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暮声
第七节
目录
第一章 长生
第一章 长生
第二章 鱼爱
第二章 鱼爱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三章 猎狮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四章 狐守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五章 夜蝶
第六章 灵犀
第六章 灵犀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七章 无相
第八章 骨石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九章 九厥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十章 暮声
第七节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一章 敖炽
第十二章 龙树
第十二章 龙树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前传 树妖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水祭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番外 忘川
上一页下一页
额头的汗珠一滴滴落下,只听喀嚓一声,我的剑终于从松动的泥土中滑落出来……
拜托,谁来给我搭把手!哪怕踢我一脚,让我回到上面也好啊!
我们的船一直下沉,似乎总见不到底,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些呈放射状的光源,从深处而来,越来越亮,每一束光,都像是要将我们身体里每个细胞穿透似的。
我伸出手去,将这四个倒霉家伙逐一拽上了船,便听到轰隆一声巨响,这粗犷宏大的建筑,在我们眼前层层陷落,最后如同一滩烂泥,一半落在火光四起的地上,一半掉进恶浪四起的海中。
我抬头,竟看到一个比我家餐桌还大的脑袋,牛的脑袋,两只青色的弯弯犄角,像两把逆光而立的弯刀,再往下看,却又是人的身体,还是标准的六块腹肌。
不待我有任何反应,这从天而降的大龙一口叼住我的胳膊,朝后一甩,让我问问落到了它的背上,它一声长啸,拖着我朝上空快速而去。
当妖怪其实真的挺好的,我的船,竟还是水陆空三用的。
我的一是想保持清醒,但,这次没能战胜我的身体,太困了,太想睡了,我的眼皮沉重地合上……
这时,我听到猛烈的撞击声,还有那几个小鬼的尖叫。
“好了,不用害怕了。”我坐在船头,打量着这几个狼狈不堪的小鬼,“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
船已从空中徐徐落下,行进在一片不着边际的旷野之中,天空里没有月亮,只有两三科残破的星子,地面上流动着诡异的暗蓝光芒。密友那件礼物,令我的船具备了自行寻找冥界入口的本事,我们只需跟着它前行。
几个孩子看得呆了,结巴着指着我:“你……你一定是神仙!那个是龙……是龙吧?”
千钧一发。左手腕上,突然流过一阵灼热之气,那块赤金纹龙平安扣,竟剧烈地震动起来,清脆的叮当声不绝于耳,那条纹刻在这块圆圆小小的装饰物上的龙,居然在上头游动起来,昂首奋爪,眨眼功夫。竟从平安扣上冲了出来,在空中化作一条体态硕大矫健,脚踏云朵的金色蛟龙。
“你们还不是一样!还不是整天想着当什么优等生九-九-藏-书-网!”胖子委屈地揉着头,“反正就怪你们,要不是你们总去那个鬼地方,认识那个老巫婆,我怎么也不会被你们拖累成这样的!”
不会飞的感觉,真的很差。
嗵!嗵!
两道绿莹莹的,车灯般的光,从我头顶落下来。
“不是神仙,也可以来救你们。”我戳了戳这个多心小丫头的额头,“你认为还会有地方比刚才那座塔更恐怖的么?”
我的剑虽然多年不出鞘了,但它好歹也曾陪我斩杀过邪物无数,这一击,那怪手明显是吃了痛,一下再松开了去,同时,那土下发出了一声闷闷的吼叫。
“喂!几个小鬼!你们没死吧?”我一边将船强行下降,一边大喊。
我已经没有太多力气,我的剑也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
那几个以为是船漏水的家伙们,又少不了一阵大呼小叫。
我握住自己的左腕,平安扣上还留存着一种熟悉的火热温度。心里突然没来由地抽痛了一下。
拼命挣扎的小胖子扑通一下跌了出去,我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把他提起来,再往他背脊上一拍,将他推回到了船上。
不出我所料,那头牛魔王正不断用头上的犄角撞击着我的船,里头的几个家伙吓得面无人色。
船在粗糙的地面上平缓滑行,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轻盈得想飘过天际的羽毛,载着我们向某个隐于黑暗的通道而去。
小胖子猛点头,十万火急地跳下船去。
“没!我们好好的!你回来了?快救救我们!”
