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No.32 - No.39)
目录
第七章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No.32 - No.39)
上一页下一页
No.33
大部分同学都不明就里,只有那几个男生笑得更诡异了,有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还大着胆子笑出了声。
我只是觉得我要淹没在这里了,以一个无名氏的身份。
我心里一只白天使、一只黑恶魔就明目张胆地互殴,拳打脚踢中,我看到简单从我身边冲了过去,怒气冲冲的样子,好像刚刚蓄满的电池。
张平目瞪口呆,有点儿结巴地问:“人,人家乐意吗,人家认识你是谁啊?而且你们可得坐最后一排……”
不过,我在班里认识了一个女生,叫简单。过程极为简单。
这时候,张平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有特殊申请的同学都说完了吧,还有吗?那咱们就按照大小个儿排队了啊……”
但是……
黑皮肤女孩又劝了她什么,我没有听清。因为我在想自己的事情。
人一着急,就容易爆出家乡话。我们被他的口音逗得笑倒一片,他就更生气了,打算身体力行,告诉我们,军人是怎么唱歌的。
然后,刚排好的队伍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得稀里哗啦。
但是说了也没什么嘛,心中坦荡荡,因为本来就没什么嘛……
怎么样,现世报。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No.34
No.37
简单回来的时候,颇有些英雄凯旋的意味。
然后他点头。
难道我应该走到张平面前去说,老师,我想和余淮一桌——我没那个勇气。何况,会被人误会的吧?会吧……会吧……
看缘分吧。我在心里干笑了一声,按规矩,大小个儿排队,能排到一起去99lib.net,就坐一桌,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有点儿失落而已。
所有人都在嘈杂的背景音掩护下小声地对张平提出“非分之想”,只有他大着嗓门当着安静的人群喊出要和我一桌。
不知道为什么,我更欣赏余淮这样的男生。我总觉得,能被同性欣赏喜欢的,才是真正的好男孩。
中午吃饭的时候,仍然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高一新生一股脑儿地拥进食堂,把高二、高三的人吓得饭盆都拿不住了。我心想,他们当年不也吓唬过前辈嘛。
我喜欢张平,真的。
很快我就知道了真相。
可是我的中等个子,要怎样才能和那个傻高个儿坐在同一排呢?
我转回来,随着大队伍继续跟着心怀鬼胎的张平往前走。
“看片儿”的尾音未落,就有几个男同学咳嗽了两声,鬼鬼地笑起来。这时候张平脸色明显不大对劲儿,他“嘿嘿”干笑了两声,底气不足地大声说:“多媒体教学,我的意思是,可以看VCD、DVD,听CD,多媒体教学,多媒体……”
我看到她走到韩叙面前,站定,周围很多人都像我一样假装没看到,其实八卦的余光盯得紧紧的。
然后简单就乐得屁颠屁颠地跑到张平面前去申请了。张平挑着眉毛远远地望了一眼韩叙,意味深长地一笑,也点了点头。
我回头问走在后面的余淮:“怎么了?”
我们军训了一个星期。每天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三点,然后回教室,老师训训话,大家自习,四点放学。
在排队买面条的时候,听见后面的两个女生在聊天。
终于,这个区域是张平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公共设施——体育场。看台棚顶仿照悉尼歌剧院,像是几片白色的大贝壳——然而比人http://www.99lib•net家丑得多。
背后黑丫头在低声叫好,简单,冲啊!
她很尴尬地表示痊愈了,很好很好,真的痊愈了。
简单并没有搭腔,可是我能想象得到她面红耳赤的样子,就像今天我给她涂清凉油的时候,她那副羞愧万分的样子。
来顺很生气,他打断了我们,瞪大了眼睛:“怎么这么没气势?!”
我们教官站在前面吭哧吭哧了半天,说,我……叫张来顺。
因为我说得格外庄重,好像等了很久,含笑点头,说,我愿意。
余淮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明显是想笑却又不敢笑,既正经又无赖的样子,我都替他难受。
我看着他那张小麦色的傻脸,突然笑了起来。
No.35
“我要同桌啊,那个谁,耿耿!”
晚饭的时候,齐阿姨和他儿子林帆一起来我们家吃饭。齐阿姨做饭很不错。
来顺的歌犹如魔音贯耳,声音非常大,震得我鼓膜嗡嗡响,然而神奇的是——他的歌,根本没有调调,只是在喊,完全都在一个音高上。
然而真的真的很开心。
“咱们学校啊,是唯一开运动会的时候不需要租用区运动场或者市运动场的学校——还有很多学校每年春秋季来租咱们的场地呢!跑道是胶泥的!中间是,是草坪!”
他唱完,一脸得意。余淮带头哗哗鼓掌,然后很无辜地问:“来顺,你这是诗朗诵吗?”
三点多我们军训结束,张平领着我们绕了学校一圈,回到班级,开始轰轰烈烈的排座位行动。我站在走廊里用脚后跟轻轻地磕着墙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站得腿都麻了,今天热死了,现在身上都是汗,这个破食堂也跟蒸笼一样,好烦好烦好烦!不过没有你娇弱啊,我刚才看见旁边那个女
九九藏书网
孩把你扶到场边去了,怎么了?”
