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案 夜半敲门
目录
第十一案 夜半敲门
上一页下一页
“不交代就定不了案吗?”我说,“又不是没有零口供的案例。”
原来邢局长最关心的不是省厅的法医来亲自办案,而是省厅的法医有没有发现关键证据。师父同样露出自豪的表情,学着邢局长的话说:“我的兵可以吧,精液送去做DNA了,估计你们抓了人、采了血,就有好消息了。”
“怕?有什么好怕的?下去就下去,不过,毒鼠强是粉末状的,用不着容器啊,下去还能捞到什么?”此时,面子大于一切。
两个领导信心满满地哈哈大笑。
仔细再看这个窨井盖,却发现它比正常窨井盖要大两圈,表面有些褪色,盖子的两边有突起的把手,还有一个插销。
案发后第三天早晨,师父突然敲响了我的房门。说:“我们再去现场看看吧,昨天看照片的时候发现一枚疑似血足迹。”
我心服口服。邢局长说:“专家分析得在理,从现场情况看,确实不像是张林干的。而且调查情况看,张林确实没有杀害赵欣的充分理由和动机。”
“有。”师父说,“你计算她们几个人的死亡时间了吗?”
“如果是张林在门口突然回头袭击,那么他的钝器藏在什么地方,才能不被赵欣发现?”师父说,“身上藏两把凶器,还和被害人发生性关系,而且整个过程不让被害人发现凶器,这难度太大了。所以,别人敲门入室作案的可能性更大。”
车子刚刚驶上高速,师父的手机铃就响了起来。
我和师父到勘查车里拿了胶鞋和防毒面具。我的心情很忐忑,地窖的黑暗里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我有一种即将去探险的感觉,又刺激又紧张。
“是的,昨晚9点,他进了小区大门。”邢局长说。
我和师父用了将近4个小时的时间仔细检验了齐老大的尸体,初步排除了机械性损伤和机械性窒息导致的死亡,也排除了缺氧、溺水导致的窒息死亡。对于死因,我们一筹莫展。至于其他的痕迹物证,更是一无所获。
“齐老大。”保安低着头说,“是我们的保安队长当班。”
卧室的地上躺着一具老年女性的尸体,床上躺着的则是一具小女孩的尸体,两具尸体都穿着冬季睡觉时穿的棉布睡衣。睡衣、床单和被子的大部分都被血染红了,床边的墙壁上布满喷溅状、甩溅状的血迹。除了血迹,我和师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痕迹。看来凶手在这个房间并没有多余的动作,杀了人就走。
我不说话了。看我没有反对意见,师父接着说:“第三,如果张林是携带工具提前预谋,先来和赵欣发生关系,然后杀死她的话,赵欣不应该死在客厅大门旁边,在卧室里作案岂不是更安全?更无声?根据损伤的形态,赵欣应该是面对大门,迎面遭受打击。而且必须是在已经发生过性行为以后。”
“那犯罪过程是?”我问。
“和我。”保安说完想了想,又说,“不对,准确说是我来接班,但没看到队长他人。他的钥匙放在桌上。”
“你接班的时候没见到齐老大?”师父很惊讶地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齐老大又神秘失踪了,你为什么不和公安局说?”
师父说得很有道理。一个年轻女子,半夜有陌生男人敲门,即使信任对方去开门,也不该穿着棉毛衣裤开门。
不管哪里的专案组会场,都是烟雾缭绕的。没有想到的是,走进专案组的时候,我看到的不是一张张充满喜悦的脸庞,而是一屋子人忐忑不安的神情。我的心头掠过了一丝不祥的预兆。
“走,我们出去看看。”
“你们有张林离开元达小区的监控录像吗?”师父问道。
青州市殡仪馆。
师父点点头,和我一起戴好头套、口罩、手套和鞋套,走进中心现场。
“现场没有拖动尸体、变动现场的痕迹。所以凶手应该是见到赵欣后就将她打晕,然后上楼。因为惊动了老人,老人起床开门发现犯罪分子后,立即转身想保护小女孩,被犯罪分子击倒,然后犯罪分子杀了小女孩。杀死小女孩以后,凶手又走下楼,褪下赵欣的裤子,把匕首插进了她的阴部。”师父简单地勾勒出犯罪活动的过程。
“毒鼠强?”我很惊讶,“这可是违禁物品,一般弄不到的。”
在殡仪馆解剖室内等了一会儿,3具尸体运到了。“老规矩,从易到难。”师父说,“从小女孩开始吧。”
老年女性的死因也同样简单。她的后枕部遍布挫裂创口,枕部颅骨完全粉碎性骨折,脑组织已经完全被挫碎了,她是重度颅脑损伤死亡。作案工具也是钝器。
这确实是一个重要证据。赵欣的内裤之所以黏附有精液,说明她是发生性关系以后又穿回了内裤,而不是死后被脱下衣裤奸尸。现场的赵欣之所以死后裤子还被褪下,看来凶手仅仅是为了在她的下身插一把刀。这么看来,凶手一定是和赵欣有着深仇大恨了,而且恨的原因是情。
“他那天下午5点接班,到第二天早晨7点。”
师父皱起眉头:“不用问了,不出意外,这具尸体就是你们的齐老大。”
“专家分析得很对啊。”邢局长说,“看来这个齐老大和赵欣也有奸情。而且他们俩的奸情关系应该刚开始不久。”
“哦。”我打破沉默,“还有个过程。”我指了指精斑预实验试纸,阳性结果很明显。
师父感觉到车内的空气都凝固了,有意说笑:“有人说我们省厅的法医是‘三馆干部’,知道为什么吗?”
