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目录
第八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承欢满脸讨好地帮我夹了一堆菜问:“姑姑见到承欢是不是就不难过了?”说完,眼巴巴,满脸企盼地看着我,我笑着点点头道:“看到承欢就不难过了。”
心里抽痛不已,睁眼看着他道:“你让我送姐姐回西北好吗?”他道:“若曦,我能答应你的事情都答应了,可这件事情绝对不行。”我闭上眼睛,不再理他。他道:“我已经将你姐姐从皇室宗谱中除名,准许扶灵回西北安葬。就是对你阿玛都传了口谕,命他将你姐姐和常青山秘密合葬。若曦,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他抬头看着我道:“我至今没有册封你,就是想时时能看到你。一旦有了封号,你就要住到自己宫中,我若想见你,还得翻牌子,派太监传召。如今这样你我却可以日日相对。你明白吗?”
我脑中猛地乱起来,我抗拒是因为知道前面每个人的结局,即使你现在如此温和,可我仍旧害怕直面你将来的酷厉。理智上知道不能用对错来衡量整件事情,可想到八阿哥时,感情上却无法接受。静默半晌,我胡搅蛮缠道:“我要做皇后!”他眉头一皱,瞬即又展开,淡淡道:“你故意想气九*九*藏*书*网走我吗?”我一扭头,坐到椅子上说:“我就是想做皇后!”他走到我身前道:“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皇后和我自幼结发,性情温和平重,行事从无逾矩,况且她早年孩子夭折,至今膝下无子,我不能再伤她。”
“你若担心日后会后宫相争,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咬唇未语,他凝视着我道:“大清朝上上下下几千个官员我都管得来,后宫几个嫔妃我还管不了吗?历史上后宫之争,不外乎几个原因,有些是皇帝羸弱,没有能力管;有的是后宫之争本就代表了朝堂内利益相争,皇帝只愿坐视她们彼此相争彼此牵制;有的根本就是懒得管。但我肯定会管的。朕命人杖毙宫女,其实就是杀鸡儆猴,不管是谁,若想暗地里打听干涉朕的事情,朕都绝不会轻饶!”
“为什么不能让我送姐姐回去呢?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胤禛静默了半晌,头贴在我脸上道:“因为我怕,我怕你去了西北,就不肯再回来。”我侧脸凝视着他眼睛,“我知道你和你姐姐一样,都不喜欢紫禁城,我怕你回到那片你做梦都在99lib•net想的天地后,心就再也回不来。若曦,你阿玛和弟弟们一定会办妥当的。”
有承欢的插科打诨,软语娇声,我不知不觉间竟比往日多吃了小半碗饭。胤禛喜夸了承欢两句,承欢听完更是一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我最可爱的神情,我和胤禛不禁都笑起来。
他眉头微蹙凝视了我半晌,忽而一笑道:“不要怕,我们慢慢来,总要你心甘情愿的。”我紧张地看着他。
他低头沉吟了会问:“若曦,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坦诚相待!”我想起很多年前他云淡风轻的‘想要’二字,心中一暖,含着丝笑点点头。
他从身后搂着我,俯身在我耳边低低道:“我要你!”我脑袋霎时一片空白,身子僵硬,全身一时冷一时热。他手探到我腋下,轻解着衣扣,我猛地一扭身,面对着他,双手抵在他胸前,只是喘气。
我问:“巧慧可好?” 胤禛道:“十三弟做事,放一百二十个心,心思缜密,手段圆滑,滴水不露的。”我道:“我当然知道十三爷会在府中安置妥当巧慧,我只是担心巧慧心情。她和姐姐一块长大,相依做伴多年,姐姐一去,她一九九藏书下落了单,八爷府没有道理再留,回我阿玛那边,因为姨娘,巧慧自个不愿意。失去亲人又突然到陌生的十三爷府,伤痛和彷徨只怕非外人能体会,”
两人正在说话,承欢在帘外探了探脑袋,扑进来。抱着我腿嚷道:“姑姑,你好点了吗?”承欢的依恋喜欢之情尽浮于脸上,我心里一暖,微微笑着拉她坐到凳子上,“好多了!”她噘嘴看着胤禛道:“皇伯伯这几日都不肯让我见姑姑,说姑姑心里难过,要休息。可姑姑一见我就笑了。”
他轻笑几声,猛然把我从地上抱起,我又是急,又是羞,低声叫道:“你干吗这么性急?我还没有准备好。”他笑道:“你这个人事情逼近眼前时,急智倒是有的,可平常做事却总是反反复复,难下决断,今儿晚上,你是答应我了,可只不准睡一觉又该踌躇不决了。我还是‘有花堪折直需折’吧!”
沐浴后,一身月白衣衫,袖口处用银丝线绣着朵朵木兰花,将头发散散挽了个髻,拿簪子插好,正拿剪刀剪烛花,胤禛掀帘而入。我纳闷地问:“奏折看完了?”他微微笑看着我,没有说话。眼光如水般温柔,层层叠叠九-九-藏-书-网,丝丝缕缕,将我一点点缠绕在他的网中。我心跳一下变得急促,怔怔看了他半晌,强扭过头,装做不经意地放下剪刀,无意中却瞥见镜中的自己满面潮红。
“那你以后不许再召年妃。”他深吸口气道:“这个我也不能答应,若曦,不要刻意刁难我。”我微抬着下巴笑问:“那你能答应我什么呢?”
说着已经把我放在了床上,我又是紧张,又是害怕,还有隐隐的期待,几分臊,几分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只是紧闭着双眼,感觉他一面轻吻着我的耳垂,一面解开了我的外衫……
承欢‘哗’的一声大叫,对胤禛说:“皇伯伯听见了没有?以后不能不让我见姑姑了。” 胤禛目注着我们,笑点点头。
“若曦,你还要拒绝我吗?”他半仰头望着我问,神色温和,眼神乍一看竟象小孩子般的带着几丝无助彷徨,我心中一酸,从椅上滑下,跪在地上与他紧紧相拥。
“若曦,听话!起来喝些清粥。”我闭着眼睛,听而不闻。胤禛长叹口气道:“若曦,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你这样终日不言不语,你姐姐在地下能心安吗?”
他也嘴角带笑道:“那你告诉我,我要怎九-九-藏-书-网么做才能让你不抗拒?从你住进养心殿起,我一直能感觉到你对我即亲近又抗拒,所以迟迟未要你,想等到你只有亲近没有抗拒的时候。可昨日看到承欢和你彼此笑脸相映时,我不想再等了,我要你为我生儿女,我想看到你和他们在一起大笑的样子,那是我心底的幸福。”
他面无表情地凝视了我半晌,眼神渐渐沉痛,缓缓蹲下,双手把我的手拢在他手心里,头搭在我膝盖上,道“若曦,我即使贵为九五之尊,可我也有很多牵绊,不能随心所欲,我就是对自己很多时候都是残忍的,有时候我自己问自己我究竟拥有什么?十三弟为了我,幽禁十年,当年的他独自一人可杀虎,如今却是满身的病,年龄比我小,身子却比我弱。你也不比他好,我很多时候都不敢去细细想这些事情,我心里其实很怕。我有什么?我如今有的就是整个天下,可这些你根本不看重,我能给你的只有我的心,我要你陪着我,在这似乎满是人,却又空落落的紫禁城里,一些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对人言的事情,你能懂。”
他眼中隐隐的几丝脆弱让我轻轻点了点头。他一喜忙道:“起来吃些东西。”我扶着他手坐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