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目录
第六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康熙一听,笑说好,两人迈步向凉亭行去,李德全赞许地笑看了我一眼,两人随在康熙和四阿哥身后。
康熙又略微坐了一会,才带着笑意起驾回畅春园。四阿哥、四福晋跪送康熙,我坐于车上,微掀帘角,凝视着跪于众人之前的他。马车起动,渐行渐远,正欲放下帘子,他忽地抬头,盯向我的马车,目光有如实质,生生地钉在我心上。我定定看着他,他身形渐逝,可他的目光却仍旧无处不在地笼罩着我。
康熙净完手,侧头问李德全:“缅甸进贡的玉如意可还有?”李德全回道:“一共四柄,一柄在太后手中,一柄赐了密嫔娘娘,一柄赐了敏敏格格,如今还剩一柄。”康熙道:“回头送过来,赏赐四福晋乌喇那拉氏。”四阿哥和四福晋闻言,忙跪下谢恩。康熙笑道:“朕好久未如此畅意闲适,东西再矜贵都比不上你俩这番孝心。谁说天家就无天伦之乐?朕今日可和平常百姓家的老头子一样了,吃的是儿子亲手种,儿媳亲手做的点心。”
大半个藤篮已插满菊花,手握剪刀,看着开得最大最灿烂的一朵黄菊,犹豫摘或不摘?罢了!让它独自释放完美丽吧!正欲提篮离去,有人问:“怎么不要那朵?”我怔了一会,深吸口气,缓缓转身向立在树下的四阿哥行礼99lib.net
康熙一面看四阿哥栽种的果树,一面听他讲各种果树不同的栽培方法,栽种时四阿哥闹的笑话,父子两相谈甚欢,一时间让人忘了他们还是君臣。
康熙在兴头上,已经走了不少的路,李德全和我相视一眼,蹙了蹙眉头,看来他是在琢磨如何即不扫康熙兴致,又提醒康熙休息一会。四阿哥正立在树下回康熙的话,恰好侧朝我,我向他做了个坐下休息的姿势,他彷若未见,仍旧继续笑回着康熙的话。待康熙问完,他笑说:“前面凉亭周围种了很多皇阿玛喜欢的菊花。皇阿玛一定要去赏一赏,好几株都是儿臣自己照看的。”
康熙茶倒是喝了不少,可点心却未动一块。饮完茶,休息够了,几人起身又继续慢慢逛着。途中李德全服侍康熙更衣而去。我和四阿哥默默恭候。
温柔端庄的四福晋,声音甜美地说着。我撇过头,淡淡看向窗外。
我低头轻叹口气,走回他身边道:“为什么要恨你?因为你失信吗?真是可笑!难道如尾生般抱柱守信,至死方休?不要说此事还牵连到
九九藏书网
十三阿哥,就是只你我,我也不愿两人抱着一块死。我宁愿各自活着。”他默了一会,沉声说:“绿芜在我府门跪求过。”我道:“我知道!绿芜和我求的是十三阿哥现在的日子稍微好过,而你求的是将来一日救他出来,目的不同,行事不同,为了远谋,只能牺牲眼前。”他道:“自十三弟监禁后,我从未去看过他的妻儿。”我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如今一步踏错,他们夫妻,父子有可能终身不得相见,唯有隐忍待发,将来才有可能共聚天伦。”
今日康熙本来随意在畅春园中散步,一时兴起,吩咐李德全轻车简从去圆明园。李德全见康熙兴致甚好,不好劝阻,只得应是,一面派人通知四阿哥准备接驾,一面安排侍卫,然后我和李德全服侍着乘车而去。
我头未动,漫无焦距地看着远处低声道:“皇上来前未吃过东西,刚才又没吃点心,过一会肯定会饿的。只看看儿子亲手种的农物瓜果,未免差一点。”他静立了一瞬,转身招手叫了仆从,低声吩咐了好一会后,仆从立即快步跑走。
康熙听后,兴致大增,笑着从李德全手中接过,尝了一片,点头道:“不错!很是清甜。”四福晋一面随着康熙拿起不同的糕点,一面道:“这栗子糕九-九-藏-书-网是用王爷种的栗子磨粉做的。这菊花糕,是用东边亭子外皇阿玛才赏过的菊花做的,……”康熙大为喜悦,竟一一把所有的糕点都尝了一遍。
康熙回京后,住进了畅春园。隔着不远就是圆明园。圆明园是康熙于四十六年赐给四阿哥的园子,康熙偶尔也会临幸圆明园游玩。
说完,转身欲走,他叫道:“稍等!”说着伸手掐下我未忍心剪的菊花,插入我篮中冷冷道:“我很快会忘记一切!”说完转身就走,我朝着他背影道:“我也会的!”说完立即转身快步而去。
他盯着身侧的黄菊,手臂僵直,紧握着拳头。我道:“正因为你以前和十三阿哥亲密,他犯事又是假托你的名义,所以嫌疑最大,越发要避嫌;何况十三阿哥承认背着你如此行事,本就是陷你于不忠不义,是人都会心寒,哪有一转身就照顾对方妻儿,痛快原谅了对方的道理?”
