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树妖
第十三节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第十三节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上一页下一页
可是,浮珑山上干涸的水流,不仅没有恢复的迹象,还在一夜之间变成了龟裂的干土。本该果熟叶茂的大小植物,也露出枯萎之像,恹恹无力地耷拉着,,在飞扬的黄尘中垂死挣扎。
我不知道九厥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平静的语调下究竟隐藏了多少永失挚友的切肤之痛,我只知道在我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痛了。
他在附近吗?!我在雨中慌张地环顾。
我流出了眼泪。
“不要!”我紧张而坚决地打断了他,这个家伙心里在盘算什么,我一清二楚。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我自愿的。
他站在原地,看着山下的凄凉景象,只说了两个字:“天谴。”
我停止了挣扎,回头看他:“风暴停了……你带我去找他?”
连那个家伙,也傻傻地愣在原地。
与他无关?那与谁有关?
恢复体力的我,不分青红皂白,又一记耳光,重重扇在他的脸上。
我挣脱他的钳制,不要命地往外冲。
内心纠缠下的沉默,让他误会我是在默认。
“你……”我突然从他的话里悟出了点什么,“难道……难道子淼的事,被天界知道了?!”
我们敌对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淡化,但是,彼此的交谈依然少之又少。很多时候,我望着天际的弯月发呆,他就在不远处百无聊赖地数着石子儿,不时投来不满的一瞥。
“呵呵,你就是那条四处捣乱的孽龙吧。”他停下,笑看着这个并不友好的家伙,“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不好的预感,在我心里扩散。
我推开他,跑到九厥面前,急切地问:“子淼呢?他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打他,因为他强迫我活下去,而活下去的后九九藏书网果,就是时时刻刻都要面对自己,一个为了慰藉他人的思念而生的身体,让我从珍视到憎恨的躯壳。
我转过脸,幽幽地问:“他说的人……是你?”
呜呜的风声从洞口传入,悚人地回响在偌大的空间里。
孽龙一直留在我身边,就算离开,也必定在日落之前赶回。
我怔怔地看着这个多日不见的男子,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浮珑山?
那家伙从山外回来,说天下大旱,江河湖海,一夜间滴水不剩,不消几日,人间必成地狱。
“我跟他已无瓜葛。”我咬咬牙,彻底断了罢。
“如果你要他万劫不复,我可以帮你。”他抬头看着流火骄阳,“上头应该还不知道他的荒唐事,只要把他的所作所为……”
“裟椤……”来人叫着我的名字,我以前的名字。
灼热的温度,在许多天之后,渐渐褪去,凉意浓浓的山风卷裹着秋天的味道。
他拽起我,闪身避进了后面的岩洞。
“你是什么人?”不待我搭腔,已经被尾随而出的家伙拖到了身后。
我学着九厥的样子,伸出了微微颤抖的手,接住不停下落的雨滴。
树妖焕然一新,除了一颗补不好的心。
转过身,我抹开凝结在睫毛上的雨滴,一片耀眼的湖蓝色映入眼中。
如果能再选择一次,我会毫不犹豫地继续我孤绝平静的生活,不能走也好,不能跑也好。
“你恨他吗?”他问得突兀。
意识消失前的刹那,有个人九*九*藏*书*网影落到面前,霸气又温柔的抱住了我……
“子淼……不是就在你面前吗。”
我大惊,他是那么称职的水神,怎会由得这种灾难发生?
“九厥,你……”我气得难受,恨不得将他扔下浮珑山。
“你胡说八道什么!”他捏住我的手腕,紫眸里燃着火焰,“我最讨厌出尔反尔,既然应承了你,我自然不会再对那家伙出手!这件事与我无关!”
“为什么……”我一把揪住他,怒吼,“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说出去的?你答应过我不去打扰他的!”
下雨了,好大的雨!
发誓要跟他“没有瓜葛”,原来自己的誓言这么不堪一击。我不能再欺骗自己,我是如此渴望听到他对我说的话,哪怕一个字也好。
他是条龙,腾云驾雾目空一切,也许这家伙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被一座小小的浮珑山阻挡了脚步。
九厥的声音,渐渐淡去,九厥的脸,也突然幻化成他的样子……
一直以为,妖怪是没有眼泪的,有,也只是在心上。
三天,这场风暴足足持续了三天。当滴滴答答的雨声在洞外响起时,我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
雨还在下着,我再也支持不住,跪倒在泥泞的地上。
我终究还是回到了浮珑山,终究还是在无色花开的那天,回到了山巅的真身。
“子淼的事,被天界知晓。天帝震怒,要人间大旱五年,以示对水神和凡人的惩罚。子淼不忍无辜百姓遭此横祸,遂以自己的精元化作润世甘露,保人间百年不旱,也算对天界有个交待。”
是九厥!
