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十八章 短裙男孩
目录
第一卷 恐怖衣柜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十八章 短裙男孩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六卷 凋零之案
第七卷 黄河浮尸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八卷 杀人视频
附录
附录
附录
上一页下一页
彪形大汉把门锁上,抱着胳膊,阴沉着脸,问道:“老头儿,你是想公了还是私了?”
赵信说:“黄色丁字裤。”
这个公园里卖淫的都是男性,他们穿上女装,戴上假发,专门勾引中老年人,孝城警方当场逮住了几个嫖客,带回派出所,民警告之实情后,嫖客们才后悔不迭,大呼上当。
赵信说:“啊,那自行车和高跟鞋是我在公园里捡来的!”
梁教授装作惊慌地说:“什么是公了私了?”
赵信称,自行车和高跟鞋是他从公园里捡到的。
案发当晚,赵信卖淫归来,他在石雕公园附近的一个垃圾池里看到一辆自行车,车筐里还有一双高跟鞋。赵信将自行车和高跟鞋占为己有,心想,现在的人有钱了啊,连自行车都当垃圾扔了。经过详细调查,孝城警方和特案组不得不接受事实,赵信和蛮子不是凶手,自行车和高跟鞋的确是捡来的。
鞋子一样,自行车也一样,这似乎说明,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
画龙关切地说:“需要叫救护车吗?你没事吧?”
短裙男孩脱了丝袜,腿上汗毛浓密,他坐在梁教授怀里,亲了一口,把丝袜甩来甩去,诱惑梁教授。
赵信扮女人扮得惟妙惟肖,有些细节方面可以体现出他惊人的模仿能力。
赵信说着:“求求你,不要啊,放了我吧!”他的眼泪扑簌掉落下来。
赵信在建筑工地上做验收员,但是他厌倦了尘土飞扬的工作环境,好逸恶劳的他很快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CD卖淫。正如他九九藏书在审讯时所说:“撅撅腚就赚钱!”
短裙男孩回答:“赵信。”
梁教授滑动轮椅想要离开,短裙男孩突然说:“站住,你肯定是记者!”
短裙男孩接过钱,犹豫了一下说:“你不会是警察吧?不做就走,还给钱。”
蛮子说:“怎么还没换?”
梁教授心中想好了对策,说道:“你把袜子脱了吧!”
DNA检测也证实了这一点,死者老马体内的精液并不属于赵信和蛮子。
彪形大汉看到眼前的一幕,怒不可遏,说道:“好啊,看你们干的好事!”
赵信很快就习惯并且喜欢上了这种生活,他变装之后,镜子里出现的是一个奇丑无比的女孩形象,又矮又瘦又黑,还穿着红裤子。所有变装者都超级自恋,觉得自己好美。赵信忍不住对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媚眼,然后呼吸急促起来,他媚眼如丝,上前亲吻镜中的自己,舌尖漫卷,口水直流。
赵信的初贞就这样被夺去。事后,蛮子给了他300块钱,还拍下了他的裸照。
蛮子说:“你今天穿的什么小内内?”
短裙男孩说:“那你证明一下好了,你只需要和我做一次,我也就不怕你出门举报了,就做个口活儿吧,我口活儿很好的,能让你很快就缴枪完事,我可不能白收钱,要讲职业道德。”
梁教授本来想出去后再通知警方抓捕,但现在形势危急,为了确保晚节,只能先动用暴力把这人捆绑起来了。梁教授接过丝袜,刚要动手,门突然开了,闯进来一个彪形大汉。九-九-藏-书-网
赵信说:“工作原因,心情不好,不想换。”
穿短裙的男孩用钥匙打开一间储藏室的门,说:“到了,就是这里,我租的房子。”
他们走到一个破旧的居民楼下停住了,楼下有一排平房,都是储藏室。
最初他只是有变装的爱好,喜欢在狭小的出租屋里穿着女装和直男QQ视频。在一个变装爱好者的QQ群里,他认识了一个叫蛮子的同城直男。他们有过这样一段网络对话:
梁教授说:“是啊。”
房间阴暗潮湿,只有十几平方米,电脑桌和床之间形成了一个过道,过道两端的墙壁上各有一面落地镜。床上散落着一些女性衣物,还混杂着男性衣服。床前放着一辆自行车,显得房间异常拥挤,梁教授紧张起来,认出这辆自行车就是死者老马的自行车。警方曾经做过走访调查,对老马丢失的同款自行车进行过拍照存档。
苏眉说:“我在想,梁叔会不会晚节不保。”
梁教授把手机调成静音,一路上暗暗记住路径以及门牌号码。
画龙问道:“姓名?”
警方在外围展开了调查,根据房东介绍,赵信租了一间储藏室,有时会看到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和老头来住处找他。当警方告知那女孩其实就是赵信的时候,房东惊得目瞪口呆。
短裙男孩表情惊恐,拔腿就跑,梁教授双手撑地,身体倒立前行,速度居然非常快。门刚才被那大汉锁了,短裙男孩无处可逃,只听得几声惨叫过后,他的胳膊也被梁教授掰脱臼了。99lib•net
包斩说:“死者的自行车在你的出租屋里,你穿的高跟鞋的鞋印也在凶杀现场出现过。”
比如,他穿女装去女厕的时候,从来不会有人看出来,他蹲着尿完后居然还会再蹾几下。
画龙说:“男的还穿裙子?还穿高跟鞋?你这个变态,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杀害的那老头儿。”
画龙问:“性别?”
