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目录
第六十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艳萍扭脸看向我,我朝她暖暖一笑道:“妹妹就赏我个脸面吧!”说着把东西强塞进她手里。她稍微挣扎了几下,终是收下了东西。我又拿起招男还回来的东西递回给她。她接过,低低说了声“谢谢”
我轻抿了几口茶,让她们先琢磨琢磨,这‘威逼’完了,下面该‘利诱’了。接着道:“我知道因为张公公待我特别让你们受了不少委屈,这是我的错。”说着起身向她们三人依次行礼。招男忙侧身避开,艳萍脸扭向一边,兰花从炕上跳起拦住我。
说完转身从箱子里拿出首饰盒子,挑了两件看起来最好看的首饰放在桌上道:“其实我早就有送妹妹东西的心思,只是一时拿捏不准你的喜好,才不敢随意。如今你若原谅了我平日言行不当多有得罪之处,就莫要嫌弃。毕竟在这深宫里,爷娘老子都不得见,干得又是腌臢低贱之活,人人都瞧低几分,我们若还不彼此帮衬,反倒互相作践,更是让人瞧不起!”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我,“里面是一些面额不大的银票,姑娘可以贴身收着,既不怕丢,送人也方便。以后我会常送来的。”
他笑道:“姑娘平日若有什么事,直接来找奴才就好了。”我微一颔首,他打了个千,转身而去。99lib.net
合上箱子,看她愣愣看着我,纳闷地问:“怎么了?”她叹道:“若曦,你真好看!刚才那一笑,好象……好象花都开了!”说完她自个先不好意思起来,我笑道:“我整日都笑着呢!花整日都开着呢!”春桃摇头道:“不一样的,我不识字,不会说话,可不一样的,平日的没刚才的好看。”我心下忽生黯然,不愿再逗她,淡淡一笑,扯开了话题。
他低头无语,半晌,忽地抬头看着我坚定地说:“若曦,你必须告诉我原因。”我捂着心口,侧头笑道:“顺从了自己的心,它不愿意,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他表情似喜似悲,盯了我半晌后道:“造化弄人?我偏不信这个邪!我不信我们无缘!就是老天不给,我也要从他手里夺来!”一面举手轻抚着我脸庞,一面一字一顿地道:“我一定会救十三弟出来,也一定会娶你!”说完,一甩袖转身大步而去。
我笑道:“我本想息事宁人,不过看来此事真要闹到张公公那里去了。你们人多,话是可信。可张公公会帮我还是会帮你们呢?”张千英使用‘离间计’,我今日正好利用他,也来一次‘离间计’。
晚间躺在炕上,想着断裂数截的簪子,心里还是疼痛,我连个簪子都护不周全,事后还得笑脸相陪、好话说尽。不过毕竟让张千英的如意算盘落空,把最难相与的三人降服,其他人就都好办了。这些人大都出身贫九九藏书贱,在宫中苦熬,唯一的盼头就是将来出宫后能过些舒心日子,能帮帮家里人,不让周围人看轻。最看重的不过就是银钱。只要给的方法得当,照顾好她们的面子里子,至少能买个明面上的融洽。
艳萍冷笑道:“不知道你说什么。”我淡淡道:“别的可以留下,但木兰花簪子和水滴耳坠给我还回来。东西肯定仍在屋内,要叫人来搜吗?”
艳萍和兰花坐于炕上磕瓜子,虽在大声笑谈,脸色却有些异样。我扫了一眼屋子幷无异常,心下仍是纳闷,遂装做不经意地慢慢走过屋子,一面有意地时而微顿一下脚步,一面偷眼打量她二人的神色,当我停在自己箱柜前时,二人脸色微变,笑声猛然大了一些。
我看着地上断为数截的簪子,半日不敢相信眼睛所见,蹲下一截截捡起,用绢子兜好,艳萍冷笑着问:“这是你的耳坠子,你还要吗?”
