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目录
第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啊’了一声,侧头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又转回头看着远方沉默着。又过了一会,他强笑了两声道:“在很多年前的同一天,额娘嫁给了皇阿玛。”
果然就听到十福晋冷笑道:“看来传闻也不全可靠!都说马而泰军营中个个能骑善射,更是有众多马术超群者。今日看来,都是无稽之谈!”她话音刚落,姐姐就站了起来,微微一笑,对太子爷说:“臣妾愿意上场演示一圈!只是臣妾今日没有骑马来,要借用一下十福晋的马!”我暗自想到,这个十福晋,说什么不好,正好说到姐姐的软肋。又有些担心,不知道姐姐的骑术如何。不过事已至此,只能静看了。
想到在十阿哥的大婚之日,十三面对满堂刺眼的红,心中却是一片惨痛的白。的确是情何以堪!心里原本因为他那天的粗鲁而有的略微不满完全消失。只余无限同情。
姐姐跳下马,随手把缰绳交给了旁边的侍卫走了进来。进帐后,姐姐俯下身子向太子说道:“臣妾冒失,请太子爷责罚!”太子爷朗笑着道:“如此好的骑术,该赏,怎么能罚呢?”我偷眼瞅了一眼十福晋,脸色虽很是难看,但也是满脸钦佩!
最后,姐姐直立在马上,策马从远处直奔大帐而来。姐姐今日里面穿了一件窄袖水红缎裙,外套银鼠短袄,腰里系着一条蝴蝶结长穗带,头发简单挽髻,以十二颗等圆的莹白珍珠扣住。站在马上,裙裾迎风而舞,丝带猎猎飘动。本就风姿俏美,此时看来更是:恍若九天仙子落凡尘。
突然听到帐篷外一阵叫好的声音,夹杂着掌声。我们都向帐外凝神看去。只见一匹通体雪白的马,风驰电掣地纵横在天地间。一位身穿艳红骑装的女子坐在马上,殷红裙裾在风中翻飞。她时不时的用马鞭卷起地上预先放好的小彩旗,鞭鞭未落空。引得四周的人喝彩声越发响亮。我从未见过女孩子有这么精彩的骑术,不禁看直了眼,随着众九*九*藏*书*网人拍掌大叫。她一圈跑完,勒着马缓缓退出了场子,而周围的人还在大声喝彩!我看得十分激动,忍不住拉着姐姐说:“天哪!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飒爽英姿!今儿没白来,竟看到如此人物!”姐姐笑着推开我道:“你要喜欢,赶明自己也好好学学!”我无限钦羡地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叹气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强求不了!”旁边十三和十四听到,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边走边想,还是觉得怎么会有这么乌龙的事情呢?嘴边含着笑,忍不住对他道:“我也不喜欢十阿哥的。”他一愣,步子停了下来,细看我表情认真。又禁不住地开始大笑起来,我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笑完后,他叹道:“扯平!”
我本来被他莫名其妙的笑弄得有些恼。此时,听完他说的话,心里有些茫然,渐渐回过味来,也觉得可笑。又想到他对我的误解,更是觉得可笑,忍不住随他大笑起来。
两人沉默了半天,我实在忍不住好奇,问:“你那天晚上为什么伤心?”他凝视着远方半天没有吭声。我等了会,轻声道:“若为难,就不要说了。”他又默了一小会,道:“其实也没什么。那天是我额娘的忌辰。”
太子爷一面让姐姐起来,一面对八阿哥说道:“八弟,你这个福晋的骑术可真是好!”八阿哥温文尔雅地一笑说:“太子爷谬赞。”我却心里有些微微的心疼,他是知道来龙去脉的吧?
虽是冬天,但今日的太阳真是不错,晒得人暖洋洋的,觉得全身骨头都酥了。再加上还有精彩的马术表演看,真是人生快乐事也!
