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目录
第四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划着船,我不停地叫着‘四王爷’,小船兜来绕去,却始终未曾听到有人答应,两人都是心下焦急,他越发划得快了起来,我扯着嗓子,只是喊‘四王爷’。
十三顾不上问我如何知道四阿哥在湖上,立在拱桥上望着一望无际的满湖荷花,叹道:“这如何去寻?”我无奈地道:“只得寻了船去撞撞运气了!”说着忙转身急步跑出去叫了人拿船来。
待得太监们搬了船来,十三抢过船桨就上了船,我也急急跳了上去。未等我坐稳,他就大力划了起来。
自从八月从塞外回来后,康熙就忧心不断。福建漳、泉二府大旱,颗粒无收,当地官员却私自贪吞赈灾粮草,以至路多有饿死之人,康熙闻之震怒,命范时崇为福建浙江总督负责赈灾,又调运江、浙漕粮三十万石去福建漳、泉二府,并免了二府本年未完额的税赋。
我立在草坡上,看着不远处的营地,篝火点点,巡逻士兵的身影隐隐,又半仰头看向天空中的如钩残月,不禁长叹口气!欢聚过后总是份外冷清!
我凝视了十三一会,又转头看向前方那个背影,腰杆笔直,好似无论任何事情都不会压倒,可瘦削的背影却隐隐含着伤痛落寞。
他面色沉沉,拳紧握,青筋跳动,过了一小会,缓缓松开拳头,拿起桨,静静划船追去。
康熙四十九年  九月   畅春园
我们低下侍奉的人是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唯恐出什么差错,招来杀身之祸。
99lib.net
一日整理收拾妥当茶具,出了茶房,未行多远,就见十三阿哥脸色焦急,正对王喜几个太监吩咐事情,说完后,几个太监立即四散而去。
我一面听着,一面怔怔发呆,心只是往下掉,我最后的一点希望居然被他几句话就残忍地打碎了!原来我不管怎么挣扎,最终都不免沦为棋子!禁不住苦笑起来,悲愤地说:“我若不想嫁,谁都勉强不了的!”四阿哥平静地看着我,淡淡说:“那你就准备好三尺白凌吧!”停了会又加了句:“还要狠得下心不管你的死是否会激怒皇阿玛,是否牵累到你阿玛和兄弟姐妹!”
此事余波未平,九月又爆发了户部亏蚀购办草豆银两的案件,历经十几年,亏蚀银两总额达四十多万,牵扯在内的官员,从历任尚书,侍郎,到其他相关大小官员,共达一百二十人。康熙听完奏报,当即就怔在龙椅上,半晌未曾做声。
两人都是默默站着,我不喜欢这种沉寂的感觉,总是让人觉得压迫,想了想问:“王爷可熟悉佐鹰王子?”四阿哥说:“佐鹰王子人你既然见过,心中也应大致有数。才能出众,只不过是庶出,生母地位低贱,幷不受伊尔根觉罗王爷的看重。去年冬天伊尔根觉罗人畜冻死不少,春天又为了草场和博尔济济特起了冲突,这次来觐见皇阿玛不是什么讨好的差事,所以才会落到他头上。不过……”他顿了顿说:“倒是因祸得九*九*藏*书*网福,将来怕是要让伊尔根觉罗王爷和大王子头疼了!”
他缓缓说:“宫里是最容不得做梦的地方!早点清醒过来,好好想想应对之策。否则等到事到临头,那可就真由不得自己了!”我不甘心地问:“我不嫁,真的不可以吗?我不嫁,不会妨碍任何人,为什么就非要给我指婚呢?”
四阿哥静了一会子,语气平淡地道:“你的身份让你不可能自己决定这些事情!皇阿玛对你越是看重,你的婚事就越是由不得自己!就拿今儿晚上的玉佩来说,虽摸不透苏完瓜尔佳王爷究竟最终打的是什么算盘,可皇阿玛如果想要给你指婚,只怕更是要左右权衡、郑重考虑!你若指望着能象其她宫女一样,到年龄就被放出宫,我劝你趁早绝了这个念头。不如仔细想想如何让皇阿玛给你指一门相对而言能令自己满意的婚事,才更实际!”
我未答话,只是急走,待到湖边时,弯身去桥墩下看,果然那只小船不在了!心中松一口气,转身笑对十三说:“四王爷只怕在湖上呢!”说完举目看向湖面。不同于上次一片翠绿和才露尖尖角的花苞,现在满湖都是荷花,虽已经由盛转衰,略带残败之姿,但仍是风姿错约。
我静默了一会,不知为何,也许因为晚上的一幕幕仍然激荡在脑海里,情感大于理智,也许是觉得一个懂得放小船赏荷的人应该懂的。慢慢说道:“我太累了!这些年在宫里呆着,步步都是规矩,
99lib•net
处处都有心计,凡事都是再三琢磨完后还要再三琢磨!可我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只想离开,想走得远远的。嫁人,现在看来,不过是从紫禁城这个大牢笼,换到一个小牢笼里!还不见得有我在紫禁城里风光,我为什么要嫁?”