No.32
“好,”我停顿了一下,笑,“特别好。”
韩叙抬起头,愣愣地看了看她,那副样子让我觉得这个冰冷的美少年变得有点儿活人的热乎气儿了。
很长时间后,简单突然跟我提起这件事。她说,那一刻,她突然荒谬地觉得见证了一场求婚。
No.38
军训的教官是个山东人,大眼睛,肤色黝黑,嗓门大,热情而腼腆。
“老师,能用来踢球的,一般叫草皮。”
有趣的是,简单和那个皮肤有点儿黑的女生竟然又在我背后咬耳朵。
世界上的对手竟然这么多,漫无尽头,好疲惫?
她迷迷糊糊好像要晕倒,我非常迅速地扶住了她,然后自告奋勇拿出水、扇子和清凉油(这都是我那奶妈老爸非要塞进我书包的,结果还真的用到了),给人家一通急救。
然后失魂落魄的就是我了。
这个精神病。
军心涣散,大家都急着回班坐一会儿,于是声音有气无力。
还是,跃跃欲试,新的战役要打响?
“去啦,班头说可以自由组合的时候,你不是还特兴奋吗?去跟班头申请呗,你们不就能一桌了吗?”
我大笑,回头很得意地朝余淮晃晃脑袋。
突然,我听见了余淮的大叫:“等一下等一下,我都忘了,我还没说呢!”
“谁啊这么神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简单开头,后面去找张平的人就络绎不绝:近视的、远视的、弱视的、熟人想坐一桌的……我突然失去了余淮的踪迹。
那一刻突然又开始胡思乱想。如果我是沈屾,看到这一刻,心里会是什么感觉?
也许只是因为他这个新兵蛋子看到远处的老兵开始带着自己班级的同学九九藏书吼《团结就是力量》《当兵的人》,于是他很激昂地起了头:“团——结就是力——量,唱!”
No.36
我爸笑了。
No.39
我觉得她好像不是很感激我。
“耿耿啊,饭菜合口味吗?”齐阿姨有点儿忐忑地看我。
我不知道。尽管我很一厢情愿地记得她的存在,为她惋惜难过,可我终究不是她。
真的特别好。
我远远地看着余淮。他已经有了不少新朋友,虽然是第一天军训,可是班里的很多人都首先认识了两个人,一个叫韩叙,一个就是余淮。认识韩叙的多是女生,那张俊秀的小白脸和冷冰冰的气质摆明了就是吸引思春少女的。而余淮,则因为那张傻兮兮的笑脸和调戏张来顺的勇气得到了男同学们的青睐,勾肩搭背的,好不热闹。
他所谓的认路方法就是,漫无目的地走,走到建筑A附近,跑过去看看门牌,然后很开心地笑出一口小白牙说,同学们啊,这是艺体中心,就是上体育课的地方。当然可以上美术科、音乐课,里面有钢琴,有电脑,上课的时候可以看片儿……
倒是独自一人坐在桌边吸溜吸溜吸面条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抬起头来,环顾四周熙熙攘攘的新同学。
“别提了,我刚才想到一招,装晕菜。正打算实施一下,如果成功的话就推广给你,结果被我旁边那姐们儿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手里那十八般武器搞得我都不好意思继续晕下去了,我甚至都害怕她会把脉,拆穿我那点儿演技,我以后还混不混九_九_藏_书_网了?!”
我默默地排到窗口,端起一碗牛肉面,刷饭卡,然后转过身,在简单同学傻呆呆的目送下,迈着沉重的脚步没入找座位的海洋。
她笑得很紧张,有点儿假,急急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开始傻笑,万分尴尬地。
那一刻,我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面去。
简单失魂落魄地朝我后面望过来,我听见黑丫头憋足了一口气儿,大叫,YES!
完全没有高低起伏。
“好像叫耿耿,倍儿有精力的一女生,很热情,吓得我赶紧痊愈,回去接着站军姿了……”
“怎么不乐意啊,我昨天问过她,那个谁,人呢?”他四处望,终于看到我,“不是说好了吗,你乐意吗?”
“那第一天开学感觉怎么样啊?”
张平一瞪眼睛:“我乐意叫什么就叫什么!你管那么多?”
“你又怎么了啊?”张平飞了一个白眼过去。自从草皮事件之后,张平就一直对余淮咬牙切齿。
“好吃,特好吃。”我肯定地说。
然后同学们齐声说,张教官好!
“啊啊同学们,这是体育场啊!”
然后,我们静等他继续。
别的教官自我介绍的时候大都会说,大家好,我姓张,以后大家可以叫我张教官。
“我愿意。”
全班非常默契地跟着狂吼:“来顺好!”
站了一天军姿,即将结束的时候,来顺打算教我们唱歌。
余淮是否记得,那天他开玩笑一般地对我说,我们坐同桌吧。
第一天下午军训结束后,张平领着我们绕着偌大的新校舍转了几圈,说要领着大家认认路。
余淮终于忍不住了。
“什么怎么了?你怎么管得那么多啊?”他喷了我一句。
但是还是会被误会吧,这可是刚开学……
然后,这时候因为个子高而站在第一排排头的余淮突然笑起来,大喊一句:“来顺好!”
大约五秒钟后,发现,没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