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三十三章 恐怖舌头
目录
第一卷 逐臭之夫
第二卷 残肢物语
第二卷 残肢物语
第三卷 刺猬少女
第三卷 刺猬少女
第四卷 掏肠恶魔
第四卷 掏肠恶魔
第五卷 恐怖村庄
第五卷 恐怖村庄
第六卷 畜生怪谈
第六卷 畜生怪谈
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三十三章 恐怖舌头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九卷 胶皮人蛹
第九卷 胶皮人蛹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十卷 变态校园
上一页下一页
包斩说:当时,女受害人茹艺被捆绑在铁架床上,孩子看到凶手舔妈妈的眼睛。
包斩也上前握手,趁机观察,终于看清楚了,墙上挂着的全家福照片是几年前的,那时老杨穿着警服,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
凶手躲在物证中,魔鬼藏在细节里。
画龙说:老杨,说真的,我替你委屈,不过,你拦着不让我们进去,我们更有理由怀疑你家藏着杀人犯。
苏眉体质最弱,她被撞得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旧仓库里,她的双手被拷在铁架床上,双脚也被绑着,一个脑袋很尖的男人正低头看着她。
梁教授说:我觉得,这伙人犯下过不少杀人越货的大案,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作案。
特案组分析,这伙凶犯有恃无恐,即使少妇茹艺没有死亡,她被劫持时头上套着黑色塑料袋,也无法准确说出囚禁地点以及行车路线,凶犯似乎并不害怕被警方掌握体貌特征。
包斩注意到一个细节,老杨靠墙站着的时候,似乎在有意遮挡着什么,他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副全家福照片。
画龙说:小眉啊,你看着一个舌头慢慢伸向你的眼睛,然后开始舔……你闭上眼,凶犯也会分开你的眼皮,强行让你眼睁睁看着,那舌头就像毒蛇的信子……
大家纷纷行动起来,梁教授特别叮嘱,因为凶手有枪,极端残忍,出于安全的考虑,大家调查摸排之前务必穿上防弹衣,一旦发现犯罪嫌疑人,也能有备无患,减少伤亡。
包斩说:受人指使的可能性不大,这99lib•net伙歹徒没那么傻,要是受人指使买凶杀人,行凶者怎么敢暴露自己。
梁教授说:舔眼睛是一种性变态行为,清代末期,有很多太监,也娶媳妇。他们的性行为是什么样的呢?我看过一些清宫档案,那些太监的性行为包括:欣赏自慰、对食、指奸、还有舔眼睛之类的变态行为。我认为——舔眼睛的那名凶手是性无能。因为他当时完全有条件强奸女受害人,可是却没有这样做。
包斩说:我同意副队长说的另一条作案动机,有时我们往往把案子想的过于复杂,车不见了,咱们就从抢车劫财查起。
这伙凶犯持枪作案,但不开枪,手段高明。警方一旦发现弹壳和弹头,也就可以锁定枪支,进一步以弹定枪,循枪找人。“1997中国刑侦一号案”中,白宝山在北京和新疆开枪杀人,遗留下的弹壳和弹头成为并案的关键证据,从而决定整个案件正确的侦破走向。
临走时,高级督察和老杨握手,表示对他的生活困难会向领导反映。
画龙说:是啊,犯罪团伙第一次作案,一般小心谨慎,不会这么胆大妄为,他们也许打算收手,和警方做一个了结。
副队长说:我大胆猜测,凶手绝对不是警察,至少跟刑事警察沾不上边。另外,关于制服,现在很多地方的保安身上穿的制服跟警服的颜色、款式都很相近,不能排除小孩子分辨错误的可能性。这样骇人听闻的案件,参与的人越多,最终暴露的风险就越大。凶手为纪律严明的黑社会组织,至于作99lib.net案动机,可能是受人指使或者就是简单的抢车劫财。
梁教授问苏眉:如果凶手舔你眼睛,你是什么感受?
首先列入排查对象的是那名因丢枪不报后来被判刑的警察,调查时发现,此人住在市中区文化路,和受害人茹艺的家仅隔着一条街道。这个巧合引起了警方的注意,第一个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包斩有些不好意思的征询画龙的意见:要不要穿上防弹衣?
苏眉说:梁叔,我看过清宫剧,我喜欢何晟铭,帅气又痴情,还有八阿哥,我也喜欢。
老杨笑呵呵的说,别来这套,我也当过警察,是不是我以前丢的那枪又犯事了?
这个液化气站距离国道挺远,位于郊区,地处偏僻,远离居民区和村镇。
苏眉说:有啊,最讨厌太监李庆喜,巨猥琐超下流,阴险狡诈的小人。
梁教授问道:这电视剧里有太监吧?
画龙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挡风玻璃碎裂,粘着防爆膜,车门完全变形,他呆傻傻的看了一秒钟后,才意识到自己是两脚朝天倒着的……
画龙说:这条消息要是公之于众,那些开车的人可就没有安全感了。
高级督察说:你那把枪,犯了好几起命案,要不怎么会拿你开刀呢,认倒霉吧,现在那枪已经找到了,我们来就是代表领导春节慰问,咱好歹同事一场,你别误会,去你家唠会吧。
高级督察受伤最严重,胸前和面部都是鲜血,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只剩下微弱的呼吸。
梁教授说:我们分析一下舔眼睛是种什么样的变态行为。
那个囚禁
99lib•net
母子割下脸皮的“仓库”又在什么地方呢?
