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节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节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上一页下一页
呃……这是什么情况?
再没有谁的拥抱,有他这样的踏实可靠,他的心跳,真正地融进了我的血管我意识到,从此以后,我永无可能将他剔出我的生命了。
傍晚,不停已经被他们装饰成一个粉红色的世界,到处都是一箭穿心的图案,到处都是!
“再不开门我踹了啊!”敖炽不耐烦了。
我披头散发地走到门口,问:“谁?”
时间快如流水。
这些顽皮又无聊的东西。
清晨,还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砰砰的敲门声惊醒。
“你们找死是不是!”
之后,这些妖怪花了一周时间讨论我跟敖炽的婚礼应该怎么办,非常热心,非常八卦。
可是,我马上知道,他张开嘴不是要跟我怎样,而是转回头,得意的跟后头那帮八卦妖怪们炫耀:“看吧!我就打赌她会同意的九九藏书网!那袋唯一的鳕鱼片是我的了!你们愿赌服输!”
这需要理由么?需要。
两秒。
晚饭后,一帮人坐在炉火前聊天,几个家伙边看我跟敖炽,边窃窃私语,时不时还坏笑两声。
想了想,我提笔写下了两个字,然后把纸交给了九厥。
“快写快写!不许拒绝!”
敖炽不耐烦地划拉了几笔,扔给九厥。
他突然拖起我的右手,不由分说将钻戒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
我耷拉着眼皮杵在门口,睡意朦胧地思考了半天。
“我有说过我答应嫁给你么?”这家伙还是那么自以为是,还是那么喜欢替人做决定,真讨厌啊!
我真担心不停的屋顶,会被震垮掉。
我们结婚吧……
“这个是你的绿纱衣。”他把锦盒交到我手里,“如果你以为我会99lib•net因为这个而介意,你就太小看我了。本大爷的胸襟,比宇宙还宽广。相反,我一直感激子淼,没有他,我今天就没有老婆可以娶了。”
是,这个时候,别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缺失了二十年的时光,以后的日子,我不想再跟这条孽龙分开,树妖今后的每一个千年,都要他在身边!
他先是一愣,继而松了口大气,把我熊抱入怀,双目擒泪无限感动。
我们结婚吧……
我心狂跳,难道求婚戏码,还有第二季?
理由只有一个——谁都应该诚实面对自己的感情,包括我自己。
看了我们写的东西,九厥哈哈大笑,连连点头:“啧啧,果然夫妻同心!”
门里门外,寂静一片。
众人凑上来一看,两张纸上的内容一模一样,都是两个字—九*九*藏*书*网
我现在居然想的是——这个家伙,怎么那么……可爱?!
喵了个咪的!这话实在太提神了,不但令我睡意全消,还附赠神经短路。
星座说上讲,狮子射手,七世绝配,我们算是一对还不太坏的范例么?
“我!”敖炽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
室内再次欢声震耳,彩带飞扬,沧瞳凯居然还搞来一个嗡嗡祖啦,对着我们狂吹。
“三秒钟,你不否认我就当你默认。全场人民都可以作证。”他严肃地对我宣布。
我又想笑,又想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角的笑容又抽筋似的,止都止不住。
我们四目相对,那双细长的眸子,我看了千年,竟还是没有审美疲劳。他眼底的深情,无言的凝视,果断地让我红了脸孔。
“第一,除了我没人要你了。第二,除了你也没www.99lib.net人要我了。第三,我爱你。”敖炽的语速非常快,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甜蜜的胡思乱想,被他轻轻勾起我下巴的手指惊醒。
我终是笑出了声,踮起脚在敖炽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说:“好吧,我默认了。”
在那些戴着圣诞帽的家伙前头,敖炽一手拿着一个锦盒,一手捏着一枚戒指。
好吧,写吧。
我们结婚吧……
这史上最欠拍又最直白的求婚理由哟……
“我们结婚吧!”
一阵欢乐的起哄声扑面而来,还有大把大把的彩带从天而降。
三秒。
我最想说什么呢?
我石化在原地……
“太好啦,裟椤老板娘终算嫁人啦!”
半空中华丽丽地飞来一个食品袋,被他喜笑颜开地一把抓住。
一会儿,九厥拿了两张纸,分别塞给我跟敖炽,说:“群众们的一件是,鉴于老九*九*藏*书*网板娘是我们一生中遇到的最伟大的女性,她的终身幸福是我们最关心的事,所以,为了验证你们俩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请你们各自在纸上写下你最想跟对方说的话,只要你们有哪怕一个词相同,我们都同意你们结婚。如果……”
“给我三个理由。”许久之后,我说。
圣诞节,眨眼间就到了。
一秒。
他绽放了史上最温柔的微笑,嘴唇微微张开。
我深呼吸N次,黑起脸一把拉开房门。
生活一旦变得热闹,时间就过得飞快。
无双。
“母夜叉今后要洗手做羹汤咯!”
不停里头,乱成一团。
“滚啦,就算一个字都不同,你们还想抢亲不成!”敖炽狠狠瞪了九厥一眼。
婚礼就在明天。
九厥耸耸肩:“好吧,鳕鱼片和老板娘,都归你了!”
“干嘛?”我最讨厌打扰我睡懒觉的东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