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吃饱——婚后生活撷趣
六、杉杉是怎么奢侈起来的……
目录
正文
正文
正文
正文
正文
正文
杉杉吃饱——婚后生活撷趣
六、杉杉是怎么奢侈起来的……
杉杉吃饱——婚后生活撷趣
六、杉杉是怎么奢侈起来的……
上一页下一页
才1800啊~~~
“是、是吗?”好像有哪里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但是总裁大人你别越靠越近好不好,没法思考了啦!
小财务出身的杉杉同学每次看到这些天价,总不是忍不住想到“成本成本”,然后就会抱着不让洋鬼子赚钱的爱国情怀,坚定的把那些东西放回去。
两万啊两万!她居然花了两万买了件小破衣服……
这个星期天,封腾一大早出去打球,杉杉刚刚被他折腾了一番,又不想做球童,赖在床上怎么也不肯起来。封腾一般吃饱餍足后都是很好说话的,没有勉强她,吩咐佣人不要打扰她后,清气爽的独自出门了。
杉杉热泪盈眶。
杉杉陷入了无限的郁闷中,同时也开始后悔,还是不应该买的,虽然后来封小姐说她真怕她当时不买,但是但是……
杉杉怀疑自己听错了——一千八百……
封小姐:“……”
“是吗?”
封月叹气:“哎,幸好大哥能赚钱,不然我的日子哪有这么舒服。”
“难九-九-藏-书-网过死了。”
封腾真不知道是气好还是笑好,为了这种事情影响X生活品质……为了避免以后发生类似事件,封腾思索了两秒,说:“XX大楼?”
“当然。”Boss洗脑完毕,微笑着说:“那么,我们可以开始做别的了吗?”
封腾叹气。“有这么难过吗?”
杉杉呵呵一笑,望着窗外的景色,脑中竟莫明其妙的想起早上两人在床上的一番对话。那时杉杉怒他吵醒她太过分,封腾却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医院外面,你骂我是资本家是不是?”
周围的人都听得真切,那个Chloe新款袅袅地走近来,看着店员手中的裙子说:“哎,这件裙子真不错呢,可惜薛小姐运气好,我刚才怎么没见……”
杉杉点头。
然后……
为什么一个看上去很傻的包包要N万?
“啊?”
两万啊……
这种萎靡的情绪一直持续到睡觉,Boss大人本来想做点什么,可是看着杉杉那张万念俱灰,痛不欲生的脸……难得的开始检讨,最近是不是太频繁了?虽然是新婚……
人民币两万?!
杉杉正待好好补眠一口气睡到中午,封大小姐却打电话来九九藏书邀她逛街。杉杉听到逛街两个字就想把头埋在枕头里装死,封小姐逛街实在太恐怖了……可是又找不到理由拒绝,总不能一大早说自己太累了吧,那不被封月笑死。无奈之下只好起来,让司机把她送去时尚名店荟萃的XX大楼与封月会合。
杉杉回到家就萎靡不振了,主动对着墙壁思考人生。
封小姐想到家里一堆连标签都没有剪的衣服,第一次有点心虚。
“嗯,估计五千吧。”封总不负责任地忽悠,“所以你以后买东西可以直接算成七折的价格,比如你今天买的裙子,实际只花了一万五,省下了五千。”
诚如她所言,她的丈夫言清虽然任职高管,但出身一般,哪里经得起她这般花销,她现在这般花钱如流水多是倚仗每年风腾集团给她的分红。
她虽然没被榨干,可是也差不多了……
“那栋楼是我名下的产业。”
杉杉的声音痛不欲生,本来挺恼怒的boss大人终于发现某人的思绪似乎和他不在一个星球,皱起眉问:“什么两万块?”
这时候不买估计会把boss的脸丢到太平洋吧,杉杉只僵硬了0.1秒,随即心头滴血,脸带微笑的递出卡,看似漫不经心九九藏书网,实则痛不欲生的说:“是啊,我运气好。”
“唉……”急需找人倾诉的杉杉也顾不得倾诉的对象合不合适了,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今天封月找我去XX大楼……一个小店……看错标签了……”
为什么一双穿上去不怎么样的鞋子也要N万?
……大小姐,家世更不行在这里!杉杉一边黑线着,一边扫描着情敌。看了她们一圈,杉杉也趁人不注意悄悄对封小姐附耳:“哪件是Chloe新款?”
“那些店每年要交给我不菲的租金。”
“哎,这不是封小姐封太太么?”
原谅她用这个“才”字吧,以前她买800的裙子都舍不得,但是这个价格在今天看到的衣服中,真的很低很低很低了~~
那是她好几个月地薪水啊,那是她爹一年地收入啊,那是……
她大白天想这个干什么?杉杉感觉自己脸颊在烧,急忙拿起杯子来掩饰。封月却已经发现了,稀奇道:“杉杉你忽然脸红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她们都要用万做单位?
所以,就买这件吧,也算有个交待了,毕竟她也算嫁入豪门了,太小气的话,说不定boss大人都会被人嘲笑。
杉杉和封月一起抬眼看去,四五个九*九*藏*书*网贵妇样的女人向她们走来,大概与封月熟识,不待招呼便在她们身边坐下。封月挪到杉杉旁边,趁人不注意在杉杉耳边悄悄的说,“你看那个穿Chloe新款的,是XXX的小姨子,以前一直对我哥暗送秋波。人倒漂亮,只是家世不行,我哥哪里会看得上眼。”
今天也毫不例外,封小姐一路刷过去,杉杉一路看过去,逛了一会两人在顶楼茶座休息,封月看着自己买的一堆东西,看着杉杉两手空空,忽然心生感慨:“杉杉啊,我是不是有点浪费?”
“啊!”
虽然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但是对薛杉杉这种学生时代生活费五百,工作后生活费一千(房租不算)的人来说,一下子奢侈起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虽然她已经成为封太太好几个星期了,虽然包包里已经塞了什么卡什么卡N张了,花起钱来却仍然束手束脚的,跟封月逛街,看着封月辣手签单,仍然会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值吗?
坐了一会一群人便说不如一起逛店,杉杉也没什么意见。只是与这么多人一起到底和封月单独逛街不同,杉杉怎么也不好意思一件不试,光看不买。随手试了一件裙子,居然效果不错,然后一看标
九*九*藏*书*网
签,1800~~
于是杉杉很豪爽的让店员把裙子包起来。妆容精致的店员微笑着说:“小姐您运气真好,这件衣服是我们店主刚刚从英国带回来的,只此一件呢。”然后按了下计算器说,“原价是1800英镑,打折去零后人民币两万元。”
杉杉跟封月逛过好几次街了,每次都遭受着身心的双重折磨,身是脚酸手累,心是心头滴血,虽然那哗啦啦流出去的钱不是她的,但是但是……
封腾哼了一声,手指不客气的钻入衣裳内,同时俯身在她颈侧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资本家最擅长干什么?榨干你最后一滴血汗。”
“是的。”Boss大人继续睁眼说瞎话,“所以你以后买得越多,折扣就越多,省的钱就越多。”
“所以买裙子的那两万,有部分利润是给我的。”
“两万块啊!”
杉杉惊了:“你……你怎么知道?”
杉杉被她一追问,更加窘迫起来,封月看她的样子已经猜到七八分,正要打趣她,却听到有人招呼。
封腾脸黑了,难道他技巧还不够好?
杉杉边喝茶,边挺诚恳的摇头:“没有没有。”大小姐你不是一点浪费,是十分浪费啊,说自己“有点浪费”那真是太谦虚了= =
囧!
……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