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碎尸惨案
第四十三章 幽暗小巷
目录
第一卷 地窖囚奴
第一卷 地窖囚奴
第二卷 雨夜幽灵
第二卷 雨夜幽灵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四卷 色狼传说
第四卷 色狼传说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六卷 肢体雪人
第六卷 肢体雪人
第七卷 骷髅之花
第七卷 骷髅之花
第八卷 尸骨奇谈
第八卷 尸骨奇谈
第九卷 碎尸惨案
第四十三章 幽暗小巷
第九卷 碎尸惨案
第十卷 碎尸真相
第十卷 碎尸真相
上一页下一页
梁教授说:油是豆油,还是芝麻油,菜籽油?
不知为何,包斩对这个卖油条的摊主起了疑心,摊主的眼神中隐隐约约似乎掩饰着什么,身上还有一股怪怪地味道。包斩带上两名侦查员,又去了摊主的家。
梁教授答非所问,说道:你别害怕,只是了解点情况,你要是想起什么,就告诉我们。
包斩让她继续说,摊主狠狠地瞪了一眼多嘴的儿媳妇,转身离开了。儿媳妇欲言又止,包斩多次鼓励,最终她吞吞吐吐的说起一件事。那天早晨,天还没亮,儿媳妇和公公出摊卖油条,有个驼子骑着一辆倒骑驴三轮车来买油条,三轮车上放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塑料袋。儿媳妇多嘴,问了一句,里面装的什么啊。
很难想象繁华的都市中有这样一条破旧的小巷,巧合的是这条小巷就在蓝京大学附近!
卖油条的摊主住在小粉巷子。
十几年前,这条小巷里还有租书店,影碟店,刁爱青喜欢看书,案发后,警方对书店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可疑线索。包斩对老局长说,从刁爱青失踪到发现她的尸块,历时九天,凶手完全有时间将凶杀现场清理干净。老局长认可这种说法,遗憾的表示说如果从失踪当天就开始排查,刁爱青案很可能就已经侦破了,学生失踪而学校一无所知,学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苏眉问道:污渍中的牛奶,确定吗,有没有可能是人奶?这个很重要。
儿媳妇说:对。
公公对儿媳妇悄悄说,你知道那驼子是谁吗?
另外几名网友也接受了警方的询问,其中一名网友叫“很多的”,他对此案显示出浓厚的兴趣,甚至想从警方嘴里套http://www.99lib.net出话来,他反问警方,凶手有枪,是吗?
这块污渍疑似凶手留下的。
驼子走后,公公将儿媳妇骂了一顿,儿媳妇觉得很委屈。
儿媳妇气呼呼的说,我怎么知道。
摊主立即打断了儿媳妇的话,喝斥她别多嘴。
专家组将这块污渍分成一百份,分别做微量物成分检验,污渍中有针孔那么小的红色斑点,专家最初以为是血痕,如果是凶手的血痕,无疑是此案的重大突破。物证检验极为严谨,专家首先通过化学实验方法检测红色斑点是否为血,结果大失所望。
碎尸案发生之后,确认尸体身份是侦破重点。911碎尸案中,死者头颅被煮过,面目全非,难以辨认。六位特邀专家马不停蹄地工作了一天半,他们利用颅相恢复技术,复原了头颅的面貌。这是一种很神奇的刑侦科学技术,即使是墓中出土的骷髅头也能还原本来面目。照片显示,死者是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性,阔脸,鹰钩鼻,戴一副眼镜。
鉴定专家兴奋的说:老梁,搞清楚了,这是一种用来炸油条的油!
鉴定专家急忙找到梁教授,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从院子里出来后,侦查员看看四下无人,低声告诉包斩,这个驼子以前曾被警方处理过,他的事迹曾经引起过整个蓝京警界的震惊,出于对社会安定的考虑,警方一直隐瞒案情。
公公压低声音说:这个人我认识,火葬场的驼子,他是火葬场的焚化工人。
包斩提醒道:9月11日,天还没亮的时候,吃早点买油条的顾客中是否有可疑的人,一个女人,涂抹着口红,骑着99lib•net电动自行车,车筐里放着黑色塑料袋。
然而鉴定过程柳暗花明,专家组从污渍的成分中发现了油和牛奶,红色斑点为口红!
一名侦查员开玩笑说道:你是老油条了。
包斩拿出两张照片——刁爱青和911碎尸案死者的照片,让他们辨认,摊主儿子和儿媳对照片都没有印象,卖油条的摊主看到刁爱青的照片时,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他说十几年前警方也曾拿着这张照片让他看过。
这名网友说,12年前,警方在盘查群众时,曾经多次问起,是否注意到谁家有火药,或者猎枪。这个细节非常重要,也许说明刁爱青的尸块上,或者包装的包上,床单上,应该有火药痕迹,或者刁爱青被猎枪打过,案发当晚很可能有群众听到猎枪的响声——要不,警察是不会调查火药或者猎枪的!
