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恐怖村庄
第二十三章 蜡烛意义
目录
第一卷 逐臭之夫
第二卷 残肢物语
第二卷 残肢物语
第三卷 刺猬少女
第三卷 刺猬少女
第四卷 掏肠恶魔
第四卷 掏肠恶魔
第五卷 恐怖村庄
第五卷 恐怖村庄
第二十三章 蜡烛意义
第六卷 畜生怪谈
第六卷 畜生怪谈
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九卷 胶皮人蛹
第九卷 胶皮人蛹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十卷 变态校园
上一页下一页
陈广城:全世界有多少个一党执政不允许有反对党的国家?
陈广城说:他们叫——公民。
2、凶手的身份为农民,或有过长期农村生活经验的人,这点可以从码放尸体的方式上分析而出。
厕所里已经没有了人,墙壁上的一块砖被人拽了出来,那人就是从这墙洞里伸出手惊吓了苏眉。厕所旁边有个“人”字路口,那人肯定跑不远,画龙和包斩决定分头去追。
画龙踢了踢堆放着的玉米杆,威胁道:出来。
陈广城说:阿Q被判刑了,因为他有罪,他为什么有罪,因为他被判刑了。
厕所隔墙上有几个缝隙,砖缝之间的泥巴很容易捅开,有的砖已经松动,甚至可以拽出来。农村厕所墙壁上大多都有个洞,这归功于村民的娱乐心理。偷窥欲在这里得到明目张胆的释放。如果在男厕,透过墙上的小孔向女厕望,很可能看到一个眼珠正在偷窥男厕。更奇妙的是,互相偷窥的很可能就是在乡间土路上刚刚打过招呼的两个乡邻。
黑乎乎的厕所里无人回答,苏眉实在憋不住了,顾不得那么多,硬着头皮随便找了个厕所就走了进去。
苏眉解释说:我明明看到这树林里有什么东西。
苏眉说:现在可能趁黑跑了,我也没敢回头看。
乡长高日德和村支书并没有感到难堪,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俩担任基层干部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拒绝公款吃喝甘愿自掏腰包的人。
陈广城说:我知道。
梁教授说:你认识他们?知道他们的名字99lib•net
梁教授说:你知道吗,有些人正前赴后继的向着这里赶来,他们以无畏的勇气来这里挨打,这里是一个方向,他们来挨打一顿,然后被暴徒驱散赶走。
陈广城说了两个字……
苏眉说:是啊,我还听到那人笑,笑的好恐怖,吓死我了。
地上有很多烟头,还有擦过屁股的烟盒纸。
蜡烛即将燃尽,陈广城又点亮了一截蜡烛。当地村委会以他没有交电费为由停了他家的电。烛光亮起,使这破败的家有了教堂的气氛。他戴着一副墨镜,其貌不扬,看上去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
画龙和包斩被惊醒了,苏眉心有余悸,对画龙和包斩讲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苏眉觉得这个厕所有些古怪,担心被人偷窥,她不敢凑近墙缝去看旁边的厕所里有没有人,黑暗之中,感觉有什么东西摸了一下她的屁股。苏眉吓得魂飞魄散,恐怖片里常常有这样的画面,女人方便的时候,便池里突然伸出一只手。她低下头一看,随即不再感到害怕,脚边有一根树枝,可能自己无意间碰到了树枝。
陈广城:全世界有多少个国家?
因为八名死者被埋在荒地里,尸体都已腐败,面目难辨,梁教授打算第二天让村民辨认死者的衣物,希望能够确认死者身份。
画龙质疑道:你是不是眼花了,吓傻了?
那天下午,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聊了些什么,谈到了什么内容,一只小黑老鼠偷听到了特案组和这个盲人的对话。这段话www.99lib.net应该不会出现在任何书中以及报刊上,但本文作者是个固执而胆大的人,依然如实的复述一下:
陈广城自问自答:5个。
陈广城:8个。
梁教授说:这5个其实也是那8个里面的。
苏眉吓得尖叫起来,立即跑出厕所,跑回村委会。
苏眉紧张起来,双手抱着画龙的胳膊,玉米杆垛里也没有人。
特案组讨论了一下,大家对此案的共同看法有以下几点:
村委会院墙外有个公共厕所,肮脏无比,茅坑用石头垒成,男厕和女厕不太好分辨,厕所墙上原先用石灰写着男女的标识,但是调皮的孩子又用砖渣写上字故意混淆。
乡长高日德说:吃了饭再走,我们叫了酒菜。
画龙说:我们是警圞、察,你不要有什么抵触心理。
包斩说:怎样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呢?