我一笑顺势站起道:“今后我们彼此提点着些,尽量少出错,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即使真还有,我在这里也请各位多担待些。别人对我的坏,我会很快忘掉,但别人待我的好,我却会惦记在心,总会设法报答。”
隔着红绸,摸索着箭,又想起了当日的情景。“若曦,怎么理衣服理得只是发呆?”春桃笑问。我侧头向她嫣然一笑,没有答话。把箭塞回了箱底。
我走到艳萍身边,看着她说:“把这两样东西还回来,其它的我就作罢。”艳萍气道:“你这http://www.99lib.net是摆明了强抢我的东西。”我微一点头,肯定东西在你这里就好。
我心下一晒,就这么点城府,还四处耍花样?今日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玩什么?我掏出钥匙,打开箱柜,果然被翻动过。
天气日渐暖和,洗衣变得容易很多,至少水不再冰凉刺骨,满手不再是冻疮。晚间吃完饭后,艳萍几个人聚在一起斗牌,我笑看了一会,出来散步。看见小顺子迎面而来,一时有些恍惚。他上前请安行礼,我侧身避开,向他行礼道:“如今该我给公公行礼。”他忙让开,道:“姑娘可别说这话,会折煞奴才的。”
我起身看了她一眼,淡淡说:“你有胆子就把它们留着,只是将来莫要后悔。”说完合拢桌上的首饰匣子,转身放回箱中。
兰花笑说:“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笑道:“本该如此,自己姐妹何必客气?”
我心中犹豫,小顺子忙道:“四爷说了,姑娘身边好东西虽多,可不是皇上赏的,就是娘娘赏的,都不好转送给那些人,就是自个的东西也不值得,何况她们还不见得能辨识东西好坏,倒是糟蹋了东西。不如给银子实惠。”我道:“多谢你了!”说完把信封揣进了怀里。
随手翻了翻,没什么异常。打开首饰匣子检视,立即大怒,四阿哥送的簪子、耳坠和几件其它首饰都不见了。我合好箱子,转身盯着她们道:“还回来!”
我强压下怒气,笑道:“我既然说了这些首饰送给你,就没有收九*九*藏*书*网回的道理。”招男摇摇头。我看着兰花,这三人里以她反应最机敏,笑对她说:“今日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实非我所愿。往后大家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我就把话都挑明了说。虽有俗语说‘落毛凤凰不如鸡’,可也有‘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说法。况且你们在宫里多年,起起落落之事也应该见了不少,凡事不妨都为自己留条退路。”
我静静站了很久,天色转黑后,才慢走回屋。人未到院门,就看到立在门口的招男一见我立即跑进院中。我心中纳闷,忙加快脚步。
艳萍脸色微惊,兰花笑对艳萍说:“我们这么多人都在,你箱子锁得好好的,我们可没看见有人动你东西,就是闹到张公公那里也是这句话,难道我们这么多人都说谎?再说,天下一样的东西多了!不是就你有什么木兰簪子,水滴坠子的,别人就不能有了?”
兰花低声道:“还给她!你没听她说这玉稀世难寻吗?只怕大有来历。快点给她!”艳萍脸色又惊又怕又是不甘心,半晌后把手中的耳坠放在了桌上。招男忙起递还给我,又从自己怀里掏出两件首饰搁于桌上。
第二日晚间,装做找衣物,把箱子里的东西理了一遍,别的都罢了,就是耳坠子和箭有些不好办,想了想,决定把耳坠子送到
九_九_藏_书_网
玉檀那里,让她帮我收着。箭在我心中虽价值连城,可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不值一文的东西,不会有人偷。
兰花怔怔出神,招男低声道:“还给她吧!”艳萍怒瞪着我,从怀里掏出玉簪子,往地上猛地一摔,道:“还给你!”一声脆响,簪子应声而断。
艳萍三人一愣,兰花道:“张公公也得按宫里规矩办,不能诬赖好人。”我笑道:“我不妨直说,什么金银首饰都有可能重样,可玉却不同,每块玉都有自己独特的肌理色泽,好玉本就难得,象那样的极品羊脂玉更是稀世难寻,我就不信你的玉饰连纹理都能和我的一样,或者说,我倒是要请教一下,你的玉饰具体是什么纹理色泽,产自哪里?宫里有的是玉石专家,请来一问就知。”
他看了看四周无人,道:“如今想见姑娘一面真是不易,奴才等了一个多月,才碰到一次。”我道:“一月只有一天休息,住的地方又人多耳杂,是不好说话。”
我转身捧出首饰匣子,打开放在她面前道:“这里面的东西随你拣,把那两件还回来。你若嫌这里的不好,我改日再给你些好的。”艳萍脸涨得通红,起身怒道:“就你是大家闺秀?就你好东西多?我们就没有一两件好东西了?我们就等着你施舍了?”
到屋门时,招男正拉门欲出,见到我搭讪道:“你回来了?”我笑拉住她的手,拖她进屋,“怎么我一回来,你就要走呢?”她手微微一抖,喃喃道:“我不是要走,我只是开门透透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