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案 死寂圣诞
目录
第十案 死寂圣诞
上一页下一页

1

局长说:“不是线索的问题,案子破了。”我们顿时兴奋起来,局长接着说,“经过调查,老夏确实是在案发前两天去银行取出了他的全部积蓄3万多块钱。这些钱是准备给他儿子的。他儿子在外做些小生意,有几万块钱的资金缺口,就找老夏借,准备元旦回来拿的。老夏前两天去镇里买东西,顺便取出了钱,藏在家里的衣柜里。”
尸体很快被摆放在一字排开的3张运尸床上。尸袋一拉开,一股焦煳味迅速弥漫在空地的上空。虽然我的胃早已排空,但是想到晚上吃的烤肉,依旧酸水翻涌。
“如果仅仅是认识呢?关系不熟的人,或者路过的人,不可以吗?”我问。
很快,我们解剖完毕另一具小孩的尸体,和师父猜想的一样,气管内充满烟灰,全身没有其他外伤,但颅骨崩裂的痕迹当中有几条骨折线是往内凹陷的。
师父知道我还是没有头绪,指了指我手上拿着的打气筒,提示我说:“对你发现的这个凶器,有什么想法吗?”
门口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刑事现场勘查车车顶上的大灯把现场照得雪亮。几名穿便服的刑警正在分头询问参与灭火的消防队员和村民。
这是一个独门的小院,方圆几里都没有住户。院内有两间砖房,都已经没了屋顶,其中一间已经坍塌了一大半。院子里到处都是积水,看来门外的两辆消防车费了不少力气才把大火扑灭,这会儿房子还在腾腾地冒着黑烟。
师父却已经胸有成竹,他沉思了一会儿,对身边的法医说:“颅脑损伤导致人的死亡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这样看,应该是凶手先打击老夏的头部,导致他倒地昏迷,然后将他拖进燃烧现场,放在床上。发现两名小孩以后,又用钝器打击导致小孩昏迷。在这个过程中,老夏因为颅脑损伤严重而死亡,但小孩只是昏迷。等火烧起来,死了的老夏和活着但在昏迷中的小孩都被烧死了。”
“3个小时我们肯定忙不完,接灯泡吧,最好能找到瓦数大的,然后再用手提勘查灯辅助照明。”师父一边说,一边在停尸房后面的空地上寻找一块能放下3张停尸床还能方便解剖的地方。
师父的话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我说:“哦,我是这样想的。这不同于一般的打气筒,应该是给摩托车打气的那种。而且我发现打气筒的地方是一条小路,旁边是山路,骑自行车经过的可能性不大,只可能是徒步或者是骑摩托车。”
尸体身上的衣物基本已经被烧干净,皮肤都已经炭化,3具尸体的姿势都是拳击的姿势。
我们走进第一间尚未倒塌却没了屋顶的屋子,发现这里是这户人家的厨房和仓库。灶台上放着四个空碗,锅里有一锅面条。厨房内被熏得漆黑的墙壁全部湿透了,地面上也全是积水。没有什么可以勘查的,我和师父又走进另一间坍塌了一半的房间。
师父蹲了下来,用放大镜照着其中几块碎片的拼接处,说:“别的字可能认不出来了,这两个字应该看得出来吧。”
突然一个刹车,车子颠簸了一下,驾驶员阮师傅叫了一声:“哎哟,对不起!”我吓了一跳,看了看黑咕隆咚的窗外,问:“怎么了?”
“这次小秦的表现很出色。”师父从桌下拿出我找到的凶器,“我们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个打气筒就是作案凶器,而且我们在打气筒上找到了可疑的指纹。”
“嗯,是某某盆业。”我挠了挠脑袋,说,“我早就想到了,既然是起火点,那最大的可能是装汽油的容器啊,这不算什么好的发现吧?”
