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十五章 痴人说梦
目录
第一卷 恐怖衣柜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二卷 人彘奇案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十五章 痴人说梦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四卷 公园恶魔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五卷 恋童癖者
第六卷 凋零之案
第七卷 黄河浮尸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八卷 杀人视频
附录
附录
附录
上一页下一页
传销领导上前给了萧净一记响亮的耳光,怒斥他滚下去。
我们每个人都心怀梦想,但有几人能够实现?对一些人来说,现实生活总是那么残忍,逼迫他们一再退让,然后将梦想遗忘在心底。我们无法在理想、爱情、婚姻中保持完全的清醒,有时候明知道那是一个梦,却不愿醒来。
苗主任说:“其实,我也只打了他一拳,他死了后,又捅了他一刀。”
萧净不依不饶,说道:“你敢不敢公示财产?”
鄂西系列持枪抢劫案,一名无辜的路人被杀,动机很简单,该犯罪团伙为了考验一名新加入的小混混,故意让他去杀人。大家都有命案,犯罪时才会齐心协力。
萧净说:“是啊,要不白瞎了,师父,我再给你磕3个头,你就收下我吧。”
例如,月亮就是悬在天上的一块大石头,他派遣雁群拖着绳子绕月而飞,捆绑月亮之后,他手握绳子将月亮狠狠摔在地上,摔在欧亚大陆之间,起码有十几个国家瞬间灭亡。
女孩说:“我上了,真上了。”
黔东南系列超市盗窃案,案犯是几名技校学生,分赃时,他们发生了矛盾,一名学生拒绝分赃,打算洗手不干,结果其他案犯以死威胁,逼迫他收下赃物。审讯时,主犯说:“逮住了都是一样的罪,谁也别想判轻点。”
各国官员如何公示财产呢?美国:任何公民都可查阅官员的财产信息。法国:上任卸任都要提交财产报告。乌克兰:离职10年后仍须提交财产报告。巴西:任何公民可调阅财产报告。土耳其:瞒报财产可判5年监禁。韩国:财产公示包括三代直系亲属。中国:官员财产……
萧净很有做梦的天赋,因为他特别爱睡觉。小时候,他帮父母守摊儿,看着晃动的油锅,坐着就睡着了。初中时,老师在上面讲课,他打了个很响的哈欠被罚站,他背靠着墙站着也能睡着。他在九_九_藏_书_网蓉城的鞋厂打工,流水线工作,喧闹的车间里他倒头就睡,工头叫也叫不醒。
画龙说:“傻孩子,你会没事的。”
亲戚丁说:“这一崩子,你真不瓤,你都说普通话啦,你咋恁厉害哩,该我的200块钱啥时候还?”
传销领导说:“好吧……”
苗主任说:“那你再捅一刀,我们每人都捅一刀,这样,也就没人会说出去,我们的罪都是一样的,谁也不轻,谁也不重。”
他有一个梦想,率领海陆空三军打赢第三次世界大战——在梦里。
大家鸦雀无声,场面很尴尬。
领导和传销领导的区别是一个有钱一个没钱,共同点是都不敢公示财产。
那位领导用相机拍下萧净的脸,然后将刀子插进他的腮帮子,拍照后拔出刀子……
浮生若梦,山河拱手,也许,死亡就是一场不会醒来的梦。
然而,这个梦太过于宏大,简直就是史诗般的巨幅画卷,他只得到了一些梦的碎片。
方士终于被感动了,收他为徒。师父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在本子上记录下来,回到传销窝点后细细琢磨。如果当天晚上没有做梦,他便觉得浪费了一整夜的时间。渐渐地,他掌握了清醒梦的诀窍,并且痴迷其中。
苗主任说:“你再去捅一刀,我们就一样了。”
特案组向胡远晴的遗像深深地鞠躬,哀乐声声,音容宛在,画龙强忍的泪水落了下来。
例如,纽约在燃烧,东京已毁灭,有人在莫斯科的冷风中埋头骑车。他趾高气昂,站在坦克上面检阅部队。他从香烟盒里拿出打火机,用手抖出一支烟来点燃。
画龙双拳击出,左脚后蹬,同时击退三名嫌疑人。
