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掏肠恶魔
第十六章 空城旧楼
目录
第一卷 逐臭之夫
第二卷 残肢物语
第二卷 残肢物语
第三卷 刺猬少女
第三卷 刺猬少女
第四卷 掏肠恶魔
第四卷 掏肠恶魔
第十六章 空城旧楼
第五卷 恐怖村庄
第五卷 恐怖村庄
第六卷 畜生怪谈
第六卷 畜生怪谈
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七卷 冰冻脸皮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八卷 林家凶宅
第九卷 胶皮人蛹
第九卷 胶皮人蛹
第十卷 变态校园
第十卷 变态校园
上一页下一页
从黄昏到深夜,一个人站在楼道里,一直站着,墙根处的鸡冠花开的鲜艳,楼道里空空的咸菜坛子似乎有着古老的比喻,他对自己的心事守口如瓶,不想抢劫不想强奸,手中只拿着一杆秤,秤钩子低垂,窗外挂着一轮圆月。他一动不动的站在楼道里,只想把一个人的肠子从屁眼里掏出来。
指导员说:傍晚。
老板:你们要问什么,赶紧问,这里,真住不下去了,我们明天就搬家了。
当地的医院大门被砖封死,已经没有医生了。陈落沫被老板夫妇送往卫生所急诊室抢救,
梁教授说,我们把荒漠变成了自己的城市,我们又把自己的城市变成了荒漠。
指导员说:问题是她现在不愿意再回忆这事,根据伤口来看,有锐器刺入的痕迹,据我推测分析,可能是用秤钩子先勾住……再用手往外掏肠子。
如今,他那生活了十几年的家,地上的灰尘可以深陷脚印,公园里长满了杂草,废弃的汽车站老鼠成群,每个雨门人最难忘的是公园前那个大钟,时间永远的停留在了3:25分。司机说自己每次回家,心中无比酸楚,大年三十回去扫墓,街上竟然只看到了两个人。
指导员简单介绍了一下案情和当地的情况。
于次日被送往医疗条件更好的油田医院,案件发生后,一家报纸对陈落沫的不幸遭遇进行了及时报道,引起了社会的关注,许多热心人捐款捐物。省城医院的几名专家教授进行了会诊,对陈落沫实施的已经断裂的1九*九*藏*书*网0CM小肠连接手术非常成功。目前,这个女孩已没有生命危险,但仍需要进一步的观察治疗。
他说自己是雨门人,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后来外迁。
外公和外婆对陈落沫的遇害表现的漠不关心,就像谈论外人,张红旗老人絮絮叨叨的数落自己外孙女的不是:我不让她来打工,她偏来,这下出事了吧,真是作孽啊,真是活该,她嫌脏,不屙到屋里,半夜出去……
梁教授问道:你们的案情报告也没写,凶犯是用手直接掏出的肠子,还是用别的东西?
苏眉说:如果是用手直接伸进去掏,那就太可怕了。
特案组先搭乘飞机到省城,然后做大巴到邻市,邻市警方抽调出一辆越野车,派出一名司机护送。司机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谈起雨门,禁不住热泪盈眶。
特案组四人面面相觑,指导员随口安慰了几句,大家起身告辞。
路边的白杨,长的又高又细,似乎一阵大风就可以将树折断,树干上刷着白灰,缠着的草绳湿漉漉的,也许每一棵树都有一个离别的人抱着哭过。
目前,雨门市是一座空城,大部分单位都是人去楼空,公安机关只留守了六名民警。一部分居民聚居在北坪和三台两个安置区的廉租房里,大多是无力外迁的老人、残疾人、低保户和下岗工人,他们每月领取几十至上百元的低保费。另有一部分居民住在老城区,也属于生活特困人群,面对邻市的房价望而却步,不知何去何从。九-九-藏-书-网这座城市,只剩下两万多人,并且每天都在减少。用不了多久,雨门就会成为一座无人的死城,从地球上消失。
指导员陪同特案组重返罪案现场,案发地区平时发案并不多,治安良好。案发后,六名警察重点搜寻曾在夜间袭击妇女或抢劫的人员,对周围群众排查了近500人,目前还没确定嫌犯。犯罪动机不明,受害人陈落沫没有遭受强奸和抢劫。在走访过程中,有人反映,案发当晚曾经看见一个穿绿色劳保服装的人走进这栋楼。
包斩问道:什么时间?
陈落沫当时以为别人误将她当成鬼,所以说了一句“叔叔,我是人,不是鬼”。
当时,住在四楼的餐馆老板娘听到动静,出门查看,凶犯逃走。老板娘以为陈落沫下身耷拉着的是绳子,就用手摸了一下,感觉滑腻腻的,她丈夫拿着手电筒出来后,才惊恐的看到是一截肠子!