“在……在吃饭呢,师父。”
师父对照着脑组织有些偏红的部位,仔细观察着颅骨迸裂的痕迹。突然,师父眼睛一亮:“我就说嘛,这根本就不可能是意外失火的事件。”
到了殡仪馆,我们都傻了眼。那一年的清夏县还没有建成尸体解剖室,殡仪馆到处都是黑咕隆咚、静悄悄的,只有当我们走进停尸房时,才终于听见了凡间的声音,那是冰冻尸柜压缩机发出的轰鸣声。停尸房也没亮灯,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没有一丝月下的浪漫,反倒多了些阴森的感觉。
我使劲儿地点了点头,满脸的兴奋。
“您先前不是说起火点是屋子中央吗?”邵法医问。
“调查情况很清楚,老夏是一个非常好客的人,如果不熟悉,晚餐不会这么简单。所以我认为,凶手是经常来老夏家吃饭的人。”师父说。
“先简单了解一下情况吧。”师父皱着眉头看了看糟糕的现场,说,“这样的现场比较难勘查,一片狼藉,消防过程也破坏了一些痕迹。”
“3个小时肯定忙不完。”邵法医咽了一口口水。师父的言下之意是,今晚别睡了。
师父当然知道我的这个习惯,笑着问我:“不会吧,腐败的尸体说难闻可以,火烧的尸体可不难闻,肉烧熟了都是香的。”
我明白师父的意思,他是想更仔细地观察死者喉头的情况。我用手术刀沿着尸体的下颌缘把肌肉全部切断,然后从颈部伸进几个手指到尸体的口腔,掏出舌头,接着将咽后壁的软组织切断,很顺利地将舌头掏了出来。
“哦?有依据吗?”局长顿时来了兴趣。

4

虽然我一开始就抱着发现凶器的心理准备来的,但没有想到会是一个这么大的打气筒。随身携带的物证袋的尺寸显然不够,我只好用两个较小的物证袋分别套住打气筒的两头,保护上面的原始痕迹。因为一头是着力点,可以判定这是否真的就是凶器;另一头是抓握点,可能会找到认定凶手的证据。我就这么拿着打气筒,一路向现场小跑而去,心里充满了欣喜:我真的发现了凶器!
“还能怎么办?睡觉去。”师父打了个哈欠,笑着说,“法九_九_藏_书_网医是人不是神啊,得睡觉的。你们回去休息吧,参加9点的专案会。”
“我还没说完呢。”我很不服气,“关键是看死者的呼吸道有没有烟灰炭末。”
“先看小孩的吧,先易后难。”师父说着,走到两具小孩的尸体旁,开始检验尸表。虽然尸表已经全部炭化,但是尸表检验一样不能少。尸表检验和尸体解剖都没有发现明显的外伤。我用止血钳夹住尸体气管的一旁,用洗净的手术刀轻轻切开小孩非常稚嫩的气管,气管壁很薄,意外的是,整个气管内全部都是烟灰,热灼伤也非常明显。
技术员按照师父的指示在地上刮蹭着灰烬。师父左右看了看,又看了看湿透的墙壁,说:“把尸体拉去殡仪馆尸检吧。”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揉了揉僵硬的脖子,坐直了身体,看见师父也趴在桌上睡着了。局长拿起电话,问:“怎么样?”
以前听见有案件,我会满心欣喜,可是这次挂完电话,我却充满了内疚。
“一只小猫横穿马路,来不及刹车,好像给轧了。”阮师傅说道。我的心里揪了一下,暗暗为这倒霉的小猫默哀,一条小生命就这么陨灭了,不知道今晚我们要去的现场,又会是什么样的惨状呢。
师父问:“人抓到了吗?”
“嗯,我们也觉得可疑,但还是要尸检了才能明确性质。”
“看来他家条件还不错吧?”
转眼就到了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圣诞节。街上到处都是圣诞树和彩灯,最开心的是我把女朋友铃铛接到了省城。
听师父这么一说,我们都凑过头去看。
“都是钱惹的祸。”师父感慨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亲侄子也会下手灭门啊!”
这里应该是卧室,摆放着两张床,坍塌的砖瓦下压着的是类似桌子、衣柜之类的家具。刚走进屋内,突然,迎面塌下两块砖,着实吓了我一跳。还好3具尸体都躺在自己的床上,没有被塌下的砖瓦压坏。走近尸体,一股浓重的肉煳味扑面而来。
“尽信书不如无书。”师父说,“死后焚尸的尸体很多时候也是斗拳状。只要火势凶猛,软组织迅速受热收缩就会呈斗拳状。”
“而且,我刚才试了一下。”我用止血钳的尖端轻轻地擦蹭着骨折中心点的蓝色痕迹,“轻擦是擦不掉的。应该是压嵌到了骨质里。”
看来老夏是这座小院的主人,而且报案人显然和老夏的关系非同一般。
“你在外围看看,我进去看看起火点。”师父揉了揉通红的眼睛,转身对身旁的痕检员说,“给我准备一个筛子。”
我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干法医这么久,我养成了一个习惯,碰见有明显异味的现场和尸体,我都会使劲儿地揉几下鼻子。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有效果,揉过了鼻子,通常我就不会觉得异味难以忍受了。
“给我们找3张运尸床吧,这样就不用蹲在地上解剖了。”师父说。
我点点头表示认可,问道:“那第二个依据呢?”
