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打探(No.137— No.140)
目录
第二十五章 打探(No.137— No.140)
上一页下一页
No.139
“还是你的日子舒坦啊,知不知道,在我们班只可以搞同性恋。”
林杨正在四处张望,根本没理会我。
林杨去买饭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一副对我特不信任的样子。我看他走得有点儿远了,就赶紧站起来,坐到对面林杨给自己预定的位置上抻长脖子使劲儿往柱子后面看。
“我还是觉得说这些不大好啊……”林杨挠挠头,“耿耿……”
讲实话,对我这么保守又老实的姑娘来说,忽然抛下两个姐妹跑来和一个陌生男生单独吃饭实在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何况男生长得还挺好看的。
“哪儿那么多事儿啊你,十块钱剪的头发还那么多要求。”
我刻意忽略了昨天晚上我干过更不咋地的事情。
这种臭不要脸的念头只在我脑子里露了个脸,就灰溜溜地退场了。
“看出来了。听谁说的?”我一边脱羽绒服一边说,顺便把手套和帽子放在窗下的暖气上烤,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语气和神态都非常轻松淡定。
不过,林杨这套跟踪战术真是不咋地。
“急了?”他笑嘻嘻地问。
我以前一直都和简单β搭伙吃饭的,来食堂的次数不是特别多,因为我们仨都觉得食堂不好吃,更喜欢在最后一节课上课前偷偷摸摸地给学校周边的小饭馆和麻辣烫烤串摊子打电话叫外卖,然后一到中午就溜到学校操场的栅栏边,和栅栏外的小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免礼,免礼,”我点点头,“不用这么客气。”
耿耿同学,说好的“大气而冷淡”呢!为什么是你先开口搭腔?今天早上刷牙时想好的战术去哪儿了?
大半个班级都回头行注目礼。
每根头发都很愤怒。
“我都听说啦。”
背后有几个男生遥遥地在喊“林杨你吃不吃饭了”——估计他们看到的都是林杨和一个丧心病狂的女子携手狂奔的背影。
“效果很……愤怒
藏书网
。”我实话实说。
“听说余淮可爷们儿了,两嗓子就把他妈吼跑了,你在旁边看着是不是特感动?嗯?你说话啊耿丽叶!”
食物从栅栏外递过来的时候,β忽然擦了擦眼泪。
“胡扯!”我急得大吼了一声,二班有一大片人“刷”地回头看向我们,我在目光对焦之前拽着他的校服袖子迅速逃离,边跑边纳闷,这男生不是成绩很好的嘛,怎么有点儿二啊?
“你好,你好,大侄女,”他没否认,尴尬地挠挠头,忽然眼底有几分狡黠闪过,“哦不,你好,侄媳妇。”
“我只知道叫辛锐,是她初中同学。咦,那不就也是你初中同学吗?你怎么会不认识呢,你们学校总共才几个能考上振华的啊。”
只有张平在讲课的时候偶尔扫过我们这一桌,眼神有点儿探狗和关切的意味。余淮一如既往地不乐意听张平絮叨那些简单的例题,埋头做着自己的练习卷,而我会在张平看过来时,努力地朝他咧嘴一笑。
我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像来表白的。
我硬着头皮把昨晚的事情讲了一遍,当然不包括余淮说要永远坐同桌导致我心理落差过大恼羞成怒这一段心路历程。
余淮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抬手轻轻地一挥:“众爱卿平身。”
余淮肩膀耸动了一下,可能是被我的装腔作势惊到了,但也没说什么,就扔下圆珠笔,默默起身。
“你……”
他梳着二百五的发型,我长着二百五的脑袋,安安静静地并肩而坐,没有划三八线,可是东西各归各位,他的胳膊肘和我的演算纸再也没有随随便便过界。
我想,我此时也脸红得非常有过程感。
“真他妈像探监啊。”她抽噎着说。
“一楼人太多了,上二楼吧。”我指指楼梯。
那一刻,连我都觉得我俩很配。
什么叫表现得自然点儿,我让你吓得都快顺拐了。
他还是没看我,不过装模作样藏书网地伸出食指对我比出了一个“嘘”。
为什么我叫耿耿?人家就能叫陈雪君?
