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目录
第四章
第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啪”的一声,齐之君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喝道:“不会的?你在替男人发言?你了解男人吗?”
见李茂才霸气非常的气势一时似乎被妻子压了下去,身为一家之主的齐父连忙赶紧趁机瞪了李茂才一眼。不想,李茂才却一点都不给齐父留面子,虎着脸用眼睛扫了一眼齐父,举起杯子一仰脖就把杯子里的酒饮尽。
瞬间,李茂才晃荡着身子挣扎着站了起来。
“拿来了。那李茂才气派真够大的啊,一送就送半个猪屁股!王东都拿不动,用他玩的滑轮车把肉拖过来的!”齐母说罢放下青菜,便端着一盘咸菜走了出去。
“来了,来了!”
“我跟您说了,一两句话说不清楚!”见母亲近乎一针见血地直接点到了自己最心虚的地方,齐之芳的心有点乱了,她故意岔开话题道:“孩子们都饿了吧?”
“还要我说?再说你父母的脸都丢完了!”
“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王红,妈妈不在家!”
“你利用我——”
这次又是齐母第一个反应过来,她三两步赶上去企图拦阻王红,但是已经太晚了,王红已经进了厨房。
齐之芳满脸愧疚地从厨房方向走出来,一手牵着王红。王红邀功般地向众人炫耀道:“妈妈藏猫猫,是我把妈妈找着的!”完全不知道就因为今晚她童言无忌的一句话,便将几个在场的大人推到了悬崖的边缘。
“不会的。”齐之芳玩起了自己的衣角。
齐之芳不敢看李茂才:“我洗手呢,李处长来了?”
李茂才没接茬,闷头继续喝酒。
齐母迅速做出的反应,让齐之君不由暗叹女人天生就是善于说谎的动物这句话是多么正确。齐之君瞥了一眼李茂才,道:“啊,没有——一般芳子一进家门就到厨房洗手去。”
李茂才听到这话立刻定住了。齐母知道大事不好,忙冲出厨房一把推开窗户向楼下大喊道:“齐之芳不在家!出去了!”
李茂才闭着眼睛咕噜道:“舒服着呢。”
“齐之芳,出来!没脸见我了吧,啊?有脸你为什么不敢出来啊?”
再有千杯万盏的酒量,也架不住心内有事。酒入愁肠,才不过小二两酒就让李茂才眼睛微露出醉意,面孔越发阴沉。
李茂才跟着戒指追了几步,把它捡了起来。
就在齐之君半强迫半劝慰地即将把李茂才成功地搀扶到自己的房间之内时,小杂货铺中那名中年妇女的声音,尖锐地穿透了齐家屋内来之不易的安静:“二楼五号的齐之芳,接电话!”
“我对他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使劲想培养感觉,越使劲越没感觉。”齐之芳抬起头大眼睛一闪一闪地望着齐之君。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就像瞬间重回到了她刚刚初恋时为情所困的少女。
“还不快去。”姥姥的一句话,让王东如蒙大赦。
“我嫂子又回娘家了?”齐之芳的语气里多少有点嘲讽也有点幸灾乐祸。
要不是齐之芳是自己的亲生闺女,齐母真的想把齐之芳和男人们的事彻底甩手不管了。事都做到了这个麻烦的地步,竟然还觉得被自己伤害的人可怜。齐母不知道齐之芳这种天真多情到了糊涂地步的性格究竟是随了谁?
“我当然要找能养活他们的人。”
不想这番话,却让李茂才的脸色越来阴沉。
“你们!”
齐母打了齐之芳手一下,皱眉道:“哎哎,洗手了吗?医院出来不洗手就吃!”
“你看看!这么实诚的人你上哪儿找去?”
“妈妈在这儿呢!”
“你们以为干部处长是干什么吃的?干部处长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要掌握人的历史和目前动向。像我这样有经验的干部,不调查研究会乱发言吗?告诉你们,我在进这个门之前,已经做了普遍深刻的调查研究!你们隔壁邻居已经告诉了我,齐之芳是几点钟回来的,谁送她回来的。还有,在我进这个门的前一分钟,我还听见齐之芳唱歌。我哪一点错待了她齐之芳,我待她还不够好吗?她连我的面都不肯见?我就是不放心她的身体,想看看她,送点儿吃的给她,慰问慰问。”
戴世亮从外衣口袋掏出几个医院的小药袋,敲了敲传呼电话窗口。
“他变卦了?”
“二楼。”
李茂才却一甩胳膊,猛地挣脱开了齐之君拉着他的手,步履蹒跚地往厨房方向走。
“吱呀”一声,门开了。齐之君笑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因为紧张,他的笑容显得很假、很硬。
“完了。”齐之芳仿佛猛地下了什么决心。
见李茂才端起酒杯开始跟齐父、齐之君这对父子在客厅中开始推杯换盏之时,齐母觑了一个空子手里拿着个小板凳闪身溜进了厨房。
“干吗让他知道?”齐之芳别转过脸去。
“哼!齐之芳跟你什么关系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你是什么人我也调查清楚了。我要不是干部处长,是个什么财务处长,文化处长,说不定就让你蒙混过关,带着你那见不得人的背景,混到这个家里。”李茂才冷哼一声。
齐之芳一瞬间突然醒过闷来。
齐之芳张嘴刚想说点什么,不想齐母的声音却恰好从门外传来:“芳子、之君,李处长来了!”