“目前的线索很重要。”邢局长说,“我们侦查组的侦查员反馈消息说,赵欣和一个叫张林的男人走得很近。关键是张林这个人在上学的时候追求赵欣追得很厉害,尽人皆知啊。”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赵欣的尸体是半裸的,而且下身还插了一把匕首,这一定是与“性”脱不了干系。
师父笑着摇了摇头,说:“窗下的这枚钉子上,你仔细看看,有衣物的纤维附着,这就能解释齐老大为什么衣服上有一处新鲜破损了,提取了送去进行微量物证检验。另外,我们去专案组吧。”

5

回到宾馆,我们一人抱一台笔记本电脑,仔细地看现场和尸体的照片。现场资料是非常有用的,法医通过对现场照片和尸体照片的审阅,有时可以找到一些自己在现场没有发现的痕迹。因为照相的光线、角度不同,有的时候能把不易被发现的东西展现出来。
九九藏书我知道师父此时的判定就是直觉使然,想在短时间内整理出充分的依据,条件还不充足。所以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师父为什么会认为是奸情导致的杀人,而不认为是心理变态的人作的强奸案。
“这个地窖现在做什么用?”师父追问道。
1个小时以后,我和师父穿着防护服,戴上橡胶手套和橡胶护袖,再次沿着漆黑的楼梯,走进那个闷热、恶臭的地窖。地上是齐小腿深的泥水,照明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我和师父像摸泥鳅一样,在水里摸索。
“离你们保安室这么近,小偷有这么大的胆子?”师父问道。保安顿时语塞。
“可能性很大。”师父说,我以为这又是师父的直觉,可是师父接着说,“你想想,案发前后,我们看监控看了那么久,如果有一点点可疑的情况,都会被我们发现的,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现。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凶手一直都是在小区内,在监控不能发现的保安室附近,就有可能不出现在监控里,对吧?”
这句话仿佛有潜台词,我下意识地问道:“那我呢?”
“不能是翻墙进来的吗?”我说。
成功破获了平安夜的杀人案,我们在圣诞节后的第三天准备打道回府。前一夜我睡了整整14个小时,总算恶补了一下睡眠。回程的路上我精神抖擞,显得格外兴奋,一路和师父聊这个案子的细节,也算是总结提高。
我和师父在一旁听着,男人忽然沉默了。我插嘴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男人无力地指了指办案民警,说:“我都和他们说过了,别再问我了。”
幸亏地窖的面积狭小,10分钟后,在我们就快要缺氧时,找到了一双黑色的高帮棉皮鞋。
“我还是认为不是流窜,而是熟人。”师父说,“第一,这个小区保安严密,而且犯罪分子既然不是为了求财,为什么要选择风险更大的小区呢?第二,如果是流窜,不可能选择敲门入室的笨办法,在这个时间点,受害人也不会给陌生人开门。”
大家都在点头。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邢局长说。
“真的?这么快就出结果了?”师父笑着说,“领导有方啊!不过,我还是忍不住问一句,可靠吗?”
我和师父拎着勘查箱,挤过密密的人群,越过警戒带,走到现场门口。现场门口旁边的墙角蹲着一个西装男子,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的痛苦。两名民警正在向他询问情况。
“小心啊,有血的。”师父指了指解剖服的胸口位置,开玩笑地说。
“不可能?那这个怎么解释?”师父指着地窖盖的插销。我们顺着师父的手指看去,原来地窖盖的插销是打开的,而且插销头上有新鲜的刮擦痕迹,说明插销不久前被人打开过。而且我注意到,地窖盖的周围有新翻出来的泥土,也证明这个盖子在不久前被打开过。
“嘿嘿。”邢局长挠了挠头,自豪地说,“我的兵可以吧,已经去抓人了,估计你们吃完午饭、睡完午觉,就有好消息了。不过,侦查毕竟是侦查,你们发现什么能认定犯罪的痕迹物证没有?”
“为什么?”