“无色花开,需要用外力把你送回山巅真身,这些方法,是他教我的。”孽龙如是说,“只要我应承照顾
九-九-藏-书-网
你一生,他破例当一回不称职的神仙,之前跟我的账,一笔勾销。”
九厥摇头,雨水湿透了他湖蓝色的发丝,青色的袍子上沾着大大小小的泥点,一贯衣冠楚楚的他,竟有些少见的狼狈。
果然,身后一块大青石前,立着一个高挑的身影。
自己的疼,自己才懂。
盛夏的艳阳,炙烤着每一寸土地,连浮珑山中的大小河流,都有了干涸之势。
“带我去找他!”我拽住他,带着哭腔,“他出事了,一定出事了!”我努力营造的平静,在这时土崩瓦解。
雨水在我的掌上积成了小小的河流,很快从指间溢出。
“请你……”破天荒地,我居然对他用了“请”字,“请你也不要再去打扰他。”
一定出事了,他一定出事了。
“仙凡私通,上头当然不会放过他们,还要连累整个人间跟着他们受罪。所谓天谴,就是这般严重。”他一副置身事外的轻松模样。
“我认真的。”他知道我生气的缘由,苦笑,伸出一只手掌,看着溅起在手心的小小雨花,“这场雨,是子淼的真元。”
“不准去!”他怒斥,拦腰抱起了我,任我的双脚在空中乱踢,“这样的天气,别说你这个屁法术都不会的小妖怪,连我都不敢轻易涉足。你要找他,也要等这阵风暴过去再说!”
生或者死,对我都没有什么意义了罢,从他遗弃我的那刻开始。所谓“生命”,不过玩笑一场。
这时,一股黄沙混成的风暴凶悍地向山巅袭来,沿途卷起了大大小小的石块,强大而危险。
生活又变得跟以前一样,我终日坐在崖边,看日出日落,风起风止。
孽龙跑过来扶住我。
无色盛放的第二天,我醒在孽龙
九*九*藏*书*网
的怀里,身上所有伤痕,新的,旧的,在我又一次的重生中消失无踪。
“你放弃求死之念,我就放过他。”他跟我做起了交易。
“子淼临走前,托我来找你,代他转告几句话。”九厥终于道出了他来浮珑山的真正目的。
我想恨他,一想到他温存的眼光,从来都是在我的身上寻找另一个人的影子的时候,我恨得几乎要燃烧来;可是,我又恨不起来……
尽管满脸都写满了不愿意,他还是点了头。
他从来没有用那么慎重的眼神看过我,今天是例外。
可是,不是他的声音。
他挑眉,揣测着我的心思。
我手足无措。
他满意地笑了。
他伤过我吗?站在他的立场,或者站在任何一个第三方的立场,他都没有对不起我,从来都没有。认真想想,从他身上,我竟连一条像样的罪责都找不到。整件事从头到尾,在外人看来,应该只是一只不知足的树妖的任性胡闹罢了,他何罪之有?
我的三魂七魄,散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根本不理会我的焦急,自顾自地说,“神仙犯错,凡人一样遭殃。”
泪水,雨水,我的伤心欲绝,他的不辞而别,交织在灰蒙蒙的天空下。
“放开我,我要去找子淼!”
恨?我恨他吗?我跟他之间的关系,已经沦落到要一个恨字来维系了吗?
“那他在哪里?”我小小的希望转眼化成了泡影,抓住他的衣袖追问。
穿过雨帘,我惊喜地发现,**旱摧残得
99lib•net
满目疮痍的浮珑山,居然恢复了旧貌,每一株植物,都在这场及时雨中恢复了生命的迹象,山间的荷塘,泛起了久违的波光,我甚至听到了消失已久的潺潺水声。
我轻轻点了点头。
子淼,树妖,浮珑山,三十年的点滴过往,应该在今天画下一个句点吗?!
是那个家伙,在我无力反抗的时候,他自作主张,在生死之间替我做了选择。
原本,我是想离开的,可是,除了浮珑山,我又能去哪里?
清凉的雨丝落在我发烫的脸上,流淌着奇异的感觉,像是一双熟悉的手,温柔地抚摸着我。
他向我走来,腔调戏谑依然,可是,脸上却有掩不住的倦意。
从我诞生的那天起,浮珑山从未出现过这般景象。
我告诉自己,不要倒下去,千万不要倒下去,就算死,也要先听完他要跟我说的话。
“什么天谴地谴!你带我去找他啊!”我急得快要发疯。
“他如此伤你,你不报复他?”他的行事准则,大约第一条就是有仇必报。
“好久不见,小树妖。”
对于我发泄式的耳光,他的盛怒可想而知。但,他竟没有回敬我。
与另一个人栖身多年的岩洞,我再未涉足半步,只取了尖锐的小石块,将洞口那三十笔划痕,清理得干干净净。从此之后,时间的长短,与我无关。
“我最放不下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一个……是你。”九厥直接以他的身份,缓缓叙说着,“裟椤,你不是我最爱的人,但是,你的确是我最亲的人。也许把她的样子加在你身上的确是个错误。但是相信我,最起码,在那个初秋的日子,我牵着的人,是你,不是她……还好,终于有人可以接替我照顾你,有他在你身边,我彻底安心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