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目录
第二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这个人,现在还有闲心打趣我,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他却一下拉住我,示意我低头。我忙把头凑过去,他低声说:“虽说可信!可我是抗旨而来的,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我不会来找你的!”我点点头。感觉好象还颇为良好,原来十四和我吵归吵,可还是很相信我的。
说完,他起身想走,“你仔细想想,我晚上再过来。”我拉住他说:“你这样出出进进的,岂不更惹人注意,都知道我喜清静,我这帐里平日少有人来。不如就先呆在这里。晚上我再设法让你见到八爷。”
我回来笑看着十四问:“离天黑还要一会呢?你要不再睡一会!”他摇头道:“不睡了!”看着几案上的点心,随手拿了块吃起来。一面道:“给自己把药擦上吧!”我遂起身净了手,把药膏敷上。
我点点头,转身要走,临到门口,又转回身说:“千万小心点!”他一笑道:“没事的。安心回去吧!”我这才又转身出去,听到他在身后轻声说:“不过你为我担心,我很是开心。”我脚步一滞,赶忙出了帐篷。
我低低告诉他相见的地点。他想了会道:“你先回去吧!我自会去见他的。”
他坐直了身子,默默想着,我看他脸色凝重,忙敛了笑意道:“别想了,打趣你呢!若真让你扮了女子,我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再说了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难。只需小心点就好了。”
赶忙站起来,快走几步,身子挡在门口,挑开帘子看,提着的心一松,原来是八爷身边的仆役宝柱。他看见我,忙请安,“爷打发我过来给姑娘送药
藏书网
。”我伸手接了过来。他又说:“早晚两次,温水洗净后敷上,几日后淤血就能化了。”我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点点头。
间中又去吩咐小太监给我准备双份的饭菜,我以前也经常和其他女官一起用饭,何况我现在说话岂是他们随便能问的,所以他们只是陪着笑一连声地应好。
他转身要走,我忙叫住他,让他等一会,说完进了帐篷。十四早已经坐了起来,我凑在他耳边问:“此人可值得相信?”十四点点头道:“可信,不然八哥能打发来给你送药吗?虽非什么要紧事情,可八哥对你的事情一向上心。”说完还朝我眨了眨眼睛。
他这才表情轻松起来。我看着他叹了口气。他不解地看向我,我道:“八爷有你这样的弟弟,其实比得了什么都宝贵。”他脸色有些黯然说道:“皇阿玛可骂我‘不过是水泊梁山之义气’。”康熙的话我可不敢胡乱置评,只是笑看着他,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
他看我脸色紧张,自己却不是很在乎,嘴巴掩在胡子里,看不清楚,眼睛里却全是笑意。我压着声音问:“你疯了!竟然敢违抗圣旨?皇上命你留在京中,你居然敢随了来?你不怕皇上生气?”
正在琢磨如何不引人注意地让十四见到八阿哥。看来晚上我要亲自跑一趟了。帐外有人叫道:“若曦姑娘?”我心中一惊,手一抖,书‘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心想呆在帐内,也只能苦熬时间,不如与她出去走走。况且她显然是有话要说。于是笑着点头答应。
我又等了一会藏书网,然后才向八爷的帐篷行去。到了近前,看李福正守在帐篷外,四周倒也清静。我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他俯身请安,帮我掀开帘子。我点点头,径自进了帐篷。
他看我的反应,知道我已经认出他是谁了,向我咧嘴一笑,拿开了捂着我嘴的手。我一骨碌翻身站起,冲到帘子旁,向外探头看了两眼,四周无人!又快速地冲了回来,四周一打量,拖着他走到屏风后,坐定后,又深吸了两口气,心神才稍稍平复一点。
宝柱看我出来,赶忙低头听话,我想了想问:“八爷晚上一般都做些什么?”他陪笑回道:“这个说不准,有时候看书,有时候自个下棋。”我道:“你回去吧!”他有些蒙,不知我为何没头没脑地问了句,怎么就没有下文了呢?但还是快步而去。
八阿哥正在几案前写字。看我进来,向我笑着点点头,示意我坐下。他仍然继续写。过了一小会,写完后,他搁了笔。
仔细打量了一下,因为隔着屏风,从外间看不到里面。确定没有问题后,自己随手拿了本书,靠在垫子上看了起来。其实就是做样子,根本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两人吃过饭后,天色也黑了下来,我和十四约好见面的地方,我先出来看四周无人,示意十四可以离去。他出了帐篷,不疾不徐地走了。
十四不知我为何突然笑起来,拿手推了我一下问:“笑什么呢?”