“如果害怕就算了,等我回来。”师父在用激将法。
我最看不得的就是小孩被杀,心就像被猛烈撞击过一般剧痛。我咬了咬牙,暗自发誓一定要为这个小女孩讨个公道。看过现场,我和师父没说话,慢慢地走下楼。赵欣尸体附近的勘查已经结束,从技术员们脸上的表情看,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你的意思是说,齐老大请了假要回家,但是在他当值的晚上恰巧发生了这起案件?”我问。
“睡眠状态下起床,被袭击。”
第二天一早,我一如既往地被师父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打开门,师父径直走进我的房间,急匆匆地说:“不出所料,齐老大是中毒死亡的。”
“这个问题侦查部门已经解决了。”师父说,“这个地区以前市面上很容易买到毒鼠强,前段时间清理毒鼠强行动才控制住,不过有很多存货没有交出来。这个小区有段时间曾用毒鼠强灭鼠。保安室内有毒鼠强完全可能。”
这个盖子挺重,我费了很大劲儿才打开,下面黑洞洞的,有斜向下的楼梯遮住了视野,看不清地窖里的情况。虽然看不见,我却感觉到了异样。盖子打开的一刹那,一股热气夹杂着腐败的恶臭扑鼻而来,我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站在一旁的师父对我很是了解,说:“有味道?”
对于这个发现,师父显得相当兴奋。虽然我们不是痕检员,但是能简单地看出,这双黑色皮鞋的鞋底花纹,和现场的浅血足迹极为相似,这可能会成为定案的依据。
“一般有人下去吗?”师父问。
“非常可疑啊。张林人呢?”师父问,“这么明目张胆地玩婚外恋,赵欣的母亲孩子不知道吗?”
“对。而且全部是在枕部和手上,正面没有伤。这是在被追击的状态下遭到袭击的。”师父说,“而且老人死在床边,看得出来,她的目的很明显,是想要保护小女孩。”
蹲在尸体旁听着他们对答的我,翻动尸体的头,尸体的左耳旁长了一个小耳朵。
“哦,你说的是这个盖子啊。”原来保安以为我们对身边的小房子感兴趣,“这个盖子下面是一个地窖。这个小区建设拆迁的时候,原先的住户有地窖。因为小区没有建地下车库,所以地窖也就保存下来了。”
“看你这话说得。”邢局长捶了一下师父的胸口。
我们拿着鞋子,重新回到地面。师父说:“我马上把鞋子送去痕检实验室比对。”
突然,我听见师父在门外叫我:“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你过来看。”
我点点头,师父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不能成为判定凶手的依据。“可是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我说。
我没有回答,我暂时还没有从小女孩惨不忍睹的死状阴影中走出来。
“谁会到这下面去?不可能。”
侦查员接过话来说:“哦,是这样的。去年,徐总在我们市下面的青林县开了一家分公司,从去年8月到现在,徐总每周的周日到周二在青林县的分公司工作,周三回青州。今天是周三,徐总从县里回来得比较早,大约8点就到家了。他打开家里大门的时候,发现他的妻子赵欣仰面躺在客厅内,尸体已经硬了。他又跑到楼上,发现自己3岁的女儿和岳母被杀死在楼上的卧室里。”
师父走过去拿开了遮盖她下身的棉毛裤,她的下身居然插着一把匕首。
“首先恭喜你们又立新功,回来一人奖励一包好烟啊。”师父的手机那头传来熟悉的刑警总队长的声音,“你们在九_九_藏_书_网哪儿呢?”
“这就是我说的第三点。”师父说,“如果是犯罪分子无法通过其他途径进入现场,只有通过骗开门的手段进入的话,赵欣也不会是这种衣着。”
我和师父在现场仔仔细细地勘查到午饭时间,依旧没有新的发现。看来犯罪分子在现场的过程十分简短,心狠手辣地杀了人,立即离开了现场。我和师父非常沮丧。
“3个人都是今天凌晨1点左右死亡的。”师父做了一个简单的加减法。
师父脱下手套,和邢局长握了手,急着问:“什么结?”
