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黄河浮尸
第三十四章 黑监狱里
目录
第一卷 恐怖衣柜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六卷 凋零之案
第七卷 黄河浮尸
第三十四章 黑监狱里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八卷 杀人视频
附录
附录
附录
上一页下一页
四间大瓦房,空空荡荡的,没有床,没有桌椅,地上散落着一些玉米秆,被关押的几十号人挤在房间里,或坐或躺,满地都是秸秆乱草,狼藉不堪。所谓的牢房简直比真正的监狱还要糟糕。男男女女都关押在一起,毫无隐私可言。一些访民纷纷上前询问,他们对警察被打被关押在这里,竟然丝毫都不觉得惊讶。
包斩说:“要不,还是等明天吧。”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画龙捡起警棍,冲入人群,他的心中充满怒火,根本顾不上什么章法,挥着警棍一阵乱打过后,地上倒下十几名负痛呻吟的特勤人员,其他人落荒而逃。
包斩被打倒在地,遍体鳞伤,随后被抬进一间“牢房”里。
几天后,黑监狱里来了两个人,自称是某县信访部门工作人员,包斩认出这俩人就是画龙和苏眉。隔着“牢房”的铁栅门,包斩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这几天,他在这黑监狱里受尽了委屈和折磨。
画龙看着胖子,问道:“是你打的我兄弟?”
画龙说:“兄弟,别说这里是黑监狱,就是真的监狱,我也会救你出去。”
画龙说:“我一个人能搞定。”
刘伟立刻跪在地上,扯了扯小协警的衣角,示意他也跪下。
画龙说:“小包兄弟,你放心,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主管脸色铁青,大手一挥,说道:“给我打,往死里打!”
黑监狱的主管一头雾水99lib•net,甚至感觉莫名其妙,他对给他戴上手铐的武警说道:“为啥抓我?是不是误会了?咱们都是自己人啊!”
当天下午,画龙单枪匹马大战特勤人员,强行解救出包斩,当他打开“牢门”的时候,被关押在里面的访民全部欢呼起来。第二天,梁教授向白景玉做出了汇报,一队荷枪实弹的武警将马家楼留置中心大院包围了起来,这所黑监狱被取缔查处!
小协警依旧蹲在地上,劝道:“有话好好说,别打人。”
胖子听到这句话,气焰更加嚣张,对着包斩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说:“你是警察,我就是警察他爹,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打人,这样才叫打人。”
实话实说,上访者当中也有一些神经病,提出的诉求非常荒谬,例如一个村民以邻居家房子比自己家房屋高为由,要求政府强制对其拆迁;还有一个老头,手拿“红宝书”,长年上访,要求回到“文革”时代……
胖子练过拳击,对自己的功夫过于自信,他怒吼着挥出势大力沉的一拳,画龙冷笑一声,同时也猛地击出右拳,两人的拳头相撞,只听得“砰”的一声,紧接着,画龙又击出一拳,正中胖子的肋部,出咔嚓一声,那胖子的肋骨已经骨折,指骨也碎了。画龙随后闪电般踢出一脚,力量巨大,胖子直直地飞了出去,恶狗扑食般落地,像被宰杀的猪一样惨叫起来。99lib.net
画龙说:“还等明天干吗?就现在,小眉你出去发动汽车等着。”
画龙气势凌人,喊道:“妈的,还有谁?!”
苏眉说:“小包,你受苦了,看他们把你打的,这事没完,我已经向梁教授汇报了,你再忍忍,大概明天就能把你解救出来。”
主管有时候也会在院里对保安训话,强调工作的正义性,有的话富含哲理,例如:我们没有能力解决问题,但是我们有能力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包斩想,死者张静被截访肯定也是被关押在这里,她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车行驶了很久,越走越远,路边变得荒凉,偶尔见到一个破败的工厂,高高低低的树木掩映着的村庄。傍晚时分,他们终于在一个叫马家楼的地方停下了。
主管说:“你想干什么,你想劫狱啊?”
一个胖子厉声说道:“都给我跪下,不是让你们蹲下。”
黑监狱里的生活简直是度日如年,每天只有馒头和咸菜,晚上就睡在秸秆堆里,访民成了犯人,他们知道这些特勤是没有执法权的,这是非法拘禁。但是在关押期间,他们却不由自主地以为自己是在监狱里服刑。
小协藏书网警说:“我们俩不是上访的。”
胖子气焰嚣张,扔了警棍,脱了棉袄,说道:“是我又咋的?你们都别上,我自己揍他。”
主管对包斩说道:“不跪下是吧,头别乱动,站好了。”
一个老访民对一个年轻的特勤说:“孩子,你干这个,不觉得伤天害理吗?”
