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三十九章 四肢归位
目录
第一卷 恐怖衣柜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六卷 凋零之案
第七卷 黄河浮尸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三十九章 四肢归位
附录
附录
第三十九章 四肢归位
附录
上一页下一页
真相很快明了,女孩上高中,在车站搭乘摩的,被司机大李囚禁在出租屋里,百般凌辱,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大李正在给捆绑在椅子上的高中女生喂饭。
梁教授预测凶手会在下午两点前来自首,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众人焦急地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从未有哪个凶手受到过这样的关注,这样的礼遇。凶手在网络上凝聚起了一些粉丝,那些崇拜者也聚集在大院门口,他们举着标语,拿着鲜花,也在等待着凶手出现。
网民认为凶手还会继续杀人,继续抛尸,继续发布视频。特案组保留意见,目前只看到了残肢,并没有发现尸首,不能排除被害人还活着的可能。尽管只有一线生机,特案组要求祥城警方投入更多的警力,加强排查力度,以祥城市每一个两元商店为中心,对周围一公里以内的居民挨家挨户走访,第一犯罪现场肯定就在这个范围内。
此人是一名摩的司机,名叫大李,常在车站拉客,他租住的房子紧邻着一家两元商店。
包斩说:“我们特案组是一个团队,有什么风险我们共同面对,共同承担,荣辱与共。”
凶手杀害了四个人吗?
特案组四人陷入了沉默,他们以往面对过各种各样变态残忍的凶手,那些人的犯罪动机至少遵九-九-藏-书-网循常理,然而这个凶手的种种所为皆不符合正常人的思想。这个疯子到底想干什么?
屋里光线很暗,家具破旧,电视机还开着,椅子上绑着一个裸体女孩。女孩坐在小饭桌前,嘴巴上封着胶带,胶带下面的嘴角还沾着米粒,饭桌上放着两盘菜,青椒肉丝和西红柿炒鸡蛋。诡异的是,女孩的脖子上还吊着一根绳子,绳索系在房梁上。
经过查证,大李与杀人视频案无关。
梁教授也开玩笑说:“小眉,你结婚的时候,我来主持婚礼,画龙和小包,你喜欢谁呢?”
第二天,公安局门口聚集着众多记者,甚至还有外国媒体到来,各种“长枪短炮”架设在公安局大院门口,记者们凭借敏锐的职业目光打量着每一个走进或试图走进公安局的人,希望第一时间捕捉拍摄到凶手的身影。
公安局门前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凶手可能从出租车上下来,也可能步行,或者骑着一辆旧摩托车而来。
排查进行到第三天的时候,民警发现了一名可疑人员。
记者们对凶手前来投案自首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他们想的是,如果凶手没有来,那么羞辱和讽刺一下特案组也是个不错的新闻话题。
画龙说:“还有什么遗言吗?”
包斩扮演凶手,他戴上一个头盔,把苏眉的手脚绑在椅子上。椅子位于茶几之上,房顶还弄了个挂钩。警方对视频画面进行过分析,认定凶手拍摄所采用的是一部苹果5S手九*九*藏*书*网机。梁教授测试了距离,将一部同样的手机放置在后面,拍摄整个过程。
这条小腿就好像是一个人上楼的时候突然断裂开来,人走了,小腿还留在台阶上。
媒体纷纷发布了这条消息,网络沸腾了,每个人都在期待着凶手的出现。
凶手在和警察玩“寻宝游戏”,他把肢解后的四肢放置在四个地方,拍成视频发到网上,成千上万的网友也加入到这个游戏之中,也正是依靠他们的力量,视频发布不久,尸块就会被找到。
凶手抛弃的分别是一条左腿,一条右腿。
画龙说:“不,老爷子,这次我可不答应你。”
苏眉说:“可惜,我还没结婚,这么年轻就……”
包斩将一件白色毛领羽绒服递给苏眉,说:“小眉姐,麻烦你扮演下受害人,换上衣服。”
梁教授看了一下尸检报告,眉头紧锁,他点燃烟斗,说:“难以置信,死者竟然不止一个?”
画龙说:“少废话,早看你不顺眼了,今天就送你上西天。”
四个残肢陆续被发现,特案组将残肢摆放在会议室的地上,地上似乎躺着一个没有躯体的人。四肢并不完整,长短不一,肤色各异,有的残肢呈现出腊肉的颜色,看上去已经截肢很久了。特案组四人各拿一份检验残肢的报告,交换阅读完毕后,大家点点头,心里已经有了统一意见。
右腿穿着靴子,发现地点是一家影视传媒公司,凶手将502胶水涂抹在鞋底,粘在消防通道楼梯的台阶上。一九九藏书名保洁员打扫卫生,看到穿着靴子的半截小腿直直地站在台阶上,当场吓傻了。影视传媒公司的职员围拢过来,既恐慌又好奇,有人报警,有人拍照摄影,还有人打电话通知记者。
苏眉说:“你们不会真的把我吊死吧?”