我跟着师父进去,这里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迎面而来一股浓浓的焦煳味,分辨不清烧的是木头还是人肉。
为了发现更多的痕迹,我用纱布仔细地擦拭尸体的颅骨,想把骨膜擦干净,以便更好地观察凹陷性骨折的形态,心想或许可以更细致地推断出致伤工具的形态。
专案会场开始有些嘈杂,大家兴奋地交头接耳。
“是的,那里应该是装助燃剂的容器,也是起火点,火势很快就蔓延到了尸体上。”师父说,“回头我们再去现场看看那一片灰烬。”
“头部有外伤!”邵法医说道。
晚上10点,我们终于赶到了狼狈不堪的现场。
老夏的头皮虽然也被烧焦,但是颅骨并没有烧得很严重,更没有迸裂。切开头皮后,我们发现老夏的颅骨左枕部、左顶部有好几处凹陷,颅内更是损伤严重。
“平安夜不平安啊。”一直沉默的师父叹息了一句。
我抬起手臂用上臂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舒了一口气,说:“被师父言中了,真的是杀人案件。”
“一般吧,但他节俭得很。”
我低头仔细地观察师父放大镜中央的位置,果然有两个小字依稀可辨:盆业。
师父摇了摇头。我很诧异为什么师父没有把我们的重大发现公布于众。
走到了现场的厨房,师父指着灶台说:“锅里有一锅面条,桌上有4个碗,这是反常现象。家里就3人,按道理说拿出3个碗就够用了,因此多出的这个碗肯定是用来招待熟人的。”
师父点点头,说:“对了。这就是我想说的。激情杀人不见得是熟人作案,但是在死者家中激情杀人,通常就是熟人作案。”
“傻!炭化了还看什么生活反应?”师父说道。
这句话引起了我的强烈反感,我皱起眉头,说:“死者也有尊严。”这次,我抢在师父的前面说出了这句话。
下午的专案会,小小的会议室内挤满了人,刑警们都已经养足了精神,眼神中都充满了期待。在侦查工作陷入僵局的时候,专案组对刑事技术工作,尤其是法医工作更加充满期待。
师父抬头看看我,我正愣在一旁沉思。师父立即明白了我的心思:“怎么,还不相信是杀人案件?那我们就看看大人的尸体,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我突然茅塞顿开:“熟人作案!”
师父看着我得意扬扬的样子,说:“别太自负,你仔细看看这几片塑料片,是我从起火点的灰烬里筛出来的。”原来师父真的用了几乎一上午的时间,把现场中心的灰烬慢慢地筛了一遍,从中发现了这几片让师父欣喜的塑料片。
还看现场?我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此刻,我很困,我只想念我的枕头。
“死者的家属肯定觉得不行。”师父幽幽地说道。
这个分析显然没有引起专案99lib•net组的兴趣,县局局长说:“有没有其他什么指导思想?”
师父的手心里攥着几个塑料片,看起来已经被烧得不完整了。
“看来凶手很有信心。”师父说,“他先让小孩失去抵抗,然后把他们烧死,并不担心小孩会活过来。所以我认为,他所用的助燃物应该是汽油之类极易燃烧的东西,他把汽油直接浇在死者身上。”
“看皮肤烧伤,有无生活反应,有无红斑、水疱。”我心想这种小问题也想难倒我?虽然我反应很快,但挨骂也很快。
局长说:“是的。你分析完了以后,目标就基本锁定了,是老夏的亲侄子。这个人天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经常去老夏家蹭吃蹭喝。你们说是经常去老夏家吃饭平时还骑摩托车的人作案,我们第一个就想到了他。幸好有这个打气筒以及打气筒上的指纹,让这起案件证据确凿。真的谢谢你们!”