在李茂才走到齐家门口的时候,他却忽然猛地一停寒着脸转回了身子。李茂才盯着齐之芳,一字一句地说道:“在我心里跟明镜一样。你那位光荣牺牲的丈夫要是没有牺牲,还得养活别的男人的孩子。”
“没错,发现不合算,不卖了——你还在这儿干什么?”齐之芳突然疯了似的向李茂才吼叫道,“怎么还不走!”
“哦,对了,我让王东把李茂才送的肉拿过来,他拿过来了吗?”刚出院的齐之芳显然不愿意听母亲絮叨小魏的事,搞坏了心情。
“我调查了一圈儿,现在把所有线索都归纳到一块儿了。我算是走运,不然就轮上我为那男人抚养孩子了。”李茂才放下这句话,转身继续就向门外走去。
疾步穿过齐家不大的客厅,戴世亮正要开门出去,不想齐之芳的两个孩子王东和王方却一起从另一间卧室跑了出来:“戴叔叔!”
李茂才说着从愤怒转为了伤心,他接着道:“可是她呢,就么躲着我,跟躲野兽似的!我会吃了她?你们一家人还帮着她打掩护,帮着她撒谎蒙骗我——酒呢?”
齐母放下板凳,伸手去拉女儿。齐之芳却使劲摇头,指指客厅。
“李茂才!”齐之芳脸色煞白地追着李茂才冲出了家门。
李茂才却像根本没听见齐之芳的话。推门,出去,关门。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李茂才硬硬地从嘴里砸出一句话,让现场的所有人都听傻了。
闻听此言,齐之芳不免当场花容失色,她求救似的看着哥哥,道:“你跟他说,我不在!”
芳子,我们往下走的路会很难,会有重重阻碍,包括善意的和恶意的阻碍。来自外人的阻碍是不难逾越的,最难逾越的是来自亲人的阻碍九*九*藏*书*网。但我是不会离开你的,除非你让我离开。
“没怎么。”
“闹半天,你在卖你自己?”李茂才说出此话时,语气远比他第一次以语言向齐之芳进攻时来得平静,但是话里透出的那层意思却更加的歹毒绝情。
推开家门,齐之芳刚走进房间,齐母和齐父便迎了上去。
“对不起。为了我,你听了那么多不干不净的话。”齐之芳经过几番努力才终于说完了一句整话。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齐母轻声地对齐之芳说道:“芳子,躲他躲到现在,害得你爸、你妈、你哥都帮你撒了谎,你出去了,我们老脸往哪儿搁?”
“再喝两杯,我就憋不住了!”李茂才低下了头。
李茂才冷着脸不搭理齐之君,却又瞥了一眼齐之芳,道:“别难为她了,在黑暗角落里躲着也够累的!”说完便转身,扔下一屋子尴尬到极点的人,往门口走去。
齐之芳用带有一种风暴前的不祥的平静眼神看着李茂才。
齐之君见状忙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李茂才面前,拉住李茂才的手就开始不停地玩命上下摇晃,仿佛等待了几辈子才终于有机会第一次见到一位大首长一般,一脸万分荣幸的样子。
王东走进厨房时,齐之芳正被李茂才这一波接一波的大喊大叫吓得浑身一阵阵哆嗦。她的脊梁更紧地贴着门后的墙壁,大气都不敢出。
“你爸比我还会说话,让你没事儿去住院。”齐母笑着道。
“我总不能现在出去呀!”
齐之芳却在此时声音微弱地对着戴世亮的背影叫道:“小戴。”
“你是不是跟那个小戴?”
“芳子,全好了?”齐之君将身子斜靠在门上。
“芳子,你小产动手术,李茂才知道吗?”说到李茂才,作为妹妹和李茂才介绍人的齐之君不免心思一动。
见李茂才在齐母的招呼下拘束地坐到了桌边,齐父慌忙收拾好桌上的报纸,一面口齿含混地跟李茂才打了个招呼:“坐,坐。我们家不太好找吧?”
齐之君的脸上也是一阵恐惧。
而李茂才也在眼中闪过一丝极其深刻的痛苦后紧跟在齐之君后面进了屋。
“之君,你是不是给李处长换个大点儿的杯子呀?他这么一次次地倒酒多费劲哪!”齐父试图用殷切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不干什么,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请你把话说清楚再走。”
“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背景?”戴世亮回答的声音中到底还是夹杂了一丝怯懦的存在。
“哈哈哈。”李茂才怒极反笑。
“妈,可能小魏不是那个意思。”齐之君低下了头。
“我不搜查也知道她藏在哪里!”李茂才红着仿佛要淌血的眼睛狠狠地环顾着四周,然后哈哈大笑道:“你们这样作风不良的家庭,就是不道德的家庭!你们助长女儿的歪风邪气!一个没道德的娘儿们,脸蛋子好看顶什么用?齐之芳,你别藏在那儿了!出来吧!我军优待俘虏!”
老两口聊得正热乎,家中西屋的门却忽然打开了。
“再坐会儿吧!你不是来看芳子的吗?她刚回来你怎么就走了呢?”
不想李茂才望着齐母消失在厨房门后的背影,脸色却一下子变得越发阴沉。
“唉,这个芳子,神出鬼没的!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怎么一点儿也没听见啊?之君,你听见你妹妹回来了吗?”
“我问你,齐之芳,你打掉的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李茂才见齐之芳刚要开口回答,立即用手势制止了她:“咱们能说实话吗?我听你撒谎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那个孩子是谁的,我已经弄清楚了!”被齐之芳彻底伤透了心,李茂才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把这些日子扎在他心头的怨毒彻底抖搂出来,“我在那个医院的妇产科发动了群众,让妇女们给我搜集了大量资料,我还做了细致的调查研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你齐之芳瞒着我把孩子打掉;为什么那个姓戴的在病房里。他伺候你,对你殷勤周到,无微不至,里里外外地陪着伴着,让人都把他当成你仨孩子的爹。姓戴的凭什么伺候你啊?因为他就是你肚里那孩子的亲父亲!”