我茫然地想,难道真有一日,我要为了拒绝婚事而搭上自己的性命吗?虽然以前也曾拿此要挟过八阿哥,可那只是一个态度、一个伎俩而已!从小到大,从未想过自杀,也一直很是瞧不起那些自杀的人,父母生下她,辛苦养大她,难道是让她去了结自己性命的吗?总觉得事在人为,凡事都有回旋的余地。毕竟能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呢?不仅仅是为自己,更是为了父母,为了爱自己的人!活着才有希望!
十三深吸了两口气道:“我和四哥跪安出来后,他说想一个人静静,所以我就先行了,人刚出园子,王公公就匆匆寻来,说皇阿玛又要见四哥。守门的侍卫都说未曾见四哥出来,想必还在园子里,所以赶紧命人去寻!”
我点点头,又问:“那皇上后来召见四王爷时又说了些什么?”玉檀纳闷地说:“没有多说,只吩咐四王爷和十四爷协助太子爷查清此事!”
他脸色隐隐含着悲愤,对我低声道:“你今日未在殿前当值,不知道头先发生的事情。众人商讨如何处理户部亏蚀的事情,四哥和皇阿玛意见相背,被皇阿玛怒斥‘行事毒辣,刻薄寡恩,枉读多年圣贤书,无仁义九九藏书网君子风范’!当时就斥令我们跪安!”我微诧地‘哦’了一声,想着他一贯韬光养晦、城府深严,怎会和康熙正面冲突?
我听得似明白又不明白,不知道福从何来,隐约知道和将来谁继承王位有关,想着敏敏,叹道,真是哪里都少不了权利之争,只是不知道康熙和苏完瓜尔佳王爷究竟是如何想的呢?转而又想到敏敏还不见得会中意佐鹰王子!我现在想那么多,干吗?
‘四……’,忽地看到四阿哥划着船正从十三阿哥身后的莲叶中穿了出来,我忙对十三叫道:“停!停!”一面指着后面。
十三阿哥转身喜道:“可是寻着了!皇阿玛要见你!”
十三坐于船上却是身形未动,我正想提醒他划船,他猛地紧握拳头狠砸了一拳船板,一阵乱晃。我慌忙手扶船舷。
我根本不愿意明白?我是不是一直在下意识地哄着自己,前面是有幸福的?要不然这日子该怎么熬?
晚间在房中想了半日,终是去找了玉檀,淡淡问:“白日万岁爷因何斥责四王爷?”玉檀忙低声回道:“商讨如何处理户部亏蚀的事情时,太子爷,八贝勒爷都说念在这些官员除此外幷无其他过失,多年来也是兢兢业业,不妨从宽处理;万岁爷本已经准了由太子爷查办此事,四王爷却跪请彻底清查,严惩涉案官员,说从轻发落只是姑息养奸,历数了多年来官场的贪污敛财,幷说其愈演愈烈,民谣都有唱‘九天供赋归东海,万国金珠献澹人’,嘲讽如今的官场贪藏书网污。皇上因此大怒,斥骂了四王爷后,喝令四王爷和十三阿哥跪安!”
忽听的细细簌簌的声音,侧头看去,四阿哥正缓步而来,我忙俯身请安,他抬了抬手让我起来。
说完,抬眼看了看四周,急道:“也不知道一时之间,寻到寻不到?”我心中微动,忙对十三说:“你随我来!”说完举步快行。十三忙跟了来,一面问:“去哪里?”
两人一路静默着慢步而回,请安告退时,我诚心诚意地对他说道:“多谢四王爷!”他随意挥了挥手让我起来,自转身离去。
什么事情能让十三阿哥如此着急?不禁快走几步,请安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十三阿哥急道:“皇阿玛要见四哥,可四哥人却不知在哪里!”我纳闷地问:“你都不知道王爷的行踪?”
四阿哥目注着我冷冷地说:“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呢?还是你根本不愿意明白?决定这件事情的人是皇阿玛,你只能遵从!”
四阿哥缓缓停在我们船旁,我忙躬身请安,他扫了我一眼,神色平静的对十三淡淡说:“那回吧!”说完,率先划船而去。
过了好久,四阿哥淡淡问:“你心里就没有愿意嫁的人吗?就没有人让你觉得在他身边,不是牢笼吗?”我怔了一会,摇摇头。他盯了我半晌,转头凝视着夜色深处,再未说话。
正在胡思乱想,四阿哥说:“只是为她人做嫁衣裳!你难道就真想一个人过一辈子吗?不要和我说什么尽孝的鬼话,你的脑袋可不象是被《烈女传》蛀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