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十二节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蛮荒
第一章 蛮荒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三章 世子
第三章 世子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十二节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五章 斩狼
上一页下一页
“爷爷,我梦见过我杀死很多的人!”阿苏勒忽然打断了他。
“可是他们都说……”
阿苏勒点了点头。
“使……使者?”阿苏勒瞪大了眼睛,“天神的使者是……是逊王和铁沁王啊!”
阿苏勒点了点头,老人默默地看着他。
阿苏勒沉默了一会儿,低低地说:“爷爷,你说有报应,可是你还是看重英雄。我们草原上的男子汉,不想当英雄,会被人嘲笑,还不如死。”
“你救我,不怕我会杀了你么?”
“是没有光的星星。”
老人有时候会打断他问几个问题,显然对北都城里各家首领的家世相当地清楚,阿苏勒并不觉得奇怪,他知道这个人和自己的父亲有着很深的仇恨,那他不会是一个普通的人。
阿苏勒站了起来。
“你都是猜的!”阿苏勒大声说,“你都是猜的!”
“一定是青阳的人。”老人说得不容置疑,“杀了你,对任何人都没有什好处,只有对你的伯父们和哥哥们最好。这支骑兵可以藏在任何地方训练,你以前没有见过他们,因为还没有到你死的时候。你见过青阳的鬼弓武士么?草原上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名字,可是有几个人知道青阳的一千鬼弓武士在哪里?等到你真的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弓箭已经把你的喉咙射穿了!”
“是你的阿爸?是郭勒尔?”老人的声音高了起来,带着一丝凶煞。
“你听我说话,”老人低低地说,“你未必还有九九藏书网很多机会听我说话了……”
“这些无知的蠢东西,难道不知道逊王就是谷玄么?逊王就是盘鞑天神用右手化成的使者啊,天神的右手握着一挥动即可斩开雪山的神剑,那神剑上面嵌着一颗黝黑的宝石,它没有光,因为它是空虚的,它是贪婪的宝石,世界上所有的光都被它吞噬。活着的东西只要一靠近它就被吸去灵魂。那颗宝石在天上就是谷玄,在人间就是逊王。它是最凶恶贪婪的魔鬼,一切光和生命的死敌。”
老人微微震了一下,他凶狠的眼睛忽然变了,就像念起那个名字的时候,又是温柔,又是迷茫。
“不是!不是阿爸……”阿苏勒低低地,“阿爸很爱我,我知道的。”
“害怕血么?孩子,你为什么会哭?你害怕血流在你手上的感觉,是不是?你害怕那些活生生的东西转眼就死了,你拿刀的手会抖,”老人恶狠狠地瞪着他,“你也想杀人?你敢杀人么?你死得比你的敌人还早!当个愚蠢的好孩子吧!”
阿苏勒呆了一下,用力地点头。
“你干什么?”
“可是……可是我阿妈,还有苏玛,还有巴扎他们,还有合萨,还有……”
“我……”
老人忽然坐起,狠狠地拉住他的手。他的力量已经恢复,阿苏勒根本摆脱不了他的控制,重重地坐下,全身的骨头似乎都散架了。
阿苏勒的心狂跳起来,他使劲地摇头:“不是,那些人不是我们青阳的骑兵。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骑兵,他们可以在马背上跳起来,跳起来杀人,而且他们也不用我们青阳的马刀。”
“可是什么?愚蠢的人们啊!谷玄令人害怕九-九-藏-书-网,是因为它是死星啊。那是掌管大地上所有生命死亡的星辰,谷玄降临到你的头顶,是盘鞑天神给了你死亡的花环,他派遣他的使者前来夺走他赐给你的生命。他的使者们就在草原上骑着黑色的马跑过,杀死一切的人。”
老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并不说话。
老人愣住了。他想了许久,对着洞顶缓缓地摇头:“不错。马背上的男儿,一生当然要杀很多人,你不杀了你的敌人,你就变成死人。杀人,又有什么可怕?人人都是要死的,勇敢的人死了,盘鞑天神会接引他们,在高天上的宫殿里享福,懦弱的人就算死在床上,也得不到福佑,不过孩子……你是不同的!你是不同……”
“你练过刀么?”
“谷玄……”老人呆呆地看着他。
阿苏勒想了想,摇头,又点头:“有……”
阿苏勒想了想:“我不想死,可是也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死了也没有人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阿苏勒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他想了很久,想不出什么头绪,于是从自己的出生说起,说自己的哥哥们,说阿爸阿妈,说熟悉的人,大合萨、巴鲁和巴扎,还有难以亲近的木犁。他又说龙格真煌,然后是苏玛和她的姐姐们。
“你有没有很愤怒的时候?”
“你爱你阿妈么?”
“没有光的星星?”老人从鼻孔里狠狠喷出一口气来,“没有光的星星算什么?天上那些小星,黯淡得你根本就看不见,只有最好的天气里,羽人中的鹰眼射手带着晶镜才能把它们从星簇里分开。那也是没有光的星星,怎么没有人提起?星星就是要有光,难道没有光的星星99lib•net反要比有光的星星厉害?”
