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目录
第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康熙看到已经端上来的,各桌都不一样,太子爷的牡丹,大阿哥的蔷薇,四阿哥的木兰,不禁来了兴致,一面看向十三面前的几案,一面笑说:“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样?”我身子福了福,笑道:“只要万岁爷高兴,花样就是没有也要想出来的。”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我觉得火气直往上冒,脱口就道:“当初问你的时候,也不见你答上来,现在倒什么都知道了。”说完,嘴里还小声嘀咕了一句:“办事一点也不牢靠。”他忙尴尬地看看我,又看看四阿哥,陪笑道:“我就是太尽心尽力地帮你打听,才让四哥察觉了。”我冷‘哼’了一声,没有吭声。他脸上堆着笑说:“今日当着四哥的面,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打听这些……这些…..”他想了半天,好象觉得没什么适合的词,索性住了口,只拿眼睛斜瞅着我。我看了看周围的帐篷,道:“好了,我要回帐休息去了,你赶紧继续喝酒去吧!奴婢这就告退了!”说完,也不等他答话,只向四阿哥行了个礼,自快步转右走了。只听得他在身后低笑着和四阿哥说着什么。
我忙岔开话题,问:“你们怎么出来了?”十三整了整表情,回道:“酒喝得有些急了,所以出来转转,醒醒酒。”我‘咦’了一声,说:“那帮蒙古酒坛子也肯放你们走?”十三笑道:“人有三急,他们不放也不行啊!”我抿嘴而笑,没有说话。
玉檀看到案上的酸梅,笑问:“是做冰镇酸梅汤吗?”我嘴角抿着笑道:“也是,也不是。”
静了一小会,我道:“出来的时候久了,也该回去了。”十三看了看四阿哥,说:“我们也该回去了。”遂三人一块向营帐行去。
一个身穿精美华贵宝石红蒙古袍子的美貌女子正端着碗酒,半跪在太子爷桌前唱‘祝酒歌’,听不懂在唱什么,只觉得说不出的婉转热情,太子爷半带着点尴尬半带着点喜悦,凝神细听着。一曲刚完,太子爷已经接过了碗,一饮而净,周围爆出一阵笑声和叫好声,坐在上位,面带微笑看着的康熙转头对坐在侧下方的蒙古王爷笑说了两句什么,蒙古王爷立即端碗站起向康熙行了个蒙古礼,然后一仰脖子,喝干了碗中的酒。
一舞即终,全场欢声雷动。敏敏格格微笑着环视了全场一圈,目光在十三身上一顿,然后目注康熙右手扶胸,向康熙行了一礼。康熙一面伸手示意她起来,一面点着头,笑对蒙古王爷说着什么。我看到这里心中长叹口气,对玉檀吩咐道:“我
九-九-藏-书-网
有些乏,先回去了。虽说芸香在前头伺候着,你也留心着点。”玉檀忙笑应道:“姐姐放心去吧!准保出不了错。”我点点头挤出了人群。
我也曾经有过一舞动全场的经历。从小在新疆长大,维吾尔族的舞蹈跳得绝不比那些最擅歌舞的维吾尔族少女差,在新疆时会跳的人很多,倒没什么出奇之处,上高中时因为父亲在北京谋到一份教席,遂带了全家移居到北京。当我身穿维族服饰,在年级野营晚会上尽心一舞后,也是全场的掌声喝采声。他大概也就是那时真正注意到我了,虽然以前因为我偶尔会抢了他年纪第一的宝座,他也会在擦肩而过时瞟我一眼。师长父母们都对我们的早恋愤怒过,不明白两个优等生怎么如此出格,公然在校内手牵着手走过,在饭堂吃饭时,仍然握着彼此,他为此迅速学会了用左手吃饭。那样绚烂地燃烧,可又怎样呢?他最终远渡重洋离我而去!而我只能选择远离北京去遗忘!