梁教授让大家凑了一些钱,交给村支书,他表示:这些是饭钱,随便把房租也交了,麻烦你们村委会收拾出两个房间,我们特案组打算住在这村里,不调查清楚绝不会离开。
3、凶手对埋尸处的地理环境很熟悉,对周边的村子应该也很熟悉。
苏眉心里嘀咕一声:妈的,进错厕所了啊。
晚饭过后,特案组四人住进了村委会的值班室。
苏眉正想站起来的时候,墙那边传来一阵阴森森的笑声,一只手突然从墙那边伸了过来,那只手抓起树枝插到她的头上。
梁教授打电话询问了一下,当地警方和省厅以及熊猫在其他三个村的调查毫无进
99lib•net
展,法医小组进一步的勘验报告却有了新的发现,八名死者的衣物纤维中均有矿物质粉末,经过化验,这是一种炭元素。八具尸体埋在荒野中,发掘出的土壤里没有煤炭,这说明死者生前可能从事煤炭的挖掘、运输、贩卖、装卸的工作。
特案组四人敲门而入,陈广城的小女儿惊恐的抱着妈妈,孩子以为他们是来打爸爸的。
画龙悄悄的对包斩和苏眉竖起大拇指,他说:我就喜欢这老头的倔强劲儿。
半夜的时候,苏眉拉肚子,对于去户外上厕所,她虽然感到害怕,但是又不好意思叫醒画龙和包斩,只好一个人大着胆子去厕所。
画龙说:我终于知道他们为啥把你关起来了。
画龙拉着苏眉的手,继续往树林深处走,他们绕过几个柴禾垛,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检查完最后一个柴禾垛,环顾四周,这片树林里也没看到人。
陈广城说:在如今这个社会,人人犬儒主义,人人明哲保身,必须奴颜婢膝才能生存,必须指鹿为马才能升迁,必须谨言慎行才能苟活。那些歌功颂德满口谎言的人,那些有眼睛却看不到世价值的人,那些每晚七点打开电视机接受洗脑七点半再关闭脑壳的人……才是真正的瞎子。
树林里却没有人,一片寂静,月光如水。
苏眉站在路口,惊九_九_藏_书_网魂未定,路口附近有一片小树林,树林里还有几堆玉米秸和棉花杆。
4、八名死者的衣物上都发现了煤屑,东石鼓村村民大多外出干活,从事挖煤的体力劳动,特案组更加坚定了侦破方向:凶手极有可能就在这个村子里!
苏眉大喊起来,画龙就在附近,闻声而来,俩人走进树林查看。
画龙说:我操,这还了得,人呢?
苏眉说:陈先生,我们和外面的那些人不一样。
苏眉说:会不会藏到玉米杆里面了。
包斩想起,河堤土洞里发现的那具尸体,脑袋里插了一根芦苇。这个偷窥厕所的人也有个往头上插树枝的动作,此人会不会就是凶手?
苏眉穿着一件紧身铅笔裤,腿部更显得性感修长,她脱了裤子,蹲下来,微微皱眉,一阵水花四溅的声音过后,苏眉如释重负,同时感到羞涩,那声音在夜里未免太响了一些。苏眉挪动了一下脚步,高跟鞋踩在茅坑的石头上,一不留神就会滑下去。
1、凶手不止一人,八具尸体,而且被害时间跨度大,一个人不太可能完成杀人、运尸、埋尸、移尸的整个犯罪过程。
村支书厚颜无耻的讪笑着说:反正是公款。
包斩说:你说那个人把树枝插到你头上?
天色已是傍晚,屋子里一片黑暗,他正在看书,看的是盲文。
陈广城又问:全世界有多少个以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的国家?
当天夜里,苏眉遇到了令她毛骨悚然的一件事。
特案组对他们的草率感到愤怒,但又无可奈何。
画龙说:见鬼了。
陈广99lib•net城说:我知道,他们不会敲门,一般是踹门进来,他们也不会称呼我陈先生,都是喊我瞎子。
画龙和苏眉感到很怪异,这时,他们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阵阴惨惨的冷笑。
蜡烛的意义绝不仅仅是燃烧自己,而是点亮另一支蜡烛。
特案组向这个盲人了解了一下本村的情况,村民大多外出打工去了,在周边偏远山区挖煤,村里剩下的青壮年有不少被当地政府聘为打手,那些看守陈广城的人每月都有工资。在这个古怪的村庄,农民不再种田,看守一个重病的瞎子,每月就有1600元的俸禄,捉到一个外地来的探视者可领取赏金500元。陈广城对特案组表示,村里和乡里并不在乎八条人命,只要死的不是他们的亲戚和家人,他们根本不会多管闲事。不出所料,村支书以极快的工作效率统计了一下东石鼓村的失踪人口,到了晚饭时间,村支书向特案组声称本村没有人失踪。他们设下晚宴,只想尽快把特案组打发走。
苏眉说:200多个吧。
苏眉说:画龙哥哥,我屁股被人看见了,这村里有流氓。
苏眉有些害怕,紧紧抓着画龙的手,她说:那东西绝对不是一个人,也不像什么动物。
夜色中,苏眉隐隐约约看到了诡异的一幕,一个什么东西直立行走在树林里,从身影上来看,就像是一具骷髅或者一具干尸。这具干尸走动的姿势非常怪异,上身不动,双手低垂,一点点向前走。
墙上标识混乱,夜里分辨不出男厕和女厕,苏眉轻轻地喊了一声,里面有人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