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
拉拉手就到高潮
目录
第一卷 恐怖衣柜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六卷 凋零之案
第七卷 黄河浮尸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八卷 杀人视频
附录
附录
附录
拉拉手就到高潮
上一页下一页
明年这个时候,我对蝴蝶说,我想你应该是在伏尔加河岸的一户人家里,壁炉里燃烧着使人温暖的火,木头发出“噼啪”的声音。
我告诉她我是搞写作的,当我把自己的网上文集发给她看了之后,她除了向我的作品致以最崇高最衷心的鄙视之外,还和我打赌说,去书店,在某个角落找到我出版的那本破书,在书里放10块钱,一年后,我们再去看看,那书肯定还在,那10块钱肯定没被人拿走。
蝴蝶不再追问了,我隐隐约约感到了什么,因为她多次和我说起过出国留学的事,有时她接到父母的电话后情绪就会很沮丧,我知道她有一天会离开我,我知道我会难过,但是我从不提及,我只想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为她洗袜子,给她做饭,背着她去医院复诊。有时,我突然很想回到原始时代,喜欢谁,就拿大木棒子把她打晕,拖回洞里,就可以相安无事地过一辈子。
我们互相安慰对方,谁没收到过假钞,谁没丢过自行车。
那段时间,我生活得很窘迫,撰写的稿子总是被退回来。我戒了烟,6月底来了一笔稿费,900元。我在电话里感谢那位美女编辑:“真是雪中送炭啊,您多么伟大,滴水之恩以后打出油井相报吧。”从银行出来,我发现了一张假币,转身进去要求他们换一张,彬彬有礼的银行女职员说:“先生,您这是无理取闹。”屋漏偏逢连夜雨,仰天长叹又碰上乌鸦拉屎,除了自认倒霉也没有其他办法,我总不能抢回来吧,被当成抢银行的才比窦娥还冤呢。
我给她讲了一个故事:古代有个王子,很喜欢一个公主,但王子被巫婆施了魔法,一年只能说一个字,聪明的王子为了表达自己的爱情,五年没说话,攒了五个字,到第六年,王子对公主说,公主,我爱你。公主就说了一个字,王子就气得吐血身亡。知道公主说的是什么字吗?
我说,你丈夫抽着烟斗,一个真正的外国人,他有狐臭,你呢,坐在摇椅上打毛衣,你们的孩子已经睡着了,你们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
那天,她九*九*藏*书*网说她丢了自行车。
有次,中日足球对抗赛,我和她打赌,我从整体实力的角度赌日本赢,她骂我汉奸,从爱国主义的角度赌中国赢。我说,谁输了谁请吃饭怎么样。她让我输了请她吃鲍鱼,她输了请我吃肯德基。那天我猜得特准,甚至连点球都猜中了。问她什么时候请,她想了半天,说,冬天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吧。
不知道为什么,最初认识蝴蝶的时候,总是吵架,后来她也说,我们俩是刺猬,不能拥抱,否则就会伤害对方。有时,我半夜里想起一句经典的话,狞笑一声,爬上网,双击那个可爱的扎着红丝巾的企鹅头像,先发两坨大便,再扔一把刀子,试探她在不在线。大多数时间她是在线的,马上会甩过来一颗炸弹,用她的话说,这是一颗来自伊拉克带着阶级仇、民族恨的炸弹,有时也说这是一颗甜蜜的卡通型的糖衣炮弹。
回到家,打开电脑,我对蝴蝶说,我想看看你。
去死……蝴蝶的一只拖鞋向我飞了过来。
你和我聊天的唯一下场就是会爱上我。我对着视频里的这个女孩说,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尖叫一声,拔掉电源,逃跑下线。
她也曾经问起过我,蜘蛛,我为什么就没有给你留下个好印像呢?我仔细想了想,说,主要是你整天嗲声嗲气的,动不动就“哇”“好好哦”极力塑造一个穿学生制服、白袜子的处女形像,让我感到厌恶。她说,我本来就是处女。我说,中国女孩的第一次无一例外都献给了自行车。
我和你隔着两台电脑,隔着真正的楚河汉界,5秒钟后你就会爱上我。我对她说。
别哭了,把舌头伸出来,我把蛋糕放上面。
女孩对着电脑嗤之以鼻。
蝴蝶说,我也想知道你是什么样的。
有一天,蝴蝶打电话说,路滑,我摔了一跤,脚崴了。我说,猪撞树上了,你撞猪上了吧。挂了电话,我坐立不安,重新拨打她的手机,她在电话那头哭了,说,脚肿得像榔头。我说,乖,别哭,我这就提着一袋水果去看你。当天晚上,我住在了她家,确切地说住九*九*藏*书*网在了她家的沙发上。凌晨,她向我这只“君子狼”发出了“上床来”的命令。我说,你应该守身如玉,我也要保持晚节。她说,我还不了解你吗?吃不着葡萄不仅说葡萄酸,一急把葡萄秧子都敢扯了。
你真傻,蝴蝶说,明明知道我快要走了,还对我这么好。
第二次约会,我和她拉着手几乎逛完了西单附近的所有商场。
秋天过去了,冬天来了。
有时我们回忆起吵架的那段时光,她说有好多次都被我骂得想哭,恨不得找条地缝让我钻进去,然后用十大酷刑折磨我。我也说她指桑骂槐并且不带脏字的水平不亚于外交部发言人,至今仍让我默默地舔着自己的伤口。
也许你不是最好的,但你肯定是对我最好的。
在那些开心的日子里,蝴蝶不止一次地问,你会爱我多久?我说,也许我爱你的时间会很短,也许就这一生。蝴蝶依然固执地问,你真的可以爱我一辈子吗?我说,尘归尘,土归土,不看着你的追悼会开完,我是不会撒手不管的。

