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凋零之案
目录
第一卷 恐怖衣柜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六卷 凋零之案
第二十六章 手撕鬼子
第七卷 黄河浮尸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八卷 杀人视频
附录
附录
附录
上一页下一页
老兵永远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克阿瑟
死者的两条腿倒挂在竹子上,左腿在路南,右腿在路北,帽子掉在路中间。他的左腿光秃秃的,就像被扯下来的烧鸡腿,还耷拉着一块皮;右腿连接着躯干,头下脚上地倒吊着,滴血的双手垂向地面。风吹过,尸体拉弯了竹子,在空中荡来荡去。
两个人看着这一幕,一个人对另一个扛着摄像机的人说:“你拍下来了吗?”

第二十六章 手撕鬼子

陈处长说:“如果经过改装,能具备真枪的杀伤力。”
镇外有一片竹林,案发时,一名大胡子导演和女演员在竹林边玩车震。恒店镇是全国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很多电视剧都是在这里拍摄完成的。影视圈的潜规则早已司空见惯,导演把车停在竹林边,因为天热,他就把车的天窗打开了,然后一把抱住了女演员。
陈处长说:“可是这附近也没有野鸡和野猪啊,现在猎人也不多见了。”
大胡子导演说:“恐怖片可以拍,但是不能拍得太恐怖。”
这时,这部抗日剧中突然出现了一幕科幻镜头——有个八路军一拳击穿了鬼子的腹部,双手将鬼子的身体撕裂开来。
梁教授打了个哈欠,点燃烟斗,强打精神看下去。
第一个发现尸体的那位大胡子导演接待了苏眉,在剧组的化妆间里,他对苏眉说:“其实我是个副导演,这个人演过我拍的戏,都是日本兵,一天死好几次。一天8个小时赚40块钱,超一个小时加5块钱。他把我吓得差点阳痿了……不过也值得了,我平时都是拍抗日剧,结果偶然拍下了他的尸体,这可太震撼了。”
一位领导说:“不就是死了个群众演员嘛,大不了赔点钱就是了。”
他们本想立即离开,但是人命关天,俩人身上都有滴落的鲜血,如果被误认为凶手可就难以洗刷清白了。大胡子导演保护现场,用摄像机拍99lib.net下尸体,让女演员去报警。
女演员挣扎了一下,说:“导演,你要干什么?”
包斩说:“找我们来,可不是为了看电视剧吧?!”
在恒店周边的几个村子,很多青年的打工方式就是当群众演员。
大家惊得目瞪口呆,随即爆发出一阵笑声。
尸体的左腿吊在不远处的另一棵竹子上。
女演员说:“导演,我们拍的可是抗日剧,是为新中国成立××年献礼的影片,你却要潜规则我,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我在戏里被鬼子糟蹋也就罢了,你还要强奸我是咋的啊?”
民警说:“那是一把道具枪啊,尽管看上去和真枪没什么区别。”
陈处长说:“立即向上面汇报,特案组应该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的。”
苏眉说:“我想看韩剧。”
大胡子导演说:“你现在也要抗日吗?我又不是鬼子。”
经过走访和调查,他们第二天就查明了死者的身份。
2012年9月15日晚8点左右,阳平市恒店镇发生了一起离奇古怪的命案。
大胡子导演说:“你有一场床戏,是鬼子强奸了你,咱俩现在先演练一下。”
当地领导见多识广,经常接待国际巨星,对特案组的到来有些怠慢,甚至埋怨公安局陈处长小题大做,不该把特案组请来协助侦破。
民警说:“会不会是套狗的?”
苏眉说:“那里是影视城,99lib•net明星云集,我可不能给咱们特案组丢脸。”
陈处长说:“这是个连环案,凶手杀人是为了抢夺枪支,抢了枪之后呢,就该抢银行了。”
画龙了解到,恒店的很多影视剧组为了求得逼真效果,使用的都是发射空弹的道具枪械。这些道具枪来自各个制片厂,大多是经过改装的军用真枪。在射击时,具备真枪的抛壳、发火、振动以及后坐力。如果经过改装,仍可恢复成真枪。
大胡子导演有点尴尬,把女演员放开了。
大胡子导演说:“你要是不听话,接下来的戏就不用演了,我可以改剧本,让你死掉。”
画龙说:“老大,这也太扯淡了,不带这么折磨人的,反正我不看,我去沙发上眯一会儿。”
大胡子导演说:“你是警察,不是开玩笑吧?不过,你要是想演,晚上来我房间,我给你讲讲戏,看你有没有演戏的天赋。”
大胡子导演说:“咱们国家,这也不让拍,那也不让播,禁区太多,只有抗日剧才容易通过审查,我们也是没办法。其实我特别想拍恐怖片,要不我看到尸体会在第一时间拍下来吗?你知道我们国家的恐怖片为什么很少吗?即使有也是烂片。”
案发地点恒店镇,这里是个时空交错的地方,陶渊明门外的柳树挨着旧上海滩风格的街道,明清宫苑紧邻的是现代化摄影棚。村妇在田间地头常常和明星打招呼,出藏书网租车司机有时会和大腕合影。
竹林小径长着青草,很难留下脚印,包斩像警犬一样趴在地上仔细观察,他的脑海中暗暗描绘出凶手的逃窜路线。他注意到,林中的一小片沙地上有树叶拂过的痕迹,他呆呆地出神,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惊慌,一向老实忠厚从不说脏话的包斩,竟然自言自语地说:“×!”
