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向春桃一笑,问:“有些事情想问一下春桃姑娘,可方便?”春桃笑说:“姑娘问吧!”我道:“你直接叫我若曦就好了,姑娘、姑娘的叫得人都生分了。”她笑说:“那你也直接叫我春桃吧!”我点点头。
刚能下地行走,浣衣局就派人来命我收拾东西过去。玉檀忙找了两个太监帮我拿好东西,我让她留下,我自个过去就可以了。她一言不发,固执地跟在我身后。
我心中抽痛,面上却笑问:“没有呀!怎么这么问?”玉檀侧头看我,吐了吐舌头,笑着说:“我回来时远远看到四王爷好似站在院外,等拐了个弯走近时人却已经不见了,我还以为来看过姐姐。”
待所有物件整理好,我看着桌上的珠宝匣子,笑说:“上次托你带走,你不愿意。不如你还是带给十三福晋吧!”十四阿哥道:“你先顾好自己吧!如今境况凄惨的是你,别人都比你强!”
张千英笑道:“早就安置妥当。”说完叫了人进来,吩咐领我过去。
玉檀插好花,人立在花旁问:“好看吗?”我看着她黑如点漆的双眼,色若春花的容颜,笑说:“好看,真正是人比花娇。”玉檀努嘴道:“人家让姐姐赏花,姐姐倒来打趣我。”
俯身整理东西的玉檀转身问:“这红绸里包的是什么?细细长长的。”我忙道:“拿过来!”玉檀递给我,我随手塞到枕头下,手在枕下轻轻摸过箭羽,心中百般滋味难辨,吩咐道:“帮我把首饰匣子递过来,你再看看箱子里还有些什么?”
我忽地松了口气,原来他什么都不知道,“不是的,你莫要把我想得那么好。我……我确是恃宠生骄,言九九藏书网行不当惹皇上生气了。”他摇摇头道:“若曦,我有时候真是恨不得把你脑袋破开,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
艳萍陪笑问:“姑娘可有什么要帮忙的吗?”玉檀笑说:“东西都整得差不多了,多谢你。”说完回身牵着我的手出了屋子,艳萍和春桃俯身相送。玉檀脚刚踏出院门,脸就了下来。
我笑说:“好了,该见的都见了,能打点的也都打点了,回吧!”玉檀闷闷地问:“姐姐可能习惯?以前在家里就不用提了,就是刚入宫时,屋子虽狭小,可也是一人一间。”我道:“乾清宫是什么地方?浣衣局又是什么地方?”她瘪着嘴道:“我知道我不该老招姐姐烦心,可我就是忍不住。”我道:“我明白,回去吧!我也得回去打听一下平日都是什么情形。”玉檀长叹口气,道:“那我先回去了,回头再来看姐姐。”我点点头。她转身离去。
“什么东西?架子端得这么快?”玉檀低骂道。我道:“以前他向我请安,如今我向他请安,都是宫规而已。你一向聪明伶俐反倒连这个理都不明白?你若连这都受不了,就赶紧回去吧!”玉檀满脸不喜地盯着前方,不再多言。
我看到他,份外不自在,静默了半晌,才道:“多谢!”他沉痛地问:“你为八哥求情了吗?为什么不找我先商量一下?就是不相信我,还有十哥呀!”
平日的玩物,茶具,书籍。我笑说:“
九九藏书网
茶具就都留给你了。其它的你看着喜欢都拣去好了,别的,别的……”我一时也想不出如何处理。
春桃问:“若曦姑娘到底犯了什么错?”艳萍冷哼道:“什么姑娘不姑娘的,‘落毛凤凰不如鸡’,她如今还不如我们,我们到年龄就放出宫了,她就慢慢替公公们洗衣服吧!”我侧头一笑,看来以后日子不是那么容易相处,看她说话行事,见识是有,可心思还浅。
他问:“究竟所谓何事,告诉我实话,我也好想办法帮你,看看在皇阿玛跟前有没有转圜的余地。”我道:“皇上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确实我言行冒犯天颜。”他盯着我半晌无语,神色几分寂寥夹杂着隐隐伤悲,“你还是不信!不仅是你,只怕八哥、九哥心中都在怀疑我。只不过他们不会表露出来罢了!”