胖子转身对小协警劈头盖脸地一阵猛打,嘴里还不停地狂叫:“刚才不叫打人,这才叫打!”小协警的脸上顿时破皮流血,眼眶乌黑,他说:“别打了,别打了,我跪下。”
妇女叹了口气。
包斩失踪之后,梁教授心急如焚,让画龙和苏眉假扮成截访人员,一路奔波,去了好几个黑监狱寻找包斩,终于在马家楼留置中心找到了。黑监狱的主管以手续不全为由拒绝放人,画龙救人心切,等不及警方支援,决定强行解救。他的方式简单又粗暴,猛地一脚踹向“牢门”,铁栅门发出咣当声,有些变形,但依旧无法打开。
主管怒道:“好,我让你们知道知道。”
胖子咬牙切齿地说道:“现在,你知道犯的什么法了吧。”
众人拿着警棍杀气腾腾地拥了上来,画龙腾空而起,转身踢中一名特勤,随后一记旋风腿扫倒数人,其他人纷纷后退。
刘伟说:“这里是监狱吗?”
苏眉小心翼翼地查看包斩脸上的伤,一阵心疼。
包斩等人下车,被几名特勤人员押送着进入一个高墙大院九_九_藏_书_网,门前挂着“留置中心”字样的牌子,墙头上扯着一圈铁丝网。
几名特勤人员听到声响,迅速跑了过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根橡胶警棍。
包斩的倔脾气上来了,他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们这是个黑监狱。”
年轻的特勤有些不好意思,答道:“其实我也不想干保安了,这不是个好活儿,整天都吵架打架,我一点力气没有,能打谁?我就是找不到更好的工作,总比在车站干装卸强点吧。”
画龙二话不说,迎着他们冲过去,一拳打倒一个,所有的特勤都骂骂咧咧地从办公室跑了过来,呈包围之势把画龙围在中间。
刘伟没有挨打,情急之下说破了包斩和小协警的身份,他对胖子喊道:“他们俩是警察,不是我亲戚,你们不能打人。”
小协警说:“看上去更像是个破仓库。”
这个黑监狱里关押着数十名上访者,从口音上可以分辨出,他们都是同一个省的人。据知情者说,一个省,一个黑监狱。这些所谓的特勤人员都隶属于一家保安公司,因上访事件逐年增多,渐渐形成了一条灰色的产业链。因为截访者不一定马上就能把人接回去,接到人后不能立即带走,就需要一个临时留置的地方。截访现象规模化出现,黑监狱的形成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大多数人在黑监狱里待几天就会被遣送回原籍,如果有上访者被某个部门遗忘了,就只能被关九*九*藏*书*网押在这里,一个上访的老头,已经被关了半年多。
包斩说:“画龙大哥别硬来,他们人不少。”
院里站着一排畏畏缩缩的访民,数名特勤人员正在训斥,他们拿着警棍,身上的制服与警服相差无几,胸前还有编号。包斩等人被带进一个简陋的办公室,墙上居然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标语,一个穿便装的人自称主管,要求包斩三人在一份保证书上签字。
放风的时候,访民也会和特勤聊天,这些特勤其实都是保安,薪水微薄。
画龙说:“去你妈的!”
包斩质问道:“犯什么法?”
胖子走上前,两手扶着包斩的头摆正位置,然后一脚踹上去,他穿着一双军靴,制服裤子塞在靴子里,这一脚踹得包斩半边脸肿了起来。
主管看了一下交接报告,说:“你们俩不是他的亲戚吗?你们是陪访的,陪访也犯法。”
刘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双手合十,恳切地说道:“我以后绝对不会再上访了。”
小协警隔着铁门喊道:“就是那个胖子打的我们。”
主管叫来了几个凶神恶煞般的特勤人员,他们举起警棍对着包斩就是一阵乱打,刘伟和小协警吓得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包斩靠墙站着,不肯屈服。
包斩在这个黑监狱里听到了许多让他简直无法相信的“故事”。
一个妇女递给包斩半瓶水,小协警扶起包斩喝了几口,包斩的嘴唇肿了,痛得倒吸冷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