“我们目前有充分的依据推断此案是一起激情杀人案件,而且是熟人作案。”师父接着说,“凶手应该经常在死者家中逗留,并且有驾驶摩托车的习惯。”在侦查员们神采奕奕的目光中,师父简短地介绍了我们做出如此推断的依据,说得全场纷纷点头。
师父继续问道:“过程交代了吗?”每破一个案件,师父都会详细地询问作案过程,然后和我们推断的过程相比对,这样不断地总结,就会不断地提高。
疲劳工作后不到4个小时的短暂睡眠是最让人难受的,尤其是被门铃唤醒的那一刻,我感觉有千百只大手把我摁在床上。我没有睡好,因为梦里全都是那蓝色的钝器像放电影一样飘过。可惜梦就是梦,醒来想想,我还是不知道那应该是件什么样的工具,既能挥舞用力,又能一招致命,关键是这么顺手的工具很少有蓝色的。
师父打开现场概貌的幻灯片,说:“大家可以看到,卧室现场虽然房屋基本塌了,但是屋内的衣柜并没有塌。虽然衣柜也被烧毁大部分,里面的衣物也基本烧尽,但是衣物碎片不应该散落得整个现场都是。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凶手用衣物当助燃物,二是凶手翻动了现场寻找财物。”
掏舌头是我们常用的简称,意思就是从颈部把口腔内的舌头掏出来,然后可以把整套内脏全部和身体分离。这种办法通常运用在需要法医组织病理学检验的时候,要取所有的内脏切片,在显微镜下诊断。
大家纷纷点头。这样就可以解释老人小孩为什么在同一燃烧现场,却分别是死后焚尸和生前烧死的问题了。
不一会儿,我把烧碎的塑料片拼了一个大概,松散散地摆在地上。这时候,师父递给我一个放大镜,我接过来仔细观察地上的塑料碎片,发现上面隐隐约约有几个凸起的汉字,可是大部分已经被烧毁,很难辨认。我抬头看了眼师父,说:“没觉得有什么好线索啊?”
不知怎么的,师父的这句话反而引得我想吐,我突然想起了今晚狼吞虎咽下去的那顿烤肉。
“您的意思是说小孩是被打晕以后,活活烧死的?”邵法医问道。
“师父小心,”坍塌了大半的屋顶看起来空荡荡的,时不时有泥沙往下掉落,我走得胆战心惊,“这屋子随时可能会倒塌啊。”
县局局长、师父和我留在了专案指挥部。师父和局长轻松聊着家常,等待侦查员们的消息。我实在太困了,斜靠在椅子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师父用止血钳指着颅骨迸裂的许多骨折线中的一条,说:“你们看,这条骨折线边缘的颅骨是往内凹陷的。我们知道,烧死的尸体中颅骨迸裂的骨折线是因为脆化、膨胀而形成的,骨折线都是线形的,绝对不可能往内凹陷,对吧?”
专案会上烟雾缭绕,刑警们显然连4个小时的睡眠都没有,一个个眼圈发黑、眼睛发肿。刑警们就是这样,知道吸烟不好,但是经常熬夜,只能通过香烟来提神、支撑。他们都是这样,消磨自己的青春和健康来打击犯罪、保护人民,有时还要遭受各种非议。
“我们看现场的,各种危险都会遇到,有充满毒气的现场、有随时可能爆炸的现场,当然也包括这样可能会倒塌的屋子。”师父点点头说,“你有保护自己的意识非常好,不过不能因为现场有危险就不看现场啊,职责所在,义不容辞。”师父拿过技术员递过来的安全帽戴上,走进了现场。
铃铛这个姑娘,性子有点儿倔,和我一样也是法医专业毕业。我好说歹说才劝她放弃了法医的工作,转行当了医生——这当然有点儿私心,我自己整天在现场忙碌奔波也就够了,真是不忍心让铃铛也这么折腾。
我小心翼翼地拿起打气筒看,这个打气筒比我们常见的型号要粗大一些,一般是用来给摩托车打气的,它的外表已经被露水打湿,底座涂了蓝色的油漆,有几处油漆已经龟裂、脱落,露出了黑灰色的底色。底座的周围可以清晰地看到几处红黄色的附着物,我知道,那一定是血迹。
这是几片红色的硬质塑料片,我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特别有用的线索,抬起头看了眼师父。师父正微笑着看着我:“怎么?没有发现这其中的奥妙吗?”我又低头看了看,茫然地摇了摇头。
很快,简易灯被当地的法医和痕检员架了起来,用的是工地上的照明灯,很亮,但同时也很烫。与此同时,99lib•net尸体也被殡仪馆的师傅开车拉了回来。
“嗯,还要看呼吸道和肺脏有没有热灼伤。同时,要看有没有一氧化碳中毒的征象。”师父强调说,“很多人在火场中还没有吸入烟灰炭末,就已经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了,这样的尸体因为没有吸入烟灰,会被误认为是死后焚尸。”
“这是什么?”我走近仔细地看了看这几片不起眼的碎塑料片,“师父的发现可不如我这个啊,哈哈。”
我将尸体的上呼吸道和肺脏全部和胸腔分离以后,惊讶地发现,死者的喉头居然没有一点儿烟灰或者烧灼的痕迹。
“没事了吧?没事我走了。”殡仪馆的师傅打着哈欠说。
“去吧,一会儿我自己打车回家。”刚刚还笑嘻嘻的铃铛姐姐,这会儿眼眶已经有些发红。我们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一直都是离多聚少。可她毕竟也是法医系毕业的,政治素质必须是很高的,所以她一抹脸,反倒坏笑着安慰起我来,“去吧,去吧,下次我再宰你一顿大的!”