胡远晴说:“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初恋。”
方士说:“人的一生,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觉,如果能把这段时间充分利用起来,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那是九九藏书网一把折叠刀,刀身细长,挂在钥匙链上,最后,插进了胡远晴的后背。
萧净的尸体被拖到卫生间,为了公平起见,传销人员轮流去卫生间对着尸体再捅一刀,54个人,每人一刀。然而,大家忽略了那位晕倒的传销领导,抛尸河中后,才想了起来。
追悼会上,天下起大雨,千余名民警和群众前来悼念送行,其中有些是胡远晴父亲的老同事。胡远晴的父亲也是一名警察,小时候,别的女孩玩芭比娃娃、收集动漫卡片,胡远晴的父亲教她双节棍、蹲马步、打长拳。五年级的时候,班里的坏男生欺负胡远晴,她哭着跑回家,父亲却关上了门,对她说,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打赢那男孩再回家。初中时,胡远晴开始叛逆,离家出走,她给父亲打电话,父亲说,知道了。语气非常平淡,就好像离家出走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高中时,父亲死了,在一次配合省公安厅的缉毒行动中,胡远晴的父亲为了保护其他民警壮烈牺牲。后来,胡远晴也成了一名警察……
萧净和传销组织的矛盾起源于他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要求领导公示财产!
控梦大师方士还在鲤鱼池子里酣睡,这个流浪汉的嘴角带着微笑。距离菜市场不远处的网吧里,一群孩子玩着角色扮演类的网络游戏。东边的广场上,几个老人唱歌,歌声嘹亮,唱的是一首广场舞流行歌曲:“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种下希望就会收获……”
窗外长着一棵桂花树,叶子飘落下来,有些过去的事情,正好被覆盖。
萧净和传销组织发生了冲突,领导给了他九九藏书一耳光,他抄起会场的一个玻璃奖杯向领导脑袋上狠狠地砸了一下,领导当场晕倒。随后,愤怒的传销人员对他进行围殴,导致萧净当场死亡。接下来的案情有点离奇,萧净被传销人员殴打致死之后,大家冷静下来,商议出一条匪夷所思的计策。
在传销窝点,没有床,地面铺着泡沫拼板,上面还有着卡通图案。他躺在很多人睡过的被子下面,做过治国之梦,做过庄周之梦,做过巫山之梦。他越来越喜欢睡觉,就像慵懒的熊,躲在漆黑的洞穴里呼呼大睡,不用去管外面的凄风冷雨。
画龙和胡远晴本可以全身而退,但为了赢得时间,不让犯罪嫌疑人逃走,他们选择了坚守阵地。两个人势单力薄,但毫不畏惧。他们把门反锁,背靠背站在一起。传销人员气势汹汹,抄起手边的东西将他们包围。
萧净的家在河南驻马店,父母开着个香油坊,两口油锅连接着电机整日在门前晃来晃去。他不愿意卖香油,所以出门打工,在火车站广场上,他坐在一张报纸上,倚着一根路灯杆,开往蓉城的火车还未到达,只有看不见的时光一趟趟地过站。
胡远晴被紧急送进医院,当天夜里抢救无效,宣告死亡,年仅24岁。
亲戚乙说:“干啥事业,你整天迷迷瞪瞪的,滚蛋吧。”
顺手牵羊偷走相机是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捅了萧净一刀。
萧净初中毕业,什么都不会,后来只学会了做梦。
例如,一列满载文艺女兵的火车从他的胸膛中呼啸而出,接着是轮滑少女的身影掠过,地面流水潺潺,每个女人都有一条河流。
我们的痛苦不在于一无所有,而是得到之后的失去。
在传销组织的表彰大会上,萧净负责布置会场,干些杂活,一位经理级的传销领导声称自己赚到了380万,下面的传销人员都相信他赚到了钱,因为他开着车,戴着金戒指,穿九九藏书网着名牌西装。
萧净被围殴致死,54个人每人一刀,有一个人没捅,后来被迫追到公安局补了一刀。
胡远晴一招横扫踢,两名传销人员踉跄后退。
传销领导说:“人都死了,我再去捅一刀干吗呀?”
