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树妖
第十二节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第十二节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上一页下一页
他沉默半响,浓眉一挑,点头:“随你。”
他眉眼间有惊讶:“你如何知道的?”
是啊,我曾那么坚信,他是对我好的……
回头,我亲眼见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俊美脸孔,从宁静转为惊喜。
我稳了稳神,鼓足了勇气后,才看向他所指的方向。
几片落叶砸在我的头上,微乎其微的力量,却打散了我所有伪装的坚强。
在那扇门关上之前,必须叫住他,否则我怕我再没有机会叫出他的名字。
白衣女子,莲步生波,从屋里走出,笑盈盈地倚到他身旁,轻拉着他的衣袖,踮起脚,甜蜜地对他耳语。
三十年的时间,对神仙,只是弹指一挥;对妖怪,却是一生一世。
如果不知道后来的事,我一定会痛骂他厚颜无耻,可现在,我已明白,被关在哪里,是不是子淼能力所及的范围,并非事情的关键。
“你……真的找过我吗?”
“子淼!”我以为鼓足了劲的声音会很大,可出口才知道是那么软弱无力。
我呆住了,向来不懂得掩藏情绪的我,震惊之情溢于言表。
他微张着口,半响没有说出一个字。想来,我此时的表情与言语,也是他三十年来从不曾体会过的。
“雪裳是她,雪裳的意中人……是你?!”我轻易地猜出了他“故事”里的人物,对应的该是谁。
但是。他听见了。
如果没有那个女人的出现,我会认真地告诉他,对他,我从头到尾只有信任没有怨恨,只有期待没有失望。但是现在,我再没有立场说出以上那番话。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该了解,一步距离,以为很近很近,而事实却是……他走不过来,我九-九-藏-书-网迈不过去。
我缓步而行,四周的树木,一棵接着一棵,从青翠欲滴变成了枯黄败落。
抬起头,我安静地注视着那双透澈的眼眸笑,刚刚的歇斯底里竟被我藏得一干二净。
我从未对他如此地不信任。
我说的不是气话,是实话。
小小一间木屋,围着青青的栅栏,简单而清幽,那么符合他的风格。
他不要我了!
“等等!”我突然大叫,甩开他的手,如同被天下间最毒的蛇咬到。
我默默唤着他的名字,眼中除了他的身影,再无其他。
树妖心里的眼泪,把盛夏带入寒冬,每一片了无生趣的落叶,都是离我远去的回忆。
他愕然于我的表现。
我一偏头,有意躲开他的手掌。
头一次有了跟他平起平坐的感觉,妖怪对神仙的敬畏,侍女对主人的仰视,女子对男子的依赖,从这一刻起,统统荡然无存。
“天界有神树,名为裟椤,由一位兰花化身的雪裳女仙看守。照天界规矩,守树女仙,终身不得与男子有染。然而,雪裳终是堕入情网。此事被天后察觉,要她说出意中人身份,她誓死不从,天后大怒,除去雪裳仙籍,并将她打入凡尘,永世不得返回天界。”他缓缓地讲述着,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雪裳遭难的那天,她的意中人恰恰不在天庭,待他知道此事之后,他与雪裳已是天人两隔。于是,伤心欲绝的他,开始年复一年的找寻,在茫茫红尘里,万千人面中,找寻着转世为人的雪裳。”
在他展现给那个女人的笑容里,我看不到一点寻人不获的焦急。情深款款的四目相对,他心里藏书网可有我的存在?
我的眉眼与她相似,原来根本不是巧合,只是一个……自私的故意。
我已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他多说,只一句——
身体像一朵无根柳絮,轻飘飘地往地上飞。
“那里,他们住的地方。”拨开几支挡住视线的草叶,他指着前方某处。
子淼……子淼……
可惜的是,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这个道理。
“子淼。这位姑娘是……”
“你是神仙,她是凡人,你可知道你会有怎样的结果?”我不信他不知道,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明知事情的严重,却还是要执意往死路上去。
从草丛,到木屋,那么短的距离,我像走了一百年那么久。
“啊……是裟椤啊,我跟你提起过的……”他回眸,笑着向他的女人介绍着我。
“孽龙把我关在了无望海,他说那里是你进不去的地方。”我直起身子,强迫自己离开曾经如此依恋的臂弯,强迫自己保持着旁观者般冷静的微笑,“你找不到我,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我刚刚明白了一件事……就算我没有困在无望海,你也找不到我。因为,你从来就不认识我。裟椤,只是活在你身边的影子,连一张属于自己的脸都不配拥有的替身!”
“只是这些?”我的笑容就快装不下去。
“喂,你怎么样?”他粗手粗脚地拍着我的脸,生怕打不死我一样。
脸上的痛觉暂时驱走了要命的眩晕,我睁开眼,对他说:“从现在起,你不要再管我,让我做我想做的事!”