正看得入迷,玉檀走到身边问:“姐姐很喜欢骑马吗?”我仍目注着远处说:“是啊!很喜欢,觉得象是在风中飞翔。”说完,叹口气道:“可惜我不会!”玉檀一笑道:“我也不会呢!只可惜在这里虽然整天能看着马,却没有机会学。”
走远了,欢笑声渐渐在身后隐去,一路上碰到巡营的士兵都侧身站住给我让路。我心中翻江倒海,都不搭理,只管默默走着。
她缓缓从地上站起,微躬着身子,摆出一副正在骑马的姿态,静止不动。全场都安静地目视着她。然后她拍了拍双手,随着几声清脆的巴掌声,激昂欢快的草原舞曲立即响了起来。她也立即由静转动。俯下,仰起,侧转,回旋,弹腿,展腰,她用自己激越舒畅的舞姿展现着草原儿女特有的风情,她们是雄鹰,她们是骏马,她们是这片天地的儿女。在场的蒙古人开始随着节奏拍掌,有人开始随着曲子哼起了歌,慢慢地掌声歌声越来越大,所有的蒙古人都为场中那跳动的红色火焰而激动。她旋过太子爷桌边时,太子不禁一怔,紧接着也随着节奏开始打拍子。她旋过一个桌子,就点燃了一个火焰。只除了四阿哥,她从他桌边旋过时,四阿哥虽然也打了几个拍子,但脸上却始终淡淡的。
说完,又从立在身后太监的托盘上,捧了一套白雪红梅给十三阿哥。碟子正好是莹白雪花的形状,碗却是一朵迎着霜雪傲立的红梅,中间盛的是梨汁,上面漂浮着几朵红梅九-九-藏-书-网花瓣。十三阿哥朝我点头一笑,拿起了银勺。
今日夜里皇上以酒为主,所以只让小太监在旁看着风炉随时备好水,芸香准备好茶具,万岁爷想喝时候,呈上就可以了。别的事情自有李德全操心,我就乐得轻松了。
篝火点起来,美酒端上来,歌声笑声人语声响起来,烤肉香混杂着酒香飘荡在繁星密布的夜空下。我和玉檀都是满脸欢快。毕竟这样的宴会可比紫禁城里严守君臣之礼的宴会有意思的多。
十三快走了几步,到身前,柔声问:“有什么难为的事情吗?”四阿哥也缓步而来,站在十三身旁。我强笑了一下,道:“只是想起了父母,心里有些堵得慌!”十三听我说完,脸上表情也是一黯,静了下来。四阿哥看了他一眼,用手轻拍了一下十三的后背。
碟子是绿色的菊花叶,碗恰好是绿叶上的一朵明黄的怒放中的菊花,碗中盛的是半透明的梨汁,片片冰片漂浮在其中,最上层点缀了几片黄菊花瓣。康熙看了一眼,说:“是花了心思的!”我递了两把银勺给李德全,李德全先尝了一口,然后才拿起碟子端给了康熙。康熙喝了一口后,点点头道:“以前倒没有吃过这种做法。”又转头对李德全说:“这次带她出来倒是带对了。”李德全忙点头说是。
我躺在草坡上,望着低垂的星空,发现自己原来仍然记得。在我以为那一切都已经是前生的事情时,今夜却因为一只舞而全部涌上了心头。双手紧紧抓着地上的野草,眼泪却慢慢从两侧滚落。如果我知道事情是这样的,我绝不会,绝不会离父母远去,如果那三年我能陪伴在父母身边,也许我现在的遗恨会少一些。我为自己的一点伤又去严重伤害了深爱我的人。
进茶房时,正在干活的太监看到我,都忙着请安,我一面打量着案上的各色水果,一面让他们起来继续干活。
正在帐外坐着乘凉,看王喜和玉檀满脸喜色匆匆而来,我看着他们问:“得了什么赏赐,这么开心?”两人笑着过来请安,“我们再怎么得赏赐,也不敢在姐姐面前轻狂。是蒙古的王爷来觐见皇上,献了两匹宝马给皇上,听说很是名贵,皇上一开心,吩咐今儿晚上开宴会呢!”我一听,站了起来,笑道:“是值得开心,塞外人最是豪爽热情,又擅歌舞,今儿晚上有的乐了!”玉檀拍手笑道:“我就知道姐姐会高兴的。”