一个记者向梁教授提问:“你是神仙啊,你怎么知道凶手会在明天自首?”
画龙和包斩买来一些桌椅茶几,按照杀人视频中的场景进行布置,茶几和椅子的高度大小均和杀人视频中的一样。有些细节,例如视频中的电视机,茶几上的酒菜,凶手使用的绳子,这些也全部复制模仿。
鉴定结果显示,四个残肢分别属于四个人,截肢时间不同,使用的都是专业医疗器械。
凶手是在拍摄杀人主题的电影吗?
然而,有些媒体不负责任,谎报新闻,声称制造杀人视频的真凶已经落网,网络上一片哗然。这段时期,凶手又接连上传了两个抛尸视频,证明自己依然逍遥法外。
梁教授回答:“我们特案组已经掌握了突破性的线索,知道了凶手的身份。约定时间,其实是给凶手一个自首的机会。明天,两点之前,你们记者等在公安局门口就知道答案了。”
梁教授说:“目前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案子的性质变得越来越严重。”
包斩一点点地向后抽拉茶几,苏眉的嘴巴被堵着,面露惊慌,她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绳子,吊在房顶。茶几移动时发出刺耳的声音,苏眉所坐的椅子只剩下一条腿还在茶几上,包斩深呼
九*九*藏*书*网
吸,猛地一拉,随着众人的叫喊,坐在椅子上的苏眉悬空,系在脖颈上的绳子瞬间勒紧……
这个消息令人震惊,记者们无法理解特案组为何如此自信,凭什么认为凶手会自首,还准确地预测出了凶手自首的时间。
这个线索引起了特案组的重视,画龙、包斩、苏眉带领一队民警包围了大的出租屋。
抛尸地点有个共同之处——都和影视有关。
抛尸也没有逻辑。
特案组分析认为,凶手应该是一名影视从业人员,确切的身份很可能是一名导演。他们有了一个大胆的设定,为了验证这个设定,特案组费了一番工夫,重建了犯罪场景。
梁教授说:“我有个请求,我想以个人名义来召开这场会议,将我们的推理结论公之于众。”
苏眉说:“万一出现意外,你们记得在我的墓前献上白菊花,掉几滴眼泪。”
电视机播放着《新闻联播》,苏眉被绑在茶几上的椅子上。
画龙踹开门,有个身影冲出来就跑,画龙伸脚一绊,那人摔了个狗吃屎。
门前停着一辆摩托车,车把上挂着一个头盔,画龙三人上前辨认,这个头盔与杀人视频中的头盔极其相似。并且,站在门前就能够听到旁边两元商店的电喇叭传来的叫卖声。大李的房门紧闭,贴门偷听,里面分明有人。
藏书网个粉丝说:“我是他的影迷,我想看看他究竟长什么样。”
包斩说:“是啊,我们之前认为,凶手抛弃的两个尸块属于同一个死者,也就是视频里被吊死的那个女人,但是现在又多出来一只男人的右手,又该怎么解释?”
包斩说:“小眉姐,放心,不会出现意外的,你很安全。”
包斩说:“根据骨龄鉴定,左手属于一名30岁以下的女性,右手来自一个老人。”
鼓楼上的整点钟声敲响,两点了,凶手没有来。
苏眉说:“凶杀吊死了一个女人,又杀死一个男人,丢弃了这个男人的手。”
苏眉说:“讨厌,快点吊死我吧!”
特案组决定召开新闻发布会,会议之前,特案组有过一场争论。
另一个粉丝说:“他一出现,我就尖叫,可是,他马上要被警察叔叔抓走了。”
左腿是光着的,抛弃于一家家电商场,放在一台65英寸大屏幕LED电视机的后面。
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云集,会议很短,只有10分钟,特案组发布了一条匪夷所思的消息:凶手将在明天下午两点之前来到祥城市公安局投案自首!
根据邻居反映,大李平时都是白天出去揽活,但是最近却常常半夜出门,邻居们在半夜会听到他的摩托车轰隆隆开过小巷的声音,奇怪的是,大李目前为止已经三天没有出门了。
苏眉揭开女孩嘴上的胶带,女孩吐出嘴里的米饭,嗷嗷大哭起来。
杀人没有动机。
画龙说:“如果继续发布视频的话,那么说明,这个浑蛋还要继续杀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