见姥姥发了话,王东拉起王红就走,仿佛逃似的离开了这张充斥着紧张气氛的餐桌。
“好了。今天没上班啊?”齐之芳在毛巾上擦干手,把鸡肉拿下来,一笑。
齐母走进厨房的时候,齐之芳正准备拎着酒瓶子走出厨房的窄门。
“用不着!我没醉!”李茂才边说边挣扎着想站起来,谁知在酒力的作用下,他到底还是腿一软又跌坐回椅子上。
“没错,我是找粮票、钞票搞对象。”齐之芳定定地看着他平静得更加不祥。
“啪”的一声,齐之芳抽了李茂才一个大耳光。
“那哪儿行啊!要撒谎就撒到底!你这会儿出去不是自己抽自己嘴巴子吗?”
“什么感谢信?就跟作总结报告似的!老李一听就知道我跟他完了。”齐之芳说着说着不由眼神一黯。
“芳子本来身体就虚弱,加上饿,再加上气,这就过去了。”齐之君似在向李茂才解释着齐之芳晕倒的原因,又像是仅仅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平静下来而在不停地说着话。
“她就是明着搞对象,暗着搞腐化!齐之芳同志,你的道德哪儿去了?泻肚子泻出去了?”李茂才“啊”地狂叫了一声,话说得越发粗糙歹毒。
李茂才冷然道:“告诉你,姓戴的,你是沾了齐之芳的光,沾了她身子弱的光,要不然我现在就把你们的事儿掀出去,首先到你单位去掀。王燕达好歹算个英雄人物,是个烈士,你们俩早就干下对不起烈士的事儿了!要不是我顾及齐之芳,我非揭露你们干的好事儿不可!”
“让他把药留下,我这就去取!”齐母又大喊了一声,但一切却都来不及了。只听见东卧室“砰”地打开了门,王红冲出来就往厨房跑,快到厨房门口时,她欢声叫喊起来:“妈妈,妈妈,戴叔叔来电话了!”
不想李茂才却显然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准备躲入卧室的齐父,他指着齐父大喊大叫道:“你们一家子都搞阴谋!全都包庇齐之芳!窝藏齐之芳!”
齐母端着海带丝走回桌旁时,李茂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地把凉拌海带丝放到桌上,几滴从桌面上流下的酒,滴落在齐母的脚面上。齐母觉得如果李茂才这辈子曾流过泪的话,那么这个粗糙男人的眼泪也许多半会像这些洒落在地上的酒一样辛辣且激烈。
“我怎么会知道?今天出院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戴世亮一时慌不择言。
齐母把一只鸡腿放在李茂才碗里。
“你跟他完了吗?”齐母道。
但王方又不是王东肚子里的蛔虫,哪里能明白王东的这一番对母亲的孝心。挣扎着将脚抽出,王方当即报复似的狠狠踢了王东一下。王东被踢后,吃痛反击,立刻一脚踢了回去,不想王方却在此时机敏地缩回了腿。王东的脚则狠狠踢在李茂才恰好伸过来的腿上。
“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
王东飞似的跑出了门外。
不想齐之芳却对哥哥齐之君摇了摇头。
见到呼吸粗重的
九*九*藏*书*网
李茂才歪在一把藤制的躺椅上,齐之君才终于如释重负地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他给母亲递了一个颜色,让母亲赶紧去厨房看看妹妹齐之芳。深知妹妹齐之芳刚烈要强性格的齐之君,明白刚才李茂才那一句句夹枪带棒的诛心之言,肯定把齐之芳伤得不浅。虽说这里面不无齐之芳自作自受的成分,但毕竟感情这种事向来最没有什么正确的道理可言。
“谁窝藏她了?您看看,咱们家就这么大个地方,她那么大个人能往哪儿藏啊,要不,您搜查一下?”齐母“啪”的一声跟李茂才拍了桌子。
李茂才犹豫着,进退都不是。就在此时,戴世亮正走进院来。
“我发现了。”齐母怕齐之芳听见亦压低了声音。
齐之君看了李茂才一眼,又看了戴世亮一眼,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可惜人一辈子的兴衰荣枯,却压根儿跟一个人头脑是否足够灵活没有什么直接的因果关系。如果戴世亮能够预先知道,只要他脑袋稍微笨点便可以避过被选为右派的命运,或者是可以逃过今晚跟齐之芳、李茂才三人的冤家路窄,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设法避免变得像现在这样聪明。
齐之芳娘家的客厅中,王方和王红两个小女孩,正趴在窗台上往下吹肥皂泡,不想却无意间同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李茂才。扛着自行车的李茂才此时不断地东张西望,似乎想找个人打听什么。
“就是啊,王东今天下学才告诉我和你妈。”齐父亦跟着流露出自己的不满。
李茂才一看见齐之君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一位姓戴的找她,给她送药来了!现在戴同志还等在门口呢!”中年妇女不知道她无意间连续两次提到给齐之芳送药的男子姓戴,对李茂才来说就像给他瞬间注射了两针醒酒的特效药。
“这不是怕你们着急嘛!”齐之芳抱歉地向父母一笑。
等李茂才醒过闷来,齐之芳已将自己手指头上那个李茂才送给自己的金戒指摘了下来,发狠地朝他脚边一扔。
齐之芳就在此刻无声无息地醒了过来。她目光散淡无神地看着周围,周围都是一些让她烦恼的人和事。齐母二次进屋,一手拿了一块热气腾腾的湿毛巾,另一只手端着一茶缸热水。齐母把齐之芳的脑袋小心地搁在自己膝盖上,舀起一勺糖水,放进女儿嘴里,道:“来,赶紧喝点儿葡萄糖水!这年头饿晕了的人都是这么救的!”
