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碎尸真相
第五十章 凶杀笔记
目录
第一卷 地窖囚奴
第一卷 地窖囚奴
第二卷 雨夜幽灵
第二卷 雨夜幽灵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四卷 色狼传说
第四卷 色狼传说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六卷 肢体雪人
第六卷 肢体雪人
第七卷 骷髅之花
第七卷 骷髅之花
第八卷 尸骨奇谈
第八卷 尸骨奇谈
第九卷 碎尸惨案
第九卷 碎尸惨案
第十卷 碎尸真相
第十卷 碎尸真相
第五十章 凶杀笔记
上一页下一页
梁教授立即问道:那人多大岁数?
小学生摇摇头,说:很平常。
小学生点点头。
梁教授说:什么?
特案组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进行了笔迹鉴定,然后结果令人垂头丧气,这些字即不是驼子写的,也不是夏雨萍和黄百城写的。他们连夜排查对比了每一个出现过的嫌疑人的笔迹,没有找到吻合的人。
天快亮的时候,特案组打算放弃,他们对那七个字隐含的信息分析了整整一夜,始终没有解开谜题,整个通宵都徒劳无功,他们休息一会就该去机场离开蓝京了。
垃圾箱的特点在于诚实,从不撒谎。富人和穷人在这里面一视同仁,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平等,每一个物品都还原成本来的面目,每一种东西在这里找到了终点。撒谎的假牙终于成了假牙,目睹过腐败交易的酒瓶终于成了酒瓶。民工抽过的烟蒂和贵妇吃剩的苹果核在这里相遇,残币上的头像与纸巾的痰唾再次相逢。虚假伪装的面具在这里揭开,垃圾箱有着象征意义。
梁教授分析认为,凶手可能在杀害刁爱青之前逼迫她写下了那些字,这也是字写的漂亮工整但是内容却脏话连篇的原因。刁爱青是一个大学生,有藏书网文化有头脑,当时肯定知道自己的危险处境,所以她故意留下了线索,空出的七个字即为七个密码,应该是暗示凶手的身份,揭开这个谜团,也许就会真相大白。
小学生说:扔垃圾。
现在这个社会,黑漆嘛乌,干么斯都要 后门,干么斯都要有关系。有钱的人少,么钱的人多。唱歌的,演电影的,人 人六的骚包,扭扭腚沟子,就来钱。么钱的人累的吊比朝天也 搞不着几个吊钱,一个月才几伯块钱,没钱抬马马。谁能听我韶韶,这些个小炮子子,册迁搞得一比吊糟,窝屎你妈,戴大盖帽的都古七古八撕划子,吊比代 代表谁,吃公家饭的鸟 ,一嘴比大胡话 二五,贪贪贪,逮住了,萝卜缨子换白菜,调走了,白菜换萝卜樱子。老子做牛做马,吊日子怎么混啊,么的 时间耗了,别问我想干么斯,我要活得刷刮点,我就想,找个人,砍了老瓜子,剁了手指拇头还有脚痍巴。
画龙说:也可能是传呼号码,十年前藏书网,那时正流行传呼机呢。
上面记载的内容夹杂着当地方言和粗俗的脏话,似乎书写者没什么文化,然而奇怪的是字体却写的非常漂亮,更可疑的是字与字之间的距离并不一致,有几个字距离旁边的字较远,显得孤零零的,可以一眼看出。
包斩说:凶手是……
小学生说:刚才,有个人也问我。
包斩说:前面三个字,我猜到了,后面的四个,破译不出来。
特案组回到警局后分析认为,有些凶手出于变态心理,会保存着受害者的某样东西,警方发现的并不是刁爱青完整的尸体,缺失的那部分究竟丢到了哪里,一直都没有找到,按照凶手的抛尸习惯,也可能是将其扔到了垃圾桶里。
小学生点点头。
小学生大概上一年级,一年级的孩子描述长相和面貌非常困难。他想了一会又说道:大裤衩,背心,手套是白的。
其实任何一个我们身边看似普通的人,都存在他背后所不为人所知晓的另一面。
全文抄录如下,为了区别那几个突出的字,特意用黑色醒目字体标注:
梁教授问:那人还做了什么?
