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目录
第五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十三阿哥一笑,道:“不知道是你,只觉得有人偷听,所以停了。”
心中悲痛,强笑着说:“是该大醉一次,自从上次被你灌醉后,一直都没有再尝过醉酒滋味。”
两人一面笑谈,一面喝着酒,很快酒壶就见底了,他笑拍了拍桌上的酒坛子道:“还是我有先见之明。”我笑道:“是,是!”一面取了两个碗出来。十三笑说:“还是你合我心意,原本就该如此饮酒,最不耐烦拿着小杯子唧唧歪歪。”说着一人倒了一碗。
正是春光三月里,依稀风景似江南。
十三阿哥正立于桂花树下,横笛而奏,全无平日嘻笑不羁的样子,神态安静肃然。“精于骑射,发必命中,驰骤如飞。诗文翰墨,皆工致清新,雅擅音律,精于琴笛。”这样一个文武全才、洒脱不羁的奇男儿如何一日日挨过十年的幽禁生涯?想着眼睛有些模糊起来。
我也低头默想了一会,抬头看着他说:“我告诉你,可你不能再告诉别人。”说完想了想,又补道:“任何人,包括四阿哥。”
赤栏桥外柳毵毵,千树桃花一草庵。
我手一抖,碗落地而碎。心乱如麻,静了半晌,才敢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的?四阿哥知道吗?”
我也灌了一大口。手撑住头,问他:“十三阿哥,在这个紫禁城里,你我是难得想法一致的人,如果能凑在一起倒是好。可是奇怪了,你为何不喜欢我呢?”
我瞟了眼一旁石桌上的酒坛,笑问:“怎么不在殿前陪皇上,竟撇下福晋独自跑到这里喝酒来了?”他瞅着我手中的食盒也笑道:“只准你挑好地方,我就不能来了?”
他摇摇头说:“四哥应该还不知道。一则你藏得真是好,二则,八哥本就是你姐夫,你们比别人亲厚也正常。三则,我们一直以为十四弟和你之间有瓜葛,把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了。可当我听敏敏说你教她唱戏,请了八哥来看,后来再问她此事,她却支支吾吾不愿再说,心中就存了纳闷。十哥闹着休妻的那天,你居然因为八哥的一个眼神就连茶都端不稳,我更是存了疑心。可一直不能确定,今日其实只是拿话来试你,果然如此。”九*九*藏*书*网
片月衔山出远天,笛声悠扬晚风前。
他一句笑语,却不知道说的完全正确。何止八年?十年幽禁,十年后,我知你平安得放,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如有缘,也许十年后还能喝酒,如无缘,那这也许就是最后的离别酒。
十三疑惑地问:“这话怎么说?”我凄凉地道:“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但是真的唯独八阿哥不能让他知道,也许他可以不管现在或以后都不计较,但我不可以冒险,这个险,我冒不起。”
过了好半晌,十三侧头笑道:“难得今儿遇上,又都带着酒,就好好再喝一次,否则说不定下次再喝又是个八年。”
他皱眉道:“看来我得让四哥继续努力,你的心不容易打动,他又先天失利,已经有了福晋,不过幸好大家都一样。”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们的事情不要你管!”十三笑和我碰了下碗,两人饮了几口酒,他敛了笑意,缓缓道:“若曦,我不管你和八哥之间究竟怎么回事,但如今你既已和四哥有了约定,就要一心一意待四哥。”
我摇头道:“我从不觉得一个女人在嫁人前喜欢过别人有什么不对,难道只准男人三妻四妾的娶,女人连曾经喜欢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我既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当然根本不介意让他知道。如果是十四阿哥或者其他人,我早就和他说了,可唯独八阿哥不可以。”
说完撑头九九藏书网默默呆坐,满心忧痛。十三轻叹口气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相信你,你肯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我忍不住伸手拉着他胳膊轻摇了几下,我何其有幸,有如十三阿哥这般的朋友。
雪中寒梅,姿态清洁,虽无百花相陪,却临风摇曳、自得其乐。我心中约莫知道是谁,含着丝笑提起食盒,寻音而去。
正趴着时,忽听得一缕哀伤的笛声响起。是刚才未吹完的曲子,我侧头静看着他,他为何心中如此哀愁?
两人喝着喝着,都默了下来,我想着十三即将而来的命运,自己未知的命运,心中难过。十三不知道想起什么,也是眼角带着几丝愁闷。
十三正在喝酒,忽听得此言,一下呛住,侧头咳嗽了好几声,转头挑眉笑说:“我还纳闷,我这么个风姿英拔的人在你面前,可也没见你喜欢我呀?”
我撑头笑道:“人家‘才高八斗’者也要‘七步成诗’,你这三五步就作了这么多,岂不羞煞曹植。”十三懒洋洋地说:“以前写好的,只是一时心中感慨,念了出来而已。”
我斜睨了他一,嘲讽道:“连我这锁在深宫的人都听闻了不少你的风流逸事,惹了多少相思债,还嫌不够多?你平日走在路上可敢回头?”
我提着食盒,本想回屋,临时突然改变主意,想着现在的御花园肯定没有人,几株桂花又开得正好,不如索性到那里赏月、赏桂花、饮酒,不是比自个在屋里更好?
两人时不时地碰一下,喝一口,各自愁伤着。伤心时喝酒最易醉,两人又都已经喝了不少。此时都带着几分酒意,忽又相对着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我趴在石桌上,用手偷偷抹干了眼九-九-藏-书-网角的泪。
我点点头说:“典型的‘俄狄普斯情结’。”他迷惑地问:“什么情结?”我笑看着他说:“就是说一个人很渴望母爱,他会不自觉地希望自己的妻子能象母亲一样温柔怜惜地对他。”这也就是他不喜欢敏敏的原因。敏敏虽好,可不是他想要的。
我一面双手胡乱抹着眼泪,一面强笑着说:“有些喝多了,酒竟然都化作了泪。”他扯扯嘴角,想笑,却终是没有笑出来。走回桌边,端起碗仰脖灌下。
我神色哀凄地看着他,求道:“千万莫让四阿哥知道。”十三道:“我不会告诉他的,虽然此事的确有些不妥,不过你也把四哥想得太小气了,佐鹰能包容敏敏,四哥就不能包容你了?”