几个孩子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说不出话来,双手死死抓住船舷,力气大得要捏碎它似的。
四个家伙一致摇头。
船身渐渐前移,落在水面上,连一点涟漪也没有激起。
我的身体朝看不到底的黑洞里坠去。
可是,我尚来不及转身,便觉得脚下一空,身体不由自主地朝下坠去。
小胖子瘪着嘴,猛点头,一个半大小子,跟个小女孩似的,一汪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落下来有怕人笑话。
一听“暮声”两个字,几个孩子不约而同地颤了一下,似被什么恶兽咬到了。
很快,我听到胖子轻松的吁了口气,然后就是
九*九*藏*书*网
拉拉链的声音,再然后,是小胖子的一声尖利的怪叫。
忽然,前方传来了河流的声音,缓慢悠远地冲击着我们的耳膜。
咕嘟咕嘟的气泡,在我们周围升起,但是,没有一滴水落到我们身上,甚至船上。
难道,这星光遍布的河水之下,就是通往冥界的出路?
我听到了奇怪而沉重的脚步,就像电影《侏罗纪公园》里,霸王龙行走时的声音。
我突然有了一种倦意,好像三天三夜没合眼,累得再也撑不住。
结果呢,当他们几个人照暮的指示,同时将手指放在那张“塔”牌上时,可怕的事变发生了——他们被“吸入”了另一个世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他们甚至不知道从进到这个世界。到我找到他们,过去了多少时间。他们说,那里没有白天黑夜,时间仿佛凝固,也不会觉得饿,只有无尽的恐惧。
其实我自己也很纳闷。这个赤金纹龙平安扣,是熬炽送我的小礼物,什么时候送的我已经不记得,只记得当时我还嘲笑他出手小气,直到我喜欢金子,要送也送个大点的啊,气得他想揍我,还直说我没见识。
熬炽,这个家伙……
我可没打算跟这牛魔王多做纠缠,趁着这空当,嗖一声钻回了我的平安扣中。
我们猛然转头——就在小胖子站的地方,一只巨大的手掌,关节处生着绒绒的棕色长毛,从土中突兀伸出,紧紧拽住了小胖子的右脚。
“我……我想尿尿……憋很久了……”
虽然那哗哗的声音听起来实在不雅,但不准他方便又实在太不厚道。
我也不劝架,听着这些小家伙们斗嘴倒也有趣,基本上,从他们的争执内容里,我大概了解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这种危急关头,我还不忘拿自己打趣一番,我果真是不怕死的。
一只牛头人身的大怪物,正探出半个身子,俯瞰着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我,发出几声怪笑,然后缩回身子,嗵嗵的脚步声朝另一端走去。
我只得停下来,让小胖子下去,并且嘱咐他,不要离开我们一米远,我九-九-藏-书-网们几个女同胞转过身去就是了。
“怎么了?”我察觉到他异样的目光。
我站的地方,瞬间成了一个不断下陷的大洞,四周的泥土石块,水流般哗哗向下。岁,最麻烦的是,我发现我无法运用驾云之术,也即是说,我飞不起来了。我想,必是因为我离开了真身的保护,这个世界的力量与我自身产生的排斥,压制了我的灵力。
有了我的真身帮忙,以那张牌为介质,进入这个亦真亦幻的塔罗世界不费吹灰之力。我那看似简陋的小船,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飞速穿行。但,一滴海水都不曾沾上它。船的四周,似一直浮现着淡淡的红光,隔离带般将它认为不好的东西,隔离在安全范围内。
片刻后,小胖子突然难堪又扭捏地望着我,欲言又止。
“死胖子,是你自己缠着我们要带你去的好吧!是你说你太想考进前三名,太想尝尝当优等生的滋味,这样你妈妈就不会骂你没出息了。就这样我们才带你去的!”他身边的眼睛女生敲了一下他的头。
所幸,那塔还没塌,只是,塔上塔下,已经被烈火全部包围。
“人有三急嘛!”
“记住,愿望是要放在心里,用实在的努力去实现的东西。这世上的邪魔外道,最擅长利用人类想走捷径的心理,利用你们的愿望做出伤害你们的事。”我认真的对任晓宸他们说,“还有,你就是你,世上唯一的一个,不要因为羡慕或者别的情绪,而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复制品,这没有意义。生命之所以珍贵,正是因为它的不可复制。”
可怜的笨孩子。
可是,熬炽,你死到哪去了?