因康熙喜菊,每到菊花开时,屋内总供着新鲜菊花供康熙赏玩。
康熙回来,几人又转了一会,四阿哥看康熙兴致已尽,恭请康熙进厅堂稍微休息一下,再坐车返回。康熙笑着点头同意。
我放下帘子,双手捂脸,眼泪顺着指缝涔出,无声地滑落在马车内的毯子上,瞬间无迹可寻,彷若从未有过。
康熙坐定后,四福晋九_九_藏_书_网乌喇那拉氏居然亲手捧着茶点进来,我脸上带笑,心下滋味复杂地从四福晋手中接过托盘。四福晋躬身向康熙请安,一面笑回:“这几味糕点肯定不如宫中的,不过是臣媳亲手所做,是对皇阿玛的一点孝心,所以只好请皇阿玛勉为其难尝一尝了。”
草原上的日子总是过得份外快,不知不觉间夏季已过去。敏敏和我依依相别。我彻底对敏敏放心,佐鹰是真爱她。也许佐鹰心里的确有权利政治的考虑,但他对敏敏的感情也是诚挚的。
原来问的是这个,我苦笑一下,如今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提步就走。他在身后叫道:“若曦,告诉我!”我脚步微微一滞,继续前行,感觉他的目光一直胶着在背上,丝丝缕缕牵绊不绝,心里越来越悲伤,脚步猛地顿住,回身看着他。他的目光固执无奈,还有几丝酸楚。
待到圆明园,四阿哥和众位福晋早已恭候在门口,车马未到,已经跪了一地。康熙下车笑说:“朕一时兴起,来看看你种的地。还听闻你种了不少果树,带朕去看看。”四阿哥忙起身,陪着康熙慢步逛园子。
待走远了,才缓了脚步,失神落魄地慢走着。一遍遍对自己说,你肯定能忘掉的!
他走到我身边,两人静静立了一会,我行礼告退欲走,他凝视着那朵黄菊淡淡问:“为什www.99lib.net么?”我道:“有些不忍心,一旦摘下很快就会蔫掉。”他道:“为什么不怨恨我?”
康熙在藤椅上坐定,四阿哥立在一旁一一指出自己照看的菊花,幷把品种来历习性都说得极其分明,康熙边听边点头。不大会功夫,有人奉了茶点而来。我忙接过,拿出事先准备的工具一一试毒,李德全依次全部尝试后,奉给了康熙。
康熙用完糕点后,丫头端水盆来,我刚欲挽袖,四福晋已经亲自服侍康熙净手,康熙看了我一眼笑说:“平日最能说会道的人,今日怎么成了‘锯嘴葫芦’?”我躬身,装做一脸委屈地说:“皇上如今有了聪慧灵巧的儿媳服侍,就嫌弃奴婢粗陋了。”四福晋略微不安地道:“常闻若曦姑娘兰心慧质,又跟在皇阿玛身边多年,见识气度都非常人可比,若姑娘用粗陋二字,岂不羞煞我们?”康熙笑对四福晋说:“别理她!她就是脸上做样子逗朕一笑,她不是那小心眼的人。”
康熙一面看着凉亭四周景致,一面随意地品茶,四阿哥相陪于一旁聊天,两人从菊花说到五柳先生,从儒家的入世精神谈到老庄的无为而治,最后又回到了花中隐者菊花上。康熙谈兴大发,细细点评了各首吟诵菊花的诗词。李德全很长时间未见康熙如此高兴,也是满面笑容地立在一旁。亭子里笑意融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