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目录
第八十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胤禛凝视了会我道:“我以前没有现在的害怕。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次都不许你再拖延。”
“皇上知道我见过八福晋吗?”巧慧还未回答,就听见脚步声,忙低低道:“我不知道。”话音刚落,梅香和菊韵一人托着个木盘进来,见我醒了,都是满脸喜色,一面请安一面道:“何太医说姑姑今日就会醒来,让我们备好饮食,真是神医。”
胤禛推我到丁香树下,笑说:“花谢了还会再开,明年再采吧!”我从椅上站起,走了几步,捡了串紫色丁香掐下,拿在鼻端嗅了会,又侧身放在胤禛鼻下,他笑说:“很香!”说着从我手里拿过花枝,在我发髻上穿绕了几下,插绑好,“这样我只需一低头就可以闻到了。”
胤禛道:“老八还未遵旨而行吗?”十三道:“还未!皇兄,八福晋虽确有罪过,可毕竟是皇阿玛当年册封,而且和八哥相守多年又有了弘旺,可否换种方式惩戒。” 胤禛道:“朕意已决。你再去看看老八是否遵旨。”十三叫了声:“皇兄!” 胤禛却不肯再多说。声音又渐渐低了下去。
我向高无庸摇了摇头道:“皇上和十三爷既正在议事,我就不进去打扰了。”说完转身就走。待行远了,手才簌簌而抖。巧慧急道:“小姐,我们回去休息吧!”我摁住她手,示意她别再说话。
我立即转身向养心殿行去,紧走了几步,又迅速回身向十三行去,“不能让八爷休福晋,会闹出人命的。你去阻止八爷,我去求皇上。”说完转身而行,走了几步,又返回道:“不行。若九-九-藏-书-网八爷心思已定,他绝不会理你的,反倒只怕认为你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带我一起出宫。”
巧慧喜道:“小姐真醒了。”我看着巧慧憔悴不堪的面容道:“苦了你了。”巧慧话未出,泪先掉,急急擦去眼泪道:“巧慧铸成大错,万死都不足抵偿。只不过放心不下小姐,不然早就该去和夫人、主子请罪了。”
“不要怨任何人好吗?这件事情如果有错,也是我的错。”胤禛扶起我,把我鬓边的碎发拢了拢“你如今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养好身子。如果你再为那些不相干的人或事操心,我可就真要生气了!”他语气温和,但在眼瞳深处,却是夹杂着丝丝怒气和彻骨冰冷。我心里一哆嗦,脑里迅速掠过‘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已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巧慧,我们出去走一下。”我不想再琢磨,急欲把心思从杂乱纷纭中抽出。巧慧笑说:“过会子就该用晚膳了,不如等用完膳后,我再陪小姐去散步。”我一面从榻上下来,一面道:“过会再说过会的话。”巧慧忙服侍我穿鞋,又随手拿了件月白披风,上以水墨笔法印染一株红梅。
菊韵半跪在床边服侍我用膳食,一个个做的维妙维肖的嫩绿莲蓬漂浮在汤上,闻着清香无比,吃着软糯甘甜,禁不住多吃了几口,床边围着的三人都喜笑颜开。
我道:“我不累。”巧慧未在多言,随我快步而行。守在东暖阁外的高无庸见我忙行礼请安,里面隐隐传来说话声,我低声问:“谁在里面?”www.99lib.net高无庸回道:“十三爷。要奴才禀报吗?”我正欲点头,里面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睡睡醒醒,醒醒睡睡,一切影象都好似是梦。待心中渐渐清醒明白,恐惧霎时又起,猛然睁开眼睛叫道:“巧慧!”身旁立即有人答道:“奴婢在!”我心中松了口气。
我问:“皇上可追究此事了?”巧慧脸瞬时又是恨又是怕,低头道:“不知道。”我道:“我身边就你一个贴心的人,难道你从此后也要拿假话蒙我?那我留你在身边还有什么意思?”
巧慧搀着我慢走了一会,本以为借着四月傍晚的微风可以让自己心神舒展,但却心中越发不安、似乎习习晚风中吹来的全是恐惧。猛一扭身向养心殿行去,巧慧道:“不如休息会再回走。”
高无庸应声推着个檀香木雕花的轮椅进来,上铺着软垫,把手处也特意用绣花软布裹好。我赞道:“好精致的东西!” 胤禛一面抱起我将我安置到轮椅上,一面道:“好用才是正经。是否舒服?不妥之处再改。”
胤禛往日也喜逗我,但从未在外面如此忘形过,我一急推又推不开,只得伸手到他腋下呵痒,一面道:“还不放开?要被人看到了!” 胤禛大笑着,反手来痒痒我,“最怕痒的人也敢使这招,也不怕引火烧身?”