“激情杀人,也应该先有争吵、打斗,也应该存在抵抗伤。”师父说,“而且本案是预谋作案,不是激情杀人。”
对于法医来说,自产自销的案件难度最大。因为没有被害人、目击人或者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定案的依据完全靠刑事技术,对于证据的要求是最高的。可是怕什么来什么,根据师父的推断,齐老大作案的可能性很大。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不是因为被师父的推断折服,而是因为我知道师父的下一句话很有可能是:“我们再去那个地窖里看一看。”那是一个恐怖的地窖,我真不想再下去了。
保安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会不会,这是个胖子。我们家齐老大是个帅哥。”
赵欣的尸体旁边,几名法医和痕检员正在仔细地寻找痕迹物证。我和师父先到楼上,勘查楼上的现场。楼上的客房门都是关着的,显得非常安静。沿着走廊,我们挨个儿打开房间看了,每个房间都十分干净整洁,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直到我们打开走廊尽头的一间较大的客房,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
现场有齐老大的血足迹,齐老大死亡现场有符合尸体损伤的凶器,齐老大的死亡时间和赵欣一家的死亡时间基本一致,监控录像可以排除其他可疑人员,但不能排除本身就在小区内的保安齐老大,齐老大发案第二天早晨其实就已经自杀。种种证据证明,本案的犯罪分子就是齐老大。
保安点点头:“不信你去他老家问问呗。”
师父想了想,说:“我觉得是熟人作案。”
我顿时明白过来。赵欣一家三口被杀案中死者有两种损伤,能形成锐器伤的匕首已经被提取,但能形成钝器伤的凶器还没有找到。如果真的是齐老大作的案,凶器不在保安室,那在这地窖中的可能性就很大了。虽然我知道师父的这个分析很有依据,但是一想到我要一个人在这死过人的黑漆漆的地窖中打捞凶器,脊梁骨还是冒起了一丝寒意。
把物证交给了青州市公安局的DNA检验人员后,师父又转头对侦查员说:“赵欣的熟人,有奸情的,查吧。”
“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楼上楼下的,动静不大,就听不见吧。”邢局长说,“最可疑的是,张林今天早上出差走了。”
为了防止地下室内存在有毒气体,我们戴着防毒面具,穿着胶鞋和解剖服慢慢地走下地窖。地窖不宽敞,整个地窖也就能站五六个人。当我用强光勘查灯照向地窖的一角时,发现了一个黑影。
保安点点头,偷偷地瞥了一眼放在一旁的腐败尸体。
不得已,大话已经说出去了,我只有重新返回到地窖里。积水里不知道有些什么东西,隔着厚厚的胶皮手套,我不断地触摸到一些软软硬硬的东西,别的倒不怕,就怕抓到一些活物,那会是一件很恶心、很危险的事情。
“是的。”几天来,师父的脸上很少有这样舒展的笑容,“根据监控录像和现场的一些物证,我们已经可以确定本案系齐老大作案无疑。根据我们刚才的发现,我认为是齐老大在发案当晚想去找赵欣幽会。齐老大请了两个月的探亲假回老家,想在临走前再和刚刚建立起奸情关系的赵欣温存一下。可是不巧,这一晚正好是张林到赵欣家。可能是齐老大没有联系上赵欣,就绕到屋后赵欣的卧室窗户窥探,不巧发现了赵欣和张林的奸情。他一气之下就去保安室准备了锤子和匕首,等到张林离开小区后,就携带凶器来到赵欣家,通过电话或者敲门的方式进入了现场。他在现场的动作很简单,赵欣刚开门就遭到了齐老大的迎头打击。可能是赵欣倒地的声音惊醒了楼上的老人,老人随即出来察看,并且看到了手持凶器的齐老大。为了灭口,也是被巨大的仇恨与嫉妒所驱使,齐老大就上楼杀了老人和孩子。杀完人,他脱掉了赵欣的裤子,在她下身插了一把匕首。”
“赵欣被杀的那天晚上,你们保安室是谁在当班?”
“板着脸干吗?”师父疑惑地问邢局长,“DNA没对上?”
我和师父坐上车,都不说话,脑子里放电影般地过着每一个现场情景,期待能把现场串联在一起。此时我们的压力很大,犯罪分子在现场的动作很简单,通过初步的现场勘查,我们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是了。那就是熟人,进入现场后打死赵欣,再上楼杀死两人,再下楼奸尸。”我分析道,“现在就是搞不清楚是为了仇恨杀人,还是心理变态的人为了奸尸而杀人。”
我和师父又工作了一个上午,除了那小半枚足迹,没有其他发现。我们悻悻地走到小区门口的保安室,想看看当晚的监控录像,碰碰运气。看了案发时间前后的录像,只看到进进出出的很多车,但是看不到可疑的人,这让我们很失望。
时间不长,我的指尖便触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拿起一看:锤子。
我接着说:“精斑阳性,线出得很明显,应该是刚刚发生过性关系。”
“我?一个人?还下去?”