坐在一旁的齐父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已看出李茂才今天来得颇有几分蹊跷的齐母,马上就给了他一个眼神制止了他。
此时,齐之君也把头伸了进来。
齐母见让李茂才这样一个大老爷儿们傻戳在自己家的客厅里也不是个事,忙招呼他道:“李处长,来,请坐、请坐。”说完,便回头朝厨房方向喊道:“之君,来客人了!”
齐之芳闻言一惊:“他说他要待一晚上!”
“好在你还有那么点利用价值。”
不想,一声呵斥却从齐之芳躺着的卧室中传了出来:“王东、王方,你俩干吗?都给我回去!”
“稀客、稀客!李处长您可是大忙人,怎么今天有空出来微服私访?”
齐之芳父母家中,三个孩子站在东卧室的门口,神色惊慌地看着母亲和李茂才。齐之芳用身子堵住门,脸色白得可怕,嘴唇完全没有血色,眼睛直直地瞪着李茂才,道:“好了,现在你当着我全家的面,说清楚,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齐之君半推半就地上去拦阻。
“你是找粮票、油票、钞票搞对象!”李茂才突然提高嗓音道。
“你干吗躲着我呀?我就是想看看你——”说完了这一大番话,李茂才慢慢地转过了身,拿起几乎空了的酒瓶,又往自己的酒盅里倒。他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就像齐母之前想象的那样既辛辣又激烈。
李茂才边随口答应道“还好,还好”,边不停地用眼睛在房间内寻找着齐之芳可能藏身的地方。
刹那,李茂才仿佛整个人就像是猛地清醒了过来一般,又像是根本没有醉过。惊得齐母和齐之君恍惚之间几乎要相信,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李茂才刚才种种借酒撒疯的行为,不过皆是他为了试探自己一家人对他真实态度的故布疑阵。
窗口里传出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我们只管叫电话,不管送药。”
“是不是你又碰上什么人了?”
“齐之芳,做人要有良心、有道德,啊?做女人更要有道德!”李茂才的声音里此时已带有哭腔。
听懂丈夫声音中恐惧,齐母只得端起盘子向门外走去。
齐之君紧张地一把拉住了他,试图继续打马虎眼道:“李处长,您怎么没量啊?我还当您有五两的量呢,您看,我们三个人还没喝下去五两。别喝了,别喝了,咱们喝点粥吧。”
齐母丢出一句话,顿时把齐之芳打得六神无主。
“齐之芳,你不是找我搞对象。”李茂才声音依旧是那么冷冷的,他似在准备一次爆炸性的揭露,所以语调里埋伏着某种特殊的戏剧性。
齐父似乎要说什么,结果却被齐母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齐母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入自己的口中,边品味着菜的味道,边呵呵笑道:“我就是喜欢李处长这样的人,头一回来家就不拿我们当外人。不过,本来也不是外人,我们儿子跟李处长是多年的同事——”
小杂货铺窗口里面亮着一只十来瓦的日光灯,灰色的灯光照在窗台上两部一模一样、并排摆放的电话机上。
“你不是说我海量吗?”
王东走了出去。
李茂才疼得眉头一皱,目光凶狠地朝几个孩子看去。
“齐之芳,出来!齐之芳,你以为这么躲着,就能躲过去了?你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李茂才又是虎吼一声。
李茂才看着齐之芳苍白的面孔,酒似乎醒了,又像是完全没有醉过。
李茂才明白知识分子出身的齐之君到底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他直勾勾地盯着齐之芳继续宣泄着他心内的怨毒,道:“齐之芳,幸亏你丈夫牺牲了,他要是活着的话,还得顶着绿帽子养活你野汉子的孩子——”
顺着两个人的声音,戴世亮抬起头,看着在过道上争执的李茂才和齐之芳不由一呆。见齐之芳死拖活拽地把李茂才扯进齐家门内,戴世亮在急促地思考着一番后,到底还是一咬牙甩开步子向楼里走去。
齐家客厅中。
齐母边把齐之芳往厨房里拉,边轻声叹道:“我不管你谁管你?墙多凉啊,你跟它贴那么紧!刚刚小产的人,脊梁骨非落下病不可!我问你,你到底跟这位李处长怎么回事儿?”
“来了,大杯子来了。李处才,来,我给你满上。”醒过神来的齐之君,慌忙给李茂才拿来了大杯子。李茂才却毫不理会他的殷勤,自顾自又倒了一盅酒。此时李茂才端着酒杯的手更加不稳了。酒不断地从杯口流出,开始顺着他的手腕往小臂上淌,最终让他今天特意穿上的崭新中山装上湿了很大的一片。
戴世亮飞车而来,在齐之芳家附近的一家招牌上写着“烟酒九*九*藏*书*网糖果,日用百货,传呼电话”的小杂货铺附近矫健地飞身下车。
戴世亮闻听此言,不免眼神一黯,打开齐家的大门,走入了外边秋意渐浓的寒冷与黑暗之中。
“小魏跟你爸闹别扭了。你爸也就是无意中提了一句,说报纸上登了,一些厂矿自己给职工增加粮食和副食定量,她就多心了,说那是你爸在敲打她,说她没把厂里增加的粮食和副食交到家里来。”齐母拿着一网兜青菜走进了厨房。
齐之芳用手背掩住嘴,又打了个酒嗝儿。
窗子里伸出一只手,接起电话。
李茂才冷冷地盯了一眼齐之芳,拿起自己的呢帽子和黑皮包准备离开。
“可怜?那你早干吗不可怜他呀?”
