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龙树
第九节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第九节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上一页下一页
院子里多一棵会骂人的树,也挺有趣。
我停下脚步。
你们没眼花,那棵槐树,是暮。
阳光,在平日里那么普通的玩意儿,却在那个时候,救了我们,不对,是救了全世界。
不过,我刚一出房门,就看到三大团毛茸茸的东西扭打在一起,为了抢一袋鳕鱼片,一颗圆圆的,汤圆似的银杏子,在他们旁边蹦跶着看热闹。
Kevin耗尽半条命,加上阿辽以银杏子天生的生命力,一路保护他冲破沼影之国的重重阻挠,引来了救命的阳光,彻底粉碎了敖烁的“理想”,让他的沼影之国,成了一个破裂的泡泡。
这样的结果,已经算最好了吧。
槐树的枝叶剧烈地颤动,每一片落叶,都是暮的绝望。
“孤独的定义,你并没有真正了解。”我微笑着站在她面前,举起水壶给他浇水,那水壶里不是普通的自来水,而是枯月替我采来九九藏书的灵露,“把你带到我身边,的确是出于自私的念头,因为我偶尔会想跟人讲一讲我的过去,那些关于孤独跟绝望,关于最重要的人离开时的心情。你知道我比较啰嗦,身边这些家伙未必愿意听我唠叨,所以,我会不定期跟你讲讲我的故事。反正你没手没脚,又跑不了,哈哈。”
走到后院,手拿铁铲的顾无名正在跟一棵刚种下不久的槐树吵架。九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也不劝架,反而乐呵呵地边听边喝红酒,手里还捧着一本八卦杂志,枯月停在杂志上,看得聚精会神。
一个连近在身边的珍贵之物都看不到的人,又能看到多远的“理想”?
笨蛋,我早就看到了——我的心里,是这么说的。
她一直都在骂我。我由她发泄。
这段时间,我基本已习惯了这种场面。
“最好的,其实一直在身边,只九-九-藏-书-网是你没看到。”
我们所有人,最该感谢的就是他。
而一个人总想把目光放在所谓的最高处,最远处时,反而连最近的东西都看不见了。
那三个家伙打得不亦乐乎,他们的存在,让我觉得不停像个动物园。
不过,热热闹闹,也挺好。
对于敖烁,我只能说他是一个悲剧的疯子。
好像快圣诞节了,窗外飘起了雪花,我凑到窗外一看,外头的世界如此漂亮,虽然还是那条小而宁静的街,还是那些匆匆来去的人。
如果这个世界对他而言真的是垃圾,那敖炽对他的兄弟之情,暮对他的死心塌地,又算什么呢?
“裟椤,你还是这么虚伪!我是要取你性命的人,你却要救我!放我出去,就算魂飞魄散我也无所谓!我讨厌活着!我讨厌这么孤独地活着!”
沼影之国崩溃时,敖烁和他未能达成的“理想”一起,九-九-藏-书-网被照进的阳光烧成了几缕黑烟。他本是幽魂,忌见阳光,即便成了阿努比斯神,这个流放死神的力量本身,也只见于黑夜,不敢与阳光对峙,而沼影之国本身,最惧怕的也是阳光。敖烁走上的这条路,根本就是名副其实的“见光死”。
但更悲剧的是,有人依然对这个疯子念念不忘。
我悄悄一笑。
一个人的理想,如果变成了畸形的执念,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等我恢复自由身,我一样会杀了你!”暮怒气不减。
这没头没脑的梦话……我笑。
帮他做了无数事情,帮他犯了无数错误,甚至连自己的元灵都甘心奉献出来,支持他的沼影之国的暮,至今都不能接受敖烁已经消失的事实。她依然把一切罪责,都怪到我身上。
身为在这个世界生活的人,还有妖怪,也我们真的应该好好珍惜这道最美丽的光线,不要让99lib.net它因为任何人为的错误,再没有升起的一天。
我给他盖好被子,轻声朝房门走去。
他们几个的伤全都好了,只是需要再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变回人形,所以干脆全赖在店里不走了。比较倒霉的是Kevin,因为现在的他,身体缩得比那两只猫妖还小,起码一年半载才能复原。
“那你就要好好休养,不然到时候你还是赢不了我的。”我朝她扮鬼脸,又说,“做自己吧。真正的爱情,不是颠覆自己的迁就,而是双方眼中,看到的是最真实的彼此。”
我把她封进了她的真身里。只有这样,她才有生机,再静心休憩个几百年,她应该可以变回那个原本美丽的姑娘。
白色,沧瞳凯;黑色,玄;金色,Kevin……
“喂……”
不知道百年时光,够不够我把她“导入正途”?
“放我走!我不要留在这里!你们这群混蛋!”槐树的声音,九九藏书听起来像是个愤怒的姑娘。
如果敖烁能看见,他的结局就不是这样。
不过,我让顾无名把她的真身,从浮珑山移到了不停的后院里。
身后,敖炽突然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连我都不知道,原来黄金狮人的先祖,全是生活在太阳上的生物,名副其实的太阳之子,即便后代迁移到了地球,他们仍然保有召唤阳光的能力。
这个丫头啊,跟我还蛮像的。
暮沉默半晌,哼了一声,不再理我。
我还记得在那个鬼地方消逝之时,敖烁绝望的嚎叫,好像,还有暮的哭喊……
为了不伤及这棵倔强的槐树的根,顾无名拿着铲子小心地挖了一整天。
看在我跟她既是同族,还是老乡的份上,试试无妨。
敖炽心满意足地睡着了,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
沼影之国消失后,我在浮珑山脚下,看到奄奄一息的她,她的元灵被吸收得太多了,不要说维持人形,连活下去都很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