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出游(No.259 - No.263)
目录
第四十七章 出游(No.259 - No.263)
上一页下一页
洛枳安静地听着我颠三倒四地讲话。
可她说她不知道。
她们两个走过来,一左一右架着我,大声:“别磨磨蹭蹭的,走吧,一起吃个饭,然后去唱歌或者看电影怎么样?可以看《十面埋伏》或者《千机变》,我听说《十面埋伏》可难看了,章子怡死了半天还没死干净……”
只有β兴致盎然地点点头,说:“可不是吗,你回家试试,吃五个甜甜圈还能拉出奥运会呢!”
“我自己都没活明白,我又能教你什么呢。”她转头看着背后落下的太阳,神情肃穆,又有些哀伤。
然后他就偏过头去了。
许多许多琐碎的小事。
“怎么了?你干吗骂他傻×?”徐延亮疑惑不解。
我们大家都怒斥他在饭点儿说这么恶心的话。
于是我们大家重新回到了烈日街头到处游荡。简单看到韩叙头上的汗珠立刻就心疼了,建议我们不要挑挑拣拣了,随便进一家饭店吃点儿东西算了,反正都不饿。
“我真的很羡慕,喜欢一个人是克制不住想要跟他亲近,跟他说话,了解他的一切的。你有这个机会,把你的喜欢包裹在同桌的身份下,常常开个玩笑,互相贬损,再互相关心。即使治标不治本,也比见www•99lib.net不到摸不着,假装不认识要好得多。”
她坐在窗台上看我走远,我回过头,看到她朝我笑,像校庆那天的时候一样。
“真的吗?”β的语气非常心不在焉。
我还没来得及咂摸那心底刚泛上来的喜悦和伤感,徐延亮和β就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左手边。我瞪了β一眼,她凑到我耳边很轻很轻地说:“你得体谅我,如果我再给你俩也创造机会,那我和徐延亮就真的要被现实逼成一对儿了,你忍心吗?”
“你管我,我坐哪儿不行啊。”
No.259
No.262
“谁知道,当事人肯定不承认啊,要么解释说是特别敬重的前辈,就是‘特别好的朋友’,切。欸,你相信男生和女生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吗?”
“所以,我真的帮不了你,不是因为我妒忌你。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更重要的。”
“得了吧,都是盲目跟风。”徐延亮指着屏幕,“你仔细看,他某些角度比我还丑呢。”
电影很快开始了。我无比懊悔地发现,跟他俩坐在一起看电影真是个错误。
大家的确都不是很饿,于是就在电影院附近随便吃了点儿,赶上了下午三点多的那一场《十面埋伏》。
和以前在班里的时候一样。以后也许再也不会了。
β当场就九_九_藏_书_网爆炸了。
期末考试最后一科结束的那天中午,β突然和简单冲进一班考场来找我。
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就是我有一个同桌,我喜欢他,我想留在他身边。可我知道我应该去学文。
我只记得,中间我好多次微微偏过头,用余光悄悄地看余淮,不敢动作太大,怕他看到。
β补充道:“可是韩叙这孙子居然把徐延亮也叫上了。太不地道了。”
“包场欸!”β跳下台阶,学着国家领导人一样笑呵呵地指着空荡荡的放映厅,“来来来,不用客气,随便坐随便坐。”
“我们出去玩吧!”β兴高采烈地提议,“庆祝你们两个孙子要背叛五班去学文了!”
我正迈步要往考场里冲,差点儿撞上一个从班里大步走出来的人。
No.263
全程余淮都走在我身边,却从不跟我说话。
我很抱歉耽误了她两节自习课,洛枳摇摇头,拍拍我的脑袋。
有毛病啊你逮谁咬谁!我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他,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你喜欢他,可他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你,所以你留下来,前途和他都不一定能回报你。你也知道没回报的事情就没意义,不应该做,可你舍不得,只能饮鸩止渴,是吗?”
又有人说羡慕我。
我忽然转过身,说:“你们等等我,我也要叫一个人。”
后来这
九-九-藏-书-网
部电影我已经记不清楚内容了,章子怡到底死了几次,为什么一直死不了?她到底喜欢刘德华还是喜欢金城武?我一个都记不得。
“别人说不准,你肯定跟谁都特纯洁。”
“学姐,你也有喜欢的人吗?”