齐之芳看见半瓶白酒在瓶中微微晃荡,慢慢伸手把酒瓶拿起来。
从西屋走出来的人,不是那个向来跟齐之芳不对付的儿媳妇小魏,而是儿子齐之君本人。齐家老两口悬起来的心才终于又落回了肚子里。在女婿王燕达死后,儿媳妇小魏和齐之芳两人之间一向就十分紧张的关系,因为小魏在家中不时当着齐之芳指桑骂槐地嘲讽而日趋险恶。结果长此以往下来,齐父、齐母的心中不免都落下了些毛病。
话刚说完,戴世亮便不容任何人反应,迅速离开了房间。
戴世亮对里面的人道:“麻烦您把这些药送给齐家,行吗?”
“那要看他喝多少了。要是你哥把他灌趴下了,说不定他得待一夜呢。哎哟,那墙又不是靠山,你靠那么紧干什么?”
“不会吧?我记得李处长您可是海量啊!”齐之君强笑着打了个哈哈,顺手又抄过一只酒盅,给齐父斟了一杯:“爸,给您也倒上了,啊。”
戒指闪烁着在地板上滚动着——
“不清楚,反正就是一个电话把她叫走的。芳子朋友多得很,单位上的、合唱队的——”
“您别管我。”齐之芳一脸烦躁。
齐之君见状,忙用自己的身子拦在李茂才和母亲当中,虽然事已至此,他还是想尽力息事宁人:“处长,都跟您一再说了,芳子她不在家。您又没有事先通知我们您要来,芳子怎么就不能出门办事儿呢?”
“处长,您可真是醉得不轻!”齐母脸色铁青地厉声道。身为齐之芳的母亲,齐母决不允许有人在自己的面前侮辱自己的女儿。
“你就打算这么靠着墙站一晚上?”齐母对齐之芳耳语道。
齐父闻言点了点头:“肯定啊,芳子把饭票都省给孩子们吃了。医院伙食特别贵,三个孩子天天去看她,她把自己的那点营养都省给他们了呗!”
戴世亮微笑着正想向两个孩子挥挥手。
齐之芳打了个酒嗝儿,小产后虚弱的苍白和酒力催发的艳红,让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艳俗的泥人:“妈,我还是出去,跟老李说一声对不起吧——”
“我们不怕丢脸。不过我们丢脸得丢个明白。”齐之芳瘆人的平静依然。
“医生本来还让我再住一礼拜医院的,我待不住,跟医生保证出院一定跟住院一样,好好休息,这才批准我提前出院的!”齐之芳看见餐桌上摆了一只烧鸡,伸手撕了一块就啃。
“他已经怀疑了。”齐母不为所动。
李茂才脸突然一沉:“哪一个朋友?”
“你站住!”齐之芳的声音颤抖着。
戴世亮回过了头。
“用不着!”
齐之君和齐母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终于拉住了李茂才。
李茂才见自己的第一次揭露并没有收到他预期的反应,开始组织起第二次攻击:“碰上这种饥荒年代,你想让我养活你的孩子!”
齐之君不语。
“我不喝酒。”李茂才语气透着一股坚硬。
齐之君抱起妹妹齐之芳,当即往西卧室快步走去。
在齐之芳娘家门外的公共过道里,齐之芳一把揪住李茂才,拼死拼活地把他往回拉。
李茂才跟男子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强压下自己激烈的心情道:“您好,我找一家姓齐的——”
李茂才使劲看了齐母一眼,在齐母备受岁月摧残的容颜上,他看到了跟齐之芳一样的美丽与刚强。
李茂才则冷冷地瞥了恰好及时被齐母拦住的齐之君,不屑地说道:“我这还没吃饭呢,都有一百六十多斤!扔我你还费点儿劲!”
与此同时,齐之君和齐之芳这对兄妹在厨房中的谈话也到了白热化程度。别说李茂才好歹也是齐之君在单位中的一位领导,就算只是一名平素里跟他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普通同事,齐之君也觉得像妹妹齐之芳现在这样,在感情上对人家出尔反尔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
李茂才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听得齐之芳不由一蒙。她完全不知道李茂才在说什么。听懂了李茂才话里意思的齐之君,却顿时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将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似乎随时会冲上去动武。但在齐母瞪了他一眼后,他到底还是软了。
多亏李茂才此时又露出了醉汉常有的荒唐神态,才让齐母和齐之君一起打消了向他坦白从宽的念头。
“芳子回来了?”
齐之君跟父母打了声招呼推门走进了厨房。
戴世亮看着窗台上的两部电话,上面各有一个电话号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角钱,递进窗内,拿起一部电话机上的话筒,照着另一部电话机上的号码开始拨号。另一部电话机响铃了。
“你告诉我的全是胡话!”