胤禛一路推着我随意而行,丁香花开得正好,香气远远地已经闻到,我笑说:“今年我又要错过花季了,去年这个时候……正忙着采花呢!”刚说到一半,就想起玉檀伴我一起摘花晒花,强住声音方才语气未变的把话说完。九_九_藏_书_网
我举袖闻了下笑说:“身上的药味把花香都盖住了。” 胤禛俯头贴着我肩膀道:“我只闻到药香和花香相得益彰。”我欲推他,未推起,反倒被他搂着紧贴在一起,他沿着脖子一面亲吻着一面道:“还是你最香!”
我只知道八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等人的大概结局,可他们福晋各自的结局我却一点印象也无,毕竟女人在古代不过是某某人的一个符号,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在族谱中留下,只是某氏就一笔带过。以八福晋对八阿哥之情深,她怎么面对最终的结局?心头忽掠过‘同死而已’。
“小姐,想什么呢?半日都一动未动?”我向巧慧摇摇头。如今我对胤禛的心思半丝把握也无,难辨喜怒。本觉得为了孩子之事,他定要大发雷霆,我心下甚至做好为了保住巧慧不惜一切的准备,他却无一丝动静。知道此事的人本就不多,现在更是无一人敢提,就连承欢也应该被特意叮嘱过,再未问起任何关于‘弟弟’的话题。彷若孩子的来去只是一场梦,梦醒了无痕。
我凝视着他,那孩子,长大的话,是会像他多一些,还是像我?女孩子的话,像他会是什么样子呢?可终究是见不到了……心里悲伤弥漫。“孩子都是折堕凡尘的仙子,上天不肯让我们的孩子来世俗经历种种磨难,才又把她带回去了。九-九-藏-书-网她如今在一个彩云飞渡、仙禽盘旋、百花吐艳的地方,会很快乐的。”胤禛的身子僵了一僵,语气却依然轻柔,“是!他会很快乐!”
他后面说什么我都未听清,只第一句话在脑里不断盘旋。胤禛看我突然不笑了,淡淡道:“我已经命人准备册封礼,等你身体再好利落些,就形礼册封。”我强笑道:“你以前不是不愿意让我受封的吗?后来是因为孩子,可孩子……,现在没必要的。”
“十三爷!”十三正欲上轿,回头见是我,忙回走几步道:“怎么不好生休息,立在这里吹风呢?”我问:“皇上下旨做什么?”十三沉默了会道:“命八哥休妻。”我掩嘴惊叫道:“不!”紧抓住十三胳膊问:“八爷可休了?”十三道:“昨日下的旨意,今日我进宫时八哥还未尊旨。现在不清楚。”
我忙示意她禁声,巧慧低声说:“梅香和菊韵煎药呢!皇上早朝去了。皇上这段时间除了早朝外,都一直守在这里,晚间也就歇在这边。”我出了会子神问:“那我晚上迷迷糊糊要水喝,是谁服侍的?”巧慧道:“我们都在外间守着,里面只有皇上。”
未几下,我已经笑软在他怀里,只知道一面喘气,一面求道:“你可是皇上,如今这样可不象话。” 胤禛看我有些气短,不敢再逗我,半搂半搀住我道:“皇帝就不许和妃子取乐了?再说,高无庸他们在四周随着,谁敢来偷看?”
我向他微微一笑,他紧走了几步坐在床边一下抱住我,“不过十几日,竟象几生未曾见过。”两人相拥半晌,我道:“对不住!我知99lib•net道你很盼望这个孩子。” 他脸上闪过一丝伤痛,再看时却只剩下微笑,“没事的,你身子最重要。”
两人静静站在暗处,天色黑沉下来,十三低着头,拖着步子一步步向外行去。因为他全身有风湿,时常骨节酸痛,胤禛特许他轿子随意进宫。我低声对巧慧吩咐:“你自个先回去,我有话和十三爷单独说。”巧慧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用完膳吃完药,让巧慧梅香帮我擦洗了一下,收拾停当,觉得身子轻松不少。两人正在收拾,胤禛大步而进,巧慧梅香忙请安,胤禛未曾理会,只是盯着我看,两人彼此对视一眼,低头静静退出。
胤禛笑说:“今日太阳很好,我带你到外面走走。”我点头道:“我也很想去外面呆会,憋在屋子里,没病也憋出病了。只是我走不大动。你命人搬两个藤椅放在外面,我们就到外面坐坐吧!” 胤禛叫道:“高无庸!”
巧慧哭道:“我帮福晋传话,已经害死了小格格,我……”我强抑住悲痛,伸手捂着她嘴道:“不关你事,很多事情终归是躲不掉的,无因哪来果?你不明白其中曲折,所以一味责怪自己,其实不关你任何事情。”巧慧抹了抹眼泪道:“小姐病情一直不稳,皇上全副心思都扑在小姐病上。我看不出皇上的心思,皇上自己从不提孩子的事情,周围也没人敢说。我曾听十三爷劝皇上,如果心里难受就发泄出来,皇上却说自己很好。十三爷倒是私下里问过我话,我说我也不知道当日福晋和小姐所谈内容,十三爷只是嘱咐我以后不可再与八福晋有任何联系,别的未多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