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十三章 树上之尸
目录
第一卷 地窖囚奴
第一卷 地窖囚奴
第二卷 雨夜幽灵
第二卷 雨夜幽灵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十三章 树上之尸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四卷 色狼传说
第四卷 色狼传说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五卷 精神病院
第六卷 肢体雪人
第六卷 肢体雪人
第七卷 骷髅之花
第七卷 骷髅之花
第八卷 尸骨奇谈
第八卷 尸骨奇谈
第九卷 碎尸惨案
第九卷 碎尸惨案
第十卷 碎尸真相
第十卷 碎尸真相
上一页下一页
画龙冷笑了一声,扣动了扳机,砰砰砰,一连开了数枪,枪声震耳欲聋,地上尘土四溅,这几枪都打在吴乡长脑袋周围的地上,弹着点形成一个圆圈的形状。
这时,村里的祠堂中走出来一群老人和孩子,拆迁队伍停下了。
包斩: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但是我已经在想了。
吴乡长指着画龙和包斩破口大骂,画龙扔掉扁担,赤手空拳,以极快的速度向他跑了过来,一路上拳打脚踢,无人能挡,很快就到了吴乡长面前,吴乡长依然气焰嚣张,骂道:你他妈是干嘛的……
说完,这两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悄悄地开了小差。
秦老师把袋子放在地上,画龙有点担心袋子里会不会装着一个人头,秦老师却从里面拿出一个金灿灿挂着白霜的南瓜,还带着绿油油地叶子,他说:你们起这么早,我去做饭。
秦老师煮了一锅南瓜稀饭,还放了蜂蜜,苏眉和梁教授胃口不错,一连吃了两碗,这种新鲜的乡野食物在城市里是吃不到的。
一个保安举着盾牌,跃跃欲试,画龙又是一脚侧击,那人踉踉跄跄退后几步,画龙拖着扁担,抢步上前,将扁担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重重的砸在那人的盾牌上,砰的一声,钢化盾牌碎裂,那名保安倒在了地上。
包斩看着秦老师的背影说道:不是他,凶手的身高应该在1米80以上。
拆迁办主任递上两根香烟,三个人点着,吴乡长大手一挥说道,挖掘机过来,拆。
特案组四人和秦老师在小学围墙的一个豁口处静静地看着。
吴乡长嘀咕一句,这帮刁民,倒是挺识相的,要是敢阻拦,有句成语怎么99lib.net说的来着?
包斩挣扎着想站起来,但全身没有力气,他躺在地上喘着气说:我自己。
老太婆身后的村民开始磕头,整个拆迁队伍都默默的看着,一个挖掘机司机和一个推土机司机窃窃私语:我有点拉肚子,你呢?
躺在地上的吴乡长脸色煞白,他双手作揖连连求饶。
吴乡长哈哈大笑说:对对,螳臂当车。
包斩走过来说:呃,乡长吓得屙到裤子里了,真恶心。
画龙举起枪,众人都往后退,宣传干事却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出事了出大事了!
吴乡长、拆迁办主任、宣传干事停下脚步,警惕的看着村子,村里竟然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村民们不知道都跑哪去了。
一个城管骂骂咧咧的冲上来,画龙一脚侧踹,角度极为刁钻古怪,速度却快如闪电,力量更是让人震惊,那人身体横着飞了出去。
画龙:小包,过来看一下,是什么东西这么臭。
苏眉推着梁教授,听宣传干事说完后,梁教授说:想要特案组协助,必须答应一件事。
数十名拆迁人员一起抬头看着,终于看清楚了,树上倒吊着一具血肉模糊的无头尸体,脚腕上系着绳子,上身被剥了皮,在空中轻轻地荡来荡去……
现场无声无息,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风徐徐吹过。
挖掘机开了过来,打算先拆除村口的第一间房子,房子旁边有一株柳树,浓雾渐渐散尽,挖掘机的铲头高高举起,然而,却停了下来,大家分明看到柳树的枝叶间吊着一个人。
包斩:他们可能会把我打的很惨,不过,我不怕他们。
桃源村小学门口出现一个拿九九藏书着斧子的人,走的近了,发现正是秦老师,他的手里还拎着个袋子,袋里装着一个圆形的东西。
一个白发苍苍衣着朴素的老太婆跪在最前面,她颤巍巍伸出手,掌心有几枚军功章,她用一种因年老而显得异常平静的语气说:我的大哥,二哥,还有我的丈夫,都死在抗日战争中,这里有一个烈士的家,我都80多岁了,我跪下求求你们了,不要拆我的家,你们要拆,先从我身上碾过去吧。
画龙:怎么办,小包,有办法吗?怎么阻止他们?
包斩说:拆迁的人有备而来,村民聚集在祠堂里也肯定想好了对策。
画龙飞起左脚踢中吴乡长裆部,吴乡长痛得弯下腰,画龙使出泰拳中的翻天膝,右膝正中吴乡长的面门,紧接着一记重勾拳,将吴乡长打的仰面倒下,他的两个门牙也被打飞了。这三连招几乎是一瞬间完成,众人都看的眼花缭乱,一些人想围攻上来,然而又停住了。
吴乡长挥着手势,示意大家上前,但是身后的人都没有动,宣传干事和拆迁办主任也在犹豫,吴乡长挽起袖子,恶狠狠的打掉老太婆手心里的军功章,蛮横的拽着老太婆的头发就往路边拖……村民们哭天抢地,依旧磕头不止。
梁教授说:不要低估村民的智慧。
画龙掏出了枪,枪口对着吴乡长的脑袋。
吴乡长吓得像筛糠似的浑身哆嗦,却不敢乱动,他的裤子湿了,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包斩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嗅着地面,尽管地面已经做了清理,但依然可以闻到血腥味,他更加坚定了心里的猜测。
拆迁队来了,杀气腾腾,浩浩荡荡。
秦老
九九藏书
师感慨的说:二十年了,我在这里二十年了,这是最后一顿饭了。
另一个司机轻声回答:我也是。
画龙也不知道包斩死了没有,他急忙上前抱住包斩向上托起,同时大声呼救,苏眉和梁教授闻声赶来,将包斩解救下来。
宣传干事心头一凛,四下看了看,紧张的说道:在哪?
