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有些话还没说完,那就算了吧(No.304 - No.307)
目录
第五十六章 有些话还没说完,那就算了吧(No.304 - No.307)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们并肩看着小街尽头的晚霞,直到天色昏暗,路灯一盏盏亮起。
昨晚整理了一下移动硬盘,发现里面竟然已经有了六千多张照片,都是高中这三年拍下来的。我把手轻轻放在上面,感受着移动硬盘工作时转动的震感,好像六千张照片里面有六千多个故事在七嘴八舌、热热闹闹地讲述着自己。
他终于说完了,又拿起讲台上的纸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也觉得没什么遗漏了,满意地笑了笑。
“走吧,我送你回家。”他说。
No.306
“别嫌老师烦,我再强调一遍,做完选择题就涂答题卡,千万别涂串行,检查完了再去做填空和大题,每年都有忘涂答题卡的糊涂蛋,都别给我掉以轻心……
我好像有什么预感,心中满是温柔。
好主意,我点点头,接过他的笔,说:“来,你的!”
余淮,毕业快乐。
“还有五天才高考呢,我要洗澡怎么办?”
“咔嚓”一声,五班在我的相机里定格。
1517名毕业生,http://www.99lib•net1517只鸽子。
“都去文教店买一个透明的、带封条的整理袋,拿来装高考用具挺有用的。条形码、身份证放在里面,一眼就能看得见,每次临走前就不用再麻烦地检查了。
No.307
他点点头,看着我,笑了。
张平朝我们笑着鞠了个躬,大家哭得更凶了。
声音断在晚风里。
没人举手。
“加油。”
我们这一届的毕业典礼是在高考之前的五月末。
“还有什么问题吗?”
余淮觉得这种行为莫名其妙,我却非常能理解。我还记得和简单、β一起观摩过的上一届的毕业典礼,那一派心不在焉和死气沉沉,真是令人泄气。
再见了,高中时代。
“等一下!”他走了两步又转回来,从塑料袋中掏出刚买的黑色碳素笔,说,“把袖子撸上去。”
No.305
“怕低血糖的女生,当天可以带两瓶水,其中一瓶是补九九藏书充糖分的,饮料啊蜂蜜水啊都可以,紧张的时候喝点儿甜的非常有用。冰镇瓶子容易蒙上水汽,最好提前带块手帕或者毛巾把它包上。
好,我等你。
“哭啥,哭啥,好好考,考完我带你们一起出去玩。你们知不知道啊,我第一次带班,你们有时候真是气得我想放火烧了教室啊,不过话说回来,可爱的时候也真可爱。老师也谢谢你们了。”
典礼临近结束时,团委书记忽然一声令下,广场另一边响起翅膀的声音。
“来来来,有始有终,我们来照最后一张合影!”
我呆站在原地,忘了拍照。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充盈了我的心间,三年的时光也跟着鸽子一起飞向远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耿耿,我……”余淮十二分认真地看着我,路灯在他背后用橙色的光芒明目张胆地怂恿着。
他在我的左胳膊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对号。
我没有站在队伍里面,在张平的默许下,我拿着我的相机穿梭于升旗广场的前前后后,捕捉每一个认识或陌生的同学的瞬间。
九_九_藏_书_网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我想和你考同一个城市。”我脱口而出。
这是一个多么浪漫的决定。
“拿好啦。”班里响起稀稀拉拉的回应声。
他只是很短地讶异了一下,似乎并不是奇怪我会这样说,而是奇怪我会说出口。
我从来没见过张平这么唠叨。
余淮摇摇头,又点点头。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耿耿,新生报到那天,你是不是给大家照过一张合影?”
β、简单、徐延亮,毕业快乐。
最后一堂课,张平还在讲台前絮叨着高考的注意事项。
“还是有点儿的。真希望赶快过去。”他笑着说。
初夏的风带来丁香的凄迷香气。我抬眼看着前面的男孩,时间好像悄悄回到了三年前,他也是穿着这件黑色T恤,拎着我的两兜子练习册,一边抱怨一边灵活地在车流中穿梭过马路,陪着我走上回家的路。
我和余淮一起去学校对面的文具店买张平说的那些考试用具。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漫天霞光。
他也把短袖卷上去,我照例还是先装模作样www•99lib.net地扎了一针,然后画了个大大的对号。
“用胶带贴起来,防水。”
以后有的是机会,听你说那些没说出口的话。
我们第三次在我家楼门口道别。
我拿着相机站起身,所有人都回过头,一双双小兔子一样的红眼睛看向我。只有张平依旧比着V字手势,三年过去了,他看上去还是一个欢乐的农村青年。
我愣了一下,很快心领神会。
“考号条形码,我再说一遍,考号的条形码是最重要的,2B铅笔忘带了可以借,条形码丢了就没法儿考试了,这是往卷子上贴的,不贴谁也不知道你是谁!考了也白考!都拿好了吗?”
耿耿,毕业快乐。
“你紧张吗?”我问他。
我笑着点头。
“我知道。”他说。
还是我们这一届的安排比较好。
No.304
我点头。
白鸽,呼啦啦地飞上天空,像一片银白色的幕布从广场的一侧升起,蔓延向远方,将我们都笼罩在其中。人群中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
“考完语文可以睡一www.99lib.net觉,数学在下午三点,特别容易犯困,让你们家长到考点周围订个钟点房啥的,中午睡不着也躺一会儿,闭目养神……”
张平却没哭,他依旧傻兮兮地笑着,一口小白牙在他的肤色和黑板的衬托下,耀眼极了。
楚天阔和林杨两个人的升旗技术比洛枳强多了。国旗稳稳地升到旗杆顶端,广场上的风善解人意地吹来,将红色的旗面对着我们舒展开。
不知道是谁先哭了,情绪像凶猛的流感,抽泣声响起在教室的各个角落。我低下头,不想让眼泪掉出来。转过脸看到余淮低着头,紧紧咬着嘴唇。
“算了,好好考试吧,”他认真的表情瞬间松动,哈哈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等考完试再说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说。”
当时我也坐在这个靠窗的最后一排角落,在张平的召唤下,羞涩地站起来,从这个角度给全班照了一张大合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