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六节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蛮荒
第一章 蛮荒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二章 东陆密使
第三章 世子
第三章 世子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六节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四章 青铜之血
第五章 斩狼
上一页下一页
育我万千人。
“是彤云大山,”将军说,“我们蛮族心中的神山,神山下的草原是朔方原,我们已经到了。”
并跨日与月。
寸寸碧草生。
山神啸云间,
拓拔山月猛地转身:“来了?列队!”
“这……这是蛮族的歌么?”一名骑兵露出谄媚的笑容,“蛮族的歌,真是辽阔豪放,小人们第一次听见,觉得东陆的诗歌,真是差得远了!”
雷云孟虎露出一分讥诮的笑。身为蛮族的拓拔山月将军最初在下唐饱受东陆士族的白眼,连士兵也不服他,而如今他身居高位,连蛮族的诗歌也被人赞到了天上去。
“拓拔将军,是蛮族的歌么?”一个百夫长感慨地问。
女儿生来唇抹朱,
男儿生来铁筋骨,
流出雪嵩河。
“是!以前都没见过九-九-藏-书-网这么长的虹。”
雷云孟虎看过去的时候,真是一道半弧形的虹,从那一隅碧蓝色直贯到远方的地平线。那样纯净的颜色,仿佛一个梦幻般悬在半空,东陆的虹从不曾美得那么令人惊叹。
他还没将旗帜捆好在自己长枪的杆上,后面的战士们中已经爆发了欢呼声。他回头看去,那边铁灰色的云层中有一片近乎透明,亮得令人心头一喜。很快地,灿烂的阳光从那个云缝中透了下来,那个缺口迅速地扩大,高空上似乎有股疾风正在驱走乌云。骑兵们惊讶地看着这片变幻莫测的天空,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被水洗过一般的澄澈碧蓝色在天空的一隅出现。
跨我骏马兮,
向远方。
骏蹄飞踏处,
雨蒙蒙的草原藏书网上,一队轻装的骑兵艰难地挺进着。
雷云孟虎默然地高举起那面刺绣着金菊花的旗帜,旗帜在风中招展,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歌声把每个人的心神带往这片大地辽远的古代。
神山做天柱,
“这里看见彩虹,很美吧?”不知何时,将军已经策马到了他身边。
踏上北陆的土地,他们这样疾行已经足有一个月之久。这场惊人的大雨实在不是上路的好时候,沿途除了偶尔有小队牧人,他们连个村落也没有看见。纵然不下雨,也只能看见铁云压顶的天空和泥泞的草地。跋涉在这里,甚至都会怀疑传说的蛮族王城是不是真的存在。
雪河饮神马。
“是啊。银羊寨的歌,要是翻译成东陆文字,是说……”拓拔山月沉思了片刻。
“来99lib•net了!来了!”守望的骑兵疾驰过来,挥舞着手臂大喊。
领头的武士并不披蓑衣,只是举着自己黑色的大氅挡在头顶,雨从他浓重有力的眉毛上汇成一道滑落,渗进他脸上刀刻般的皱纹里去。
直到将军唱完,余音还久久不绝。战士们都拥了上来。
年轻的副将策马逼近他身边:“将军,还是扎营歇歇再走吧!顶着雨走了这么些天,兄弟们都累得不行,不扎营歇息,只怕再过两天就顶不住了。”
将军并没有回答,却从马鞍的侧袋里摸出了一个绛红色的锦囊,抖开来,是一面旗帜。他将旗帜递给了副将:“雷云孟虎,把它挂起来,我们已经到了。”
“千里彤云山,
接连下了那么久的大雨,放眼看去,无处不是灰茫茫的一片,辨不清东http://www•99lib.net西,甚至早晚都分不清楚。罩着麻布的铁鲮甲被洗去了油,透出一股浓重的铁锈味,腰间的佩剑一歪,就倒出一泼酸涩的带着铁锈的雨水。虽然今天雨终于小了起来,可是土地依然是泥泞的,马蹄踩上去打滑。已经丢掉了多余的辎重,人马还是疲惫不堪。
天河水如乳,
“北陆就是这样,”将军笑笑,“一切简简单单。一片绿草,满眼都是绿的,天晴的时候,仰头都是蓝的,一道彩虹,半天都是它的颜色。不像东陆楼宇相连,哪里看去,都满是人。”
雷云孟虎不明白对着这片迷茫的雨幕,将军何以有这样的信心。
他顿了顿,放声高唱起一首歌谣。他的声音绝说不上清澈悦耳,甚至有着撕裂的感觉,但是他的声音却像是上接着天空,穿云裂石,九九藏书网在天与地间回荡。
牧我银羊兮,
“彩虹!彩虹啊!”一名骑兵大喊。
“有山!有山啊!”那边又有骑兵高喊起来。
常闻虎豹声。
拓拔山月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出神地望着彤云山:“其实这歌,你们终究也不会懂的。”
天女倾银瓶,
守故乡。”
“已经到了?”雷云孟虎瞪着眼睛。
天地尽头,呼啦啦忽然涌现出近千柄白色的大旗,仿佛天云降下,在草原上翻滚涌动。
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阳光笼罩了这片尚且泥泞的草原时,一座笼着云雾、仿佛接天而起的大山就出现在他们背后。阳光照在山顶辉然泛着金色,云在靠近山顶的地方游荡。他们冒雨跋涉这么久,竟然从未想过竟是从这座巍峨庄严的大山边擦过,此时忽然看见,有如神迹一样令人赞叹。
更多内容...
上一页