第一章 你看不见上帝,可你每天都爱着他

第三章 一场大雪就能让两个人在瞬间白发苍苍

我无数次对蝴蝶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城市里,出来见个面吧,各山头的流氓得抽空聚聚。她说这不是自投罗网吗?我说我们肯定是金风玉露一相逢。
我不想吃,也吃不下去。
我让她改变了不少坏习惯,例如她聊天的时候,喜欢打“哦”字。我告诉她,这个字毫无意义,完全是浪费时间,有这时间可以看一眼窗外的风景,或者擦拭一下屏幕上的灰尘。
女孩发过来一个字:呸。
我在肯德基门口等她,那天雪下得好大,我抬头看着天空,纷纷扬扬的雪落在我的脸上。后来她出国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站在雪中,抬着头感到丝丝冰凉。两点整,我看见一个笑吟吟的女孩打着一把红色的伞向我走来,是她。如果你也恋爱过,你就知道“她”所包含的全部意义。我们坐在靠窗的位置,聊起我们的相识,那些吵架的日子,开心的时光。不九*九*藏*书*网知不觉,从两点聊到傍晚六点,她说天黑了,该回家了。
她说她很喜欢音乐,还挺不好意思地说要在维也纳弹钢琴,要举行世界巡回音乐会。
回家后,她说她成功逃脱了我的魔掌。我说,真正相爱的人,拉拉手也就到高潮了。
有时我也提出为什么非得等到下雪的时候呢,肯德基一年四季都营业。她说再等等,半年多都等过来了,还在乎多等几天吗?
她说她也养成了爱看天气预报的习惯。
真正的爱情其实只有一瞬。泡上一个虚荣又无知的女孩只需要5秒钟,所使用的工具很简单,摄像头、打火机、一张钞票、一根香烟。我调整摄像头,正襟危坐,面无表情地点燃那张百元大钞,又用钞票点着香烟,对女孩晃晃,按在烟灰缸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潇洒而熟练,我以为她会惊讶得目瞪口呆,谁知道她冷冷地发过来两个字:假钞。
照顾她的那些天里,曾经在半夜,她瘸着一条腿和我跑到雪地里,跑到公园里,大喊大叫。也曾经在凌晨跑到楼顶,冻得鼻涕直流,就为了看一场日出。有时她唱歌的时候,我会冲到她面前,把一只拖鞋或者杂志当成鲜花献给她,拥抱,亲亲小脸,转身向不存在的观众挥手致意。我夸奖她比小强唱得都好听——就是被周星驰踩死的那只小强。我唱歌的时候,例如我唱,“你像是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她就在旁边单腿独立,笑呵呵地挥舞着双手做翩翩起舞状。我说,你这怎么不像蝴蝶。像什么?她问,依然自豪地挥舞着翅膀。我说,像瘸了一条腿的秃尾巴鸡。
视频连接不太好,她一连说了几句,蜘蛛,你赶快给我现原形,那个小窗口里才浮现出我和她的脸。是的,有的人,你只需要看她一眼就会爱上她。我一直以为尖酸刻薄的她会是染着黄发穿着吊带背心的那种女孩,但事实是,她一袭白裙环佩叮当文静而清纯得像一个古装女子。我用那张假钞点燃香烟,她后来告诉我,她在烟雾弥漫中看到一张模糊的脸,那正是她梦中的男人。
蝴蝶说,哦。
九九藏书网我说我的名字将和群星一样闪耀,我甚至提前向她演讲了我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她叫蝴蝶,某个无聊的夏日夜晚,我在QQ上随便输入了一串数字,就加上了她,巧合的是我们都是北京的。正如我后来对她所说,你是我在茫茫人海捡回来的。她回答,天意如此。在没有视频前,我和蝴蝶一直对对方的长相赞赏有加,我夸奖她长得很省电,小时候被傻子抱过。她也盛赞我的脚来自香港,我的腰带是一根草绳,多么时尚,还肯定我保留着90年代郭富城那样的发型。我说她胸部应该很小,旺仔小馒头,适合飞机的起落。她否认,吹嘘自己强壮得可以打过霍元甲。我要穿上西门吹雪的那身衣服和她练练,她说她空手道八段、截拳道九段,是峨眉派弟子,但她好女不和男斗。
蝴蝶说她是学音乐的,准备出国,骑着自行车背着吉他穿梭于北京繁华的商业街和冷清的小胡同。我对此表示怀疑,觉得她更像是走街串巷弹棉花的。
从那以后,我和蝴蝶不再吵架,我说我的童年埋葬在一所简陋的屋子里,那周围向来都只有荒地和水畦。她说她8岁时在一片树林里迷了路,走啊走啊找不到回家的方向。那些天,键盘上爬满了牵牛花。从早晨到傍晚,当我抽烟,当我一个人走路,当我看电视,当我上网,当我做梦,我的心都想着一个人。
这个故事给了蝴蝶灵感,她也决定五天不和我说话,攒五个字告诉我。第四天,她坚持不住了,怯怯地问我,你爱我吗?我想了想,说,你知道的。继而问她,你爱我吗?她羞答答地发过来四个字:杀你灭口。