“别说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打断他。
“她有你的孩子了?”我毫不避讳,甚至是质问的语气。
“已九-九-藏-书-网近七月了……”
连我的名字,那奇怪的两个字——裟椤,都是他强加在我身上的标记,一段完全属于他跟另一个女人的追忆。而我,居然沾沾自喜了那么久,以为他给我的,都是好的。
天色微明之时,他抱着我,稳稳地落在了一片茂密的树丛中。
“当然。不止是我,还有九厥,也在找你!”他习惯性地抚摸着我的头,释然地笑,“为何这么问?”
“裟椤的一切是你给的,我不稀罕。”
时间在我们彼此间凝固,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无色花开又怎样,我不会再回浮珑山,更不会回到我的真身,他赐予的身体,还有我伤痕累累的魂魄,理当跟无色的花瓣一样,凋落,灭亡。
清澈如山泉的动听女声,在我们背后响起,我的手突然攥成了拳头。
须臾之间,我冰凉的双手已被快步而出的他紧紧握住。
“也许是上天注定,你我二人,当缘尽于此。”他的笑,从来就不用刻意装扮,“回去罢,有人等你许久了。”
他欠我的。我执拗地认为。
“我与她,曾在裟椤树下约定,无论将来遭逢怎样的劫难,无论彼此身在何处化成何物,都会回到对方身边,只用一眼时间,寻回千年过往。”回忆往事,他的眼底终于有了我熟悉的东西,“可是,几千年,我都寻不到堕落人间的她。那夜,偶过浮珑山,倦极的我遇到了你。我回想着雪裳的样子,赐你人形,只希望……”
走到栅栏前时,那对男女,正要回屋里。
“裟椤……”他上前,用力拉下我疯狂蹂躏自己的双手,揽我入怀,轻拍着我的背脊,仿若安抚一个顽劣的孩
九*九*藏*书*网
童,“其他女子,我都记不住样貌,只有她……所以在助你成人形的时候……”
他能看见我的背影,却看不到我滴血的心。
浮珑山上与他朝夕相对的女子,从来就不是我!
也许,他还站在那里,目光深邃地看着漫天黄叶,但是,却永不会再追上来,我们之间那一步的距离,在他的停止与我的前行之下,渐渐成了生生世世都逾越不了的鸿沟。
“无色就快开花,你该回去浮珑山了。”他撩开遮住我眼睛的乱发,完全无视我之前对他说的那些话,轻描淡写地下了逐客令。
除了这一点,我听不出别的意思。
“裟椤,你回来了?”他真是万分高兴的,一点儿都不假,“我找你许久,可总得不到你的下落。怎样,有没有受伤?还好么?”
他每说一个字,我的心就被无形地刺一下,千疮百孔的疼,我承受不起。
良久,他的低语打破了僵局。可话题却拉到了万里之外。
“我的模样……”我退开一大步,用力按压着自己的脸庞,好像那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只是张不会有痛觉的面具,“我的模样脱胎自那个女人……你的雪裳女仙?”
“裟椤……”他牵起我的手,“你知我从不骗你。事已至此,也不妨告诉你实情。”
现今,她为主,我是客,位置的转换,竟然那么合情合理,不容我有半点反对。
“你先进屋去吧。”他笑笑,对她说。
“原来是裟椤姑娘。”她和善地打量着狼狈的我,转而对他嗔怪,“清晨露重,赶紧带裟椤姑娘进屋去坐吧,还站在外面作什么。”
黑色的长发,白色的衣衫,在晨风中轻柔飘飞,一如既往99lib•net
“我不进去。”我断然拒绝她的好意,直视她美丽的脸孔,毫不客气地说,“我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看到你。”
闭上眼,我不再开口,靠着他的肩膀,任由他带着我,去见那个我那么渴望见到,如今却又那么害怕见到的男人……
他居然连句解释都不肯给我?还是他认为根本不需要再花时间在我这个已经无用的替代品上?
一阵眩晕袭来,若不是身边有条臂膀及时扶住,恐怕我立刻就要倒在地上,再不醒来。
他愣了愣。
我深吸了口气,举步走出了草丛。
他手上的温暖,从这刻起,永远被隔绝在我的身体之外。
脑中空白一片,只有一个念头,跑!什么都不要想了,跑回他身边就好!
阔别已久的温度,暖意融融,只是,少了些熟悉。
大概他们谁也没想到我会如此口无遮拦,骤然尴尬无比。
她点头,温婉的神情一直没有改变,转身进了木屋,并且关上了门。
“裟椤。”他捻着我凌乱的发丝,“我知你心里有怨,怨我眼睁睁看那孽龙抓了你去,怨我没有及时救出你,怨……”
他可以斩得干净利落,我却不能走得潇洒自如。
离别摆在眼前时,付出的一方永远是输家,输了心,也输了将来。
“不要再说了!”我打断了他。
但是,另一个人的出现,利刃般切断了我不顾一切的冲动。
我的心跳在开门之人出来时,停止了。
转身,我艰难地挪动步履,走向树林深处。
那么巧的,木屋的门被人打开了。
到了此时此刻,我终于恍然大悟——
今天才知道,原来走路也是需要勇气的。
他笑了,温柔地抚着女子的脸庞。
他点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