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定睛仔细看,似乎有一个人躺在墙角的积水里,一动不动。师父看我怔在那里,说:“过去看看,快一点儿,这里太热了,很容易缺氧。”
赵欣的尸体检验进展也很快,她的额部损伤也同样是钝器形成的。会阴、子宫被匕首刺破。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损伤。
“半裸的,下身还插了匕首。这是心理变态的人作的强奸案?”我说。

2

我知道师父的主要依据是死亡时间,我们推断赵欣是1点死亡的,但是张林12点就离开了,应该不是张林干的。
“有。张林是12点左右离开元达小区的。”
师父翻动幻灯片,说:“看看赵欣的内裤裆部,黏附有精液。”
“激情杀人呢?”我说。
赵欣的卧九九藏书网室,依旧和初次勘查一样安静,被子是被掀起的,案发时,她应该是听见敲门声下床开的门。即便平静,师父还是发现了异常。
“知道了。”师父挂断了电话,眼神中的疲惫居然消失了,充满了战斗前的激奋,他伸头对驾驶员说,“小阮辛苦了,去青州。”
居然真的有新的发现,我和师父很快赶到现场,找到了照片上发现的痕迹。这是一枚浅血足迹,用肉眼确实难以发现,但是用手电筒打侧光的话,可以隐约看到。我们找来了痕检员和现场照相技术人员,把这枚半个脚后跟的浅血足迹拍下来仔细观察。通过痕检员的仔细观察,确定这是一枚比较有特征、可以进行比对的痕迹。可是,去哪里找嫌疑人的鞋子呢?虽然有了新的发现,却不能推动破案的进展。
“你休息一会儿,下去再捞捞看。”师父说。
“这不一定重要,”师父拿起身边的一个物证袋,装的是赵欣的阴道擦拭物,“我们有关键证据。精液的主人,很有可能是犯罪分子。送去检验吧。”
“赵欣的尸体还没有看,但是现在犯罪分子的路线应该很清楚了。现在是冬季,现场所有的窗户都是紧锁的,所以进出口只可能是大门。”师父说,“而大门的门锁没有损坏,说明不是撬锁入门,只可能是敲门入室。”
“赵欣的损伤应该是趁其不备的,根据她尸体的位置,应该是开门的时候直接被打击,但其他尸体不能说是趁其不备。你结合现场想一想,”师父说,“老年女性是穿着拖鞋、穿着睡衣的,说明了什么问题?”
快快活活地休息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我和师父昂首挺胸地走进了专案组的会场。
“可是死亡时间正常的误差是1个小时啊,他杀了人再走,也不意外。”我说。
“这么好的消息,还不高兴啊?DNA对上了,不就认定破案了吗?能有什么坏消息?”我插话道。
师父喝了口矿泉水,接着说:“显然齐老大杀了人以后立即选择了自杀,但是不想被别人发现,就想到了小区里那个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的地窖,他是想一个人静静地死去,化成白骨也不被发现。”
青州市距离我们所在的清夏县不到100公里。“什么时候的案件?”师父问道。
我们没有再去试探他的脉搏和呼吸,因为他已经高度腐败,恶臭扑鼻。
“我们搬过来3年了,就图这里保卫措施好,安全,没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眼前这个40岁左右的男子红着双眼说,“我和赵欣是5年前结婚的,我比她大10岁,很疼她。她没有工作,有了孩子后就专心带孩子。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不会吧,这是什么圣诞节,简直就是杀人节啊,这刚杀了3个。”师父皱起眉头说道。我们都知道,总队长说的大案件,估计又是3名以上死者。
我心中顿时燃起希望,难道凶手畏罪自杀了?
“不,可能是奸情。”师父皱起了眉头。
“尸体拉去殡仪馆吧。”师父说。虽然从平安夜开始,我们就连续作战,但是昨天一夜的充足睡眠加之刚刚破案的成就感和喜悦感,让我们义不容辞立即开展工作,以期能以最快的速度破案。
现场是一栋两层别墅。一楼是客厅、厨房、卫生间和一间大卧室,二楼是数间客房和书房。徐清亮和赵欣平时住在楼下的大卧室,赵欣的女儿和母亲住在楼上的一间卧室。
“不用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师父的好朋友,青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邢超走进解剖室,“听说你们来了,我特意赶过来。一上午的侦查,有了结果。”
简单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师父说:“先弄上去,这里氧气不足。”
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如果中毒也被排除的话,尸体高度腐败不能进行病理学检验,那我们就真的连齐老大的死因都搞不清楚了。死因都无法说清,是法医最大的耻辱。
“电机房在地下?”我说,“不用散热?”
我点了点头,仍然坚持说:“但是如果犯罪分子化装成修理工或者警察什么的骗开了门呢?”
“那第二天,他和谁接的班?”
“这是腐败导致的肿胀,死者不是胖子。”师父说,“你们齐老大身体上有什么特征吗?”
“所以说,赵欣发生性关系后,又在大门口迎面遭受打击,只有两种可能。”师父咽了口唾沫,“第一,是赵欣送张林到门口,张林突然转头袭击她。第二,是有别人在张林离开后约1个小时敲门入室。”
“是啊,这回又是3个。”总队长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我们的猜测,“青州市区,一家三口都没了,社会影响很大。”
“咳咳。”总队长显然有些负疚,干咳了两声,说,“这个,你们辛苦。但这不是个小案件,还必须得你出马。”
小女孩的死因很明确,是失血性休克死亡。她的颅骨额部中央有些凹陷,显然是生前遭受了钝器的打击,但是其下的脑组织出血并不是很明显,颅脑这种程度的损伤,难以用于解释死因。小女孩的尸斑基本没有出现,左右颈部的动静脉都完全断裂,心脏也呈现出皱缩的状态,所以她应该是被钝器打击失去抵抗的情况下,被人用匕首类工具割颈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的。这是一种极其残忍的手段。
“赵欣前天晚上是什么时候吃饭的?”师父突然问了一个仿佛不着边际的问题。
“下面怎么办?”我问道,“去专案会吗?”
