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树妖
第十一节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第十一节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上一页下一页
我生来就不愚钝,要把这三个词联想成一件完整的事,实在太简单。
“他会来的。”我的语气依然坚定,却垂下了头,刹那间不敢与他对视。
神仙,凡人,私通?!
这个时候,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个感觉又迟钝又不准确的妖怪,所有的一切只是我在恐惧与无助下突然蹿出的愚蠢猜想。子淼怎么可能忘记我,三十年的日出日落,三十年的朝夕相伴,我是他身边的唯一,唯一!
我的心快跳出喉咙,以为成功就在眼前。
趁对方盯着我出神的刹那,我拿出此生最快的速度,风一样朝洞口跑去。
这条万恶的孽龙!
或许,他只是出去学着人类的样子喝酒找乐子!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越来越暗的光线下,两道复杂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我,我觉得。
毫无遮拦的洞口,居然布着一层坚固的结界。
“啪!”
十来天前,外头下起了雨,我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雨,水,那是他的标记啊,他一定就在附近吧,他一定找到我了!
是他回来了,每次都是这样,他从不经过洞口,总是鬼魅一样突然出现在山洞里的一角。时间一长,我也习惯了。
“我没有把他怎么样!”他牢牢制住我的双手,大吼,“你知不知道神仙跟凡人私通是死罪!”
我无力反对他的行为,因为我真的连站立的气力都没有。
望得久了,眼睛生疼,连偶尔的飞鸟虫蝶,我都以为是他的化身,忍不住地高兴。可只要眨眨眼,现实就立即提醒我,那只是个幻觉。
肩膀突然被人扣住,逼我转过身。
我不领他的情。九十天,我滴水不沾,粒米不进,只是回忆着那个初秋的傍晚,那一盘盘好吃又精致的食物,八宝粥,百花九_九_藏_书_网酥……我宁可拿精神上的“食粮”度日,也不要他给我的东西。
“少骗自己了。”他勾起我的下巴,逼我看着他,“你的子淼,天界的水神,永生永世都不会来找你了。”
我用力擦着嘴,极不愿意他的味道留在我身上。
现在已是六月,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这……这个疯子!
“啪!”一声脆响,一记重重的耳光落在我脸上。
踉跄之下,虚弱的身体栽倒在地。
子淼,子淼……
我默不做声地找着能让自己信服的理由,坚定着自己的念头,其他的杂念都见鬼去吧!信他,我一直都相信他,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动摇我对他的信任。
他此时的表情,我没有看见,也不想看见,接下来他要怎么报复我,我也不在乎了。现在,我只想找个地方,安静地等待。
“无望海。”他说,“只有龙族才能打开的荒芜空间。这个不毛之地,外人进不来,其他龙族不会来。非常好的藏身地。”
伤痕累累的胳膊被猛地揪住,他粗鲁地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一只大手狠狠捏住了我的下巴:“你不是那么相信他会来救你吗?那你为什么还要逃跑?你就是个连自己都想骗的骗子!”
而他,居然像个偷食成功的孩子一样,笑得满足又得意。
我没有任何回应他的意思,连身子都懒得动一动。
“你觉得你还能撑多久?”他的声音有藏不了的怒气。
美人,就是那个美人,已经成了我心中一触就疼的隐疾。洞庭湖上发生的种种,明显的,细微的,翻江倒海地涌入我脑中。
“你见过他了?!你把他怎么样了?!”我摇着他的手臂,才不管他是不是龙族是不是神,我只关心那个让我牵九*九*藏*书*网肠挂肚的人。
喂尽最后一滴,他滚烫的唇终于离开了我。
他伸手取过水罐,仰头饮下一大口,旋即把瓦罐一扔,扳过我的脸,猛地贴了上来。
这些日子,我拒绝跟那个家伙有任何交谈,而他好像也不怎么搭理我了。起初,除了外出找食物,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山洞一角打坐疗伤。我们两个,互相当对方不存在。不过,自从背脊上的伤痊愈后,他开始早出晚归。
“好。”他居然没有半点犹豫。
“对。”他答得干脆。
他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这些当然不是我关心的,我只介意他当初说过的狠话,害怕这个卑鄙的家伙真的跑去寻子淼的麻烦。不过,他似乎并没有把他杀气腾腾的恨意变成现实,因为他每次回来,身上除了熏人的酒味之外,没有半点血的味道。
最后,我虚弱的身体无力地靠回了石壁。
舔了舔已经干裂的嘴唇,目光落到了身边不远处的一罐清水和一包野果上。是那个家伙留下来的,他每天都会为我准备新鲜的饮水和食物。
“你……”他眉头一蹙。
跟浮珑山上一样,它们是专属于我的时间记录。不同的是,这里的一划,只是一天。
我拳打脚踢,拼命想要推开他,可他的力气比我大太多,除非他肯松手,否则我只能任其摆布。
“你让我厌恶!”