画龙:我负责揍前面那20个,后面那6个留给你,怎么样?
吴乡长假装镇定,拆迁办主任心惊胆战,宣传干事询问道,要不要报案?
包斩搬来一个凳子,站上去,将头伸进绳套,模拟那个吊着的死人,这样可以分析出凶手的身高,没想到那是一条三条腿的凳子,凳子突然歪倒在地,包斩悬空吊在了绳子上,只觉得眼前一黑,越挣扎越无力,想喊也喊不出,渐渐地意识模糊起来。幸好画龙发现的及时,如果再晚一分钟,包斩就没命了。
拆迁队一路平安无事,预想中的械斗事件并没有发生,这让拆迁队感到很意外。
画龙扶着包斩站起来,周围雾气弥漫,天色已亮。
他站在院里的桃树下,抬头看着那截当钟用的铁轨,他发现吊着铁轨的绳子是崭新的,而铁轨锈迹斑斑,这说明绳子是新换上去的。包斩将铁轨拿下,绳套舒展成一个圆形,他点点头,心想,这里应该吊过一个人。
画龙警惕的看着他手里的斧子,说道:秦老师,你?
桃源村位于山洼处,进村的路旁栽种着高粱和玉米,五棵高大的柳树守护着村子。田地旁边,野生的黄菊花怒放,村子四面环山,一道瀑布从山脊上流淌进一个湖,湖中的荷花已谢,小船泊在岸边,岸上的农舍九_九_藏_书_网井然有序,鸡鸭成群。
画龙将扁担舞的虎虎生风,武警教官,名不虚传,他把枪法棍法结合起来,扁担的两端还有两个铁钩子,使得画龙的进攻更加强大,只一会就打倒了数人,包斩跟在后面用铁锨猛拍人的脑袋。拆迁队被这俩人打的措手不及,一些人纷纷反击,画龙和包斩背靠背站在一起,
梁教授说:你这么热情招待,我们会尽力阻止拆迁。
那些老人和孩子,走到村口,这黑压压的一群人突然跪下了!
这惨不忍睹的一幕,使得人群像炸了锅似的,有人扭头就想跑,但是被吴乡长厉声叫回。
桃源村小学很有可能就是剥皮现场,也是制作人皮稻草人的地方!
宣传干事说:你们能保证破案吗?
画龙急切的问道:兄弟,谁干的,谁把你吊上去的,啊,小包兄弟?
梁教授说:凶手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两个人,还有可能是一群人!
吴乡长破口大骂,你这老不死的破烂货,弄这些假玩意糊弄人,给我拖到一边去。
阳光穿透迷雾,雾气渐渐消散,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画龙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他看看周围,墙角放着根扁担,他摸起扁担就从围墙豁口处跳了出去,包斩也摸起一把铁锹,俩人一前一后冲进人群。
梁教授说:停止拆迁,因为这里就是犯罪现场!
梁教授说:事实上,现在,凶手就在这附近,此刻正看着我们。
刚才群殴的时候,宣传干事接到了公安局长的电话,桃花源风景区的开发商被人杀害,做成了人皮草人,这一次——人皮稻草人放置在了县委门前,有几百位群众目睹了这恐怖的一幕。县委
www.99lib.net
县政府感到极为震惊,他们要求公安局向特案组请求协助,侦破此案。
包斩的脸已呈青紫色,但胸部尚有心跳,苏眉顾不上多想,俯下身为包斩做人工呼吸,然后双手在包斩腹部按了几下,包斩咳嗽了两下,幽幽地醒了过来。
宣传干事说:什么?
天还没亮的时候,包斩就醒了,他走到院里,想要上厕所。厕所就是房子和院墙形成的一个夹角,露天的那种,厕所门前的一个稻草垛引起了包斩的怀疑。昨天,他从烂柯亭到桃源村小学的路上就一直在观察,路两边全是矮树和草地,没有发现可以将人吊起来的地方,距离烂柯亭很近的桃源村小学里有一株高大的桃树,并且还有稻草,包斩怀疑这里就是凶手剥皮制作稻草人的地方。
宣传干事说: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特案组四人一直躲在桃源村小学的围墙处偷看,画龙很疑惑,村民中为什么没有青壮年,只靠这些老弱病残能阻挡得了来势汹汹的拆迁队吗。
吴乡长说,先别管这个,拆,速战速决,拆完再说。
他们选择用这种最古老最质朴的方式来护卫自己的家园!
桃源乡吴乡长走在最前面,他把上衣掀起,一边走一边用手拍着肥肚皮。他旁边是拆迁办主任、公安局宣传干事、身后跟着数十名身穿制服的人,这些人由城管、联防、保安等组成,鱼龙混杂,穿着各式各样的制服。他们的手里拿着盾牌和警棍,有的人还拿着灭火器,这是要防止村民自焚阻拦拆迁。在队伍的最后,三辆推土机和两辆挖掘机以及一辆救护车慢慢跟随。看来,当地政府为这次拆迁制定了周密的计划,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