来到专案组,侦查部门也获取了好消息。赵欣的一个邻居反映,上个月曾两次看到小区保安队长齐老大在当班的晚上进出赵欣家。
侦查员沉默。
“典型的因奸情引发的仇杀。”师父叹了口气说,“自作孽,不可活。”
“那……下面怎么办?”我没了主意。
“当然不止这些。”邢局长神神秘秘地说,“通过我们视频组侦查员的侦查,虽然赵欣家所在周围的监控没有拍到,但是我们发现这个张林每逢周一、周二都会进出元达小区的大门。他说他是来打酱油的,没人会信吧?”
吃完中午饭,已经下午3点了,我和师父回到宾馆。师父说:“案件有头绪了,下午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人抓回来要审讯,DNA检测还要一点儿时间,估计今天是没什么事了,明早等着听好消息吧。”
我和师父走到屋外,果然,在卧室窗外的花坛泥土上,有一枚和现场血足迹相似的鞋印。跟着我们一起来的痕检员蹲在地上看了看,说:“特征点基本一致,应该是齐老大的鞋子!”
“为什么是先发生性关系再被杀,而不可能是被奸尸?”这次我的提问不是出于反对,而是出于好奇。
我喜出望外,跑出地
www.99lib.net
窖,把锤子装在物证袋里,脱了防护服就给师父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师父也显得十分高兴:“基本可以定案了,足迹鞋印比对一致。”
“监控显示他没有再回来。”侦查员说。
“我觉得很有希望。”师父说,“你给我背一背理论。毒鼠强中毒的临床表现。”
法医勘查完现场,会在自己的脑海中形成一个对案件性质的初步判定,这种初步判定并不一定有很充分的依据,只是一种猜测,而不是推断。这种猜测多半是根据直觉而做出的,而产生直觉的基础是参与大量现场勘查后形成的经验。有了初步判定,法医会通过尸体检验、现复勘来不断地验证或者否定自己的判定,最终得出推断的结论。
“既然这样,如果齐老大走到积水内服用了毒鼠强,在积水里剧烈抽搐,由于肌肉的抽搐和积水的阻力,会不会导致他鞋子脱落?”师父说。
师父笑着看看我,说:“走,我们再去现场周围看看。”
“没用,排水不好,常年积水,连储藏室都当不了。”
“我觉得不能简单地通过时间排除。”我据理力争,“他就不能走了以后再回来吗?”
“如果不是你发现了那里,这个案子可能永远是个悬案了。”邢局长显得有些后怕。
“休息吧。今天太累了。”师父擦了擦汗,说,“专案组那边我已经通了气,已经开始围绕齐老大做工作了。另外,今天的调查,一无所获。”
“放人吧,抓错人了。”师父皱着眉头,慢慢说道。
“没什么特征吧,哦,有的,他左边长了个小耳朵。”
师父说:“第一,死亡时间。根据尸体温度,赵欣是1点死亡的,根据胃内容物的消化程度,赵欣是末次进餐后6个小时左右死亡的,她7点吃完的饭,所以推断的结果也是1点死亡。两个死亡时间如此呼应,应该不会有1个小时的误差,所以张林可能不具备作案时间。”
“你先说好的。”
“晚上5点到7点,赵欣和她的妹妹在附近的饭店吃的饭。”一个侦查员回答道。
“这个时间,通常是流窜犯罪分子喜欢选择的时间点。”我仍在坚持我的想法。
“3具尸体身上都没有抵抗伤,能不能说明是熟人趁其不备袭击的呢?”我问道。
“坏消息是,张林到现在仍没有交代。他一直喊着冤枉,”邢局长说,“而且我们的侦查员感觉确实不像是他干的。”
原来师父在利用死亡时间来分析了。我说:“我算过了。人死后10个小时之内,1个小时降低1℃,算出的数值在冬季要乘以0.8。我们上午10点测量的3具尸体温度是26℃左右,说明下降了11℃,11个小时乘0.8,是死后约9个小时。”虽然我的数学不是很好,但是算起尸体温度还是很快的。
“赵欣的尸体就在门口,应该是赵欣开的门,对吧?”我说。

4

尸体一晾在阳光下,就引起了我们的兴趣。因为尸体的衣着,和身边的保安身上穿的制服一模一样。
“我们不要好烟,只要休息。”看来师父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笑着说,“刚上高速,咱可经不起连续跑啊。”
“根据目前种种证据,凶手只有一个人,而现场有两种作案工具,钝器和锐器。”师父说,“如果不是预谋,很难在短时间内收集到两种工具,所以本案是预谋犯罪。”
但是这并没有让师父满足:“齐老大的衣服上有一处新鲜的破损,虽然面积小,但是我还是觉得和本案有一些关系。”
听出了师父语气中的无奈,我也确实没有力气再去做什么。我和师父乘车回到宾馆,倒头便睡。
“他是几点上班?”