第二章 在一片片雪花开放之前,一片片雪花落地之后

不管她怎样轰炸,我恶语相加妙语连珠:蝴蝶,你已经22岁高龄了,你整天老黄瓜刷绿漆装什么嫩啊?你不是在演《月光宝盒》,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了,《天下无贼》看过吧,腿再拖点地,这样你才能装得像一些。
漫长的等待。
窗外,还九*九*藏*书*网有落了雪的山毛榉树林,冰冻的河流,以及,我春天种下的薰衣草,蝴蝶说。
我对蝴蝶说,天是越来越冷了,小北风都刮起来了,太阳红红的,树叶都落光了,什么时候下雪呢?
她为我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表,闻鸡起舞,挑灯夜战,多读书,少抽烟,多运动,少想入非非,迫于她的淫威,我只好委曲求全。
后来知道,她从小在海南长大,从未见过雪是什么样的。来到北京后,整个夏天她都唱着一首下雪的歌。她在地铁里轻轻地唱,在公园的长椅上弹着吉他轻轻地唱:“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在天空静静缤纷,眼看春天就要来了,而我也将不再生存……”
有一天,我一觉醒来,下雪了。躺在被窝里给她打电话,她又犹豫了,说雪下得太大,不去了,会弄脏她的小靴子。我说,就是下原子弹你也得奄奄一息地爬到我面前。她说,好吧。我还提示她别穿太复杂的衣服,也许咱俩要一夜情呢,她说她准备一丝不挂地来见我。
2月14日,蝴蝶的生日,正好是情人节,如果你对那一年的情人节还有印像的话,就会记得那天也下雪。我对蝴蝶说,我们不是情人,我们是恋人,所以,要玫瑰没有,要蛋糕有一个。我用23根蜡烛在地面上摆了一个心的图案。我说,够浪漫吧。她盘腿坐下,看看四周,说,怎么弄得跟灵堂似的。我打个响指,忘了来点音乐了。音乐响起,她看着我,泪水涌了出来。
就是因为你快要走了,我说,所以我要对你好一些,再好一些。
她生日那天,蝴蝶说如果在心里默默许下一个愿望,她第二天就会忘记,所以她要写下来,写在纸上,然后装进瓶子里,埋在地下。夜色茫茫,大雪纷纷,我用一根树枝在她家楼下草坪上挖了一个洞,我对她说,神秘而又充满期待,当年四十大盗埋下宝藏的时候估计也是这感觉。她说,阿里巴巴找到宝藏的时候也是这样。我不知道她写的什么,在她出国后的第二天,我就迫不及待地挖开了那个洞,打开那个密封的瓶子,她写的是——等我回来,下第一场雪的时候,不见不散。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