放学的铃声打响了。
“不是的,”洛枳摇头,“你说的那些,不是废话。”
放映厅里竟然只有我们六个。
电影院黑暗的环境是天然的保护,和明亮的大屏幕相比,我的目光是太过暗淡的存在。
“徐延亮,我是真欣赏你这种舍身也要把对方拉下马的精神啊。”
“没义气!我也要学文!”
“不骂他怎么办!”β气急败坏,“我又打不过!”
我以为她会说,人生很长,喜欢的感觉是会改变的,不值得牺牲前途,你会后悔。或者她会说,学文了也可以继续喜欢他啊,学业为主,你要分清主次。甚至她可能会说,学理科也未必不好,你要好好努力,追上他的步伐,未必没有奇迹。
我转头看了看还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的余淮,问:“你想坐哪儿?”
可还是会好奇。他知道我在看他吗?他知道我为什么在看他吗?
很多人都问过我会不会学文,我的回答都是还没想好。
我走回座位的时候,一路上余淮都在看着我。我余光躲避不及,只好抬起头也看着他。
我点点头:“相比之下,我真是够废话。”
不过后来也不用问了,张平来收藏书网学文志愿表,我们班一共有七个人站起来交表,当中就有简单、文潇潇和我。
忽然想起,高一刚开学的时候,我对着人海随便乱按了好几次快门,当中有一张就是洛枳。她凝神看着某一个方向,可我不知道是在看谁。
可她是不会将她的故事告诉我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
β在肯德基排队的时候又被带孩子的男家长插队了,吵了几句嘴之后就掀了盘子,拉着我们所有不明状况的人跑出了店门。
听着他俩一来一去的相声表演,章子怡扮演的盲女在黄叶林中死去的凄美镜头居然也能让我看笑了。
于是简单就随便找了一排和韩叙坐在了一起。徐延亮以为大家还是应该坐一起呢,也凑了过去,却被简单一记眼刀杀跑了——“离我们俩远点儿”。
在讲台相遇的时候,文潇潇向我投来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有遗憾,也有些庆幸,像是找到了一个同伴。
“你以为现在不认识没有关系,因为还需要时间准备,总有一天你会让他认识最好的你。但是有时候感情和好不好没有关系,就差那么一秒钟,即使你再好,他的好也早就都给了别人。”
“学姐……”
她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耿耿,其实我很羡慕你。”
太阳渐渐隐没在楼宇间,可距离真正的天黑,还有好长的一段时间。
我跟她讲我叫耿耿,他叫余淮。我跟她讲余淮有多么优秀,多么没有架子;我跟她讲那九九藏书本田字方格,讲我们一起演的《白雪公主》,讲他和陈雪君,讲他对我说不要学文,讲他帮我止住的鼻血……
过了一会儿,徐延亮又说:“我听说张艺谋和章子怡谈过恋爱,因为章子怡长得特别像巩俐。”
β迅速抬手指着简单:“孙子!”
我一边收拾书包一边说好啊,就咱们仨吗?
六月就这样匆匆过去了。
简单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成长为一个会用眼神说话的女子……
“你不是说,谁学文谁是孙子吗?!”好脾气的简单也白了她一眼。
简单突然红了脸,嗫嚅着说:“还有韩叙。”
“吃奥利奥的时候拉屎真的是黑的吗?”徐延亮突然问起。
然后,他就坐到了我右手边。
No.260
是余淮。他看着β和简单说:
余淮,你知道吗?
β不乐意了:“你以为我是为了挑挑拣拣吗?把你们这么多人拉出来,当然要负责,这是母性!如果只有我自己,我吃包里的奥利奥不就行了。”
可余淮一次也没问过。
洛枳微笑着听,没有一丝一毫地不耐烦。
β哈哈大笑:“凭你的长相。”
她转过头笑着看我。
“闭嘴!”“你有毛病啊!”
No.261
“你们要出去玩?怎么不带我一个。”
“我帮不了你。我真的不知道。”她说。
“金城武真是好看啊。”β一边吃爆米花一边感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