苗主任用手探了一下萧净的鼻息,萧净已经停止了呼吸。
讲师说:“你现在已经把这380万放在了兜里,只是这个钱你得两年后才能花。”
亲戚丙说:“你四姨说你干传销哩,你个鳖孙,别给我打电话了。”
苗主任说:“你只打了他一耳光,然后你就被他砸晕了,我们可是为了你把他打死的啊。”
后来,他被鞋厂开除了,工友拉拢他加入了传销组织。
萧净又说道:“我们这个行业是违法的,你却说我们这个行业是国家支持的,因为我们把利润的45%给了国家,你把这个缴税证明给我看一下,我就相信。”
洗脑进行得非常顺利,传销讲师侃侃而谈,从改革开放讲到东盟经济合作以及WTO,各种词汇显得非常专业,例如,资本运作、操盘手、拉菲尔定律、现代商业的负氧离子等等。萧净听得津津有味,却没注意到讲师戴着一枚掉色的“金戒指”。
一阵眼花缭乱的拳打脚踢,传销人员纷纷倒地。有人将一个塑料凳子砸在画龙头上,画龙怒喝一声,一脚将那人踢飞。画龙打得兴起,没有注意到,混乱之中,胡远晴被人偷袭……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警笛声,包斩带领武警大队赶到了现场。
他打电话邀约亲戚加入,尽管口才有所提高,但是没有骗到一个亲戚。
胡远晴的背后插着一把水果刀,刀柄处还悬着一串钥匙,她脸色煞白,皱着眉说道:“大叔,我是不是快死了,我有句话想对你说……要不,可能来不及了。”
在传销窝点里,人人都讨厌他,他太穷了。最艰难的时候,他每天的生活费是一块钱,一块钱能干什么99lib.net呢,买不到一斤大米,买不到一瓶可乐。为了解决温饱问题,传销主任不得不贴补他。那些线下的人员过得都很艰苦,吃陈年的大米,去市场上捡别人不要的菜叶。
没有人回答,另一位主任说:“既然这样,这个人,就是我们大伙儿打死的。”
传销领导说:“我应该谢谢你们吗?你们也太不冷静了啊。”
亲戚甲说:“不中不中,忒远了,俺不去。”
画龙抱着胡远晴,对破门而入的警察大喊道:“快叫救护车!”
萧净在路边看人打麻将,听人聊起控梦大师方士的传闻。他第一次接触到清醒梦,感到非常神奇。他在控梦大师面前跪了一整夜,表明自己虔诚的态度,渴求方士收他为徒。
萧净说:“好,我加入,这个事业我做定了。”
说来神奇的是,萧净是在自己的梦中了解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实行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他醒来后,马上应用到了现实生活里。
他们拨打寻尸启事上的电话,向警方谎称要辨认尸体,从而得知尸体位于蓉城市公安局的停尸房以及停尸房的具体位置。很多传销人员都出入过蓉城公安局,了解一些内部情况。在传销人员的帮助下,那位领导轻而易举地翻墙入内,撬门进入停尸房,向尸体再捅一刀。
萧净却突然跑上台,质问道:“你说你成功赚到了380万,离这里不远就有个自动取款机,你把你的卡插进去,如果卡上有380万,我就信。”
另一位主任说:“我就踢了一脚,还是踢的他的屁股,我不是也捅了一刀吗?”
一个组长指着一名女孩说:“她刚才没打。”
他们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苗主任问道:“在座的都打了吗?都动手了吗?有谁没打?”
萧净在梦里拥有的东西越多,醒来之后也就越发失落。他首先对传销感到了失望,认清了这就是一个梦,如同肥皂泡一样,看上去绚烂多彩,但是一戳就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