石隙中,老人仰面朝天地躺着。他已经可以挣扎着站起来走几步。他依然用铁链捆着自己,不过那种疯狂的情况没有再出现,他倨傲冷淡,不过更像一个普通的人了。他说话也流畅多了,因为一直都只能躺在那里和阿苏勒说话。
“能跟我说外面的事情么?”老人换了恳求的语气,“我很久没出去了。”
阿苏勒点头:“跟着木犁将军练过一些日子。”
他轻蔑地笑着,斜着眼睛看着阿苏勒:“就算杀很多很多的人,你都变不成谷玄,除非你把世上的人,都杀了!”
“我的哥哥们,都是英雄,我也想……”
“草原上五百年来只有两个英雄,第一个是逊王,第二个也死了。”老人的目光变得咄咄逼人,“愚蠢的孩子怎么能称英雄?”
“哈哈哈哈,小东西,你知道谷玄是什么意思么?”老人笑了许久,才勉强克制住自己,他的胸口起伏着,久久不能平静。
“很多人?”老人扭头去看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他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全身颤抖。一时间仿佛有千百人在一起笑,像是听见了世上最滑稽的事情。
老人拍了拍地面,换了淡淡的语调:“来,坐在我身边……喜欢听故事么?”
老人冷冷地笑笑:“还用得着我这样将死的人猜么?你自己也猜得到,可是你不愿意承认,你害怕么?你害怕你就捂着耳朵跑掉啊。你是个废物,你不死,人人都不安心,所以他们要杀了你。”
“魔鬼!?”
“逊王是什么人?那是统一蛮族七个大部落、组织库里格大会、杀了上百万人的大藏书网君啊?”老人的目光忽然变得很冷酷,“那当然是恶魔!”
“那有没有愤怒得自己都不能相信的时候?比如说,那一天你从我的手里挣脱……”老人举起了右手,“能从我手里挣脱的人,可不多。”
阿苏勒把双手夹在膝盖间,沉默了一会,忽然仰起头:“爷爷,我真的是说很多人,很多很多的人。”
老人冷笑:“你不想承认?马背上跳起来有什么难的?澜马部的澜马们都能做到,不过没有你说的那么灵活。你说他们的刀的形状倒像是东陆人用的,他们喜欢在刀身上开血槽,刀尖的形状更像牙齿,这样刺进甲缝里杀人,血从血槽里放出去,敌人没有反击的力量。”
“可是,”他又抬起头,“我阿妈……她傻了啊!”
“我不能……我没用的……”阿苏勒抱着自己的头,颓然地坐在地下。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老人恢复了野兽一样的凶恶的表情,放声吼叫着,“你想保护别人?你能么?你能么?你现在在这里,你连自己都救不了。”
最后阿苏勒说了那些影子一样的黑衣骑兵,说起那一夜的故事。
老人也是很久没有说话。他仰面对着天,似乎在想什么,又像是出神,直到阿苏勒觉得他已经忘记该说什么了,才听见了低低的声音:“你力气很大。”
“你到底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阿苏勒愣了一下,摇摇头:“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哥哥们都比我力气大。”
老人再次醒来,并没有用多少时间。阿苏勒一直守在他身边,他几乎能看见老人胸口的伤在恢复,新肉不断地长出,一次又一次地结痂和退痂,远比任何人都快得多。胸口
九_九_藏_书_网
是重伤,青鲨没准连他的心脏也划伤了,也没有药,可是这些都挡不住他的恢复。
“不要再练了!”老人断然的说,“你根本不是练刀的料子!”
“有人把我送到这里来的。”
阿苏勒还是摇头。
“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阿苏勒所知的谷玄就是一颗没有光芒的凶星。
“很多人,满地都是死人,”阿苏勒自己打了个寒噤,“有时候我会做这样的梦,梦见我拿着刀站在满地都是死人的地方,太阳在西边就要落山,颜色红得就像血要从上面滴下来。北都城里有传说,说……我是谷玄,他们不在我面前说,可是我听到过。我生下来阿妈就疯了,我生的那天有大流星在天上经过,神卜池里面的玄明都死了,那是神鱼啊,我是不祥的人……”
“那好,第一个条件,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很长……”
阿苏勒看着自己手腕上五道深深的抓痕,一时也迷茫起来,想不清楚那个瞬间自己怎么摆脱了老人掌握。
老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很久很久以前,大地上没有人,也没有草,到处都是彻骨的严寒,除了雪,只有细碎的盐粒,那是天地分开时候天女眼泪凝结成的。那时候大地上惟一的活物是一头白色的牦牛,它有厚厚的毛,不怕刀剑一样的冷风。它是牦牛,也是一头巨龙的化身,归根到底,它是无所不能的盘鞑天神,它化为牦牛,为大地带来富饶……”
老人想了想:“是青阳自己的人下的手。”
“你真蠢。”过了许久,老人说,他的声音里第一次带着些许的柔和。“你想离开这里么?”
阿苏勒觉察了他话里的悲哀,沉默了半晌。
“什么条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