梁教授摊开手表示无奈,说道:“我发誓,真不是记者。”
赵信感觉一个棒形的橡胶东西在身体上游走,他有点不甘心,被捆住的身体像条鱼一样扑腾着。猛然间,一股酸涩的感觉直冲进赵信的身体,一股力量的侵入使他几乎觉得天昏地暗了。
这个叫赵信的男孩支支吾吾地说:“男的。”
短裙男孩愣了一下,说:“怎么,你喜欢原味丝袜啊?”
梁教授说:“你看,我都这么老了,还坐着轮椅,哪有这么老的警察?”
蛮子以此威胁赵信,后来又相约了几次,逼迫他穿上女装去卖淫,然后敲诈勒索老嫖客。
短裙男孩把自行车搬了出去,进来后,撕开一包湿纸巾,说道:“不好意思,这里也不能洗澡,就用这个擦擦吧,总要讲究卫生。”
包斩说:“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梁教授叹口气说:“非得这样吗,我也是本地人,好吧,我认倒霉,赔钱。”
梁教授拿出钱包,彪形大汉走上前一把抢了过去,梁教授趁他数钱的时候,使出全身力气向他裤裆处猛击了一拳。彪形大汉闷哼一声,痛得弯下腰,梁教授趁机扭住他的手九-九-藏-书-网腕,反转猛掰,只听咔嚓一声,彪形大汉的胳膊脱臼了。
经过简单的治疗,医生把短裙男孩和彪形大汉的胳膊复位,审讯立即开始,画龙和包斩主审,苏眉负责笔录。
梁教授假装突然想起什么,一拍额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忘了关煤气了,家里还煮着饭呢,我得回去。”
梁教授说:“放心,钱少不了你的。”
蛮子告诉赵信,石雕公园里有很多变装爱好者,赵信去看了一下。那些变装者大多很丑,一些壮汉穿上女装互称姐妹,但在中老年人眼里,他们简直称得上美女,挣钱非常容易。在蛮子的鼓励下,赵信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蛮子也是他的第一个顾客。当时,说好的是伪街,蛮子却改变主意带他去宾馆开了房间。赵信穿着短裙高跟鞋,非常性感,蛮子露出狰狞面目,将他捆绑了起来,眼睛也蒙上了。
赵信说:“讨厌啦,哥哥。”
蛮子的手指开始抚摩赵信穿着丝袜的腿,赵信微微颤动着身体,温顺地任凭摆布。他感觉自己即将被肆意蹂躏,心中既惊恐又有所期待……
苏眉上前把赵信的假发摘了下来,赵信留着寸头,假发下面是个发套,还别着发夹,看上去滑稽可笑。
梁教授刚想解释几句,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自己遇到了“仙人跳”。
蛮子说:“我都闻见味儿了。”
短裙男孩跪在梁教授面前,动手要解开他的腰带,梁教授哭笑不得,头上开始冒汗,尽管一再表示家中有事必须离开,但是短裙男孩出于安全考虑执意要为他服务。
99lib•net情陷入僵局,看不到一丝曙光。
赵信愕然,说道:“我没有杀人啊,我就是和蛮子一起敲诈点钱。”
那个短裙男孩穿的鞋子和凶手的一样,这也许不是巧合。梁教授心想可能会在他的住处发现一些线索,于是声称包夜,短裙男孩欣然同意。谈好价格后,短裙男孩推着轮椅上的梁教授离开。当时公园里一片混乱,警方忙着抓捕“卖淫女”和嫖客,谁也没看到他们两人离开了公园,随后左拐右转进入了一片居民区,小巷里电线纵横,污水遍地。
短裙男孩刚坐在梁教授腿上,听到这话,气呼呼地站了起来,说道:“怎么,你不想做了?”
刚刚还媚眼如丝的短裙男孩立刻换成一副哭泣委屈的表情,说道:“老公,他强奸我。”
警员翻遍了整个石雕公园,依然没有找到梁教授,他的电话也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梁教授从钱包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短裙男孩,说道:“家里失了火就坏了,下次还找你。”
孝城警方赶到的时候,梁教授淡定地坐在轮椅上抽着烟斗,他的脚下躺着两个人,手和脚都被丝袜反绑在一起。
彪形大汉说:“公了,就是告官,把你这强奸犯送进监狱,私了就是赔几个钱,放了你。”
蛮子说:“你可以换个挣钱的工作。”
画龙说:“晚节算个屁,只要人没事就行了。”
赵信对变装论坛里的同好说,男生尿完会甩几下,女生尿完要蹾几下,这样做是为了抖落余尿,有一定的科学道理!
梁教授指了指地上的两个人,说道:“他们需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