十四听完,先是一愣,不敢置信我竟然对他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毕竟现在男尊女卑,穿女人的衣服那可是很晦气的一件事情。过了会,他摇了摇头九*九*藏*书*网,自己也开始笑起来,一面伸手过来拧我的脸,道:“今儿得整治一下你!竟敢拿我来打趣!”我一面笑躲着,一面说:“我错了!我错了!”他逗了我几下,缩回了手。
他低低‘哼’了声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定不是什么好主意。不过说来听听吧!”我一面笑着,一面说:“不如把你打扮成一个女子,即使有人看见八爷和你,任他做梦也不能想到大清朝的堂堂十四爷竟会假扮女子。”脑子里想着以前看过的香港搞笑剧,上下打量着十四,想着他身穿长裙、涂脂抹粉、描眉画唇的女装扮相,已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人虽然回了帐篷,心却静不下来,只是在帐篷里打转转。正在焦急,听到帐篷外一个声音恭敬地说:“格格,这就是若曦姑娘的帐篷。”我挑开帘子一看,原来是敏敏格格。领她来的小厮忙给我请安。我让他起来,他又给敏敏格格请安告退,然后退走。(这句有些多余,可以删除)
他想了想,问:“谁和你住在一起?”我回道:“玉檀。不过你放心,我会想法子把她支开的。而且她和我感情甚好。”十四听后,一面思索着,一面轻声念道:“玉檀!”,然后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他微微摇了摇头,叹道:“还以为你在宫中已经变了,没想到还是这样!”我问:“你晚上住哪里?”他道:“随便找哪不能过一宿呢?”
敏敏看着我,笑说:“过来看看你可好?”我也笑说:“劳格格挂念,只是当时有些受惊而已,早已没事了!”她侧头凝视着地面,踌躇了一下,问:“可愿出
99lib•net
去走走?”
我一看忙站了起来,他起身走到我身边,看了看我的手,笑问道:“明日可当值?”我没有答他的话,低声问:“这里说话可方便?”他神色一凝道:“知道你晚上要过来,外面有人守着。”我点点头,可还是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十四阿哥来了!”
我强扭着头,看见一个身着蒙古袍子,头戴毡帽,脸上蓄着落腮胡子的男子正坐在我身侧,一手搭在我肩上,一手捂着我嘴。心中惊骇,竟然有人敢在皇帝的宿营地乱来!正在挣扎,他无奈地看着我,刚想张口说话。我突然觉得他眼睛很是熟悉,不禁动作缓了下来,再一仔细辨认,心中大惊,十四阿哥!
我想着他这几日赶路,为避人耳目,只怕是吃不好,也睡不好。声音都有些暗哑。起身到外面去拿了些点心,又端了碗兑了蜂蜜的热奶。再进来时,却看到他斜躺在毯子上已经睡着了,我忙放轻手脚,轻轻把盘子搁在一边的几案上,他听到声音猛地坐起,我忙道:“躺下睡吧!我在外面守着,不会有事的。”一面说着,一面给他垫好软枕,他也不多说,躺了下来,我拿了薄毯子给他搭在身上,自己转了出来。
我一面看着他的胡子,一面脑子里琢磨着。忽地脑子里闪过几个以前看电视时的画面,忍不住笑起来,越想越好笑,又不敢放声大笑,手捂着肚子,笑得身子发软,侧趴在垫子上。
他听后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也压低声音问:“他说为什么而来了吗?”我摇摇头
我强忍着笑说:“我倒是有个好主意,定能让人都不怀疑。”一面说着,
九-九-藏-书-网
一面又笑起来。
他轻声笑着,幷不回答我的话,我又问:“你干吗不在京城呆着?”他看着我声音沙哑地说:“我来是要见八哥的。不过四周不是皇阿玛的人,就是太子的人,都是对我熟识的。只怕看着背影就会起疑。所以找你来想办法!”我怔了一会,脑子里飞快地想着今年历史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想了半天,却全无概念,对于一个不是研究清朝历史的现代人来说,顶多能知道历史大致的走向,可每年发生的具体事情,恐怕没几个能知道。想着要到康熙五十一年太子才再度被废,现在能发生什么事情呢?只得问道:“京中出什么事情了?”他看着我说:“没什么大事情。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和八哥当面商议!通过书信只怕有人会截了看。再则书信一来一回地说不清楚,还费功夫。”我张嘴还想问,他道:“具体事情说了你也不懂,就别问了!”说完后,停了停又补充了句:“我这也是为你好!”
我瞅着他,只觉他这满脸的络腮胡子实在碍眼,忽地伸手去拽他的假胡子。他忙一侧头避开。我收回了手,道:“我要想想如何才能避开所有人的耳目让你们相见。”他眼睛满是笑意地说:“就知道你会有法子的。”猛地瞥见我的手,讶然问:“手怎么了?”我回道:“学骑马的时候,不小心勒的。”他细看了几眼,微微蹙了蹙眉头说:“八哥该心疼了!”我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两人缓缓走着。她看着我笑说:“刚才打听了才知道,你原来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呢!”我一笑说道:“什么红不红的,不过尽心服侍皇上而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