案情虽然取得了重大突破,但是警方获取的有用信息并不多。受害人好端端的开着车,在国道被歹徒劫走,因为当地公路网错综复杂,周围有高速公路、省道、以及环城路,所以警方很难推断出大概的受害地点。
苏眉说:讨厌,问这么恶心的问题,我觉得很恶心。
高级督察说:用不着这样吧,那名民警我见过,其实是挺老实的一个人,他倒霉啊。
梁教授斩钉截铁的说:凶手中要么有在职警察,要么就是被开除的民警,否则他们不会轻易的拦下受害人的车辆,这伙人穿着警服,熟悉警方的执法行为,所以受害人没有看出破绽。我猜测,他们穿着警服,在国道上拦路查车,寻找女性或者独身司机为目标。
孩子的父母刚刚离婚,现在妈妈又死了,这个孩子如何能够接受这一连串的恶梦。
离开老杨家,上车后,包斩将情况告知了画龙和高级督察二人,高级督察想了想说,老杨好像有个侄子,以前也是警察,后来辞职了,开了一个液化气站,听说发了财。三人决定去液化气站调查一下,苏眉打来电话,她正好在文化路附近受害人的家里,画龙开车载上她,四人一起前往液化气站。
包斩隐隐约约觉得此地很可疑,提醒大家注意警惕,画龙将车停在路边,正欲下车时,一辆凯迪拉克轿车从液化气站后面的土路上急速驶来,警车内四人无法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凯迪拉克轿车飞速的撞向警车,砰的一声巨响,警车内四99lib.net人的身体猛冲一下,暗叫一声完了,只看到眼前白茫茫一片,甚至感觉不到疼痛,完全失去了意识。
老杨拦住他们,依旧笑着说道:咱现在不是同事了,我也不是警察了,你们有什么事就在门口说吧。
苏眉负责了解受害人夫妻关系和社会背景,死者遇害当天的行踪必须要搞清楚。
画龙说:你那么怕死啊,穿那玩意呢,也不嫌麻烦。
液化气站后面有个鱼塘,此时正是黄昏,太阳红彤彤的,鱼塘结了冰,中间有个窟窿,岸边的枯草挂着白霜。
梁教授部署警力分配工作,副队长联合交圝警部门寻找受害人的车辆,重点摸排二手车交易市场、洗车铺、汽车维修厂等地,尤其是涉及黑车交易以及能够更改汽车发动机号码改装车辆的地下工厂,对其进行详细调查。
苏眉调看了当地近年来发生的劫车杀人案卷宗,除了已经破获的,竟然还有四起人车失踪案件悬而未决。然而,当地警方认为四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多为车匪路霸,与这起割脸案的作案手法没有相同之处,并案侦查条件不成熟。
梁教授说:你越尖叫,越挣扎,凶犯也就越兴奋,越快乐。凶犯用舌头给人一种恐惧感,达到变态心理的满足,这或许远胜于生理的快感。我想起看过的清宫档案……
画龙和包斩与当地督察部门,对本市所有被开除或处理过的民警,列出名单,全面摸排。
苏眉说:我会很恐惧,会尖叫,会挣扎。
经历过车祸的人都知道,那一瞬间是多么的惊心动魄。
画龙、包斩和高级督察立即出发,三www.99lib.net人开着警车前往文化路,很快就到了那名民警的家。此人姓杨,年纪四十多岁,因为丢失枪支不报入狱三年,狱中生活使他苍老,看上去像是五十多岁。高级督察和他握手,称呼他为老杨,亲切的问及他的生活,表示来慰问一下。
老杨笑着打开门,他老婆卧病在床,不停的咳嗽,家徒四壁,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寒酸的令人难受。老杨的入狱使得这个家一落千丈,他靠墙站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经过调查,割脸案件发生的当天,老杨一直在医院陪护老婆,不具备作案时间,他的嫌疑可以排除。
警车被撞翻,跌落到路边的排水沟里。
包斩肩关节脱位,他动弹了一下,嘴唇直打哆嗦,头脑也无法保持清醒。
刑警队副队长认为,割脸和挑衅警方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联系。如果仅仅是为了制造骇人听闻的效果,完全可以选择更加简单、直接的方式。没必要这么麻烦——割下脸放在水里冻起来,让孩子在一旁看着。死者见过凶手的相貌,但凶手没有将其杀死灭口。这伙歹徒具有强烈的反侦查意识应该不会留下活口。他们把被害人丢弃在公安局门口,如果是抛尸,他们为何又将小男孩丢弃在邻市的公安机关门前?
包斩说:凶手有些反常,咱们不能只按正常逻辑推理。
苏眉说:劫车杀人,最后一次作案,洗手不干之前给咱们警方一个教训,就像几个学生毕业时砸烂学校的玻璃,以此泄愤。
画龙、包斩、苏眉、高级督察四人赶到后发现,液化气站已经废弃,大门紧闭,院里只剩下几个生锈的储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