深夜时分,特案组队员被紧急召唤至会议室,白景玉坐在皮椅上,手里拿着遥控器,投影仪上正播放着一部国产抗日电视剧。白景玉看得津津有味,回头招手示意大家坐下,工作人员端来几杯茶。
大胡子导演和女演员吓得大叫着从车内跑出来,血淋淋的尸体脚腕处系着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拴在竹子顶部,因为竹子有弹性,所以倒吊的尸体会上下跳动。
包斩说:“小眉姐,大半夜的还化妆啊?”
苏眉说:“好吧,理解。导演啊,你看我能不能客串个角色啊?演个女特务什么的……”
女演员说:“我说的是日本的日。”
一位民警说:“这会不会是一起意外事件?当地的猎人在林子里下了个套,本来是想套野猪和野鸡的,结果套中了人。”
白景玉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说道:“机票已经订好,不过是凌晨4点的,你们也别睡觉了,就在这儿看看电视剧,然后出发。”
现场保护得非常好,竹林的出入口都拉上了黄色警戒线,包斩重新对99lib•net这里进行了勘查。
特案组来到恒店后立即进行了走访,梁教授向领导承诺会在三天内搞清楚凶手的身份。
当时,杨小凡抄近路回家吃饭,因为还有一场夜景戏没拍完,他也没换衣服,穿着演戏的日本兵军服,挎着一支道具枪,途径竹林的时候踩中了绳套陷阱,竹子巨大的弹性将他扯成了两半。
白景玉说:“你们有多久没看电视剧了?”
苏眉说:“我去化妆,不会误了航班的。”
苏眉说:“手撕鬼子是你拍的吧,能少拍点这种雷人的电视剧吗?我把早饭、午饭、晚饭全吐了。”
苏眉说:“是不是不让拍恐怖片啊?”
陈处长说:“这是一起凶杀案,死者的枪不见了,凶手杀人夺枪。”
这死人的鲜血还是热的,浸湿了衣服,顺着低垂的手向下流淌。
苏眉对几个影视剧组进行了调查,大家对死者杨小凡已经没有任何印象,群众演员演戏时没有台词,很难让人记住。他们和明星一起拍戏,但和明星的待遇天差地别。恒店的群众演员大概有3500人,有怀着明星梦的,也有仅仅是为了养家糊口的,统称“恒漂”——漂在恒店的人。他们平时自带小椅子聚集在一起,就像我们在街边看到的揽活儿的民工。
天色已晚,月亮挂在竹林上空,两个人在车内亲热起来。大胡子导演说:“你给我吹一下。”女演员半推半就,俯下了身。忽然听到有脚步声传99lib.net来,女演员停止动作,大胡子导演强压着女演员的头,示意她不要停下。因为有被路人偷窥的可能性,车震更加刺激,令人兴奋。
受害人叫杨小凡,是一名群众演员,20岁,为人和善。因为国内抗战剧充斥荧屏,他一天要演8次日本兵。网友调侃说,恒店一年死7亿鬼子,连起来可绕地球两圈,恒店已经超越台儿庄成为抗战史上击毙鬼子最多的地方,只不过,这些鬼子都是电视剧里的。
女演员义正词严地说:“住手,别摸我。”
民警很快赶来,移开车辆,对现场进行勘验。最初大家以为凶手杀了人,又将尸体吊在竹子上,然而阳平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处陈处长分析认为,死者是踩中了设置在竹林小径上的绳套陷阱,硬生生地被撕裂成两半。
画龙说:“老大,这不是浪费时间吗?换个台行不,看这扯淡的玩意儿干啥呢?”
白景玉简单介绍了一下案情,当地警方准备得非常充分,除了案卷资料外,还送来了几部电视剧,都是死者参与演出过的。
这时,一阵呼啦啦的声响,就像大风猛地吹过竹林。什么东西被甩了起来,正好穿过车的天窗落在他们面前。借着月光,他们看到的是一具倒立的尸体,头朝下,脚向上,就这么倒立着在车内上下跳动。
领导说:“那可是道具枪。”
女演员说:“导演,不要啊,我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个角色,我……好吧,就这一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