“你们喝,我再去拌个凉菜。”齐母有点担心躲在厨房里的女儿。
“哥,他睡你屋里,你呢?”齐之芳愣愣地瞪着眼睛。
齐之芳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酒,辣得大张开嘴哈气,眼泪亦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李处长,您这么个领导,怎么说那么难听的话!”见李茂才这样堵着自己的家门,恶心自己一家人,齐母彻底火了。齐母发狠地推了李茂才一把,将李茂才推了一阵趔趄。
李茂才微微转过头,皱起眉直着眼看着齐之君。齐之君被李茂才满是血丝的眼睛看得有点毛。
“就是啊,都等了你一晚上了!我就知道你去了肖队长他们那儿,他们请你吃什么好吃的了?”齐之君顺着妹妹的话头帮着圆谎道。
“妈,您可真会说话,我没事儿老小产啊?”母亲的话让齐之芳哭笑不得。
齐之君见事已至此,只得对李茂才阴云密布的脸干脆视而不见,索性咋咋呼呼地伸手抄过两只小酒盅和一瓶白酒。打开瓶盖,给李茂才和自己满上。
“哦,她去一个朋友家了。”不太善于说话的齐之君稍稍磕巴了一下。
齐母继续说道:“躲就躲到底吧,啊?你现在仗着酒胆出去,跟他赔不是道歉,我们大家都跟着你给他赔不是道歉,齐家人都成他孙子了不是?怎么赔不是呢?就说,我们家确实道德差劲,以后一定加强道德?”
戴世亮笑着道:“喂,我找齐之芳,给她送药来了。”
齐家老两口惊慌地对视了一眼。
齐之芳垂着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那我们也不能告诉您。您要是打电话我们可以帮您把人叫下来。”
王东吓坏了,赶紧埋头喝粥。
齐之君察觉到这一切,立刻将酒盅举起:“来来来,李处长,你今天作弊啊,喝的还不到99lib.net平常的一半儿!爸,咱们再敬李处长一杯!”
齐父心中暗叹一声“儿女们果然是今生向父母索债的债主”,齐父一咬牙只得下了在今天舍命陪君子的决心。
“妈,您快出去吧,不然李茂才该怀疑了!”
齐之君越听越慌,急道:“你不想跟他结婚了?”
“我马上走,伯母。”戴世亮把医院给齐之芳开的妇科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一脸坦荡地看着齐母接着朗声说道,“下午出院的时候,芳子忘了拿药,我就是给她送药来的。伯母,您别相信任何人的话,相信您的女儿就行了。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您做母亲的最清楚。”戴世亮说完便向门口走去。
“芳子,芳子!芳子怎么了?”看见在床上晕死过去的齐之芳,戴世亮一时激动放下王红就抓起齐之芳的手,他抬起头向站在他对面的齐之君问道。
所有人都傻了。
厨房中,齐之芳正在仔细地洗手。她边用一把小刷子轻轻地刷着指甲,边唱着苏联的抒情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唱到忘情处,甚至一时都顾不上刷指甲。
就在李茂才为了齐之芳借酒使性大闹齐家的同时,齐之芳的另一位追求者戴世亮也借着为齐之芳送药为由骑车来到齐之芳家附近。其实,像齐之芳现在的这种情况,多吃少吃一顿只有滋补气血作用的妇科药,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关系。换句话说,戴世亮完全可以在明天再把药给齐之芳送来。但是就像所有陷入恋爱中的情人一样,戴世亮当然没有理由拒绝这种借机能跟齐之芳多见一面的机会。
“你们俩怎么了?”
齐母入情入理的一句话,却说得齐之芳无比心虚。
骑着车,戴世亮上了宽阔的马路。仰起脸迎着秋夜的冷风,眼泪不争气地从戴世亮脸上滑过。当夜,戴世亮在回家后彻夜难眠,天亮时分,终于将让自己辗转反侧了一夜的痛苦,用隽秀的钢笔字写成了一封给齐之芳的长信:
齐父方要推辞,不想儿子齐之君却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话里有话地说道:“我爸爸听说李处长就好这一口,早憋着劲要陪您一醉方休呢!”
“王东,你带妹妹进屋玩儿去。”中国大部分男人和大部分女人一生中最大的悲哀,往往就是中国女人在很多时候都比男人行。在齐父和齐之君两名大老爷儿们都被李茂才身上散发出的煞气吓得噤若寒蝉之际,齐母说话了。
芳子,你会让我离开吗?
齐之芳带着几分酒意,指了指客厅道:“我觉得他——怪可怜的。”
“你们家长还要搞包庇窝藏!”李茂才脖子一梗仿佛也要发作。
不想戴世亮却不正面接李茂才的挑衅,而是笑了笑很技术性地说道:“我倒想听你揭露我们没干过的好事儿。”
齐父显然也没见过李茂才这种糙老爷儿们喝酒跟拼命似的阵仗,避开了儿子求助的眼神,齐父转身向厨房内高声,请求增援般地叫道:“芳子他妈,还在厨房里磨叽什么呢?快出来陪李处长吃饭吧!”
窗子打开了。
齐家客厅中,年纪比齐父、齐母其实小不了太多的李茂才,像个规矩的新学生一样羞涩地站在客厅里,手上拎着一大摞红红绿绿的点心匣子。
望着齐之芳的背影,齐父若有所思地小声对齐母道:“你发现没有,住一礼拜医院,芳子变了。”
齐之芳撒娇似的道:“饿死了!”说罢,齐之芳便嘴上叼着鸡肉哼着歌进了厨房。
齐父不得已只好再次端起酒杯,强笑着说道:“李处长对我们芳子恩重如山,我们芳子是不会忘记的。”
齐父则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在醒过味来后,他站起身,开始自顾自地向东卧室走去。“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齐父在心内又是一声叹息。
“呦,你可真聪明!”小杂货铺里中年妇女,不由为戴世亮灵活的头脑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齐父是了解女儿的,怕老说不上台面的事,心气极高的齐之芳尴尬,便故意开玩笑道:“住着一礼拜医院,看着心情是养好了,眼睛都水灵了,看来还是医院的环境好。芳子,你以后就得找个好环境,疗养疗养!”