我最喜欢听见师父用这种充满惊喜的口吻说话,这意味着师父有了意想不到的发现。不过等我奔到师父身边,不免有些失望。师父在一间小房边上,正看着地上一个类似窨井盖的东西。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是个窨井盖罢了,我心里想着。
“应该是昨天晚上。今天早上8点,死者家男主人回家以后发现的,当地警方已经保护了现场,第一时间上报了我们厅里。”总队长说,“你们现在赶过去的话,估计现场勘查工作也就刚刚开始。”
我们分别检测了尸体的肛温和环境温度,记录下来,用于下一步的死亡时间推断。
“这个,是电机房。”跟过来的保安说。
“有依据吗?”
我点点头:“很臭。”
师父点点头,说:“自产自销的案件最头疼,死无对证,所以对于证据的要求更高,不然没法给死者家属、群众和办案单位一个交代。”自产自销是我们内部常用的俚语,意思就是杀完人,然后自杀。
“如果是杀了小女孩以后,又回到一楼,奸尸,然后再插匕首呢?”我说。
“毒鼠强是神经毒性灭鼠剂,具有强烈的脑干刺激作用,强烈的致惊厥作用。进入机体主要作用于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和循环系统。临床表现为强直性、阵发性抽搐,伴神志丧失,口吐白沫,全身发绀,类似癫痫发作持续状态,并可伴有精神症状,严重中毒者抽搐频繁几无间歇,甚至角弓反张。”背书是我的强项。
“这……这都高度腐败了啊。”我说。
“在这种潮湿、高温的环境里,两三天就可以高度腐败了。咱这个命案到今天,也发案三天了。”师父说。
我点点头:“死因是解决了,可是仍没有依据说是齐老大杀了赵欣一家。”
老年女性的尸体穿着拖鞋,俯卧在床边的地板上,头发已经被血浸透,整个颅骨已经变形,白花花的脑组织夹杂在头发中间,头下方一大摊血。我轻轻地翻过尸体的头部,发现死者的脸部肌肉已经僵硬,面部遍布血污,已经看不清楚五官。

3

中心现场警戒带外,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围观群众。虽然这里处于青州市的城郊,但是随着城市范围的扩大,元达小区所处的区域已经成为规模较大的住宅区。在一个大规模的住宅区内发生一起灭门案件,社会影响是非常恶劣的。
因为小女孩的颈部软组织完全被割裂了,所以当她的尸体从尸袋内被搬出来的时候,头部过度后仰,小小的头颅好像要和躯干分离一藏书网样,我的心脏猛然抖了一下。
我走近师父所站的卧室窗边。卧室的窗帘是拉着的,但是没有拉好,露出了窗户的一角,阳光从窗帘没有遮盖的地方照射进来。
“对啊,既然不能排除奸尸的可能,就不能排除以性侵害为目的的流窜作案。”我说。
“好吧,在哪儿?”师父知道,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选择了没有自由的生活。师父常开玩笑说,我们是被犯罪分子牵着鼻子走的,他们什么时候作案,我们就要什么时候工作,他们在什么地方作案,我们就要去什么地方。
“不是要连着出差吧?”师父朝我做了个鬼脸。我心里清楚,如果真的有案件,那我们必然会连着出差,因为那一年,省厅法医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
“昨晚理化实验室忙了一夜。”师父说,“今天凌晨出的结果,毒鼠强中毒死亡。”
“为什么肯定与本案无关?”师父问。
“出差?”师父来了力气,“早不出差、晚不出差,应该就是他了。”
这样的推断很合理,我们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床上小女孩的尸体更是惨不忍睹。她躺在床上,瞪着圆圆的双眼,眼神中充满惊恐。她的额部有一处塌陷,应该是遭受了钝器的打击。她的颈部被锐器切割,小小的头颅与躯干只有颈椎相连,软组织基本都断开了。沿着颈动脉的方向,有大量喷溅状的血迹,说明她被割颈的时候,还没有死。小女孩全身没有尸斑,因为她的血基本流光了。
“不会是有小偷以为这下面有什么好东西吧?”保安说。
赵欣一家三口被杀案中发现了浅血足迹,可是齐老大居然没有穿鞋。赵欣一家三口被杀案中,因为小女孩的动脉破裂,我们分析凶手身上应该黏附了血迹,可是齐老大的全身被泥水浸泡好几天,没有办法发现血迹。“到底是不是他干的呢?”我十分疑惑。
“我们打开,看看去?”师父的眼神中充满了兴奋。
“好消息是,赵欣的阴道擦拭物上的基因型和张林的基因型对比同一。”
上午10点,我们的车开进青州市元达小区,小区门口,当地公安局刑警支队的领导已经在等着我们。简单的寒暄之后,我们徒步走向中心现场。元达小区是别墅区,是富人区,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高薪人士。案件的中心现场是位于小区大门附近的一栋小别墅,这栋别墅的产权是青州市某IT公司老板徐清亮的,别墅里住着徐清亮以及他的妻子、女儿和岳母。
为了能让师父把本案的犯罪过程尽量细致地重建,当天下午,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再次和师父复勘赵欣的家。

1

我壮着胆子和师父走到那个人旁边,用勘查灯仔细照了一下,这个人的颈部和头部斜靠在墙上,颈部以下的部分全部淹没在积水里。
“这就是线索?”师父一脸失望,“这种消息也敢说是线索?太不靠谱儿了吧?”
