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树妖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前传 树妖
第一节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上一页下一页
他刚刚从崖下救回了一对失足的母子,大难不死的人坐在山边,惊魂未定。然,他们没有对救命恩人说半个谢字,不是害怕到忘记,而是不知道要对谁说。
然而,当我抱定在浮珑山终老至死的无奈想法时,我自欺也欺人的生活,没有任何预兆地终结于一个炎炎夏日的夜晚……
但是,我不是神,实现不了他们任何愿望。
虔诚的汗水,尽入我眼;堕崖的尖叫,尽入我耳。
没有食物,腹空;没有崇拜,心空。
他故意隐了身形,凡人看不到。
值得庆幸,是吧?!
我故意的。
静如止水的颓废日子,幻想与绝望并存。
愿望有多少,锦线就有多少。
从他一靠近,我就洞悉了他独一无二的身份。
七色光华从我的身体里层层跃出,映得半壁山头流光溢彩。风动我动,婆娑曼妙,摇曳生姿,引人注目之势犹胜从前任何时候。
这些人,视我为神,执拗地以为我可以给予一切他们所渴望的庇佑。千百年来,他们不在九九藏书乎这是一座没有路的山峰,无视山脚深谷下的累累白骨,不顾峭壁上遍布毒荆,甘心以自己的性命,彰现无限的虔诚——对我的虔诚。
不过,我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纹丝不动的日子。比起那些默默无名隐没在不起眼角落里的同类,我兴许能说得上是幸运了。因为,我背负着“神”的光环,拜它所赐,我总算还能拥有一些虚伪的快乐,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没有不死的人,也没有不死的妖怪。
无声无息,我移动着万千枝叶中的一枝,接近着今天的猎物。
我需要食物,也需要人类的崇拜。
不过,不是我的罪,是人类的一相情愿与偏听偏信的陋习罢了。
山下的世界,是我一直以来的渴望。
身上的七色光晕,不过是为了在黑夜里吸引无知的飞鸟小兽供我果腹而已,却被以讹传讹地认作福泽人间的佛光神迹。
但是,我无声的反驳被他制止了。
像他这样自由来去的逍遥神仙,怎能体会一
九_九_藏_书_网
只树妖的心思。
可是,我能,一清二楚。
他靠在我身上,沐着清亮的月光,耐心地等待着这一批朝拜者的离开。
因为,我是一只树妖。
拨开一缕被吹到眼前的黝黑长发,他“提醒”我。
我的生命在坚硬的土石下盘根错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扩张茁壮,长势异常地好。我心里很清楚,离开了土,树只会有一个下场。
天大的误会,真是罪过。
轻轻一扬,迅速套住了脆弱的脖子,只要再用点力气,这小东西就会永远告别它引以为傲的歌声。
要活着,就不能有自由。
拿我?他真以为我孤陋寡闻吗?!
鸟儿只顾为自己动人的歌声陶醉,嗅不到半点死亡的味道。
人,终于尽数散去,他对我说了第一句话,淡定从容,不笑不怒。
是的,我的时间很无聊,我的生活很孤独。浮珑山颠就是我全部的世界,除了这里,我哪里也不能去,数百年如一日地看着同一片风景,日出日落,风起九九藏书风止,花开花落,没有哪一天是特别的。
在我未得成人型的时候,每至隆冬盛夏两季,总有形色各异年岁参差的人类,怀着各自的心思,或独来独往,或携家带口,前赴后继昼夜不分地攀上与天相接的浮珑山。
每当目送着心满意足的人类离开时,我总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跟他们一样,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
我是一只妖怪,生于漫天飞雪的十二月,浮珑山颠。
一滴透明的水珠从他指间弹出,不偏不倚地击中了我攫住了鸟儿性命的“手”。
一只不知名的白色鸟儿没有任何防备地落进了我的陷阱,站在美丽剔透的枝叶间婉转鸣唱。
“顽劣的小妖。”他收回望向鸟儿去处的目光,缓步走到我面前,夜风撩动他月白色的袍子,垂在腰间的缎带随风而舞,拂过我的脸,竟然痒痒的。
端立山颠,俯瞰着匍匐在脚下的幸运儿,我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他们的朝拜,任由他们哆嗦着双手,把一条条五色锦线挂在我的身上。
藏书网是的,他是个神仙,身不染尘,高高在上。
然而,我不能离开这里,寸步都不可能。
我虽活得孤绝,却不愚钝,隐晦的责备与警告令我不快。
由不得我说不,我松了“手”。
这么多年来,我听过的哭诉不计其数。我深知,天下间,比葬身浮珑山的“冤魂”冤枉一百倍的枉死鬼何其多,冥府能管得了多少?!
酸麻微疼的感觉,传遍了我身上每一条叶脉。
一只树妖,却渴望自由。
其实,要改变这种宿命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修成人型,就可以脱离真身自由行动。这办法我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但是,对我而言,这“办法”等同于幻想。以我的肤浅修为,恐怕撑不到成人的那天便化作一抷沙土,形神俱消了。有生命的东西就不会有永远,妖精也一样,千年也罢,万年也好,总有消亡的一天。跟人类从生到死的道理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短,一个长而已。
其实,现在并不饥饿,我只想告诉面前的人,若不是无知地贪恋
http://www.99lib.net
我的魅力,他们不会丢掉性命。我从不曾逼过谁,人类也好,鸟兽也罢,一切一切,都是他们心甘情愿,怎能怨我。
除了那些人与猎物,再没有谁如此接近过我,我不欣赏人在乞求时的卑微,以及猎物在被捕时的恐慌。但是,我喜欢他。喜欢他过人不逼人的灵气,冰凉深邃,却有柔软的温暖……
“从今往后,不得如此。”
所以,我懒得澄清。身为一个妖怪,却被当做神一样的崇拜,这种感觉我并不排斥,还有点喜欢。另外,观赏完全不同的脸孔,听着千奇百怪的祈愿,比起终日面对不能说话不能动的岩石花草,活生生的人类更有利于打发我无聊的时间。
“冤魂不息,一状告到冥府,拿你是迟早的事。”
扑啦啦逃向天际的鸟儿,成了第一个有幸活着离开的猎物。
这就是身为树妖的宿命,有点荒唐,有点残忍。
猎物扑腾着翅膀,几片白色的羽毛轻飘飘乱纷纷地散落在枝桠间。
哪一年已经不记得,七百年前?!一千年前?!或许更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