她进来后,随意地打量了周围一圈。十三和十四都立起身子请了安。我觉得无限同情十三,这个‘嫂子’叫得要如何痛苦呀!她抬着下巴,目视着我道:“还是一点礼数都不懂!”我这才想到,她现在身份不同了,我应该给她请安的。可转而一想,她都没有给姐姐请安,99lib•net我干吗要给她请安。哼,不理她!刚下定决心可又突然想到,十三阿哥正在身侧看着呢!心不禁抖了抖,觉得还是不要招惹这个霸王的好。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向十福晋躬身说道:“福晋吉祥!” 。她哼了一声没有理我,自找位子坐下。我等她坐定,自己也坐下了。
可过了一小会,又听到十福晋说:“听说马而泰总兵的女儿都是在军营中大的,骑术一定有过人的地方,为何不趁今日给大家露一手呢?”我心里恨恨地想,你有完没完?你那样的骑术,连一般男子都比不上,你当然想要我去丢这个脸了。一面恨恨地想着,一面看了看她,又瞅了瞅十三,终是接着保持沉默。
一时有些冷场,大家都沉默着。正在这个时候,太子爷领头走了进来,身后随着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和十阿哥。我们都忙站起来请安。
可此时太子爷却笑说:“马而泰.若曦,上场去给大家演示一番吧!”我赶忙站起来,还未开口,就听到十阿哥说:“她不会骑马,上次和我们一块去遛马,她只在旁边看着。”我心想,老十啊老十,你这哪是在救我,根本就是在害我。
场外已经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喝彩声,帐内也是一片叫好声,几个精于骑术的阿哥,如老十,十三,十四也是满口叫好!我更是鼓足了劲的鼓掌。
我看远方的人好象在准备着离开。站起身道:“该回去了!”他随我站起身子,突然问:“去喝几杯如何?”我讶然地看着他,他朝我温暖地一笑。我心头也不禁暖和和的,慨然说道:“有何不可?”他看了看马,问道:“共骑一骥?”我一笑道:“也不是第一次!”
两人相对大笑了一会,渐渐停下来。可仍是微笑着看着九_九_藏_书_网对方。经此一笑,两人之间的那点敌意倒好似慢慢地化了开去。我举步前行,他也在侧旁慢步走着,那匹大黑马跟在我俩身后。
太子爷前几日就给各位阿哥福晋格格少爷小姐们派了帖子,上云:马上竞技,大家同乐等等一长串子话。其实照我看就一句话:我好闷,大家都来陪我玩吧!
我听完,心里不禁很是为他感到难过。一个女子就这样走完了一生。如今只怕除了她的儿子以外,再没有人记得她是何时在如花美貌的时候出嫁的,又是何时在韶华正好的时候离开的。而那个本应该记住这一切的人,却因为富有四海而根本不可能记得他是何时拿喜称挑开了一张似玉娇颜的红盖头的。
他一听这话,脸上有点楞。琢磨了一小会,突然反应过来。大笑着跟上来。我听他笑得古怪,不禁停下来。他走到我身前,一面大笑着,一面指着我道:“我说呢?刚刚在帐里脾气那么好,原来……原来竟是以为我看上人家了!”说完更是一阵高声大笑。
他大笑两声先上了马,然后把我拉上马,让我坐在他身后。一声‘驾’,两人飞奔而去。
正在回味着刚才的惊艳一幕,一个身穿艳红骑装,姿容俏丽的姑娘,手握马鞭走了进来。我一看立即把满脸的激动回味都尴尬地收了起来。她!她竟然是过去的明玉格格,现在的十福晋。我暗叹道,十三的确有喜欢她的理由,如此醉人英姿怎不令英雄折腰呢?
