”
千年前的浮珑山巅,一对男女在说话——
没有妖气,也不是鬼魂,我没有见过这般的东西。
敖炽暴怒的目光,从这一脸昭告惩罚与警示的水流中穿过时,霎时变了模样,那突然转折的眼神连我都无法准确形容——那真是一种,一种被一头冷水狠狠泼下来,熄灭了一切赤焰的意外,夹杂着沉默,乃至不可掩饰的低落。
我的心神霎时恍惚,又瞬间拉回——
“还给我!”
月色月色发清亮起来,把之前的动荡想洗得干干净净。断湖里真正的,属于它的宁光光彩,像只深邃的眼睛,目送着突然而来、又突然离开的背影。
身后的人,均匀的呼吸声洒到了我身上,我的背脊靠在一个宽阔的胸膛上。这电光火石的一瞬,将我拖回了千年前的那个夏夜,有人也像现在这般,靠在我的身体上,过人却不逼人的灵气,随着他的呼吸飘来。清清月色下,我曾好奇又贪婪地追逐着那片冰凉深邃、却又柔软不已的温暖。
那一年的大旱,那一年的雨水,那一年的眼泪与死别,不是已经写在不可更改的命运上了么?
“裟椤?怎么会是你……”他的眼神在我身上来去,没有什么纠结,只有故人重逢的庆幸。
我分明看见敖炽的眼睛里,有东西亮了,又灭了。
“我……我一觉醒来发现你不见了,所以来找你。你半夜不睡觉,到处乱跑,这是已婚妇女干的事么!”敖炽大约很不习惯三个人的沉默,故意扯开嗓子质问我。
“我命令过你不要离开东海的!”敖炽咬着牙,声音很低,每个字都是想爆发又不能爆发的炸药。
我的第二段生命,是他给的,刻骨铭心,如何错认?
“嘘!别说话。”他按住我的肩头,两人一起蹲下来,他看着激斗中的人,“先别去打扰他们。”
正中目标!
他甩开那女子的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