陈落沫和外公外婆住在五楼,家境寒酸,桌椅陈旧,墙皮剥落,贴了一些旧报纸和挂历,镜框里的老照片已经泛黄。陈落沫的外公是一名退休石油工人,名叫张红旗,外婆有些耳聋,警察问什么,她都摆手,然后指指耳朵,意思是自己听不见。张红旗老人对此案感到难以置信,特案组询问他的时候,他坚持认为这是只有资本主义国家才会发生的案件,中国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
白景玉说:这也是我派出特案组的原因,他们需要帮助。
案发地点是一栋老旧的五九*九*藏*书*网层居民楼,楼道里堆放着杂物,阴暗潮湿,窗户向北,从来不会有阳光照进来。晚上没有灯,只能摸索着上下楼,如果和一个陌生人擦肩而过,绝对会惊慌失措。走在阴森森的楼道里,如果后面尾随着一个人,心里会有种莫名的恐惧。
包斩:我们要去的那地方很危险吗?
画龙说:我操,咱能不去吗?
画龙说,新闻联播看多了吧,党国并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美好。
苏眉说:哇,公安局也让放羊?
司机说了一句伤感的话,旧的拆了,新的又在哪里呢?
一个城市,竟然没有一处红绿灯。
掏肠案发生在一栋老楼,老楼位于城市的中心,然而周围已是一片废墟。
陈落沫遭受袭击的地方,还有一滩血迹,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恐怖情景。
指导员:当时,他们出来的时候,凶犯已经跑了,他们没有看到,也提供不了多少线索。
这个城市叫雨门,地处祁连山脉的一个偏僻的县级市,因石油应运而生,鼎盛时期,城市人口达到13万。半个多世纪过去,石油资源枯竭,市政府和油田基地相继搬离,居民弃城外迁,城中废楼遍地、设施老化、几成空城。
包斩说:等会,我觉得这楼梯不对劲。
老板娘:我想起来了,脚步声很平常,那人走的不紧不慢的。
画龙:千万别让小眉带枪,这玩意不是闹着玩的,她会伤着自个,说不定还会误伤我。
包斩转身上楼,他放慢脚步,一步一步拾级而上,表情有些怪异,一边走一边用http://www.99lib•net手指着楼梯,他折返了两次,回来后对大家说道:没错,我数了一下楼梯,案发的位置,也就是四楼,四楼到五楼,少了一阶楼梯。
特案组再次询问了四楼的住户,餐馆老板夫妇的说法没有什么变化,他们没看到凶犯长什么样,只是隐约听到了凶犯下楼的脚步声。
山路沿坡而下,车起伏颠簸,车上的人沉默不语。
画龙说:案发时间是午夜,难道那人会一直呆在楼道里等着?
这名犯罪恶魔将陈落沫勒的昏迷,其作案手段令人发指,陈落沫下身被变态恶魔撕裂,小肠从后庭拉出……
指导员说:那女孩病情不稳,刚做完手术,先缓一缓吧。
苏眉说:这人的心理素质够硬的。
越野车开进雨门老城,解放路上唯一一座红绿灯岗亭,由于人流量锐减也已经停用许久。
雨门公安局的一名指导员说,这不是外人放的羊,副业,养羊是我们的副业,晚上杀一只,请你们吃锅盔和手抓羊肉。
下楼时,画龙背着梁教授,包斩走在最前,其他人在后面,下到四楼的时候,包斩突然停住了。
白景玉:你们这次去,全部都配备武器,回来后递交一份枪支管理报告。
受害人名叫陈落沫,19岁,在雨门老城区打工,父母远在外地,她跟着外公外婆住。案发地点是一栋老楼,楼里居民大都搬迁走了,只剩下两户。陈落沫和外公外婆住在五楼,四楼还有户开餐馆的人家,除此之外,整栋楼空空荡荡。因为公共厕所在楼下,陈落沫半夜起来去解99lib•net手,在四楼和五楼之间的楼道平台处遇到袭击。
苏眉说:小包,你怎么了?
苏眉:老大,我从来没开过枪哎,弄丢了怎么办,让画龙这野蛮人带枪就行了。
中国有这么一个城市,乌鸦在红绿灯上筑巢,工厂的齿轮间布满蛛网,教室的课桌上生出木耳,水龙头长出一朵毒菇,你穿过商业街的荒草,拨开电线上垂下来的拉拉秧,走进废弃的邮局,会是什么感觉?一座空城能容纳多少往事和叹息,许许多多个街道,无人知晓的黄昏,这里有十几万人最初和最后的回忆。
梁教授:好久没开过枪了,我以前可是在狙击比赛中获得过名次。
白景玉:当地警力严重不足,很难相信,一个县级市竟然只有六名警察。
司机说,你们想象不到,这是什么滋味。
雨门市公安局的六名警察列队欢迎特案组的到来,他们一齐向特案组敬礼。特案组四人下车后注意到公安局大楼破旧不堪,还是那种八十年代的旧楼,电线纵横交错,公安局大院墙角处荒草丛生,竟然有几只黄羊在低头啃草。
梁教授说:必须派人去油田医院,先做好受害人的心理辅导,再做一遍详细的笔录。
梁教授问,那脚步声,走的很急吗?
楼道里没有灯,黑暗之中,陈落沫无法看清凶犯的脸,加上惊吓过度,病情严重,警方在做询问笔录时,她连凶犯的体貌特征也说不出,只恍惚记得凶犯是一个中年男人。
餐馆老板:当时,真没注意,救人要紧啊。
包斩问:住在四楼的餐馆老板夫妇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