“你都多大了?三十一岁了。女人一到你这岁数,就该没感觉了!”妹妹的不切实际让齐之君产生了一种濒临崩溃的感觉。
齐之君大着胆子从李茂才手中抢过酒盅,道:“李处长,我看你还是别喝了。一会儿真喝坏了——”不想被他派出去打酒的王东,却在此时提着半瓶酒走了进来。齐之君眉头一皱,忙向王东打手势,让他赶紧把酒拿进厨房。
瞬间,齐父和齐母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彼此眼神中都看到了一种叫作恐惧的存在。而王东、王方、王红都瞪着李茂才,眼睛都不敢眨,似乎一颗炸弹在他们眼前正冒火花。
“人高兴倒是挺高兴的,就是人太虚了,那脸还叫脸吗?跟刚刷的白墙似的!嘴唇都没血色,看着怪害怕的。”齐母道。
“也有可能是王燕达生前好友把芳子请去了。王燕达的人缘也不错,牺牲以后,消防队的战友都很关心芳子,时不时弄一顿好吃的,请芳子去聊聊,补充点营养,怀念一番。芳子到现在还是缓不过来,看见燕达那些战友,就像看见燕达本人了——”
看着昏暗中,王东轻轻地走进来,把酒瓶放在案板上,他看了母亲一眼。齐之芳脸上露出了惭愧的表情,王东目光里有怜惜也有嫌恶。
齐之君注意到李茂才的狐疑,更加不自在,话更加多起来:
“还送了花生和香肠。”齐之芳幽幽地补充道。
从屋里应声走出的王东,慢慢磨蹭到桌子边上,接过钞票,看了李茂才一眼。他的手里全是因为紧张流出的汗水。
眼睛在厨房狭小的空间中扫了一圈,齐母没发现齐之芳。正在她一脸的懵懂之际,一回身却见女儿脊梁紧紧贴着墙壁藏在了厨房门背后。
齐之君暗叹一声女人到底还是在关键时刻把握不了事情的重点,没好气地说道:“我还顾得上睡觉?我要考虑考虑自己在这个单位的前途!惹翻了这位干部处长,以后碰到干部提级什么的,不就正好落在他手里?那我就等着挨他整治吧!”
“妈,劳驾您给李处长盛点儿粥,喝了能稍微醒醒酒。”齐之君打了个哈哈。
齐母被李茂才的话惊得捂住了嘴。她看看女儿,又看看李茂才,在这个晚上头一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反而是一向试图息事宁人的齐之君,猛地冲到李茂才面前,指着李茂才的鼻子道:“李茂才,你本身就这么无耻啊,还是三两猫尿把你灌得这么无耻?你再胡说一句,我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看了一眼侧身躲在门后说话的齐母和齐之芳,齐之君小声道:“芳子,你可坑死我了啊!好不容易劝住了他。现在他醉趴下了,我争取把他弄到我房间里去,让他睡下,那时候你就可以出来,带孩子们回家了。”
“你要干什么?”李茂才的声音似乎已不带任何感情。
身姿渐有老态的齐母红着眼圈埋怨齐之芳道:“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都瞒着我!”
“我是怕李处才喝伤了肠胃。”齐之君大着胆子九_九_藏_书_网拍了一下李茂才的肩膀,假装玩笑道:“李处长身居要职,别喝坏了身体,耽误工作。”
“这姓戴的小子来得可真不是时候,他还嫌我们齐家今天晚上不够热闹是不是?”齐母心中想道。想到此处,齐母不由狠狠地盯了一眼,极可能趁着混乱给戴世亮开门的王红。
齐母和颜悦色地柔声对李茂才说道:“李处长啊,今天您是不是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有什么话,说出来,咱们都不是外人,是不是?有气最怕憋着,憋坏了多不合算是不是?所以您有气有怨,就往外倒,千万别在心里憋着——”
“孩子们有我呢。你在这儿好好暗藏着吧,啊。”齐母叹了一口气,脚步沉重地向门外走去,不想她刚走到门口又折回来,道:“芳子,别又靠墙,冷。”
在这个过道一侧是镂空铁栏杆,透过这些镂空的铁栏杆,站在楼下的人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齐之芳和李茂才之间所发生的争执。
“谢谢。”道完谢,李茂才便扛着自己的自行车走上了楼梯——走上了他和齐之芳之间不可挽回的命运。
齐母出门后,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她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拉了一下灯绳,厨房瞬间陷入黑暗。整个厨房里只剩下六神无主的齐之芳在昏暗中眨动着眼睛。
低头看了一眼齐之芳手上的酒瓶子,齐母劈面伸手把还剩下的小半瓶酒夺了过来:“你在干吗呢?还喝上酒了?你身体这么弱,又饿着肚子,你不是刚出院就想念医院了吧?”
“咱们换个地方,这儿躺着不舒服。”又埋怨了妹妹几句,齐之君走回客厅,伸手准备把李茂才从藤躺椅上搀扶起来。
厨房内,齐母边在一个盘子里拌着海带丝,边对齐之芳小声道:“这老头子,喝了两杯酒话都不会说了。跟念感谢信似的!”
