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十九章 阴中养枣
目录
第一卷 恐怖衣柜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十九章 阴中养枣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六卷 凋零之案
第七卷 黄河浮尸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八卷 杀人视频
附录
附录
附录
上一页下一页
民政部门大力配合,帮忙找到一处最佳的监视点。李青家对面有个饲料加工厂,厂房上有个通气阁楼,监视点就设置在阁楼上。从这里,居高临下,李青家的院子可谓是一览无遗,两名民警架设了可拍照的高倍望远镜,对李青家进行24小时监视。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掌握嫌疑人的行踪,防止外逃。
李青是最后一个见到死者老马的人。
画龙问道:“车胎瘪了,柴油会不会是死者修车时沾染上去的?”
李青说:“我去外地拉一车芹菜、土豆回来卖,有时候叫上岳父跟着押车,让他帮帮忙。”
梁教授见多识广,说道:“这是养枣!”
包斩说:“为什么要吃这个呢?好奇怪。”
包斩拿出一双高跟鞋,盯着李青问道:“你能不能配合我们做个试验,穿上这双鞋试试。”
苏眉说:“喝喜酒那天,你老公回家后有什么异常反应吗?”
DNA检测需要时间,警方决定对犯罪嫌疑人李青进行秘密监视。
老局长说:“我们必须调整侦查方向,此案极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梁教授说:“下一步就是做个DNA检测,证实下灰姑娘是不是他。”
李青患有阳痿,那么怎么可能奸杀岳父老马呢?
当时是下午,瑞雯将院门关上,还上了锁,这引起了监视人员的警惕。瑞雯进屋后和九_九_藏_书_网李青说了几句什么,李青很不情愿的样子。接下来,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瑞雯脱了裤子,仰躺在床上,监视民警以为夫妇俩要行房事,谁知道瑞雯却从体内抠出来一个什么东西。李青无动于衷,过了一会儿,接过那东西放在掌心,皱着眉,一仰脖子吞了下去。
瑞雯说:“他喝了点酒,回家后就睡了,我半夜起来让他喝水,看见他在床头坐着,吓了我一跳,问他干啥呢,他说头疼,后来就睡了。”
苏眉说:“灰姑娘找到了自己的水晶鞋,我们找到了灰姑娘。”
苏眉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老公,李青,平时有没有穿女人衣服的习惯?”
梁教授说:“我斗胆推理一下,老马喝完喜酒后准备骑车回家,发现车胎被扎了,恰好碰到一个熟人,此人应该有车,也许是一辆拖拉机,或者农用机动三轮车,总之那是一辆柴油车,老马搭车后一去不返。”
李青有些慌张,头上冒汗,眼神躲闪不敢看那双鞋,他说:“这是女人的鞋,我穿这干啥?”
画龙说:“咱们特案组遇到的变态凶手还少吗?”
痕迹鉴定专家采用泽尔尼克矩进行鞋印形状的表示和识别,将鞋印分成若干独立的线条,参照共同坐标展开角度,记录下数据,然后对形状和尺度进99lib.net行特征比对,对细微边缘进行精准计算。通过几何理论,逐一对比鞋印的面积、周长、长轴、短轴、主轴方向、凸凹面积、紧密度、实心度,最终得出了一个初步结论——李青的鞋印和案发现场的鞋印较为吻合,相似度达到80%。
监视人员将整个过程都拍了下来,经过对照片放大处理,发现那东西是一颗圆润的红枣。
监视到第三天的时候,民警汇报了一条极为古怪的线索。
垃圾池子有半米多高,凶手必须提起或者举起自行车才能将其扔进垃圾池,经过全面勘验,警方在自行车上的横梁和三脚架上意外发现了微量油渍,鉴定结果显示为柴油。
病急乱投医,瑞雯开始相信偏方治大病,亲友邻居都向警方证实,瑞雯去屠宰场买过羊鞭,去驴肉馆买过驴鞭,去镇西头的狗肉贩子家买了狗鞭,她将这三鞭炖了汤,逼迫丈夫李青喝下去,依然无效。