我看十三表情严肃,扯了个笑,语气轻快地道:“现在你可明白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了?就是因为你没有先来喜欢我。”
盛夏早已过去,太子爷的脾气却没因暑气消散而缓和,反而越发急躁。我想到他至死的囚禁生涯,颇多感慨同情,可转而一想他若不被囚禁,我恐怕就要嫁给他,让我在嫁他和他被囚禁中选择,我毫无疑问选择后者,又觉得自己的感慨同情很是虚伪。人总是在自己安稳后才会想起同情。
“你不把我掳到外面去,我能一口口地灌酒吗?”我瞪着他问。一副你再敢说不是你的错,你试试的样子。
康熙和众位娘娘、阿哥、福晋、格格们都聚在太和殿庆祝中秋佳节。当值的太监宫女各自忙碌,不当值的也聚在一起饮酒取乐共庆佳节。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打开食盒,取了两壶酒出来,向他做了个请的姿态。他一笑,坐于石凳上,拿起酒壶就是一口。
我默看了他一会叹道:“你若不生在帝王家,该多好,就不必只用诗词羡慕闲逸了。”他深吸口气,侧身而立,背负双手,仰头望着月亮,过好一会子才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想过多http://www.99lib.net少次。我一直向往着有一天能骑马,带笛,配剑,自由纵横在天地间,漠北射雕,江南听曲。畅意时幕天席地、饮酒舞剑, 雅致时红袖添香、灯下吟诗。但此身已托帝王家,即使我可以跳出樊笼,却有我不能割舍的人,不愿让他独自一人面对风刀霜剑,他虽有额娘、同胞亲弟,可和没有也差不多。”
我也坐下,拿起酒壶,和他一碰,各自仰着脖子喝了一口。十三斜撑着身子,看了会月亮,道:“很多年没一起喝过酒了。”我叹道:“八年了!”两人一时都默默看着月亮发起呆来。
他哈哈笑着:“好!好!就算上次是我灌醉你的,不过今儿你可记住了,酒你自己带了,人也是自个过来的。以后可不要再说是我灌你的。”
只觉泪水猛然落下,竟连擦拭都来不及,刚刚拭干旧泪,新泪又已下。十三转头默默看着我。
我轻叹口气道:“最重要的是我一面渴望着有人能诚心诚意地对我,可我又不相信这个宫廷里会有这样的人,如果我不能相信,那我的心总是无法真正敞开,去接纳他。也许我太懦弱,太害怕伤害,我不能象敏敏那样自己先付出,去争取,我总是被动地等着对方付出,等着对方一点点让我相信,然后我才有可能打开我的心,慢慢喜欢上他。”
果然清清静静。凉如水的夜色中,浮动着桂花馥郁的香气,我不禁脚步慢了下来,深深吸了几口,正举头望月,一缕笛音乍起,唬了一跳。
十三纳闷地说:“为何不敢回头?”我忍笑道:“不怕回头看见跌碎一地的芳心?”他大笑着摇摇头,指了指我道:“彼此!彼此!”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十三愣了一下,笑说:“也许对吧!那你呢?”
人未到,笛音却转哀,彷若一阵狂风突起,满树梅花终被打落,再不甘心,却也得与泥尘共处。我心中惊诧,他何时竟然有如此伤痛?忙脚步放缓,九九藏书轻轻走了过去。
他笑点点头,说:“看来我在你心中竟是个口风不严实的人。”我这才一面想着,一面说:“我在男女之情上本就被动。后来发生了点事情,就越发被动。然后入宫后,就更是把自己的心看得牢牢的。唯恐不小心,就是‘一回首百年身’了。这紫禁城中的男人都有太多老婆,而我一直在心里抗拒着和那么多女人分享一个丈夫……”十三表情诧异,我瞟了他一眼,无奈地道:“你不见得懂,可这就是我心里深处的想法,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个人即使有再多的无奈不甘总会慢慢向周围环境妥协。就如你本不愿参与权利之争,可你却参与了。我即使不愿意,可我已经慢慢接受这个不可更改的事实。也许还有不甘,还有挣扎,但我怎么和整个环境对抗呢?”我苦笑着朝十三摇摇头。
有些诧异,谁在这里吹笛?也不急着去寻,随手将食盒搁于地上,背靠大树,半仰头看着圆月,静品这一曲《梅花三弄》
白鸥浩荡春波阔,安稳轻舟浅水边。
一曲吹毕,十三手握玉笛,起身踱了几步,慢声吟道:
一曲未终,十三阿哥已然停了笛音,向我看来。我打起精神,笑走过去,问道:“怎么不吹完呢?扰了你的雅兴?”
十三挑了挑眉毛,一面与我碰酒壶,一面说:“上次明明是你自己拿起酒囊就一口口地灌,一副恨不得立即醉倒的样子,怎么是我醉灌你了?”
我笑说:“我先问的,你先回答。”他低头默想了会,说:“初见你,印象最深的就是你和明玉格格打架,泼辣厉害之极,心中震惊,怎么可能喜欢?额娘很早就去了,可我永远都忘不了她温柔的怀抱,她会在我耳边低声唱好听的歌,她说话很轻很软,她笑时,眉眼弯弯如水一般。而你……”他笑眯眯地看着我说:“太粗鲁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