如果第一秒,他忘了我,那么第二秒,我的世界毁于一旦。
我曾幻想过许多次子淼把我救出火坑的场景,也幻想过凭自己的本事逃出山洞,就是没有想到,当我真的重获自由时,送我出来的,却是把我关进来的人。
“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他笑得怪异,“不用我出手,天界那帮老家伙早晚会找他算账。”
忍住九*九*藏*书*网痛,我努力站起来,无畏地走到他面前,扬起手臂。
他的话,如惊雷劈在我头上。
我冷睨了他一眼,回头一瘸一拐地朝山洞的另一边走去。
九十天,我天天坐在洞口,盼望着那个一袭白衣的高挑身影。
一、二、三……三十……四十六……五十……六十……九十……我捏着小小的石块,愣愣地数着洞口石壁上的三排细细划痕。
“龙族生来就有与神平起平坐的身份,虽然我已不是东海龙族的一分子,可要打听点天界的事,也容易得很。”他眉头一皱,似乎对我过度激动的反应不太高兴。
歪头靠着石壁,我继续观赏着有限的夜景,根本不理会身后的人。
我被封在山洞里,已经整整九十天。
他以口对口,不容分说地将清水灌到我嘴里。
下面,除了连绵的群山,还有一片薄雾升腾的海,碧波嶙峋。
他没有来。
他的胡言乱语,戳中了我最惧怕的事,又准又狠。
“是。”他答得斩钉截铁,“他们不止在一起,连骨肉都有了。”
我的唇角,渗出血丝,他的手指,冒着血珠,两败俱伤的景象。
月光下,他横抱着我,脚踏一朵紫云,在空中急速飞行。
我不再挣扎,任由微温而甘甜的清水缓缓流进我干涸已久的身体。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虚弱的真正原因。
转过头,光亮仍在的洞口又映入眼中,那点点光明,诱惑着我再次升起逃跑的念头。
主意早已打定,无色花开之前,若子淼仍不出现,我宁肯灰飞烟灭。
然而,那场雨很快就停了,留在地上的积水转眼便被初夏的骄阳烤得一滴不剩。
我突然的坦然,大概又让这个家伙失望了。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自己逃回他身边,而不是藏书网坐在这里等他来救我。
可这个疯子,却以为只要喂我几口水就能让我恢复体力。
可是,我依然在等,我没办法说服自己放弃。
九十天,区区九十天,事情怎会到这个地步?!
我疯了一样扑到他身上,揪住他的前襟,眼里快喷出火来。
迷迷糊糊中,身后的脚步声惊醒了我。
还给他的耳光,同样响得清脆。
从三十年前那个夏夜开始,我习惯于他的照顾,习惯于他的宠爱,习惯于将他视为我全部的世界。
我叹了口气,怔怔地看着洞口外的天空,从白云浮动到星月闪烁。
片刻的沉默,我抓住他的手,断然道:“我要见他!放我去见他!”
我顿时僵住了。
我是妖怪,虽然也需要进食饮水,但是三个月不吃不喝,并不会让我虚弱到这个地步,无色就快开花了,我的精元已经渐渐耗去,如果不赶在花开之前回去浮珑山,后果可想而知。
他看着一言不发的我,以为他对我的打击奏效了,眉梢流过一丝得意,说:“吼吧,吼得再大声也改变不了事实,总是你等到身化尘土的那一天,他也不会来的。不过,如果你肯求我,那么我也许会答应你,将来把他的尸体带回来,给你看看,也算了了你的心愿。”
如果说之前的话是惊雷,轰掉了我的魂魄,那么这句“骨肉”,就是一把长刀,狠狠刺进我的心窝,再用力绞上几下,不见血的疼。
“怎样,我说得不错吧,今天已经是第九十天,你的‘他’还是没有来。”他坐到了我的对面,幸灾乐祸。难得的是,他居然也清楚记得这是我们两人在这个山洞里的第九十天,他也像我一样暗暗算着时间?!
“他……真的跟那个美人……”
“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混蛋!藏书网你说啊!”
深紫色的眸子里,映着我冷漠的脸。
“那么美的一个女人,是男人都会心动的。你跟她比,着实差得太远了。”他摇头,装出遗憾又惋惜的样子,“若不是想趁乱脱身,我都愿多看她几眼呢!死心吧,你已经不是他心中的第一位,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把你忘得干干净净!”
很长一段时间,我跟他谁都没有再说话。
“砰!”我被弹开老远,落地时的剧痛差点让我叫出来。
好讨厌的话!我用我的另一只手,死命抠住他的手腕,狠狠拉开他的魔爪,顺势一口咬在他的手掌上。
“连子淼也进不来?”我看定他,希望从他的答案里找到子淼不会来找我的真正缘由。
这回,我不再生气,也不再疯狂,抬头看着他,给他再灿烂不过的笑容:“我信他。”
他居然没有追过来。
对,我太傻了,居然傻到对子淼产生怀疑,他会来的,一定会来!什么美人在怀,只有那些凡夫俗子才会迷于美色,他是神仙,怎会跟那些俗人同流合污?!他会先救那女子,或许只是因为她是血肉之躯的凡人而已,跟我这个妖怪比,她着实要脆弱太多,先她后我,这么做也合情合理。
我坐下,靠在山洞的一角,闭上眼,默默念着他的名字,在莫名的绝望中等待着希望……
“住口住口!”我捂住耳朵,愤怒地朝他大吼,“你胡说八道!你知道什么?他会来救我,一定会来救我!”
“你知道子淼?!知道他是水神?!你见过他了?”我乱了方寸,语无伦次地抓住他的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