包斩说:“车胎被扎一般要找修车铺,当时老马喝完喜酒已是夜里,修车铺都收摊了。”
东晋王嘉所著《拾遗记》对于养枣也有记载。
警方未能在车把上提取到嫌疑人的指纹,脚踏板上的泥土也没能提供什么线索。
调查后发现,当天晚上参加婚宴的人中农村亲友居多,有不少人是开拖拉机或农用机动三轮车来的九*九*藏*书*网。警方列出详细名单进行排查,最终,一个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
以前的人们相信阴精壮阳,于是就有了“养枣”,也叫“阴枣”“牝甘”。清代朱筠的《笥河诗集》里有一首诗就记载了养枣:“鸿渐劝学有往来,蚕理为文无牡牝。养枣安庸还味捻,种竹会致聆风箘。”
老马说:“你别管我,我自己能走。”
画龙也看了一下照片,说道:“这应该是一颗干枣,浸泡的时间久了,变得又圆又大。”
结婚多年,膝下无子,老婆瑞雯想要孩子都想疯了。她提前做好了虎头鞋,买好了小衣裳,就连尿布也准备了20片。然而,丈夫李青的病却迟迟不好,在医院做了神经系统检查、心理学检查、肝肾功能检查,开了一大堆药,丈夫还是无法勃起,不能进行正常的性生活。
瑞雯逛街的时候,会站在电线杆子前发呆,上面贴着老军医治疗不孕不育的广告,养枣之说很可能是她从某个江湖郎中那里听来的土方子。
陕西民间也有养枣之说,陕西籍作家陈忠实和贾平凹的书里也有此类的记载。
包斩说:“怎么会这样,女婿奸杀岳父,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此人是老马的女婿,名叫李青,有一辆农用机动三轮车,以贩运蔬菜为生。他平时滴酒不沾,婚宴时和岳父老马坐在一桌,当天晚上俩人都喝了不少酒。有人证实,宴席结后,老马的自行车车胎被扎了,李青要送岳父回家,岳父却没同意,两人争执了半天。www•99lib.net
李青说:“爹,你车子坏了,没法骑了,上我的三轮车吧!”
李青的脚刚好穿下这双高跟鞋,按照警方的要求,他在泥土铺设的路面上走了一个来回。梁教授注意到,李青走路的时候,故意调整姿势,步幅比平时大,还摔了一跤。取得鞋印之后,接下来就是一系列数据的比对和分析。
DNA鉴定结果出来了,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死者老马体内的精液正是李青所留!
包斩说:“李青,你和岳父关系怎么样?听说你们以前一起跑运输,贩运蔬菜。”
苏眉看着照片说:“我要吐了,这以后还怎么敢吃枣子啊。”
自行车应该是凶手丢弃的,杀人后将死者的自行车和自己的高跟鞋扔到了垃圾池。赵信供述,他捡到自行车后并没有骑,因为车胎是瘪的,车轮上沾了些垃圾,他推车回家后用胶皮管接上水龙头冲洗了一遍,也没有去修车,一直放在出租屋里。
特案组和孝城警方围绕死者的自行九九藏书车展开了勘验和分析。
然而,李青却否认了这一点,他对警方声称,婚宴结束后,老马执意自己回家,并没有让李青相送。警方从外围调查得知,老马的两个儿子并不孝顺,老马刚刚死于非命,两个儿子就打起了祖宅的主意,商议卖掉后分钱。女儿瑞雯多次前来公安局,要求严惩凶手,每次都声泪俱下,催促警方尽快破案。
瑞雯说:“他一个老爷们儿穿女人衣服干啥,你问这个啥意思?”
特案组以告知案情进展为由,将李青和瑞雯夫妇传唤至公安局,分开讯问。
苏眉说:“自行车上的柴油,很可能是凶手遗留下来的。”
案情一波三折,犯罪嫌疑人李青进入警方视线振奋人心,本以为距离破案为时不远。然而,监拍到的“养枣”之事似乎说明李青是一个性功能障碍患者。夫妇二人结婚多年,始终没有孩子,特案组对此进行了调查,李青确实有阳痿疾患,无法正常勃起,他曾经去孝城人民医院进行过治疗,医院存档的病历也证实了这点。
近代笔记小说《夜雨秋灯录》里,也有与之相近的描写。故事说的是一个叫金鼎的人,误入一江湖大盗的巢穴。这个江洋大盗也有同样的嗜好,他专门掠来两个女子,扃于内室,就是为了能够吃到“泡枣”。这两个女子向金鼎诉苦道:“主人……所嗜太奇,喜食牝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