我的船在这条静静流淌的的河水前停下。天空的星星多了起来,倒映在向远方蜿蜒的河面上。如同一双双和气的眼睛在眨动。
三个丫头,起初只是因为暮声里出售的棉花糖非常可口美味,所以跟其他孩子一样,常去光顾。没想到有一天,暮声的老板娘却突然对任晓晨说,她发现她有心事,不妨说出来,看看有没有办法帮她,原来任晓晨的父亲不小心遗失了一份重要的合约,再找不到的话,就要面临被对方起诉的麻烦。于是,暮用她的塔99lib.net罗牌,替她做了一次占卜,告诉她,合约在他父亲同事的抽屉里。结果,果然找到了那份合约,从此以后,暮声老板娘会占卜的“神话”暗地里传开了去,许多学生慕名而至,而暮也来者不拒。只是对任晓宸额外照顾,每次只要她来,总是第一个请她尝尝新口味的棉花糖,还不收钱。对于这个漂亮又善良的老板娘,任晓宸自然又喜欢又信任。那一天,是任晓宸生日,暮说要送她一份特别的礼物,一个愿望。任何愿望,她都可以帮她实现。任晓宸竟然信了,对暮说,不光是她,她和她的两个好朋友,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改变现状,尝尝当优等生的感觉,不再面对父母失望的目光,老师无奈的叹息。她们想变成那些被他人羡慕的人,那些活在称赞声和掌声里的,所谓的优等生。暮同意了,还准许她将那两个好朋友一起带来,前提是这件事必须对外保密。而作为跟他们几个女生同校不同班的小胖子,无意中偷听到她们的谈话后,也死磨硬泡地跟了过来,说不让他参加他就把这事闹得全校皆知……
但,它没有顺着河水朝前走,而是往水面下沉去。
再看看那几个小鬼,竟早已歪着身子集体睡了过去。
我想起暮那张“死神”,难道我今天真会摔死在这讨厌又肮脏的泥洞里?
“都怪你们,要不是你们硬拉我去,我就不会掉到这个恐怖的地方了。”小胖子不满的瞥了那三个女生一眼,咕哝着。
我用力甩甩头,强压下短暂的思维混乱,当务之急是先从这个破地方全身而退。
那个叫任晓宸的小姑娘,捂住心口半晌,好似平静了些,抬起头,有些胆怯地看着我:“你……你是来救我们的神仙?你……你不会把我们带到另外一个恐怖的地方吧?”
三道围成三角形的微弱光芒,渐渐从浓烟中显现出来,几个孩子随之而起的大喊大叫,让我略略松了口气,没来迟。
“那就是了。总之,我会带你们安全离开。”
“留在船上不许动!”我对那几个丫头喊了一声,飞身跳下船,同时从腰间抽出一柄通体雪白,二指般宽窄的细剑,运足了力气,朝那怪手刺了过去。九九藏书
急中生智的我,忙用尽全力,将手中的剑狠狠插入了山壁中,紧紧抓住剑柄,这个人悬空于这个黑洞之上,下无生路,上无出路。而且,四壁的泥土在不断移动,松垮,我的剑也撑不了多久的。
我知道我认真向他人许诺似的模样,是很容易让他人相信并且安心的,孩子们总算渐渐抛去了深重的恐惧与绝望,开始期待那劫后余生的喜悦。
“好吧,跟我说说你们几个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们都去暮声,找过那个老板娘吧。”我找了一个话题,我怕太长的沉默会引起新一轮的心理压力,尤其是在这个非同一般的环境下。
几个孩子对视一眼,没说话,默默垂下了头。
这当然不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什么的,我确定。看着这怪物的模样,我突然想到,这是塔罗牌的世界,“塔”牌是第十六张牌,而第十五张牌,是“恶魔”,一只牛头人身的怪物,这些“牌”,每一张都是一个独立的景象,但每一张都会彼此关联。我们在“塔”里逗留的太久,他的邻居“恶魔”嗅到了动静,来凑个热闹也理所当然。照这么看,我们留的越久,来凑热闹的“邻居”会更多。
足以将人烧为焦炭的火焰一直在三王御结印外不甘心的窥视,这里的一切都被它们吞没,独独稍不带着三角印里的人。我再次感谢那只猴子。
这条龙从空中俯冲而下,将我扔进了船里,又将龙尾一摆,狠狠打在牛魔王的头上。生生将这怪物掀开了几丈远。
“就你多事!”他的同伴们白眼他。
他,从来都是处处为我着想的吧?!
那头牛魔王,一定在对付我的船。不过,这个我倒不太担心,以我真身的力量,它就算共几个十天半个月也不见得能打开一条缝,只要那几个孩子留在船里,就是安全的。现在的问题是,我自己怎么脱身!
我的船从塔底平稳地跃升到顶部,这时我才看清,凶悍的闪电像一把手术刀,已经切去了拱圆的塔顶,暴露在空气里的参差断层,焦黑一片。火势熊熊,彻底包围了顶楼的房间,浓浓的烟雾滚滚而起,遮蔽了我的视线,我的船就漂浮在这个没有房顶的房间上,但我看不到房里的情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