瘦高个,两颊张着几粒雀斑的回道:“奴婢春桃。”旁边个头适中,容貌还算秀丽的笑回道:“奴婢艳萍。”玉檀拿了两份银子出来,笑说:“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劳烦二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两人推剧一番后,都带笑收了。玉檀笑问:“这院子里住了多少人?”艳萍笑回道:“一共四间屋,每屋三人,总共十二人。”玉檀含着丝笑未语。
我默了会笑道:“书籍就不管了,由玉檀去处理吧!银票和银子,我自己留着,首饰我也自个留着。那一匣子珠宝和这些零碎物件就麻烦十四爷帮忙带给http://www.99lib.net我姐姐。”
她默立一会,开始忙活,从衣服理起,衣料较好的我都命她捡出先搁在一旁,半新不旧的原放回箱中。待她完全理完,我指了指道:“这些衣服都没怎么穿过,给人也好,自个留着也好,随你处置。”玉檀道:“我不要。”我道:“我去的地方用不着这些,反倒糟蹋。最紧要的是那里的人都穿得一般,我穿这些,岂不是生生招人厌烦?这个道理难道你还不明白?”她含泪看着我,一扭身打开了别的箱子。
春桃说:“听闻她父亲是总兵,她姐姐是八贝勒爷的侧福晋。”艳萍笑道:“不过是驻守西北荒凉之地,在外面也许还能唬唬普通百姓,可这是天子脚下,紫禁城随便哪个不比他大,都是要行礼请安的主。皇亲国戚又怎样?八贝勒爷如今还能顾及她?所谓‘树倒猢狲散’,她只怕也就是因为大树倒了,没人照应了才被皇上罚到这里来的。”
我头缓缓躺回枕上,你刚才就在院外吗?凝视着墙壁,心内酸楚,这不厚的墙壁却就是天涯海角的距离,不过走十几步就能相触,但却是难如登天的险途。
浣衣局主事太监张千英见我和玉檀一前一后进来,忙起身相迎,我向他请安行礼,他一面笑说:“不敢当,不敢当。”一面坦然受了一礼。玉檀一时脸色颇为不快,向张千英草草行了个礼问:“屋子可安排好了?”
十四问:“你要给你姐姐写封信吗?我在八哥府中见到她时,她眼睛哭得红肿。”我闻言,眼泪立即涌出,“我不知道写什么好,你就帮我转告说‘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让她也照顾好自个。’”
屋内春桃和艳萍正在九*九*藏*书*网说话,隐隐听到我和玉檀的名字,不禁脚步放轻,走到窗下,“玉檀姑娘出手真是大方,我们一年所得也不及她一次赏的。”声音微尖,这是春桃。声音甜糯的艳萍说:“人家是万岁爷眼前的人,你我进宫这么多年,就远远地见过一两次万岁爷的身影,连脸面都看不清楚。你看着她赏我们的多,可娘娘阿哥们赏她时,肯定比这多多了。”我笑摇摇头。
我四处打量了下,笑道:“很干净,也亮堂。”玉檀打量完四周,冷着脸让人把东西搬进来搁好。她正帮我整理被褥,两个姑娘嘻笑着进来,看到玉檀和我,都敛了笑容,肃容向玉檀请安,玉檀紧走几步上前,一手挽起一个笑道:“两位姐姐请起,我往日过于懒惰,不怎么到这边走动,看两位姐姐眼熟,可名字却叫不上来。”
十四道:“十哥听到你的事情,叫嚷着要去找皇阿玛说理。我劝他打听清楚再说,这次不同往常,竟然特地下了圣旨,罚得又如此重,不然弄巧成拙反倒害你,结果好话说尽,怎么劝都没用。”我微微一笑,没有言语,十四问:“你就不担心?”我道:“你没有劝下,自然有人能劝住。”十四道:“后来十嫂出来一通臭骂,骂得十哥哑口无言,也不跳脚也不舞拳了,乖乖坐于椅上。真是一物降一物!”
我道:“让玉檀进来收拾东西吧!待会麻烦爷帮我带出去。”他没有说话,我扬声叫玉檀进来。
十四点点头,拿出一盒药对玉檀道:“用法都在里面清楚写着。”玉檀忙上前行礼接过。他默默凝视了我一会,叫太监进来搬东西离去。
我行动不便,想着只能请玉檀不当值时,帮我整理东西。九九藏书网玉檀推门而进,手中拿着一大株杏花,屋中立即平添了几分春色和喜气,她一面取瓶插花,一面随口问:“四王爷来过?”
我笑看了会杏花道:“你若有空,帮我收拾一下东西吧!”她刚听我说完,立即扭过身子,不言不动。我叹道:“如今是李谙达好心,压而未发,容我在这里暂时养伤,可这根本是迟早的事情,万一哪天来人请我搬走,再整理岂不狼狈?”
玉檀一件件拿起问我如何处置,一路问过去,我不禁笑起来,十四阿哥也是嘴边带着丝笑。玉檀纳闷地看着我们,又看看自己问:“我做错什么了吗?”我笑说:“不关你的事情!这些东西绝大部分不是十阿哥给的,就是十四阿哥给的,看到它们,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了。”十四阿哥轻叹口气,我含着丝淡笑,示意玉檀继续整理。
两人在炕沿坐定,我向她打听平日几时起床,几时歇息,都该留意些什么。春桃颇为健谈,经常是我一个话头,她就滔滔不绝地讲下去,杂七杂八地都拉扯出来。我微微笑着细听,也不去管她早就离题万里,反正多知道总没坏处。两人说了大半晌,艳萍不耐烦地打断,问春桃:“你还去吃饭吗?晚了可就只能吃人家剩下的了!”
春桃不好意思地站起,看着我说:“回头我再告诉你,如今我们先去吃饭吧!”我点点头,随她们而出。
“别的我帮你带出宫,送到你姐姐处。”玉檀忙向立在门口的十四阿哥请安,然后退了出去。
话说到此处,再往下听,也没什么意思。我轻轻退了几步,有意推了下院门,加重脚步走进屋中。春桃见我进来,忙立起,艳萍坐于炕上未动,低头专心磕着瓜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