林杨笑了,正要说点儿什么,楚天阔就敲着桌子长叹了一口气。
“小姑夫,说正题吧。”
“挺值的,”我没好气儿地说,“花十块钱剪了个二百五的头。”
学习好的人,毛病真是多啊。
“小姑夫,你这个样子真的很变态。”我直言不讳。
林杨低声说:“你没听说吗?一班班主任刚开学就把全班座位都安排成男生和男生一桌、女生和女生一桌,说是为了防止早恋。”
第二天早上我走进教室的时候,班里有小半同学刷地一下转头看向我。幸好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亏我这还是从后门进的,要从前门进来,估计一定很庄重。
走进食堂的时候,我看着乌泱乌泱的人群终于泄了气。
这个如此琼瑶的名字一报出来就已经让耿耿同学我有种自杀的冲动了。
林杨尴尬地把餐盘推到我面前:“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肉,两荤两素,你尝尝看吧。”
“所以那个女生是谁啊,好像和她形影不离的。”
“是啊,勇于反抗的余密欧和耿丽叶,你觉得这个称号怎么样?我昨天在被窝里想了一晚上呢,你要是觉得不错,我今天上午就传播出去。”
“坐那儿去吧。”我指着柱子左边靠窗的位置,挨着柱子多憋屈。
不怪乎我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爷们儿,因为我提着一口气,在问出问题之前绝对不能泄,否则就会像撒气的气球一样倒着飞回去了。
于是我一副“我可很自然啦”的姿态,跟在林杨后面东拐西拐地躲避汹涌人潮,终于在一根大柱子后面停了下来。
“……不,不客气。”
“怎么样?”他坐下,给温暖的室内带来一股新鲜的寒气。
我正在胡思乱想,余周周已经坐在座位上低头吃饭了。她身后走过来一个冷冰冰的姑娘,端着餐盘坐到了她旁边。
我他妈就知道。
No.138九-九-藏-书-网
你都随随便便拉我来食堂“说来话长”了,你装什么啊!
他们“轰”地一下笑开了。简单蹦蹦跳跳地来到我身边,大大咧咧地坐在了余淮的桌子上。
整个上午我们俩都特别正常。上课时他低头做竞赛题,我继续保持专注的愚蠢;下课时我和简单闲聊,他和徐延亮扯淡。
No.137
整张脸写满幸灾乐祸。我就知道,我戳穿了余周周的事,他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我当时就有点儿心慌,万一她跑过来跟我寒暄,再看到林杨,林杨一紧张再把手里的餐盘掉在地上摔成碎片,两人来一段“你听我解释”“我不听”……
林杨面部微微抽了几下筋。都是成绩好的男生,他可比余淮厚道多了,至少嘴要笨一些。
林杨端着餐盘坐下来,眼神飘向柱子后面又迅速飘回来,一张脸平静如水。
除了我们两个几乎不讲话。
机会很快就来了。
或者卖保险的。
“耿丽叶?”
“小姑夫”三个字让他“腾”地脸红了,是从脖子根儿蔓延铺展的一片红,我从没见过谁能脸红得这么有过程感。
林杨拍桌子大笑,笑到一半可能是害怕柱子后面的余周周她们听见,又赶紧压住了,一张脸憋得通红。楚天阔熠熠然走开了,走之前礼貌性地朝我这个陌生人点点头。
“谢谢小姑夫。”
林杨叹口气:“这个真的不方便说啊。”
所以我们就来了食堂。
“你……”
正在这时一个男生从旁边经过,忽然停下脚步,敲了敲桌子。我抬头一看,竟然是端着餐盘的楚天阔。很好看的一张脸,突然出现让我有点儿受宠若惊。
余淮大笑起来,脱下羽绒服,从书桌里掏出校服外套穿上,也没有继续接茬儿,而是拿出英语单词本背了起来。
嘘你四舅奶奶啊,食堂都已经快吵死了好吗!