师父接着说:“另外,你还记不记得,3具尸体的身上都没有抵抗伤。尤其是小孩的损伤,是被人从面前一击致晕的,如果不是熟人,这么大的小孩应该会知道遮挡、抵抗。正因为是熟人,所以小孩对他拎着打气筒走进卧室并没有多少防范。”
“是的,没有猜错的话,另一个小孩的情况和这个一样。”师父说。
“清夏县烧死3个。”
“哈哈,小时候没有玩过拼图游戏吗?”师父说道。
“3名死者都被钝器打击头部。老夏是被打击头部致死,小孩是被打击头部致晕以后烧死的。助燃物是汽油。”师父说道,显然,今天一早他就接到了理化实验室的电话,通过检验,确定了凶手携带了汽油用于助燃,“所以,凶手应该是可以轻而易举获取汽油的人。”
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反光的地方时,突然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原来那是一个蓝色的打气筒。
“那您看,作案动机是什么呢?”局长依旧不依不饶,希望能够尽可能缩小侦查范围。
师父笑了笑,说:“是的。但是我觉得这很重要。在死者的家中激情杀人,说明了什么?”
局长点点头,问:“既然您说是激情杀人,怎么又会是抢劫杀人呢?”
师父这个工作狂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连我都非常诧异。师父接着说:“休息一下,下午我们再碰头,我还没有想好,我要去看看现场。”
“会不会是你剥离骨膜的时候污染了?”师父拿过颅盖骨,仔细地看着,又查看死者的衣物有没有蓝色的东西。
我回头想了想,突然不太理解师父的意思:“咱绕了一大圈,敢情就分析出一个激情杀人?”
一跑到现场外面,我就大声地喊起了师父。一会儿,师父戴着头套和口罩走了出来,满脸笑意:“让我猜猜,你找到了凶器!”
师父微笑着点了点头,对我熟练的手法表示认可。
“这种可能性我也想过。我查看过,死者家里没有用得着汽油的工具,没有常备汽油的必要。”
“对,这是其一,其二是这起案件应该是一起激情杀人事件。”师父说,“你想想,如果是预谋杀人,可以用桶带来汽油,方便携带、方便泼洒。而该案是用盆装的汽油,那么最大的可能是凶手杀人后,就地取材拿了个盆,用盆接了摩托车内的汽油,然后焚尸的。”
专案会散会了,侦查员们都回去睡觉了。我则很不情愿地和师父来到现场。现场仍被警戒带围着,为了防止万一,县局还派出了民警在警戒带外看守。看着被冻得发抖的值班民警,我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一定要早点儿破案,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也让民警们少受一点儿苦。
“又有案件?”

2

“侦查范围很小了,我们很有信心。”局长说道,“不过,我们怎么甄别犯罪嫌疑人呢?”