李茂才没有心情敷衍齐之君的客套话,脸色微微一沉单刀直入地问道:“芳子呢?”
“装哪家的独头蒜呢你!她怎么了你不知道!”看见戴世亮,李茂才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
齐之君见状越发紧张,他看看李茂才,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
“芳子都这样了,你们还在这儿吵什么?都出去吧。”齐母眼泪汪汪地看着李茂才和戴世亮二人,“我们芳子惹不起你们,请你们走吧。”
“李处长,你尽管喝。我们旁边就有一家卖烟酒的小铺,开门开到夜里十一点呢。喝完这瓶,我让王东再去打散装的白干。”齐之君说完便掏出零散钞票,从里屋叫出了王东,“王东,到楼下那个小铺,帮舅舅去打点酒来!”
齐之芳父母家的楼下,李茂才扛着自行车,迎着一个从楼里下来的男子走了上去。
齐家客厅中,已经彻底把自己双眼喝至混浊一片的李茂才,伸手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仰头喝下去,接着又抓起酒瓶,再次给自己倒酒,由于手头不准,酒从杯沿漫出,开始在桌面上横溢。
李茂才红着眼睛猛地推开拉着他的齐之君,他转过脸来,定定地看着齐之君,眼神似乎在说“怎么样?人赃俱在吧?”
“到我房间去,那儿更舒服。”大哭大醉后的李茂才,此时已经无力抗拒齐之君的连架带拽。
“是不是那个意思,等她回来你问她。”齐母面露不悦,随即转过身冲着客厅喊道:“王东、王方,摆碗摆筷子!老头子,你那报纸摊了一桌子,请你收一收,咱们这就开饭。我就希望政府能有个新规定,买报纸也需要票证,那就可以限制你爸买报了,要不他一天买好几份报!”
王方见状当即立刻缩了脑袋。妹妹王红指着楼下刚要说什么,便让王方猛地一把拽离了窗台。惊慌失措的两人,行动时动作太猛,一下子撞翻了装肥皂水的瓶子。“啪”的一声装有肥皂水的瓶子在坚硬的地板上摔了个粉碎,而与此同时,在齐家窗外位于李茂才头顶上空不远处的一个透明肥皂泡也在此时无声无息地爆炸幻灭……
进了屋,齐之君开始使劲掐着妹妹齐之芳的人中。
三个酒盅碰在一起。齐父、齐之君、李茂才将酒一饮而尽。
“你还站那儿干吗?!等她醒过来再把她气晕过去?”齐母走进屋中,冷冷地白了李茂才一眼。
“看来李处长的确海量!来,我拿大杯子来!”齐之君还想继续打圆场。
齐母却不依不饶道:“你这回说了谎,以后我可不信你了。赶明儿你真加夜班,我也不信了,我也会着急害怕,心里打鼓,以为你来一次小产什么的!”
“那请问,齐家是几层几号?”戴世亮斯斯文文地追问道。
齐父见势不好忙把三个孩子往屋里拉,不想王红却从手中挣扎了出来。王红跑到母亲身边,抱住母亲的腰部,似乎在保护母亲,以免她受到李茂才的攻击。
王东、王方、王红挤在舅舅和姥姥之间,拘束地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王红一不小心,把勺子掉在地板上,吓得赶紧看看李茂才。齐母赶紧把自己面前的一把勺子递给王红。王方的筷子向那只烧鸡伸过去,手却停在了空中,五官突然扭曲。
齐之君回答道:“我出了一趟差,到灾区去看了看水坝施工,也刚回来。一堆大男人在一块儿,整天就是打牌聊天,都不睡觉,熬死我了,所以我一到家就倒头大睡。”
李茂才又灌下一杯酒,把酒盅重重往桌上一拍:“齐之芳,你出来!”
面对妹妹出乎意料的回答,齐之君不免奇道:“这么大的事,他不知道?”
“芳子!”“妈妈!”齐家客厅内顿时乱作一团。
原来桌子下面,王东使劲踩住了王方的脚。王东知道这只鸡是姥姥特意买回来给母亲齐之芳补身子的,所以他觉得这鸡王方她不应该吃。
就在李茂才捡起金戒指的同时,齐之芳身子晃了晃,然后软绵绵地歪倒在地上。
“哎,”齐之君喟然长叹了一声,眉毛几乎锁成一个疙瘩,半晌方道,“好吧,我就再帮你这一次。芳子,不是哥哥我说,你这么出尔反尔,朝三暮四,我在设计院跟李处长还做不做同事?以后见了面,不成了冤家路窄了吗?”
“完了不就完了吗?还躲着他干吗?”
“燕达走了之后,我头一次见她这么高兴!”
“李处长您喝超了!你不记得我告诉你了吗?我妹妹不在家——”齐之君心一横决定在今天将谎言进行到底。
齐之君见势连忙跟齐父对了一个眼神。
戴世亮一笑道:“没事儿。我早就听惯了。从一九五七年秋天我就开始听,听了四年了。既然李茂才提到我见不得人的背景,我就把它拿出来见见人。反右运动的时候,我被打成了右派。除此以外,我和芳子之间,没发生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儿。李茂才,你满意了吧?你好好休息吧,芳子,我走了。”
“这事儿不是闹着玩的!你跟我说,随便是谁,只要他能对孩子好,你就嫁给他。李茂才对孩子们多好?送了这么一大块猪肉给孩子们吃!”齐之君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
王红一味把脚尖踮高,小小的人都要悬空了似的。门开了,王红一看门外站着的戴世亮便扑进他怀里。戴世亮赶紧将王红抱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