我也不九*九*藏*书*网甘示弱地拿出英语练习册,只是一道题也没做出来。
“你乖乖占座吧,一会儿连个位置都找不着了,记住,旁边的空位千万不能让别人坐,否则一会儿你就甭想听八卦了。”
我就说了五个字儿,怎么就要求了?
林杨张大了嘴,眨巴眨巴眼睛,半晌才说:“余淮他妈妈行事风格还是这么生猛啊。”
“你要是敢这么干,今天中午我就让你和β化蝶,你——信——不——信?”
我问完这个问题,林杨的脸已经扎进了饭盆里。
然后很流畅地说了。
“你好像很困啊,身体还好吧?”我决定还是先迂回地寒暄一下,“那个,你还记得我吗?”
“β。”
是上次那个主动跟我说话但是我不压根儿不认识的姑娘,我记得她上次说过名字,可我现在又忘记了,有点儿小尴尬。我下定决心以后有机会了就打听一下。
“早恋”两个字戳到了我心里,林杨还在闲扯一班那些有的没的,我终于鼓起勇气。
林杨忽然眼神一亮,直接迈步朝某个方向走过去,扔下一句:“跟上,表现得自然点儿!”
余周周正在往桌子上摆餐盘,不经意中抬起头看到我,友好地笑了一下。
我出门后直奔楼上而去,把简单和β的呼唤抛在身后。
林杨瞬间抬起头,给了我一张巨大的笑脸。
我深以为然:“所以以前也很夸张咯?到底发生过什么?”
“你吃啥,我去买。”
“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关心这件事情?我可不能随随便便把余淮的事情讲出去。”
一切都很正常,就像昨天晚上家长会我没有跟踪过他,他妈妈也没有说过给他换男同桌。
“她还真是置个人生死于不顾啊,自己都找不着爹了,还有机会跟你讲八卦。”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是的,小姑夫,我不是来跟你套近乎的。”
“不,不开玩笑了,”我竟然在他面前像个憨厚的农民一样搓了搓手,“我有个事情想问你,http://www.99lib.net是,是关于……”
林杨可能是刚睡醒,脑门上还印着红印呢,就哈欠连天地来到了后门。
笑完我就觉得非常委屈。
所以当上午最后一节课一结束,我就雄赳赳气昂昂地站起身,调整了一下嗓音,冷淡地说:“同学请让一下。”
原来是小姑姑。
“关于我侄子的?”
“同学你好,请找一下林杨。”
“再见耿木兰。”她跳下桌子转身就跑,就在这时,余淮穿着大羽绒服晃进了教室。
二班就在我们五班头顶上。
林杨本来是打算跟我在避开人群的行政区讲讲过往历史的,在我吭吭哧哧地问出“你知道余淮初中的同桌……”这半句话之后,林杨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并表示这个故事“实在说来话长”。
“怎么说话呢,我们十三中也很厉害的好不好!”
那个女生叫陈雪君。
“对,我都看见了。”
“我很少在真正的饭点儿来过食堂,人真多啊。”我没话找话。
林杨摇摇头,又探出头瞟了一眼,才转回来对我摇摇头:“就这儿,你坐对面去,这个位置留给我。”
林杨被我这句话问得有点儿警惕,眼神中也没有睡意了。
“我。”
“什么意思?”
我做错什么了?不就是跟踪了一下吗,我道歉不就行了吗,人都有好奇心,何况他瞒我的事情的确跟我有关系啊,冷战个屁,又不是结婚七年!
我一边说一边随意地拿出下午美术课要求携带的削铅笔刀,随意地在桌上划了两道,随意地朝她笑了笑。
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家伙竟然剪了个头,很短的寸头!昨天大晚上的跑去剪头发?他当他是谁?爱情受挫的十四岁少女吗?
林杨笑了笑,压根儿没想跟我解释,只是样子既紧张又可怜。
“叫我芊芊。”我一脸严肃。
“不用了,我不好意思蹭饭吃。”
No.140
“从哪儿看出来的?”
“坐余周周旁边的那个女生是谁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