我依旧十分迷茫,就算能把这些碎片拼在一起,又能说明什么呢?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嘴上不服输:“我可是拼图高手。”
在师父对案情进行分析的时候,我隐约有了新的发现。我招呼身边负责照明的痕检员过来,用强光手电照射老夏颅骨凹陷性骨折的中央。这时候死者的颅骨骨膜已经被我擦干净了,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和清晰的凹陷骨折线。
“破案,能等吗?”师父摘下安全帽,率先坐进车里,“去殡仪馆。”
“既然是激情杀人,动机就不好说了。”师父皱了皱眉头,“但是,凭感觉,里面可能有财物纠纷。”
“死亡3人,我们必须到场,不管什么性质。再说了,你敢保证不是死后焚尸?”师父说,“别废话了,按时到。”
老夏的尸体,我们检验得更加仔细。打开胸腔以后,我隐隐地发现他的肺脏不像两个小孩的肺脏,竟然没有一点儿烧灼伤。我拿起手术刀准备切开气管。师父拦住我说:“这个慎重一些,掏舌头吧。”
20分钟后,我和师父已经坐在了前往200多公里外的清夏县的车上,乡村小路上夜色正浓,除了车灯照射出的那一片光亮,几乎一无所见。四下里静悄悄的,城市里热闹的圣诞气氛早已被抛在几百里外。
“屋顶都烧塌了,当然厉害了。”师父一边观察地面,一边用脚尖蹭了蹭硬土质的地面,说,“这里炭化最严重,这里应该是起火点,而且有助燃物,提取了快送市局理化检验,看看是什么助燃剂。”
“领导好,”这个时候,当地的刑警大队长走出了现场,“你们来得好快啊。初步看了,一老两小,3条命。起火原因消防部门正在看。还不清楚是生前烧死还是死后焚尸。尸体被烧得挺厉害。技术人员正在看现场,目前还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不会。”我拿止血钳指了指其他几处骨折九*九*藏*书*网凹陷的地方,“一共有7处凹陷性骨折,5处都有蓝色的痕迹。”
“给你20分钟时间,大厅门口集合。”
“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用勘查车车顶的大灯,很亮,不过一箱油只能照7个小时,现在咱们只剩下半箱油了。”清夏县的邵法医说道,“还有就是用接线板接一个灯泡到外面,不过亮度有限。”
“会不会是死者家里的汽油呢?”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戴上手套捏了一下老年尸体的胳膊。胳膊上“咔”一声响,掉下来一块烧焦的皮肤。
我们纷纷点头。师父接着说:“这个骨折线应该是一条凹陷性骨折线,凹陷性骨折,脑组织内又有出血,又没有对冲伤,那么就只能是外力直接作用所致了。”
“我住在离这儿3里远的那边。”报案人很热心地指着远处,说,“晚上5点的时候,天开始黑了,我就看到这边有烟,随后就看到有火光。开始以为是在烧什么东西,后来发现不对劲儿,火很大,就赶紧打了119。打完报警电话我就跑到这边来,看房子烧着了,我也进不去,就喊‘老夏、老夏’,一点儿动静没有。后来听消防队员说老夏被烧死了。”报案人是个50多岁的老头,他的眼睛红肿,像是哭了很久。
师父凑过头来。强光手电把剥离了骨膜的颅骨照得雪白,同时,也把尸体颅骨骨折凹陷的中央一处隐约的蓝色痕迹照得清清楚楚。
“哦,等着吧。”殡仪馆的师傅显得很不耐烦,“明天再解剖不行吗?这么急,都12点多了。”
听不清电话的那头说些什么,只看到局长的表情充满喜悦。不一会儿,局长挂断了电话,说:“有了你们的推断,我们省大事儿了。”
师父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你的这个发现应该是我们今晚最大的收获了。”看到师父的眉宇间洋溢着喜悦,我知道他的这句话是对我今晚工作的最大肯定。
法医是人不是神,却干神才干的事情,我心里不太高兴地想着。睡三四个小时,还不如不睡呢。想归想,但是我知道师父的脾气,对于案件,他绝对是一丝不苟的。专案会对法医也一样很重要,只有通过专案会上的交流,才能让法医了解刑警们侦查到的情况,让侦查员们了解法医的推断,只有充分地沟通,才能保证快速准确地破案。所以我也没说话,默默地坐上车。一上车,困意就弥漫了整辆车,师父在我之前响起了鼾声。我回到宾馆简单冲了个澡,就沉沉地睡去。
师父简单地沿警戒线外围走了一圈,背着手,一边蹭掉鞋子上的泥,一边走到报案人身边询问情况。
“蓝色的物质,片状,附着力强,我认为这应该是油漆类的物质。”我重新仔细看了看,继续说,“能够被压嵌到骨质里,应该是用钝器将油漆压嵌进去的。结合几名死者都是被钝物打击头部导致死亡的,所以根据这个蓝色的物质,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凶器外表涂有蓝色油漆,凶器打击颅骨,将凶器上的蓝色油漆压嵌到了颅骨骨质里。”
“我也知道那是装汽油的容器的灰烬。”师父神秘地笑了一笑,“但你见过拿盆装汽油焚尸的吗?”