“第二,赵欣的尸体上没有约束伤和抵抗伤,她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打击致死的。”师父没有理睬我的不同意见,接着说,“而且她的下身除了插了一把匕首,没有其他的损伤。衣服没有损伤,楼上的人也没有被惊动。所以赵欣不是被张林强奸的,而是自愿的。既然刚刚有过奸情,张林应该没有作案动机。”
“这个……”总队长显得有些迟疑,“我也想放你们两天假调整一下,不过……”
虽然第一次抓错了人,但是侦查员依旧信心很足。熟人作案,并且是和赵欣可能存在奸情、身强力壮的男性作案:这么多条件被师父推断出来,已经把侦查范围缩到最小。大家知道,很快就会有新的线索被摸出来,新的犯罪嫌疑人很快就会浮出水面。散会后,侦查员分头继续开展调查工作,而我和师父坐上了去复勘现场的车。
“嗯。”师父失望的表情顿时褪去,“昨晚是周二,他又来了吗?”
侦查员的直觉和刑事技术人员的直觉是一样的道理,都是建立在经验的基础上。有的时候很多人讶异为什么所谓的直觉会那么准确,其实都是经验丰富而已。
“原来是偷窥?”
高度腐败的尸体皮肤很滑,极易剥离,所以我和师父很小心地搬动着尸体。在往地面运送尸体的时候,我问:“师父,这个应该与本案无关吧?青州市局的人要恨死我们了,这个案子还没头绪呢,又给他们送来一个。”
“关键是他能自圆其说,我们的证据锁链断了。”邢局长说,“张林交代,他从去年开始,一直和赵欣保持奸情关系。每周徐清亮不在家的时候,张林都会到赵欣家幽会,但是为了防止被赵欣的家人发现,都是完事了就回家。前天晚上,张林去赵欣家,偷情完也确实回家了。”
“我知道应该没有容器,让你去捞的是凶器。”
“我们再去那个地窖里看一看。”师父说。
我和师父走近了赵欣的尸体,尸体还没有被翻动。这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瞪着双眼仰卧在地板上,和老年女性的尸体一样,头下一片血污。显然,她也是头部遭受钝器打击导致的死亡。女人上身穿着棉毛衫,下身的棉毛裤和内裤被一起褪了下来,胡乱地盖在阴部。
“这有什么好说的?接班没见到人很正常,有点儿事也可以先走的。而且也不是神秘失踪啊,大家都知道老大他星期三上午应该是要回老家的,他早就提前请了假。”
“我们天天出差,住在宾馆,吃在饭馆,工作在殡仪馆,所以我们是‘三馆干部’,哈哈哈哈。”师父的笑话真是冷得不行,车上只有他自己笑了。
“不排除你说的这种可能。”师父皱起了眉头,陷入沉思。
“赵欣真的和别人有奸情。”
“现场没有搏斗痕迹,尸体上也没有约束的痕迹,衣服也没有损伤。”师父说,“我认为不是强奸。”
师父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点了根烟,在保安室门口慢慢地游逛。
我和师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尸体挪到地上,放在阳光下。忽然出来一具尸体,而且还是面目全非的尸体,一旁等待的保安吓得够呛,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尸体确实很可怖,因为体内腐败气体的膨胀,尸体已经严重变形,眼球从眼眶中明显地凸了出来,舌头也被腐败的组织顶出了口腔,尸体的皮肤是绿色的,被水泡得锃亮。
地窖的正上方就是电机房,巨大的功率产生的热量,一大半散发在空气里,另一部分就蓄积在这个小小的地下室里。我们穿着冬天的衣服,才进到地窖里两分钟,就已经全身汗透。
“兄弟,很可怕吗?”师父脱下手套,拍了拍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保安的肩膀,“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