康熙问道:“你现在可以说说自己想要什么赏赐了!”我想了想,回道:“奴婢看到万岁爷在马上的
藏书网
矫健英姿,很是钦佩羡慕,所以也想学骑马,虽不敢指望能赶上万岁爷万一,但只要能学会骑,奴婢也是心满意足的,也不枉满人女儿本色。”说完,自己心里先鄙视了自己一把,两边坐着的阿哥们都笑了起来,就连平常面色淡然的四阿哥,也是扯了扯嘴角。康熙笑道:“好听话说了这么多,朕不答应都不行。准了!”我忙磕头谢恩。然后领着玉檀和捧盘的太监退了出来。
看康熙满意,我这才转身给阿哥们端上。给阿哥的是一套碧水碟白木兰花碗,碟子是透碧水波,碗恰好是浮在上面的一朵皎皎白木兰,中间盛的果汁是碧绿色的葡萄汁,又放了几片白色的茉莉花瓣在上面。他看到桌上的碟碗,脸上神色淡淡,眼中却带着一丝笑意,掠了我一眼,拿起了银勺。
没想到四阿哥的脸部表情如同青藏高原的皑皑雪山,万古不化,神态自若,淡淡然地听了一小会歌,然后立起接过碗,在歌声中喝干净了碗中的酒。没有任何异样表情?!我摇摇头,心想,服了你了!
哭了一会,心里慢慢平静下来。长长的呼了口气,起身跪倒在地上,心里默默祈祷着,老天,不管你将怎样对我,但请一定要善待我的父母。哥哥嫂嫂一切就全靠你们了!默祷完,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又跪着发了一会呆,才缓缓站起来。
他把碗递还给那个女子的时候,正好看见我朝着他,带着笑意摇晃着脑袋。他眼中闪过几丝笑意,瞟了我一眼,自坐了下来。
他们两个一路走着,一路不停地谢我,“银子倒没什么,关键的是个脸面,这可是万岁爷亲自打的赏。”太监笑说:“过会子他们要是知道了的话,那还不都乐翻天了。我打小进宫到现在,这可是头回得了万岁爷的赏。”说完,不停的谢谢我。我心想,不给你们些好处,你们怎么会尽心为我办事呢?这个道理我在办公室玩阶级斗争的时候就已经懂得,在这里更是迫不得已将它继续发扬光大。虽不能保证人人都是朋友,但至少减少敌人是没错的。
等全部弄完,玉檀那边茶也刚冲泡好,过来看了一眼,叫道:“太精致好看了!只看着都觉得心里凉快。”我抬头一笑,让太监托好盘子,玉檀捧好茶一块向大帐行去。
随着十三洒脱的笑声和掌声,满场的人都笑了起来,夹九-九-藏-书-网杂着鼓掌声和叫声,我也拍着巴掌,笑叹道:“果然是大草原的女儿!”
十三身形挺拔,眉目英豪,笑容热情中透着丝丝散漫,他的歌声深远而嘹亮,在寂静的夜色中远远荡了开去,好似这就是草原上自古以来唯一的声音。他就如那草原上传说中的天马,惊鸿一现,简单两个轻跃已震惊了全场。大家本来就颇为留意地看着敏敏格格敬酒,此时更是人人都直了眼,个个竖着耳朵。我也听得满脸笑意,心花怒放,想着,十三,好样的!只看敏敏格格脸色微红,微微有些惊异,不过很快只是含笑听歌,然后婉转一笑,伸手接过碗,也是一抬脖子,一饮而尽。十三大笑着拍了几下掌。
这时那个美貌的蒙古女子已经走到了四阿哥桌边,唱起了动听的歌,一面还腰肢轻摆在四阿哥桌前跳着简单的舞步。我觉得份外好笑,想看看这个面色总是冷冷的人如何抵挡这样的如火热情。一面留神看着,一面小声对玉檀道:“你去打听一下这姑娘是谁?”