“基本交代了。是老夏无意中说漏了嘴,说自己取了3万块钱,然后那小子就动了杀机。用打气筒打头,再从摩托车内取油焚尸。”又破一起命案,局长很是兴奋。
师父问:“有线索吗?”
“谁发现尸体的?”师父和刑警队长握了手,问道。
“在各自的床上躺着?”师父摸了摸下巴,“5点就睡觉?而且睡熟到连着火了都不知道?”
“走吧,去参加专案会。”师父看我洗漱完毕,催促道。
毕竟是师父经验丰富。打开气管,果然,整个气管壁都很干净,没有异常。
“第一步要确定是生前烧死还是死后焚尸,这对案件的定性有关键作用。”师父显然是想考察一下我的理论功底,“生前烧死和死后焚尸有什么区别?”
我明白师父的意思是让我去寻找蓝色的钝器,而他要去清理起火点的灰烬,看有没有更深一步的发现。
原来师父的发现是这个,这是一个不正常的装盛助燃剂的工具。我陷入了沉思:这能说明什么呢?
站在一旁的痕检员麻利地收起录像机,显然是对我们的磨磨蹭蹭有些不满,他耸着肩膀、跺着脚、打着哈欠,说:“省厅领导就是敬业,尸体都烧成了这个样子,你们还这么认真地缝合,有意义吗?又开不了追悼会。”
“尸体呈斗拳状。”我说,“书上说,斗拳状是生前烧死的尸体的征象啊。”
又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尸体身上的切口、裂口全部缝合,我们才脱了解剖服、洗了手,结束了晚上的工作。我抬腕看了看表,居然已经5点钟了,寒风中的我们双脚都已经冻得麻木。我搓着手,拼命地跺着脚,希望能够促进手足部的末梢血液循环。
“不是吧。”我虽然没有见过烧成这样的尸体,但是理论功底还是不错,“书上说了,烧死的尸体经常会出现颅骨迸裂的现象,是燃烧后颅骨脆化、脑组织膨胀等原因造成的。”
“烧得很严重啊。”我说。
“都快12点了,您的血压有些高,不如回宾馆休息,明天再看尸体吧?”刑警队长关心地对师父说。
“下一步,让你的兵多休息。”师父笑着说,“让大家休息吧,看一个个累得,身体是自己的,要以人为本啊。”
师父说:“我这里说的激情杀人,是指临时起意的杀人。如果在交谈中,凶手得知老夏有钱,临时动了杀机,也是可能的嘛。”
“现在怎么办?”痕检员挠了挠头问。他显然被我的一句话说得很不好意思。
“可是,仅仅根据一个盆就判断是熟人作案,总感觉依据不是很充分啊。”虽然法医工作很多时候需要推理,有时我藏书网们戏称自己的工作就是“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但是我们每次推理都有充分的依据,如果没有依据地瞎猜,失败率当然会很高。对于师父的这个推断,我还是心存顾虑。
“火扑灭了以后,一个消防战士进来清理现场,发现3个人在各自的床上躺着,都烧得不成样子了。他就联系了我们,我们也第一时间上报到了省厅。只是没想到你们到得这么快,呵呵。”
“和小孩的损伤形态是一致的。”师父说,“用钝器打头。”
“老夏家几口人啊?”师父随口问道。
这片草丛离现场大概有两公里,旁边是一条村民平时拉板车走的小路,路比较窄,汽车肯定开不进来,但自行车、摩托车肯定没有问题。打气筒看上去有八成新,还不到报废的程度。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找到这么一个打气筒,我暗暗高兴,这是凶器的可能性已经很大了。
我点点头,觉得师父分析得很有道理。师父接着说:“小孩的头部损伤,虽然能够致昏,但是没有致死,更印证了凶手是仓促杀人、焚尸。”
“通过一个上午的现场勘查,结合昨天的尸体检验,我们有了新的发现。”师父开门见山。话音刚落,整个专案组都精神振奋。
师父没答话,掀起警戒带走进了现场。
“在哪儿?”一听到师父习惯性的开场白,我隐约感到这顿浪漫晚餐算是泡汤了。
“烧死?非正常死亡啊,我们也要去?”跑了半年的命案,非正常死亡事件对我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我祈望着不是什么必须去的大事儿。
“居然是生前烧死!”我讶异地说道。
我点点头,伸手碰了一下尸体,“咔”一下又掉下一块烧焦的皮肤,露出了猩红的皮下组织,在强光灯的照射下分外阴森恐怖。

3

“看,这是死后焚尸。气管内也应该是干净的。”师父说。
突然,我眼睛一亮,说:“师父,你看,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我用止血钳指着那一处蓝色痕迹,“怎么会有蓝色的东西?衣物都被烧焦了,不可能是衣物的残渣。”
师父神秘兮兮地举起戴着手套的右手,说:“师徒同心,其利断金。你看看,我也有发现。”
“当然不可能仅仅根据这一点。”师父一边说,一边招呼我向现场走去,“我还有两个依据。”
“我知道了,您是说凶手是驾驶摩托车来到现场的。”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交给我吧。”局长信心满满,转头对摩拳擦掌的侦查员们说,“不用多说了吧,行动吧!”