911碎尸案中,装有尸块的黑色塑料袋上,专家用显微镜做细致入微的查找。这是一个未使用过的崭新塑料袋,遗憾的是有提取到指纹,塑料袋曾被扔进垃圾桶里,专家耗费了大量工作,首先排除塑料沾上的其他垃圾痕迹之后,在塑料袋的提手上发现了一小块污渍。
梁教授让画龙立刻出发,将抛尸现场附近炸油条www.99lib.net的摊主带回警局询问。摊主五十多岁,系着围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市民,每天凌晨4点,他就和儿媳妇一起出摊炸油条,主顾很多,都是周围的居民,他对案发当天买油条的顾客没什么特别印象,想不起其中是否有涂抹口红的女人。
卖油条的摊主离开警局之后,梁教授重新制定了排查方向,凶手很可能买过油条,应该居住在油条摊附近。调查走访组以油条摊为中心,在较大范围做一个基本的排查,即使一无所获,至少也可缩小侦查圈,重点排查周围居民区的单身住户以及有前科的人员。
鉴定专家说:这个……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检测。
蓝京市所有警员都行动起来,每人一张照片,在全市范围排查死者身份。
专家组有了新的进展,要求立即召开案情发布会。他们将会发表什么样的高论呢?一位痕迹检验专家代表专家组发言,开场便语气肯定的说:凶手可能是一个女人!
包斩问道:96年,你做什么?
卖油条的摊主住在小粉巷子的一个院落里,几间瓦房,院中有一株梧桐树,墙头上插着一些碎玻璃,防止歹人攀爬。摊主的儿子三十多岁,经营着一家羊肉拉面馆,拉面馆就是自己家临街的一间房子,媳妇很贤惠,早晨卖完油条回来,还要帮丈夫干活。
鼓楼局长意味深长的说,别瞎猜,有些事情不知道最好,你今天知道了,明天可能没命。
梁教授惊喜的问道:你确定吗?
侦查员倒吸一口气,立即问道:50岁左右?
摊主回答:卖油条,我卖了十几年的油条了。
梁教授对痕迹鉴定专家组提出批评,要求他们必须尽快搞清楚油藏书网的成分,散会之后,痕迹鉴定专家做了加急检测,结果显示为棉籽油。这种油在家庭厨房里很少使用,痕迹专家使用卫生局测试食用油老化程度的烹饪油快速测试仪,将仪器的金属探针与油接触,10秒钟过后,仪器上显示的读数为42。这说明棉籽油曾被多次使用,从而产生油质老化的迹象。鉴定专家在油的成分中还提取到了:碱和矾。
儿媳妇回答:是的。
专家说:就是我们平时炒菜用的油。
梁教授和鼓楼分局长对视一眼,鼓楼分局长说道:你怎么会这么问?
痕迹专家说:我们做过比较,牛奶总蛋白质含量高,为人奶的 3 倍。牛奶的蛋白质主要是酪蛋白 ,人奶以白蛋白为主。
这是一条破败的小巷,都是又矮又旧的老房子,墙皮剥落,巷子里有很多民房改建的小饭馆,卫生环境很糟糕。这条巷子没有路灯,晚上的时候,整个巷子很幽暗。那些矮房上搭着石棉瓦,院子里长着槐树和榆树,偶尔有一只黑猫在墙头上走过,晚上,独自走在这种幽暗小巷子里的路人会心生寒意。
卖油条的摊主想了想,摇了摇头,忽然说道:你们问这个,不会是和碎尸案有关吧?
包斩问道:油是什么油,汽油,柴油,还是食用油?
痕迹专家说:口红可以推断凶手可能为女性。
包斩和两名侦查员站在巷子里,风悠悠地吹过,游荡了十几年的亡魂,何时才能安息?
包斩说道: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抛尸经过,凌晨,天还没亮的时候,街道上一片漆黑,有个涂着口红的女人,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没有开车灯,车筐里放着装有尸块的塑料袋和包,驶过垃圾箱的时候九*九*藏*书*网,她没有停车,只是减速滑行,将一袋碎尸扔进垃圾箱里。口红很可能是她无意中擦了下嘴唇,沾到手上,拎起尸袋时又遗留在了塑料袋提手上……
话音未落,会场上出现了轻微的躁动,很多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院子里污水横流,垃圾遍地,巷子里没有下水道,住户大多选择在自家院子里挖一个阴井。包斩注意到下水口附近有血迹,两名侦查员警惕起来,摊主儿子解释道,他在院里杀过羊,包斩用手指沾上血迹,闻了一下,点头不语。
这件事很奇怪,一个早晨买油条的驼子,三轮车上载着一包肉馅,他并不是开饭店的,也不是卖包子或馅饼的,他是火葬场的焚化工。卖油条的摊主出于胆小谨慎的心理,并没有把此事告诉警方,包斩也表示理解。
梁教授说:你好好回忆一下。
鉴定专家说:绝对错不了,这是炸油条的油,反复使用,碱和矾,发制油条必不可少。
侦查员说:吃人!
一名侦查员问道:这个驼子是不是又黑又矮,秃头,三角眼,眼角还有个大痦子?
梁教授说:当时临近过年,火药也很可能是鞭炮或者烟花里的,不要再瞎猜了。
可以肯定的是,十几年前,死者刁爱青就曾经从这条幽暗的小巷子里走过。
驼子回答:肉馅儿!
摊主毫不介意,笑着回答:你还真说对了,我外号就叫老油条。
包斩再次问起9月11日凌晨,出摊卖油条时是否注意有什么可疑的人。儿媳妇想了一会,脱口而出,喔,喔,有一个,我得和你们说说,这件事很怪。
包斩问道:这个火葬场的驼子,犯过什么事?
只要犯罪,就会留下痕迹。
红色斑点不是人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