康熙笑问:“这些碗碟以前怎么没见过?”我看了眼李德全,刚想回答,李德全就躬身回道:“碗碟是去年若曦画了图样后,奴才看着倒还新鲜有趣,就让采办太监拿去让官窑照着烧制的。”
两人挽好衣袖,净完手,冰块也恰好送了来。我让太监们拿刨子把冰块刨成一片片的薄片,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各色器皿,把冰片放了进去,放在冰块上冰着。又让他们拿出事先用细纱布裹着榨出的各种果汁,按事先想好的配色,盛入各色器皿。然后又拿出已经用温水泡开的各色干花瓣,精心摆放进器皿中。
她饮完酒,随手把碗递给立在一旁的下人。转身面向康熙跪倒在地上朗声道:“请陛下允许敏敏献上一舞。”康熙笑着准许了。
看着她又转到了十三桌前,仍然是唱着歌,平端着酒,脸上带着三分笑意,三分傲气。玉檀匆匆回来,附在我耳边说道:“是蒙古王爷的女儿,苏完瓜尔佳.敏敏,草原上出了名的美女。”我心想,难怪呢!能挨个给各位阿哥敬酒。正想着,看到十三已经站了起来,脸带笑意,端起酒一干而尽。
我心里一面想着‘事在人为’,一面半转过头笑问:“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她回道:“放心吧!都点好了,也都收拾妥当了。”我想了想又问:“让准备的冰块送过来没有?”玉檀回道:“刚才让小太监又去催了。”我点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蓝天碧草间的驰骋身影,转身而去。
正在低头忙碌,王喜跑进来说:“九九藏书网万岁爷和各位阿哥回来了!”我头没抬,回了句:“这就过去!”
喝完后,他幷没有如其他阿哥那样把酒碗还给敏敏格格,而是招手让一旁服侍的仆役又在碗里注满了酒,接着他居然平端着那碗酒,脸上也带着三分笑意对着敏敏格格高声唱起了祝酒歌。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立即引起了全场的注意,人人都静了下来。我不知道十三用的是蒙语还是满语,反正我是听不懂。可一点不影响他歌声的魅力。
走在路上,十三突然问:“你那日为何要选红梅给我?”我心想,因为你将来要被幽闭十年,但过后却可得享尊荣,可不就是香自苦寒来的梅花吗?嘴里却回道:“梅乃花中四君子,你不喜欢吗?”十三笑道:“只是看你给四哥的是他最爱的木兰,所以随口一问而已。”
人还未到,先听到阵阵笑声传来,想着今日康熙心情果然不错。进了大帐,康熙居中坐着,各位阿哥侧坐在一旁。我先给康熙请了安,然后先上了茶,再笑说道:“想着皇上骑马也有些热了,奴婢准备了些冰镇的果汁,不知道皇上可愿尝尝奴婢的手艺?”康熙笑道:“端上来看看吧!好了有赏,不好了可是要罚的。”李德全看皇上兴致很好,赶忙走近两步,接过我手中的一套碟碗轻轻放在桌上。
这次随驾的阿哥有太子爷,大阿哥,四阿哥和十三阿哥。都是能骑善射的主,到了这‘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上,他们真的是那曾经的游牧民族了。看着他们在草原上策马纵横的身影,我觉得这才是他们的家。其实他们股子里都有着一股股的野性狂放,只不过平日被那层层高墙的紫城束缚住了而已。
康熙又问:“一共烧制了几色花样?”我回道:“一共三十六色!不过这次出来就只带了这几套”康熙笑道:“有机会倒要看看剩下的还有些什么花草。”又微微点了点头,道:“难为你这片心意,你想要朕赏你些什么?”我忙躬身回道:“这些东西虽是奴婢的主意,可其他人也出了不少力,奴婢不敢自个居功领赏。”康熙说道:“那就都打赏。”我忙跪下谢恩,身后的玉檀和太监也是一脸喜色地跪在地上谢恩。
刚转过身子,却看见四阿哥和十三正静静立在不运处。夜色笼罩下,看不清他们的表情,我心里有些尴尬,俯身请了个安后,一时三人都静静站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