“嗯。”师父点了点头,说,“这里出现蓝色的痕迹确实比较奇怪,你有什么看法?”
晚上,我开开心心地带着铃铛去韩式烧烤店吃晚饭,没想到第一锅肉刚烤熟,手机猛然响了起来。我皱了皱眉头,一边暗想可千万别是什么案件,一边忐忑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手机屏幕赫然显示“师父”两个字。
师父不仅是刑侦专家,也是火灾事故现场的鉴定专家,对火灾现场的勘查也非常有经验。
“有。”师父说,“我在筛现场灰烬的时候,除了发现盆的碎片,也发现了很多不同季节衣物的碎片。”
“是的,烧成这种程度的尸体,尤其是幼儿尸体,通常会有颅骨骨缝分离,甚至颅骨迸裂的现象出现。”师父认可了我的观点,“但是,从脑组织的颜色来看,应该是有外伤的。”
局长的眼神里充满了失望,看来他原本对省厅的刑侦专家抱有很大的期望:“那……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仍然希望师父能够给专案组指点迷津。
“对,很好。难道凶手徒步端着一盆汽油来焚尸?”师父用调侃的语气说道。
师父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对我这句话以及这一夜的出色表现和重大发现表示认可。
师父喝了口茶,接着说,“既然凶手费了那么大劲儿去摩托车内取油,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再搬动衣物做助燃物了,因为现场有很多木头家具和被褥,何必再花时间搬衣服呢?如果是为了在现场寻找财物,那就有可能把衣柜中的衣服弄得满现场都是了。”
“能想办法照明吗?”师父问道。毕竟尸体解剖必需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有充足的光线。
“老夏的儿子儿媳都出去打工了,老伴去世了,他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孙子,一个6岁,一个4岁,听说都被烧死了。”
按照师父的安排,我一个人围着现场周边搜索,脑子里只有蓝色的钝器。走了个把小时,突然,我的眼睛被远处草丛中的一片反光刺了一下,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面闪闪地亮着蓝光。我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儿,发了疯似的向蓝光处跑去,边跑边戴上纱布手套。
师父在一旁皱着眉头不说话。很快,他突然间像想到了什么,用手术刀麻利地切开小孩的头皮。小孩的头皮已经烧得不完整了,而且非常脆。头皮下到底有没有血肿已经无法分辨,但是切开头皮后我们发现孩子的颅骨已经碎裂,有几块颅骨黏附在头皮上,在师父剥开头皮的时候掉落下来,露出红白相间的脑组织。
虽然还没有确定是否是一起命案,但毕竟是3条人命,整整一夜,侦查员们都是按照命案来进行侦查的。因为老夏家是独门独户,家里所有人都被灭口了,所以经过一夜的侦查,并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目击者也仅仅知道,起火时间是下午5点多钟。对于老夏家的矛盾、情仇的调查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村民们都反映老夏为人忠厚,儿女又在外打工,并没有查出明显的矛盾关系。所以,调查工作目前已经陷入了僵局。
师父又仔细看了看其他几处凹陷性骨折的地方,皱起了眉头。
当师父说已经通过尸检确定是一起命案的时候,侦查员们并没有太多的讶异,显然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