两人静静待了半晌。他带着笑意,转头看着我问:“你既不喜欢十哥,又为何我看到你为他唱曲子?又为何人人都说你为他发疯?”我侧头细想了想,问:“知道虬髯客初见红佛女时,红佛在干什么?”他稍微怔了一下,慢慢思索着回道:“红佛正在梳头!”我一笑说道:“男女之间还可以如虬髯客和红佛女的!彼此关心照顾,却非关风月,只为真心!”他听到这里,脸部表情颇为动容,凝视着我,我坦然回看着藏书网他。过了半晌,他说道:“好一句‘非关风月,只为真心’!”我看他理解了我的意思,也很是开心,毕竟在古代异性之间平等的友谊只怕比较新鲜,只怕大多数的人都不能接受的。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正在神伤,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嘲弄地道:“已经是人家的人了,再伤心也没用的!”我一回头,看是十三,正一脸懒洋洋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身后跟着那匹大黑马。
太子点头同意后,姐姐转身出了大帐。我心里有些急,走到帐前观看。不一会的功夫,只见一骥白马驮着姐姐奔进了场子,速度倒是未见得比十福晋骑得快。可姐姐时而侧骑一会,时而双手抱着马脖子身子紧贴马侧骑一会,时而单手支撑马鞍骑一会,时而还在马上打个翻身。她根本不是在骑马,而是一个美丽的精灵正在马上随意起舞!
两人走到一处微高的土坡。我拣了一块略微平整的地方坐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望向远处的跑马场。他也坐在我身边,随我看向那些隐隐约约的人、马。大黑马随意地停在我们身旁,蹄子刨着地。
此时场中一位年轻的男子正在表演。我不得不承认他实在不如十福晋。所以看得也不是很专心。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听到十福晋说:“马而泰.若曦,你既然穿了骑装,为何不上场演示一下呢?”我心叹,来了,来了!可顾虑到十三就在旁边,也不敢乱说话。忍了忍没有吭声,姐姐投了我赞许的一瞥。
大家经过这两场精彩的表演,对后面的表演都不是很上心,看得也不是很专注。而姐姐自打落座后,就一直在走神,脸上满是掩也掩不住的淡淡黯然。八阿哥微微笑着低头沉思,可那丝笑,怎么看都满是苦涩。我心里也觉得很是憋闷,遂起身悄悄从帐内溜了出来。
满族儿女绝大部分都是会骑马的,皇室子弟更是从小就勤练,此时三三两两的都在外面溜马。这个三面围着的大帐里的座位绝大部分都空着。我和姐
藏书网
姐进去时,正在里面坐着说话的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忙上前来给姐姐请安。我看十三今天心情好象很不错的样子,不禁偷着多看了两眼。他立即就有所察觉,侧头向我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毛。我忙移开了视线,却看到十四正看着这一幕。本来也没什么,可不知道怎么的,脸就有些红了。
我一看他那表情,有些生气,虽知道他肯定又想拐了,但也懒得解释。嘴里只淡淡道:“彼此!彼此!”说完转回身,继续前行。
帖子上说不论男女只要骑得好,都有赏。对于赏赐,只怕在场的各位,没有一个放在心上。不过是凑个乐子罢了!
漫无意识地随便走着,心想看姐姐的骑术,就知道那个教她的人只有更好了。如此说来,也肯定是一位身姿矫健的男儿。他们本应该是翱翔在西北茫茫戈壁上一对雄鹰,可现在却是一个长眠于地下,一个深锁在候门!
这是我自婚宴后,第一次见老十,心里有一点不太自在。他自打进来后,就一直炯炯地瞅着我,我更是心里直打鼓,一眼也不敢看他。
姐姐本来不想来的,被我扭股糖似得磨了半天,才答应了。我虽不会骑马,但也随大家穿了一身骑装,平添了几分英气,揽镜自照很是满意。姐姐也说好看。看看她,看看自己,我叹道,这两姐妹的娘亲肯定是个大美人!
太子爷笑说:“都起吧!” 一面坐下,一面对十福晋说:“皇阿玛早就夸过,郭络罗家的格格最有我们满族格格的样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十福晋笑道:“太子爷可是过奖了!那是皇阿玛夸姐姐呢!”
只看她渐渐逼近大帐,速度却仍然未减。我有些担心,周围的侍卫也都快速护了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大家越来越紧张,渐渐周围一片寂静,人人都憋着一口气。忽听一长声马嘶,马定定地立在了帐前十步远的地方,姐姐此时仍然端立马上。四周保持了片刻的寂静,紧接着帐内帐外爆出了雷鸣般的喝彩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