苏眉:问你什么?
梁教授弯下腰对小学生说:你自己在这里玩啊,爸妈
九*九*藏*书*网
呢,你别跑丢了。
梁教授和包斩对小学生详细询问,那中年人长什么样,小学生无法进行准确的描述,只是告诉警方,那个人很普通,很平常,就像街上走过的每一个人。
梁教授说:长什么样?
苏眉推着梁教授在垃圾桶前停下,大家看着周围,一片歌舞升平。
一共有七个字,在文中显得很醒目,应该是书写者故意空出来的,按顺序排列如下:开、五、是、表、人、和、吊。
包斩说:“开”字共有4个笔画,“五”字也有4个笔画,有一个词,正好也是由两个4笔画的字组成,在加上后面的那个“是”字,然后将这隐藏的三个字连起来。
特案组也许与真正的凶手擦肩而过了。
城市里的穷人像蒲公英一样,在水泥地上空随风飘荡,带着一点点随时会破灭的希望无助地寻找一点点能扎根下来的土壤。
梁教授说:一个死了的人。
画龙说:我们能核对的都核对过了。
包斩说:难道,你的意思是……
这些字也许是凶手写下的。
他们开着车在这个城市里转来转去,驶过小粉巷和火葬场,驶过青年路和华侨路,绕过了几条死胡同,经过案发时的抛尸现场,穿99lib•net过很多街道和居民区,中间甚至迷过路,最后,他们到达了终点。
包斩:那人是谁啊?
一个小学生坐在池边的台子上。
苏眉说:谁?
梁教授说:刁爱青。
小学生:不认识。
包斩指着广场上一个40多岁近50岁的中年男人说:那个人,像他这么大岁数吗。
美国臭名昭著的拱顶石杀手令受害人拖着自己的肠子清洗犯罪现场,杀人狂山姆之子以及十二宫杀手都曾经给警方写信,山姆之子作案时还会故意留下记号。
小学生:问我在这里玩啊,问我爸爸妈妈呢。
画龙说:白手套,那人戴着手套?
这段话很像是一个凶手的自白,画龙立即在广场上寻找穿着大裤衩和背心戴白手套的中年男人,广场上人流涌动,附近有个十字路口,如果一个人想要离开,几分钟时间就可以消失在夜幕中,消失在人海,再也难以寻觅。
特案组四人顿时警觉起来,现在是9月,天气还很热,一个人戴着手套,非常可疑。
梁教授看着窗外,天边晨光熹微,他说道:有一个人的笔迹我们忘记比对了。
特案组四人下车,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广场,游人如织,跳舞健身的群众很多,可以看得出,广场刚建九九藏书成没几年,周围还有一些老房子,也许多年前,这里是一个破败的居民区。广场的正中央有一个喷水池,池边放着几个垃圾桶。
梁教授说:不用解释,剩下的几个字由我们大家来猜,先说隐藏的前三个字是什么?
十几年来,这个城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依然有人靠捡垃圾为生。发现刁爱青尸块的是一个清洁女工,她也捡垃圾,发现一块废铁就很高兴,发现一包肉还想着回家去吃。十几年过去了,水泥砌成的垃圾池换成了蓝色的塑料垃圾桶,捡垃圾的人走了一群,又来了一群,他们拿着铁钩子,从我们抛弃的东西中寻找财富。
画龙和包斩立刻掀翻垃圾桶,根据小学生的提示,他们找到了那个陌生人扔的一个纸团,从字迹和泛黄绵软的纸张上可以初步判断,这张纸起码保存了十年以上。纸张很平整,是刚刚被揉皱的,再此之前,这张纸可能夹在某本书里。
苏眉说:那七个字的笔画可能组成一个电话号码,或者牌号码。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